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死也瞑目」的黃琦母親】

【只求「死也瞑目」的黃琦母親】

陳國權(支聯會常委)

中國的母親從來都是飽受逼迫的女人。封建年代社會中父權專制,家庭內夫權專橫,身為女人的母親承受著無比的屈辱和莫大的傷痛。可是,無論周遭環境如何惡劣,母親與子女的親暱關係牢不可破,既是人性,也是天道。

胚胎的子女在母體內帶來懷胎十月的苦惱;襁褓的子女在母親懷抱中孕育著經年的含辛茹苦;舉步蹣跚的子女扶持著母親的關顧呵護;走出家門的子女牽連著母親揪心的懷想惦念。事實上,從來沒有一個子女真正離開過母親的關懷和祝福,無論阻隔天涯還是分離海角,不管是四十歲還是六十歲,子女的你永遠是你母親眼裡的孩子、心中的至愛。

可是中共建政後,一波又一波的翻天覆地政治運動衝擊傳統價值,家庭倫理分崩離析,文革浩劫觸發的狠批惡鬥尤為激烈,父母子女關係受到嚴重侵蝕破壞。 八九六四屠殺後,死難者母親成立「天安門母親」群體,呼籲平反六四,為死去的子女尋查真相,要求賠償和追究問責,鍥而不捨逾三十年為沉冤待雪的子女奔走,彰顯出中國母親的負辱和愛心。

母親節是世界性的紀念節日,為子女對母親表達感恩之情而訂定。今年母親節前夕,在中國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的一位耋耄母親,給中國中央領導們寫了一封公開信,請求他們敦促四川省主事官員,讓身染重病的她能夠與罹患絕症而身陷牢獄的兒子見上一面,便「死也瞑目」。那位八十七歲的蒲文清女士是黃琦的母親,由於長期被國保監控,甚至無法寄出這封信,只能請求朋友幫忙用網絡傳遞訊息。

黃琦是令人肅然起敬的一個名字、鐵打鋼煉的硬漢。多年以來,黃琦善用其電子工程專業知識,為社會公義和弱勢族群抗衡中共國家機器,創辦「六四天網」網站,突破屏蔽封鎖,讓民眾享有資訊知情權。他至今先後三次入獄:第一次在六四11周年紀念前被捕,2003年被判刑五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第二次由於揭發汶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於2009年被判囚三載,罪名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第三次2019年更被重判12年,兩罪是「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這些被羅織的「莫須有」罪名直接與資訊流通自由和網絡訊息的人民知情權有關,令人髮指。

黃琦被誣陷入獄,中共卻株連其無辜的母親,被軟禁在家,更阻撓其探望在囚的兒子,既嚴重破壞中國現行法律,更有悖倫常和違反基本人權原則,必須予以強烈譴責。如今蒲文清女士與黃琦母子倆的健康狀況同樣每況愈下,命繫一線,「死也瞑目」的訴求恐怕是母子兩人相聚的最後機會,是生離也是死別。每念及此,令人深感傷痛。

對於一向只圖謀鞏固管治權力而視人命如草芥的中共政權,我們從來不存奢望和幻想,不過基於人道精神和捍衛法律的原則,我們必須嚴正促請中央正視蒲文清女士的訴求,批准黃琦保外就醫,讓中國和全世界的母親和子女,見證著走到生命盡頭的一對母子,在當下母親節將屆時,得以安然釋懷閉目。說到底,這只不過是黃琦母親蒲文清女士「死也瞑目」的卑微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