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7 支聯會就「無國界社運關於支聯會義工粗暴對待之聲明」回應

2017.06.07 支聯會就「無國界社運關於支聯會義工粗暴對待之聲明」回應

就「無國界社運」於6月5日發表關於支聯會義工粗暴對待之聲明,經了解後,回應如下:

根據在維園6號足球場糾察稱,「無國界社運」義工初期進入足球場內派傳單,被糾察勸喻離開到會場外。之後「無國界社運」義工轉到會場入口處繼續派傳單,但因「無國界社運」義工站在通道中間派傳單造成阻塞,使進入會場的市民開始不滿,糾察發現後介入調停,再次勸喻「無國界社運」義工返回路旁卻未得到理會,其間糾察向「無國界社運」義工索取一張單張存檔。當會場差不多坐滿時,「無國界社運」義工曾多次進入會場最後位置向坐在球場上的市民派傳單,糾察發現後多次要求「無國界社運」義工離開。煩請「無國界社運」再向你們的義工瞭解,免生誤會。

(「無國界社運」聲明原文:在昨日六四28週年燭光晚會上,幾位支聯會義工,在銅鑼灣入口、足球場外(地下白線之外),不只阻止我們的義工派發單張,態度囂張粗暴,更繼而以身體撞擊他,再搶去一張單張。六月三日,支聯會的蔡耀昌先生,尚在一個六四論壇上,說支聯會尊重多元主義,尊重不同意見,不會阻礙政見不同者發表主張。言猶在耳,第二天晚上即發生此等事故,令人極度遺憾!我們當晚的義工,並無進入足球場,只是在外圍派發單張。其次,他亦沒有妨礙人群進場,而當晚人數亦不多,且支聯會義工亦無指控他妨礙,只是大聲呼喊「這是支聯會的地方,你無權入內派野」。如果有人派發和促進中國民主的立場根本相反的傳單,支聯會加以干涉也許尚可理解;對待立場相同的傳單,也粗暴干涉,這便是濫權,有霸權主義之嫌了。我們明白支聯會義工也非常辛苦,如果個別人做得不好,責在支聯會領導,不在義工。我們希望這只是個別事件。但為了保護真正的民主多元,為了保護所有其他參加者的應有權利,我們向支聯會提出以下疑問和要求:)

每年在維園足球場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旨在悼念「六四」犧牲的死難烈士。近年有民間團體在燭光集會場外設置攤位,向出席市民推介團體訴求及籌款,支聯會基於不妨礙市民進場和干擾集會進行的前提,一直採取包容態度,並呼籲團體自律。支聯會義工也會在需要時協調各團體攤位位置,讓不同團體可推介訊息。為了方便管理,支聯會要求民間團體在足球場範圍外宣傳活動,讓市民能在莊嚴和寧靜的環境下追思民主烈士。

(「無國界社運」聲明原文:1. 請問支聯會在培訓義工的時候,是否只培訓他們如何控制,還是也培訓他們尊重別人言論自由和多元主義?如果有,如何解釋昨晚之粗暴干涉?如果沒有,又是否應該從此急起直追,趕快惡補?如果惡補,支聯會能否公開其培訓內容,民主諮詢大眾?)

根據了解,6月4日晚工作人員沒有粗暴干涉派單張人士,只是勸喻他離開足球場範圍。希望有關團體能事前告訴現場工作人員注意事項,避免日後再發生誤會。我們正約晤「無國界社運」以釐清當中可能出現的誤會。

(「無國界社運」聲明原文:2. 要求支聯會公開就粗暴干涉道歉。)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7年6月7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