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為中國良心犯、天安門母親說聲加油 聖誕祝福行動】

2019【為中國良心犯、天安門母親說聲加油 聖誕祝福行動】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支聯會每年聖誕節,都記掛著中國在囚的良心犯及天安門母親,呼籲市民為他們送上祝福,讓他們在極權黑獄及打壓中,仍見到人間的關懷,溫暖他們抗爭中的心靈。

今年支聯會重點關注12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黃雪琴、伊力哈木土赫提、李明哲;良心犯家屬:王全璋太太李文足、黃琦媽媽蒲文清;以及「天安門母親」群體:丁子霖、張先玲、尤維潔等。請到以下網址了解他們的背景:https://hka8964.wordpress.com/2019xmas 。

今年支聯會共收集到逾二千張聖誕卡及電子心意卡,今天(12月24日、平安夜)以特快專遞和空郵寄給在囚良心犯、天安門母親及良心犯家屬,讓他們孤單抗爭。

眾多良心犯,為了推動社會的正義、文明和人權,無私地奉獻。他們因為行使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等原因而被監禁,甚至能得到公平審訊的機會,獄中更遭受酷刑,家人亦受到非法監控及滋擾。支聯會寄上聖誕卡,讓他們在困境和折磨中,得到支持和力量,也表達我們對爭取公義、自由、人權、民主的共同心願!



【為中國良心犯、天安門母親說聲加油 聖誕祝福行動】

支聯會每年聖誕都記掛著中國在囚的良心犯及天安門母親,呼籲市民為他們送上一句祝福,讓他們在極權黑獄及打壓中,仍見到人間的關懷,溫暖他們抗爭中的心靈。

今年支聯會重點關注12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李明哲、伊力哈木、黃雪琴;良心犯家屬:王全璋太太李文足、黃琦媽媽蒲文清;以及「天安門母親」群體:丁子霖、張先玲、尤維潔等

📑 他們的背景

支聯會收集市民的祝福後,將郵寄給在囚的良心犯及家屬與天安門母親。

支聯會呼籲校長及老師鼓勵學生撰寫聖誕卡,建議方法包括:

一.到支聯會網站 ✍️(https://forms.gle/1Zj4CBEx5gYuSYfp6 )撰寫電子賀卡。
二.到「教協」銅鑼灣服務中心及「六四紀念館」的簽名攤位,即場在聖誕卡簽名並寫上慰問及支持字句,然後投入收集箱。
三.到支聯會舉辦簽聖誕卡行動攤位,即場在聖誕卡上簽名並寫上慰問及支持字句,歡迎到場支持:

日期:2019年12月10日﹙星期二、國際人權日﹚
時間:中午12時至下午2時半
地點:灣仔港鐡站A3岀口

所有收集到的聖誕卡及電子賀卡,支聯會將於12月24日(星期二)以特快專遞寄給良心犯、「天安門母親」群體和在囚異見及維權人士,表達市民對他們的支持和祝福。

如欲訂購支聯會聖誕卡或查詢活動詳情,請致電27826111與支聯會秘書處職員聯絡。


人物介紹

12位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李明哲伊力哈木黃雪琴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張先玲、尤維潔等
良心犯家屬:王全璋太太李文足黃琦媽媽蒲文清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20年來專門出版中國「禁書」,早於銅鑼灣書店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前,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當年已77歲的姚文田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姚文田案件表面上是「走私罪」,其實跟他出版得罪中共的書籍有關,「殺一儆百」以警告香港出版界。他原擬出版的《中國教父習近平》,內容指習近平對內鎮壓、對外擴張,標榜的「中國夢」如納粹「第三帝國夢」翻版,書中將習近平與俄國新沙皇普京、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清朝雍正皇帝等獨裁者作比較。


黃琦——19年前因網絡言論入罪

黃琦媽媽蒲文清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先驅,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報導「六四」死難者訊息及揭露中國人權受侵害情況。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黃琦最近一次被拘捕是2016年,一直被「未審先押」在看守所,又屢遭當局毆打,導致腎衰竭病情惡化,全身浮腫,隨時有生命危險。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直至宣判前,黃琦的家屬並未獲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律師先後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恐怕黃琦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獄中。

