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事件關注

2020.8.6【悼念六四無罪 反對政治打壓 抗議濫控支聯會11名常委及13名民主人士】

(支聯會2020年8月6日新聞稿 Press Release)

悼念六四無罪
反對政治打壓
抗議濫控支聯會常委及民主人士
支聯會11名常委及13名民主人士被指干犯「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今天(8月6日),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及10名支聯會常委(何俊仁、鄒幸彤、蔡耀昌、張文光、麥海華、尹兆堅、趙恩來、梁耀忠、梁錦威和梁國華)及13名民主人士(郭永健、陳皓桓、胡志偉、朱凱迪、梁國雄、何秀蘭、梁凱晴、岑敖暉、何桂藍、袁嘉蔚、黃之鋒、羅冠聰和張崑陽)收到警方通知,稱會根據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17A(3)(a),票控他們於2020年6月4日在維多利亞公園干犯「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李卓人更被控多一條「舉辦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稍後將收到傳票通知9月15日上庭。

今年6月4日後,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鄒幸彤、秘書蔡耀昌及常委張文光、麥海華、尹兆堅、趙恩來、梁耀忠和梁錦威,以及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工黨主席郭永健和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被指「於2020年6月4日,在維多利亞公園噴水池外,非法煽惑其他身分不詳的人在無合法權限或無合理辯解的情況下,明知而參與一個在違反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7條的規定下進行的公眾集會,而該公眾集會是根據《公安條例》第17A(2)(a)條而屬未經批准集結。案件已於7月13日下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第3法庭應訊,並安排於9月15日續審。

支聯會重申,香港市民在《基本法》保障下有集會和遊行權利,而警方借疫打壓禁制「六四」集會完全是政治目的,企圖熄滅已有30年的維園燭光,更收緊港人自由空間。悼念「#六四 」無罪,面對政治檢控及政治打壓,支聯會無畏無懼。

#6431truth

2020.7.7【支聯會聲明:抗議羅織嫖娼罪名 立即釋放許章潤】

【支聯會2020年7月7日聲明】
【抗議羅織嫖娼罪名 立即釋放許章潤】

支聯會強烈抗議中共羅織「涉嫌嫖娼」罪名拘捕內地法學家、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要求立即釋放許章潤。

7月6日早上,許章潤教授在北京昌平區家中被十多名北京和四川成都公安拘捕。警方以涉嫌「在成都嫖娼」為由搪塞許的家屬,具體所涉罪名不詳。

現年57歲的許章潤曾因撰文批評 #習近平 自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武漢防疫工作,是「心口不一,無恥之尤」,更稱「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許章潤於今年春節結束後返回北京,警方以從外地返京「需要隔離」為由軟禁許。隔離期間,許的住所外有不明身份人士不分晝夜看守,這些人甚至進入許家警告他。2月15日,當局取消看守,但許家網絡仍被切斷,微信微博被封,手機打不通,幾乎無法對外聯繫。

許章潤教授最近將文章結集成書《戊戌六章》,6月底在美國出版。書中,#許章潤 教授說:「戊戌修憲,開啟邪惡之門,集權登頂之際,恰恰是情勢反轉之時。自此一路狂奔倒退,終至敗象連連。」新書可能觸怒官方,招致被誣陷「嫖娼」。

#中共 經常以莫須有罪名打壓異己,指控「嫖娼」是常用慣技,並藉此作出拘留,以致中國網絡有「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的說法。2013年,曾任香港電影攝影師 #杜可風 助理的北京攝影師 #徐偉,因協助異見藝術家 #艾未未 工作,被公安指他「嫖妓」拘捕;北京 #異見人士 #彭明 因宣揚民主政治引發當局不安,也據報遭設局陷害,因「嫖娼」判監18個月。

異見作家 #劉水常 撰文抨擊獨裁體制、#平反六四,遭深圳公安指嫖娼送勞教。上海異見人士 #姚振祥 也被公安以「嫖娼」為由送勞教2年。同被以「嫖娼」拘捕處罰的,還有參與創辦中國民主黨上海支部的 #韓立法、#蔡桂華 等人。

2016年5月,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碩士、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生態文明中心主 #任雷洋,因路過足浴店,被警方指在足浴店嫖娼,帶走後離奇死亡,引發民眾譁然。調查發現,雷洋遺體滿佈傷痕,疑被涉事多名警員「採取強制約束措施後死亡」,惟當局僅以「玩忽職守」處分涉事5名警員,法院並未起訴,只是開除公職、黨籍處分。

