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4【悼念「六四」無罪 支持酒案四君子】

2019.4.4【悼念「六四」無罪 支持酒案四君子】

【聲明】

銘記八九六四 與酒案四君子同罪

2019年4月4日

過去一連4日,拖了3年之久的六四酒案終於開庭,符海陸被判刑3年,緩刑5年,羅富譽、張雋勇被判刑3年,緩刑4年,而最後受審的陳兵,目前仍未有消息 **

這所謂的緩刑,是虛偽的寬大為懷;他們4人本就已經坐了近3年的牢,刑期都快坐完了才說不判實刑判緩刑,說白了即是要在已實際執行的3年實刑之上再加5年的軟禁。結果,因為一枝紀念「六四」的白酒,他們幾人便要付上7至8年不得自由的代價。

整個案件的處理,亦反映出中國特色司法的荒謬:3年的羈押,從不允許親人探望,以致符海陸出獄後,孩子已經認不得他;家屬聘請的律師當局說炒就炒,律師完全無法和當事人溝通確認,庭審結束後才得知,獄中的他們其實拒絕委任官派律師,卻遭當局強行指派律師;辯方想要傳召自己的證人證據,全部被拒;4人明明牽涉同一事件,卻強行分案審理,讓不同當事人的家屬無法去聽其他人的審判,無法互相支持,削弱她們反抗的能力;所謂公開庭審,也全是做做樣子,不僅支持4君子的朋友無法進庭,連英、美、加拿大、瑞士等國的外交官到場後,都被攔在門外。所謂「陽光司法」,事實是見不得陽光的司法!

羅富譽的妻子高燕於開庭前發文說:「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我們的家是破碎的,父母找不到兒子,女兒找不到父親,我也找不到丈夫。一萬多個日日夜夜,我們的國也是破碎的。在政府找不到公義,在民間找不到良心,在學校找不到師道,在醫院找不到憐憫。掩蓋了那段歷史,我們的國就破了三十年;為了紀念那份情結,我們的家就亡了三年。」

是的,「六四」的真相一日被隱瞞,屠殺的青任一日未追究,國家永遠都是破碎的。不管當權者怎麼強調團結一統也沒有用,沒有公義的國度,無法阻止人心的離散。但相對地,當政府倒行逆施,就只能靠每一個普通人,用我們的良知和勇氣,去守護真相,捍衛公義。銘記八九六四,不應也不會只是酒案四君子的呼聲,而是靠每一個有良知的人。若然銘記是罪,就讓我們共同承擔這罪責,將「六四」的真相繼續傳承下去。

我們並要求:
1. 立即解除四君子的所有刑罰,停止以緩刑之名行軟禁之實;
2. 對四君子的3年寃獄作出賠償;
3. 允許家屬探望待審政治犯;
4. 開放禁區,讓民眾自由討論及悼念「六四」;
5. 徹查「六四」真相,追究屠殺責任。

**更新:陳兵被判刑3年半,不獲緩刑。

 


【行動簡介】

因參與製作及推廣「銘記八酒六四」白酒,被囚近3年的四川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於4月1日至4日開始連續4天,在成都中級人民法院分案開庭審訊。悼念「六四」無罪,支聯會將於開庭最後一天到中聯辦聲援「酒案」4君子及其他因紀念「六四」被捕人士,詳情如下:

日期:2019年4月4日(星期四)
時間:中午12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到中聯辦

如有任何查詢,請電27826111與秘書處職員聯絡。

2019.4.4【悼念「六四」無罪 支持酒案四君子】


 

(更新3/4/2019)

2016年5月,四川4位朋友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製作了一款白酒,取名「銘記八酒六四」,在網上以每兩瓶89.64元人民幣售賣。

4位朋友為了製作這瓶酒失去自由,於同年5月至6月間相繼被捕。4人被違法超期羈押在看守所近3年,一直不審不判,也不能見家人一面。

直至2019年4月1日才開庭,但共同案件,不知何故被分開4日審理,每日審一位。

  • 符海陸:4月1日開庭,判刑3年,緩刑5年。除了其妻和姐姐被允許聽審外,父親和其他親人均不獲准入庭。
  • 張雋勇:4月2日開庭,判刑3年,緩刑4年。
  • 羅富譽:4月3日開庭,判刑3年,緩刑4年。
  • 陳兵:4月4日開庭,判刑3年半,不獲緩刑。

當局原起訴4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沒開庭的情況下,檢方變更為「尋釁滋事罪」。除陳兵能自己聘請律師外,其餘3人的律師均不明不白地被解聘。

符海陸妻子劉天艷在開庭前表示,4人被捕已一千多天。這段日子,妻子、孩子和父母一直無法與4人見面,飽受無理延期煎熬:「我們的親人,因為一瓶酒,一聲道別也沒來得及和我們說,就不明不白地從我們的身邊消失了近3年,就平白無故的得受牢獄之災。但歷史不能永遠被掩蓋,真相和正義終會得勝。」

* * *
在他們被捕一周年,羅富譽妻子高燕及符海陸妻子劉天艷發出公開聲明,質問當局:「難道那段歷史是虛構的嗎?請當局出來澄清!到底那段歷史發生了甚麼,難道不應該讓後人記住?中國法律哪條規定不能記住歷史?請當局給出解釋!他們四人手無寸鐵,就因為自己設計和包裝了幾瓶酒就能把這個政權顛覆嗎?」
* * *

酒案4君子介紹:

符海陸:
四川省宣漢縣清溪鎮白鶴村人。1986年生。在深圳打工時看見諸多不公,並通過微博認識一些追求自由的人,開始參與同城活動,舉牌抗議等。後被當局遣返四川,但他仍積極參與各種維權活動,協助毒疫苗家長維權,成了國保監控對象。與劉天豔育有一子。

張雋勇:
四川成都市錦江區人,1970年生。職業司機,從四川德陽「什邡維權事件開始,走進了維權領域,在四川乃至全國維權事發地都曾留下蹤影。現有三個兒子。

羅富譽:
四川省瀘州市人,1974年生,大學畢業後一直從事廣告工作。在網上認識同道之人後,就積極地參與到維權運動中。成都鐵流先生被軟禁,他冒著風險前往尋找鐵流的下落;成都讀書會準備用朗誦詩歌方式紀念「八九六四」被警方破壞,他冒著被警察發現的風險留在附近以便截住不知情的朋友。與妻子高燕育有一女。

陳兵:
四川遂寧人,1969年生,八九學運領袖,《零八憲章》簽署者,獄中異見人士陳衛的孿生弟弟。1989年學運伊始,陳兵是南充地區學運領䄂,後受身為北京高自聯領䄂的哥哥囑託照顧家庭,轉而沉潛。自1989年至2011年陳衛三次入獄,陳兵一直承擔照顧家庭責任,讓陳衛無後顧之憂。

1995年,陳兵創辦成都創能機電研究所。至2003年,因陳衛、劉賢斌等從事民運的原因,陳兵被當局盯防,業務受阻,關閉研究所到越南經商。2006年回國,從事商業保險業務,因國保阻撓,業務被阻絕。2011年陳衛第三次入獄後,陳兵接手陳衛的工作,成為西南地區民主異議群體重要協調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