類似黃琦的例子,在中共一黨專制司法制度下暗無天日,無法無天,黨委隻手遮天,這正是港人堅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基本原因。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太太李文足

王全璋律師2007年開始在北京執業,代理大量維權案件,包括法輪功案、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等,維護弱勢群體的人權。2015年7月9日起一連多天,中國在多個省份大規模拘捕及關押維權人士,包括多位維權律師,即「709大抓捕事件」,王全璋是「被失蹤」時間最長一人,失聯超過4年,成為「709大抓捕」最後一人。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王全璋於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代表他的律師多年來被拒約見,有的被當局威脅退出,更有被拘捕;妻子李文足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6歲兒子小學開學4天,警察就連續幾次向學校施壓,令兒子再度失學。

今年6月,李文足在王全璋失聯4年後首次獲准探監。會面前監獄門外上百便衣警察拉警戒線,試圖用雨傘擋住攝影記者和她的手機鏡頭,並把一個記者摔倒圍毆。李文足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反映獄中酷刑虐待良心犯極為嚴重。


余文生——被迫走上抗爭之路的律師

余文生是「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突顯中國司法濫權正高速惡化。
余文生2002年起於北京執業,早年大多從事商業訴訟,他第一次公開抗議行動在2014年,因監獄官員拒絕讓他會見一名被控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當事人,被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虐待。

出獄後他仍堅持在司法制度內抗爭,就他獄中遭遇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北京大興公安分局等部門違法。「709大抓捕」後,他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

即使余文生用最和平方式提出訴求,中共政權卻以拘捕來回應,2018年,余文生在十九大二中全會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卻遭當局拒絕。余文生也「不願意和制度硬踫」,一直希望中國會改變,到後來卻「不相信共產黨能改變」。


秦永敏——被拘禁45次的抗爭之路

2018年,秦永敏一頭白髮站在被告席上,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到2028年刑滿出獄時將達75歲高齡。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對於民主的追求,秦永敏的意志十分堅定:「中國一天不民主,我一天不出國!」

秦永敏工人出身,他的抗爭之路始於1978年「民主牆運動」發表大字報,翌年創辦並主編民間刊物《鐘聲》,在各地民刊相繼遭鎮壓下仍堅持出版。1982年第一次被拘捕,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8年。

出獄後,秦永敏仍堅持抗爭,先後發起《和平憲章》、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組織,並推動「和平轉型」公開簽名及網上「玫瑰團隊」群組討論等活動。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左側睾丸被打至碎裂,一隻眼睛幾乎失明。


劉賢斌——依然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自此沒有退下來。當年21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行動,1992年12月28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2年半,自此進出牢獄3次,被囚超過20年。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從1991年第一次被捕至今28年來,劉賢斌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6年。20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劉賢斌在海內外民運界獲得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的,所以他是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過他走的道路異常艱難和危險。」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着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心。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視劉賢斌為「患難兄弟」,2018年他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的20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準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


胡石根——教會長老

胡石根1989年為北京語言學院副教授,1992年「六四」3周年時,他在多個城市派發傳單抗議「六四」鎮壓及紀念「六四」死難者。他準備用遙控模型飛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傳單被捕,重判20年。他始終不低頭,敢於法庭上大喊「打倒共產黨」,服刑期間每年均以絕食紀念「六四」,因而遭到虐待,常被戴上手銬腳鐐,關入「小號」單獨監禁,甚至遭受毆打。

胡石根服刑16年出獄後,信奉基督教,成為中國地下教會「雅和博教會」長老。「709大抓捕」中他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生活最底層人進入教會,在講經之餘討論「推牆」理論,意指通過非暴力運動給政府施壓,促使中國達到和平演變的目的。他因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胡石根身體十分孱弱,冠心病反覆發作,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家人數度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監獄方都以「709案全部結案了再說」為由拒絕,令人擔憂胡石根能否捱過刑期,活著走出監獄。


周世鋒——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

周世鋒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眾多知名維權律師,包括王宇、劉曉原、王全璋皆在旗下工作,「709大抓捕」中至少38人與此事務所有關,這亦是唯一被中國當局吊銷執業證書的律師事務所。