支聯會要求立即釋放許章潤教授,停止以莫須有罪名誣陷異見人士,還人民 #言論自由 和 #免於恐懼 的權利。

────────────
✊ 請支持眾籌 Crowdfunding「六四記憶 • 人權博物館 Tiananmen Massacre Memorial Museum」 https://bit.ly/36YezvW

◼️ https://www.alliance.org.hk Aisopdmoc Hong
◼️ Tg https://t.me/hka8964
◼️ Youtube http://bit.ly/hkayt
◼️ WhatsApp https://wa.me/85227826111
◼️ Twitter https://twitter.com/hka8964
◼️ IG https://www.instagram.com/hka8964/
◼️ 捐款支持Support:恆生銀行 Hang Seng Bank 262-273-733-001.轉數快 FPS:8383242;匯豐銀行 HSBC 580-108-934-001

2020.6.19 參與國際特赦組織,到中聯辦遞交聯署及聯署簽名 【 86個公民組織聯署致函栗戰書 促撤回港區國安法立法】Open letter from 86 groups: China – scrap national security law to save Hong Kong freedoms

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公開信
敦促放棄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立法

英文版

栗委員長︰

我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下稱︰全國人大)最近通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下稱︰《決定》),計劃直接為香港訂立國家安全立法(下稱︰《法例》)表達嚴重關切。我們敦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下稱︰人大常委會)摒棄該項立法。

儘管《法例》的詳細條文尚未公佈,但該《決定》以及京港兩地官員最近的評論均意味《法例》將威脅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我們尤其關注它對香港公民社會的影響。

根據《決定》,預計《法例》將禁止「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活動。然而上述「罪行」的定義含糊不清,當中可以包括對政府的任何批評,並可用以打壓人民和平行使和捍衛人權的權利。人大常委會成員譚耀宗曾經建議,反對國家安全立法人士應被取消香港立法會的議員資格。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則表示不排除《法例》具追溯力。這些對權利的限制,違反了對香港具有約束力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的規定。

在中國法律裏,「國家安全」這個概念具有極為廣泛而模糊的覆蓋面,導致不少和平行動者、人權律師、學者、少數民族、新聞工作者和網民,因諸如「顛覆」、「煽動顛覆」、「分裂國家」和「洩露國家機密」等模糊不清的罪行而被拘留、檢控和監禁多年、以至終身。此外,「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是《法例》中另一含糊的概念,與香港以外地區有交往的任何團體或個人都可能因此而身陷囹圄。事實上,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及官員已宣稱非政府組織和行動者的和平活動(包括參加示威、接受捐贈和批評政府)受「境外勢力」領導,構成「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

《約翰內斯堡原則》和《錫拉庫扎原則》等國際人權標準規定,除非國家的存在或領土完整受到實際的武力攻擊或武力的威嚇,否則不得援引「國家安全」作為限制權利和自由的理據。如果只受到局部或相對孤立的違法亂紀的威脅,一個國家不能以國家安全為由限制權利。一個國家亦不得以國家安全為由採取違反人權的措施打壓異見者,或對人民施加鎮壓手段。任何國家若要訂立國家安全法,必須符合易於周知、明確、狹義、精確的準則,以及讓個人能夠精準地預視某一特定行為是否違法。針對濫用的問題,國家還必須提供充分的保障和有效的補救措施。擬議中的《法例》並無明確要求必須遵守國際人權法的準則,令含糊不清的條款容易被當局濫用,藉以廣泛打壓各種權利和自由。

全國人大決定中就香港而提出的國家安全立法,似乎已涵蓋《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涵蓋的事項。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 2013 年的《結論性意見》中建議香港政府須確保《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下的任何新立法「完全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規定。

2020 年 4 月 23 日,六名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就香港政府對恐怖主義行為的定義過於廣泛和不精確表示擔憂,認為可能導致履行國際公約意圖以外的侵犯人權行為。特別報告員警告不要將抗議活動和集會行為籠統地歸類為「恐怖主義」或「國家安全威脅」,並批評當前的香港法律標準偏離了有關恐怖主義的國際條約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關於恐怖主義行為對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威脅的第 1566 號決議。

