【郭飛雄被囚兩年受虐傷害健康 案件審理再度延期三個月】

事件關注:【郭飛雄被囚兩年受虐傷害健康 案件審理再度延期三個月】

(自由亞洲電台「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導2015,08,10-15)

*張磊:最近一次7月28、29日兩個上午會見郭飛雄共5小時*

在前面的「心靈之旅」節目中,報導了現在被羈押在中國廣州天河區看守所的維權人士郭飛雄、孫德勝「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今年5月7日法院通知律師,延期審理三個月。三個月過去,8月10日郭飛雄委託的張磊律師告訴我,日前他再次去看守所會見了郭飛雄,並收到法院關於郭飛雄孫德勝案再延期審理三個月的通知。

張磊:「最近一次會見是7月28、29日我去會見的,9點鐘到11點半,兩個上午共5個小時.」

主持人:「是不是還隔著紗網?您看他情況怎麼樣?」

張磊:「情況都沒有任何改善。比如說不能放風,比如說隔著紗窗,他的案件仍然沒有任何進一步的進展。我是在7月31日收到了廣州市天河區法院郵寄的延期通知,上面的落款是7月29日。通知我們說『郭飛雄這個案件因為案情複雜,經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延期審理三個月」。

*郭飛雄和郭案簡介*

郭飛雄本名楊茂東,今年49歲,畢業於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經參與2005年廣東太石村維權和營救維權律師高智晟等活動,多次被警方關押、毆打、酷刑,他也曾幾度絕食抗爭,最長達五十多天。
郭飛雄曾於2006年9月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罰款四萬元人民幣。 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瀋陽官場腐敗的雜誌《瀋陽政壇地震》。
2011年9月13日郭飛雄五年刑滿出獄。2013年8月8日,郭飛雄又被抓捕,後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起訴。2014年11月28日開庭審理近18個小時之後休庭,法官說「擇日宣判」,至今沒有宣判。

【郭飛雄被囚兩年受虐傷害健康 案件審理再度延期三個月】
【郭飛雄被囚兩年受虐傷害健康 案件審理再度延期三個月】

張磊律師說:「因為我們作為為他辯護的一個方法就是我們要保持非常高頻率的會見,我和李金星律師當初定的一個目標是平均每週會見他一次。從去年10月份我們接受這個案件以來,除去節假日之外,我們基本上平均下來是每週會見他一次。」

主持人:「在這裡兩年時間內,他所被羈押的囚室多大?」

張磊:「他一直是在那一個監室C110 ,30平米左右。」

主持人:「關押著多少人?」

張磊:「一直持續關押30人左右。」

主持人:「人均一平米意味著什麼?」

張磊:「意味著不符合公安部《看守所條例實施細則》規定每人至少應當平均兩平米。」

主持人:「這裡邊15個人才基本符合相關規定?」

張磊:「是。」

主持人:「關於放風的問題……」

張磊:「郭飛雄因為長時間沒有放風,長時間在一個很狹窄、很擁擠的房間裡,對他的健康可以說造成了比較大的損害。我感覺到雖然他的意志非常堅定,思維非常清晰,因為他是一個理念非常堅定的民主人士,他的表現是非常勇敢、非常堅定的。但從我和他會見時所感知到他的記憶力、表達、思維都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

中國國務院的《看守所條例》規定得非常明確,必須每天有1-2小時室外活動時間。」

主持人:「在您的執業過程中,您印象有些看守所、監獄達不到這一點的概率基本是多少?」

張磊:「我的個人經驗只有天河區看守所這一例。我們對他要保持高頻度的會見讓他通過律師對外界的情況有一些瞭解,避免他陷入長期監禁當中所有的一種信息封閉狀態。」

主持人:「一個人在被關押兩年的時候,最高法院下文說要延期這是第二次了,對嗎?」

張磊:「對。」

主持人:「實際上這兩次就算加起來,中間還有一些空白實際上是沒有法律法文書,這個空白期一共有多長時間?」

張磊:「2015年初時我就向天河區法院要求他們『立即釋放郭飛雄的法律意見』,我認為那個時候審限就超過了,當時我就認為已經是超期羈押,是非法拘禁了,因此我也向天河區檢察院,他的法律監督機關進行了控告。後來是基於我們控告的情況下,他通知了我們最高法院批准他延長時間。我認為他是2015年1月份到5月份這期間是非法拘禁。也有可能他有文書,但是他沒有依法通知我,也沒有合法的羈押手續,那麼我認為他就是非法拘禁。

上次是6月下旬郭飛雄委託我提起兩項法律行動。一項是行政起訴天河區看守所通過侮辱式的方式來進行『安全檢查』,脫光被羈押人的衣服這種行為,他要求確認違法,要求天河區看守所永久不得使用這種侮辱是的方式來檢查被羈押人。另外一項法律行動是對於天河區法院法警在押解他前往參加庭前會議和開庭過程中對他『黑頭套』、『反銬』、腳鐐,故意把腳鐐和手銬銬得非常緊,導致他的血管和神經受到壓迫並且造成身體損害,要求國家賠償。這兩項法律行動我是在6月23日通過郵政特快專遞的方式向天河區法院提起了一個是『行政起訴』,另一個是國家賠償的要求。我確認他們已經收到了訴訟文書,但是目前來看他們並沒有任何反應。」

主持人:「郭飛雄有沒有特別希望向外傳達的他要說的話?」

張磊:「他始終認為他是因為踐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而遭到維穩系統的一種迫害。」