周世鋒因身為「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的關係,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周律師曾代理過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案、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案件等。由於他經濟比較寛裕,為人仗義疏財,慷慨濟貧。他在2015年曾公開表示願意出資800萬元成立「中國律師維權基金」,以資助中國受迫害律師及其家屬。

外界對周世鋒所知比較少,一方面他本人不常主理人權及弱勢群體的個案,另一方面也因中國政府封鎖信息,還有可能他的家屬不太願意公開他在獄中的情況。


朱承志──維權人士

年屆70歲的朱承志原為錳礦礦主,曾擁有百萬元資產,其後遭陷害失去礦場,當打算上訪維權時卻遭關押40天,令他踏上維權之路。他冒險到醫院探望工運人士李旺陽,並協助香港媒體安排採訪李旺陽,令他受當局嚴厲打壓。2012年他因拍攝李旺陽被當局佈局自殺短片被拘捕,關押大半年才取保候審獲釋。

2018年4月,朱承志因去蘇州拜祭林昭再度被關押,及後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李明哲——台灣政府組織工作者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2017年他由台北乘搭飛機前往澳門,再去廣州途中,與外界失聯。兩個多月後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李明哲,最終以「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終身監禁的經濟學者

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Tohti)是維吾爾族學者,是中央民族大學經濟學副教授。他創辦的網站「維吾爾在線」,宗旨是致力「讓全國各族人民和世界了解新疆,了解維吾爾族,讓新疆各民族人民了解這個世界,促進族群之間的相互了解,促進對話。」並申明「反對發佈任何主張獨立、分裂及不負責任的煽動性言論,反對發佈顛覆國家的言論。」,網站多番被中國政府關閉。

2014年9月23日,新疆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罪」一審判處伊力哈木·土赫提終身監禁,沒收所有個人財產。法院認定伊力哈木以「維吾爾在線」網站為平台,「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分裂國家的犯罪活動」。

在伊力哈木·土赫提入獄後,中共加強對他的迫害,從2017年剝奪他的探視權,他的家人表示已有2年多沒見到他。
2019年10月24日,歐洲議會主席薩索利宣布伊力哈木·土赫提為維護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權益做出貢獻,獲得歐洲最高人權獎薩哈羅夫獎,歐盟敦促中國政府釋放伊力哈木,尊重中國少數民族的權益。


黃雪琴——報導「反送中」被拘的中國記者

黃雪琴是廣州獨立記者,曾任《新快報》、《南都周刊》調查記者,長期關注性別、平權、污染、弱勢群體等議題,並發動中國女記者騷擾調查,為中國#MeToo運動主要推手。

今年2月至8月,黃雪琴於香港、台灣等地訪學。據內地網上群組稱,黃雪琴曾於6月11日在社交媒體貼文:「因為寫了這篇文章,廣州的警察們今晚又深夜找到家裏,家人又被騷擾,父母驚恐萬分。」黃雪琴曾來港參加6月9日反對《逃犯條例》大遊行,寫下〈記錄我的「反送中」大遊行〉於翌日發表,內文說到,「面對6.9的人海,對比中國大陸的一片寂靜(審查和自我審查),怎麼能說香港人政治冷感呢?至少這一天這一夜,我看到無數沸騰的無懼的靈魂。」黃雪琴本擬於9月入讀香港大學法律系研究生進修《人權法》,但她於8月底被廣州警方傳喚和沒收護照等旅行證件,未能入學。

10月17日,黃雪琴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帶走刑事拘留,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人更被騷擾,估計與她早前曾發文評論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


天安門母親——「六四」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

天安門母親群體由「六四」屠殺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組成,他們要求「真相、賠償、問責」。追求公義的代價,是多年來不斷受中共政權打壓。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不少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部分更體弱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是在有生之年為死去的親人討回公道,亦希望其他家庭不會遭遇和他們一樣的苦難。


李文足——王全璋太太、人權獎得主

李文足的丈夫是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監禁最久的維權律師王全璋。李文足知道王全璋被抓後,一開始她面對當局粗暴的監控及騷擾時只懂擔心、害怕,後來逐漸了解王全璋工作的意義而感驕傲,繼而持續抗爭至今。