全國人大直接將國家安全立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決定引起了公眾對香港人權保障的嚴重關注。「一國兩制」的憲政安排意味著中國的國家法律一般不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 《基本法》以第十八條附件三的形式,容許某些國家法律在香港實施,但這些法律必須經過立法或頒布程序。《法例》草案不經立法程序而在香港頒布,將繞過立法會的監察和有意義的公眾諮詢程序。

《基本法》第十八條訂明,將中國國家法律納入附件三應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基本法》和香港主權移交前中英所簽訂的雙邊協議,均訂明香港擁有「高度自治」;除國防和外交事務外,香港政府擁有管理香港事務的自治權。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亦授權香港政府「自行立法」禁止顛覆等行為。

全國人大的決定還規定,《法例》將容許中央政府根據需要在港設立「相關」機構,以在港維護「國家安全」。雖然已公開的資訊非常有限,但這將意味著容許在港成立諸如國家安全部和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之類的機構。而這些機構長期以來,在中國因嚴重侵犯人權而聞名,當中包括任意拘留和折磨行動者和非政府組織的成員。公安部亦表示將會向香港警方提供有關國家安全事務的「支援」,卻沒有提供「支援」的細節。

這項安排引起公眾對其違反《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的憂慮。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門「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目前,中國大陸對國家安全機構的權力根本沒有任何制衡,同時也沒有有效的機制制約它們有系統性地侵害人權的行為。容許這些機構在香港運作或由香港政府設立類似機構,不僅對人權捍衛者、獨立傳媒和持不同政見者構成威脅,實際上更威脅著城中的所有人。

全國人大的決定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應當依據有關法律規定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香港司法機關在審理「敏感」案件中所承受的壓力已越來越大,這種指令可以損害司法機關的獨立性,破壞香港法治的基石。

儘管香港法院一直以來均被公認為獨立和專業,但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日前表示,日後將可能設立「特別法庭」處理國家安全案件,以「協助司法機構處理未曾涉足的領域」。我們擔心此舉將意味著與國家安全法有關的嫌疑人可能不再享有與香港司法系統中其他人一樣的公平審判權。在大陸,涉嫌觸犯國家安全罪行的嫌疑人,通常會被剝奪程序權利,當中包括他們自己選擇和委託律師和公開審訊的權利。鄭若驊續稱,國家安全案件審訊「一般」對公眾開放,但法官「有時」可拒絕公開審理。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進一步提出,由陪審團審理國家安全案件並「不恰當」。

我們敦促全國人大常委會放棄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立法的計劃,因根據迄今為止所掌握到有關《法例》的資訊,以及過往在中國實行國家安全法的經驗均清楚顯示,不論《法例》條文本身及其應用,均不符合國際人權法律和標準。

2020 年 6 月 16 日

聯署名單
1. 2047香港監察
2. 國際特赦組織
3. Article 19 (只有英文)
4.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5. 澳港聯
6. 藩籬以外-認識及關愛雙性人
7. 無國界社運
8. 布里斯布香港留學生集氣
9. 加拿大香港之友
10. 坎培拉香港關注組
11. 丹麥中國批評協會
12. 中國勞工通訊
13. 中國人權捍衛者
14.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15. 基督徒社工
16. 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
17. 公民力量
18. 民間電台
19. 民間人權陣線
20. 民權觀察
21. 公民社會發展資源中心
22.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23. 香港平權計劃
24. 正言匯社
25. 論壇勞工世界
26. 自由之家
27. 良心之友
28. 通訊業總工會
29. 基層文化中心
30. 伯克萊分校香港事務組織
31.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32. 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
33. 香港基督徒學會
34. 挪威香港文化協會
35. 香港職工會聯盟
36. 洛杉磯香港論壇
37. 香港人權監察
38. 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職工會
39. 香港融樂會有限公司
40. 中國人權
41.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
42. 人權觀察
43. 人道中國
44. 國際律師協會人權研究所
45.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uncil – Hong Kong (只有英文)
46. 國際人權服務社
47.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48. 葵涌基層基督徒團體
49.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
50. 麥瑪斯達大學香港民主與人權關注組
51. Netherlands for Hong Kong (只有英文)
52. 華人民主書院
53. New Yorkers Supporting Hong Kong (只有英文)
54. 北加州香港會
55. 基督眾樂教會
56. 香港開放數據
57. Planet Ally (只有英文)
58. 民主動力
59. 法政匯思
60. 性神學社
61. 彩虹行動
62. 社工復興運動
63. 無國界記者組織
64. 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
65. 居留權大學
66. 學術自由學者聯盟
67. 麥理浩夫人中心同工社會運動關注組
68. 沈默之聲
69. 善導會職員工會籌委會
70. 社團法人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71. 台灣人權促進會
72. 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
73. 香港教育大學教學人員協會
74. 新婦女協進會
75. 香港尋求庇護者及難民協會
76. 挪台之友協會
77. The Norwegian Tibet Committee (只有英文)
78. 瑞慈人權合作中心
79. 多倫多香港人行動組
80. 東華三院員工社會運動關注組
81. 國際キャリア支援協會
82. 維吾爾人權項目
83. 溫哥華支援民主運動聯合會
84. 勞動力
85.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
86.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同工社會行動關注組


