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韌的抗爭:郭飛雄姐姐楊茂萍的絕食聲明

事件關注:堅韌的抗爭:郭飛雄姐姐楊茂萍的絕食聲明

2016.5.8 往中聯辦要求釋放郭飛雄行動

(資料來源:博訊

“弟弟從小喪母,我過早的承擔了撫養弟弟的任務。弟弟們品學兼優,姐弟三人相依為命,多年來一直是家鄉鄰里、老師、同學們傳頌的佳話。

2005年太石村事件像晴天霹靂打破了我的世界,我被動的出現在弟弟的朋友和律師面前。在處理弟弟的事情中,我接觸(見面或網上)了艾曉明、笑蜀、范亞峰、高智晟、陳光武、張雪忠、唐荊陵、郭燕、劉士輝、張磊、李金星、隋牧青、藺其磊、趙永林、陳建剛、王全平等等,好多弟弟的朋友和律師,他們高尚的品行提升了我的精神世界。從他們身上,我對「友情」、「捨身取義」這些詞有了更深的理解。與此同時,和政法機關不無交道,法庭上的指鹿為馬、栽贓陷害比我看過的喜劇電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4月26日,我在陽春監獄探視窗口,眼見弟弟比一月前見面時更加蒼白、消瘦,聽他說間斷便血或稀水樣血便已有一年,近期行走不穩,而無人救治。我立即當面向陽春監獄獄政科科長請求,請求他讓我弟弟轉廣東的大醫院診斷、治療,該科長閃爍其詞,不正面答覆,還說暈倒了我們會搶救。我迅速返回廣州,給廣東省監獄局李景信局長、獄政處處長、廣東省司法廳廳長、陽春監獄監獄長、獄政科科長寄快件,要求他們同意把我弟弟轉廣東省大醫院診斷、治療,並且幾乎每天一個電話給陽春監獄獄政科,寄希望那裡能有人性的光輝閃爍。但是,儘管是人命關天的大事,至今卻沒有一點回音。

我感嘆在「依法治國」、「執政為民」的叫喊聲中,我這樣的小人物的處境。我還能相信什麼呢?我還能求誰呢?

從事醫療工作多年,對生命迎來送往,使我不可能成為唯物主義者。主的兒女們用各種方式向我送來關愛,我相信上帝仁慈的目光一直關注著我們,一定能聽到我的聲音。

5月9日我下夜班,我決定絕食祈禱24小時,但願我的祈禱能解除弟弟的病痛,給弟弟送去平安。”

堅韌的抗爭:郭飛雄姐姐楊茂萍的絕食聲明
堅韌的抗爭:郭飛雄姐姐楊茂萍的絕食聲明
2016.5.8 往中聯辦要求釋放郭飛雄行動
2016.5.8 往中聯辦要求釋放郭飛雄行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