王全璋被捕後,李文足一直堅持不懈向中共要求探視王全璋,維護自己和丈夫的合法權益,使她受盡各種威脅、騷擾、跟蹤,被警察脫衣「檢查」、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也遭到死亡威脅,兒子更多次被學校拒絕入讀;她數十次到天津公安局、看守所、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門呼籲並控告,送出300多封控告信,但至今都沒有獲得立案。李文足更與其他「709」家屬一同持續發聲,曾削髮抗議法院「無法」,亦曾提出「離開梳妝打流氓」的口號,連結維權家屬相互協助,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的人權危機;李文足更於2018年德國總理梅克爾訪問中國時與她會面。

王全璋被捕4年多後,李文足與兒子於2019年6月始首度獲准探望他。會面後,李文足向傳媒表示,王全璋性情大變,變得「焦躁、消瘦及蒼老」,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

李文足獲「中國公民運動」組織選為2017傑出公民獎,更榮獲2018年瑞典「愛德爾斯塔姆人權獎」(TheEdelstamPrize),表彰其捍衛人權事業的傑出貢獻和勇氣。因李文足遭中共限制出境,獎項由他人代為領取。


蒲文清——黃琦母親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者、「六四天網」創辦人,他年屆八旬高齡的母親蒲文清是一位退休醫生。黃琦自2016年尾被關押期間,傳出健康狀況惡化並遭受酷刑的消息。蒲文清四處奔走要求當局釋放黃琦,讓他治病,獲得國際關注,但她自己亦成為被嚴密監控對象。

蒲文清2018年12月再到北京準備上訪時,被帶走失聯一個多月,翌年1月中多名維權人士探訪後得知,她被關押期間突發多種疾病,疑患上癌症,但由於她仍遭當局軟禁無法出門,只能靠當局派駐醫生留守其家,為她提供有限度醫治,目前仍需藥物治療和吸氧治療。


【新聞稿】
【為良心犯、天安門母親加油】聖誕卡送暖行動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

支聯會每年聖誕都記掛著中國在囚的良心犯及天安門母親,呼籲市民為他們送上祝福,讓他們在極權黑獄及打壓中,仍見到人間的關懷,溫暖他們抗爭中的心靈。

今年支聯會重點關注12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李明哲、伊力哈木、黃雪琴。12位良心犯都是因實踐言論自由、捍衛人權,而遭中共政權關押,甚至重判入獄多年。

#姚文田 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 #習近平》,並以「走私罪」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黃琦 是中國網絡異見先驅,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 #蒲文清 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王全璋 律師2019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多年來被拒約見律師。他的妻子 #李文足 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兒子也因為警察向學校施壓而多次失學。

#余文生 是「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

#秦永敏 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 。

#劉賢斌 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 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期間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也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胡石根 在「#709大抓捕」中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

#周世鋒 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王全璋等眾多知名維權律師皆在旗下工作,他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朱承志 被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 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 #李明哲,以「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IlhamTohti 是維吾爾族學者,2014年9月23日,新疆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罪」一審判處伊力哈木·土赫提終身監禁,沒收所有個人財產。法院認定伊力哈木以「維吾爾在線」網站為平台,「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分裂國家的犯罪活動」。

#黃雪琴 是廣州獨立記者,她曾來港參加6月9日反對《逃犯條例》大遊行,發表 〈記錄我的「#反送中」〉,及後她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帶走刑事拘留,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人更被騷擾,估計與她早前曾發文評論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

在「#六四」中痛失親人的「#天安門母親」群體,不少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部份更體弱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是在有生之年為死去的親人討回公道,亦希望其他家庭不會遭遇和他們一樣的苦難。香港人的支持,一直是他們最大的力量。

支聯會呼籲市民簽寫聖誕卡,讓他們在困境和折磨中,得到支持和力量,也表達我們對爭取正義、自由、人權、民主的共同心願!

所有收集到的聖誕卡及電子賀卡,支聯會將於12月24日(星期二)以特快專遞寄給良心犯、「天安門母親」群體和在囚異見及維權人士,表達市民對他們的支持和祝福。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Release the dissidents. Rehabilitate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Demand accountability of the June 4th massacre. End one-party dictatorship. Build a democratic Chin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