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勞工NGO遭警方掃蕩 多名勞維人士被抓

事件關注:廣東勞工NGO遭警方掃蕩 多名勞維人士被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2032015103651.html

廣州海哥勞工服務部多名員工及兩名工友12月3日上午突遭警方帶走,至下午獲釋。與此同時,當地多家勞工NGO的負責人也處於失聯狀態,截至當天傍晚仍毫無音訊。海哥勞工服務部主任陳輝海在失聯前向本台表示,此次的抓捕行動由市公安局牽頭,是針對整個勞工NGO的打壓。同日,佛山南飛雁負責人何曉波也被警方以涉嫌「財務侵佔罪」強行帶走。

廣東勞工NGO遭警方掃蕩 多名勞維人士被抓
廣東勞工NGO遭警方掃蕩 多名勞維人士被抓

廣東多個勞工NGO組織突然遭到警方「掃蕩」。12月3日上午,多名警察來到位於廣州番禺區的海哥勞工服務部(原廣東勞維律師事務所工人培訓部),當時在服務部辦公室內工作的賓雪、何兵以及兩名到訪的工友黃冬梅、成能文被警察帶走。另一名員工鄧小明也在返回辦公室後遭到控制。與此同時,「番禺打工族」、「向陽花女工中心」的負責人及員工曾飛揚、朱小梅、駱紅梅、彭家勇等4人失去聯繫。

本台記者當天下午2點多接通海哥勞工服務部主任陳輝海的電話時,對方告訴記者他目前躲藏在一間酒店內,但預料很快也會被警方帶走。陳輝海說,上個月他突然被限制出境,相信此次打壓行動針對整個勞工NGO群體。

陳輝海:「半個小時前才確定,他們是撒開大網全部抓捕,我們4個辦公室的(員工)全部被控。雖然我今天中午由於去區政府拿些工商資料僥倖走出,但是我估計我也走不了。我目前雖然躲在一個酒店裡面,但他們的那種監控設備,我是躲不了的。剛才他們已經明確通知要帶我走,已經明確地叫我:你不需要走,你也走不了。」

記者:「他們是派出所還是公安局的?」

陳輝海:「公安分局,市裡面的。剛才跟我聯繫的是市公安局的,已經是很高級別。」

記者:「他們之前有沒有過比如登門查一些東西之類的行為?」

陳輝海:「沒有。我辦公室在4月份曾經被那樣,後來就沒有。4月份曾經我支持個案的時候叫我要怎麼怎麼樣,後來就沒有了。但是今天突然間(抓人),連在場的工友也全部帶走。可能大面積下來的,包括我從來沒被限制出境,上個月也限制我出境了,本來我去加拿大的,以前從來沒限制過。這次看起來就是全風暴。我估計我這次很大可能要(被關)半個月。」

記者:「就是針對勞工維權NGO進行的行動。」

陳輝海:「對,針對勞工維權。我可以承受這個壓力,但可惜辛苦了我的工作人員跟工友,還有可能一些資料、電腦主機等等被他們搬走。」

一個小時後,記者再次撥打陳輝海的手機時,提示電話已關機。另幾名勞工維權人士的手機不是同樣提示關機就是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記者轉而致電富華派出所,對方承認賓雪等人確實在派出所內,但拒絕在電話中透露抓捕原因及何時放人,在記者追問之下,對方表示實施抓捕行動的不是派出所,讓記者詢問刑警大隊及國保大隊。

記者:「我想問下海哥勞工服務部的兩個職員叫賓雪、何兵,還有另外兩個工人,他們現在是不是在派出所這兒?」

對方:「對啊。」

記者:「為什麼要把他們帶到派出所呢,他們有什麼問題嗎?」

對方:「電話裡面我不能跟你說的。」

記者:「什麼時候可以把他們放回去?」

對方:「也不可以跟你說的。」

記者:「因為這個海哥勞工服務部並沒有做什麼事情,只是在幫助大家維權,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對方:「這個都不是我們抓的。」

記者:「人不是你們抓的?」

對方:「對啊,你要問的話問下刑警大隊和國保大隊。」

其後,賓雪等4人發佈消息說,他們在派出所內做完筆錄已獲釋。不過,其餘失聯的勞維人士仍下落不明。

至當天下午4點30分,再傳來消息,佛山勞工NGO南飛雁的負責人何曉波被警方以涉嫌「財務侵佔罪」強行帶走。

在中國,勞工NGO的處境一直十分艱難。近年來,由於珠三角倒閉潮的來臨,大量工人加入了維權行列,而勞工NGO由於經常協助工人與資方、政府展開三方集體談判,提供法律意見,也因此與地方政府的矛盾愈演愈烈。

(特約記者:揚帆/ 責編:胡漢強/嘉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