主持人:「關於郭飛雄案到現在,你還有什麼特別要說的嗎?」

張磊:「我沒認為這個案件複雜,但是法院以案件複雜為由,已經申請最高法院批准(至少通知我們已經是)延長審理期限兩次。我並不認為這個案件複雜。

起訴書指控他要對《南方週末》門口人群聚集負責,還要對『八城快閃活動』負責,認為『八城快閃活動』擾亂了公共場所秩序。

『八城快閃』就是拉橫幅說『公民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公民要求全國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我的《辯護詞》中已經非常明確的進行了闡述,現在簡要來說的話就是,《南方週末》門口的人群聚集主要是因為『新年獻詞』事件,《南方週末》記者編輯受到了打壓。他們基於對《南方週末》的熱愛,自發的聚集到《南方週末》門口,以各種方式來表達對《南方週末》編輯、記者的支持。這個過程中郭飛雄也參加了,但是他並不是組織者,並不是號召這些人去參加這種聚集。

按郭飛雄先生自己的辯解來說,他的貢獻在於把此次聚集上升為公民要求行使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一種集會實驗。

但是就我們辯護律師所切入的角度來說的話,我們認為現場的社會公共秩序、公共場所的秩序並沒有受到擾亂,也並不符合《刑法》所規定的『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所規定的要件。因為他們這些公民所行使的是一種公民政治權利,當這種公民政治權利在行使的時候,適當的公共場所的秩序即使有稍為改變的話,也應當是一般的所謂的『公共場所的秩序』要讓位於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行使。

我認為這個案件非常簡單,也非常明確,郭飛雄、孫德勝都是無罪的,應當立即釋放他們。我已經看見陳進學律師(同案被告人孫德勝的律師)發出的文書了。他也收到了通知延期(三個月)。」

主持人:「最高法院的延期按照中國現行法律可以延多少次?無數次,還是怎麼樣?」

張磊:「無數次。我認為郭飛雄先生是為踐行中國人的人民主權和公民權利、政治權利,被搆陷坐牢的。我覺得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是中國公民應當享有的權利。不管郭飛雄他因為踐行這個權利而坐牢,他是受到怎麼樣的對待,公民對於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天然訴求,是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的。郭飛雄喚起和親身踐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這種訴求,我相信在他的這種號召之下,或者說受他的啟發,或者說基於一種天然的對於權利的訴求,更多的人會踐行自己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

我打電話給郭飛雄的另一位辯護律師李金星,多次撥打,無法打通。

(撥號後對方錄音反應)「呼叫受限,請勿越權使用」。

我又打電話給郭飛雄的姐姐在中國湖北的楊茂平醫生,連續撥打兩次,對方說聽不清我說什麼。

楊茂平:「我聽不清你的意思,但是我大概給你說一下子。8月8日就是楊茂東被抓兩年了,我非常非常擔心。我一直聽不清楚你一個字。」

現在在美國的郭飛雄的妻子張青已經得知律師最近一次會見郭飛雄的情況。

張青:「因為我們除了律師以外沒有任何人能見他,只能通過律師的會見知道一點情況。現在律師說的是他的身體因為長期關押在30平方米的空間裡面關押30個人,平均每個人只有一平方米, 這樣的空間裡面對他的身體很大危害,而且兩年時間沒有戶外活動,沒有見太陽,律師也認為見他時(看到)他的身體是有(受)很大傷害,這個我聽起來是非常的難過。我覺得這是很嚴重的問題,這已經是一種慢性的酷刑在對待他。所以我為這件事情感到很氣憤。」

主持人:「您是作過醫生,郭飛雄現在是整整兩年沒有放過風見太陽,這到底對身體的傷害有可能是怎麼樣的?」

張青:「最基本的就是,因為人身體的骨骼的、鈣的……都是需要有太陽照射,如果長期不照射太陽的話,面色蒼白、身體缺鈣,這樣很多身體的機能都會在慢性中受到損傷。而且現在律師見他,明顯表達說他的表達、記憶力都有損害,我覺得我們家人必須應該為這件事做點什麼。」

談到案件審理再次延期三個月,張青說:「聽律師的回答,他說好像是『可以延期無數次』,我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延期,這是個非常簡單的案子。這種慢性的延期、無數次延期的話,其實也就是變相的找一種藉口來關押他。現在明顯就是一種慢性的酷刑在對待他,去傷害他的身體。

我們現在非常希望馬上得出結論來。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這種延期裡面也許是法官覺得這個案子本來就是個無罪的案子,他這個案子是『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的情況下以這樣的理由退查兩次。在沒有補充任何新證據的情況下,又重新去起訴,那麼這個案子的基點就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審理過程中,法院甚至不允許律師複製證據,那麼就是說他根本就沒有證據。如果把他所謂的『證據』複製出來展示給公眾看的話,公眾就知道他根本就沒有證據。那所謂的『證據』根本不足以證明他犯了這個罪,法官是非常清楚這個案子就不應該存在。

而且我也認為,法官首先不應該去簽他自己的名陷害一個人,損害他自己。第二, 法官首先應該保持一種公正,應該敢於把這種案子撤下來。

我也呼籲社會對郭飛雄的案子有多一點的關注。因為郭飛雄的案子第一次(2006年)就是以酷刑製造的冤案,五年時間受盡折磨。現在我們真的不能接受中國政府再以這種方式來製造一個假案,中國政府應該把這個案子停下來,無罪釋放郭飛雄。

我希望國際社會、正義媒體能夠關注郭飛雄的案子。郭飛雄的健康已經受到了嚴重的損害,傷害人的健康甚至比剝奪人的自由時間更壞的一種方式,就像上一次的酷刑一樣。」

以上自由亞洲電台「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zhongguominjianweiquanjishi/guofeixiong/mind-08142015155214.html

 

郭飛雄被囚兩年受虐傷害健康 案件審理再度延期三個月
郭飛雄被囚兩年受虐傷害健康 案件審理再度延期三個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