2020.6.19【悼念六四無罪 反對政治檢控 抗議政治打壓】

(支聯會2020年6月19日新聞稿 Press Release)

悼念六四無罪 反對政治檢控 抗議政治打壓
支聯會10名常委及3名社運人士被指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於7月13日出庭應訊

6月11日及12日,支聯會主席 #李卓人、副主席 #何俊仁 和 #鄒幸彤、秘書 #蔡耀昌 及常委 #張文光、#麥海華、#尹兆堅、#趙恩來、#梁耀忠 和 #梁錦威 分別收到警方致電通知將發傳票檢控,被指於今年6月4日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另,#壹傳媒 集團創辦人 #黎智英、#工黨 主席 #郭永健 和 #民陣 副召集人 #陳皓桓 也收到通知被控以相同罪名。

今天(6月19日),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收到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東區裁判法院發出的傳票,指他與上述12人「於2020年6月4日,在維多利亞公園噴水池外,非法煽惑其他身分不詳的人在無合法權限或無合理辯解的情況下,明知而參與一個在違反香港法例第245章《 #公安條例》第7條的規定下進行的公眾集會,而該公眾集會是根據《公安條例》第17A(2)(a)條而屬未經批准集結。」

傳票要求李卓人聯同上述12人必須於2020年7月13日(星期一, #諾貝爾和平獎 得主 #劉曉波 逝世三周年)下午2時30分到西九龍裁判法院第3法庭應訊,在屆時主審裁判官席前,就該項告發作出答辯,並依法接受進一步處置。

#支聯會 重申,#香港市民 在《 #基本法》保障下有集會和遊行權利,而警方借疫打壓禁制「六四」集會完全是政治目的,企圖熄滅已有30年的維園燭光,更收緊港人自由空間。悼念「 #六四」無罪,面對 #政治檢控 及 #政治打壓,支聯會 #無畏無懼 。

【可憐天下父母心 要求人道對待天安門母親 還死難者公道】

可憐天下父母心
要求人道對待天安門母親 還死難者公道

2020年5月10日

母親節是孩子對媽媽獻上感謝與祝福的節日,但作為人母的「天安門母親」,只能孤單地渡過她們的母親節。

在「六四」屠殺中痛失親兒,對於「天安門母親」來說是無法挽回的事實。時間的流逝未能撫平她們的傷痛,中國政府無情的打壓反而不斷提醒她們「六四」屠殺並沒過去。「天安門母親」堅毅不屈尋訪「六四」死難者資料,向中國政府提出「真相、問責、賠償」訴求。可惜,在這個尋求正義的過程中,難屬亦成為受迫害的一群。當中不少成員遭政府監視、跟蹤、騷擾及迫害,更有難屬及傷殘者,因失去家庭支柱或被剝奪社會保障的權利而生活潦倒,苦不堪言;甚至親人忌日,也只能在公安的監視下拜祭。中國政府不但拒絕回應難屬的訴求,更對這群年邁的母親不斷打壓。

不少「天安門母親」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她們根本不會為國家帶來威脅。作為母親的心願,是希望為死去的兒女討回公道,希望可以在清明、「六四」等日子公開拜祭兒女。

31年來,數十位「天安門母親」和父親逐一去世。暫知去世母親包括:

1.金亞喜:「六四」死難者程仁興母親,2019年4月9日去世,終年93歲。金亞喜是湖北農婦,曾抱著亡兒的遺像懸樑自盡,幸獲救。2018年,金亞喜摔了一跤股骨折斷,嚴重骨質疏鬆,不能動手術。

2.高捷:「六四」死難者蘇欣母親,2018年12月突發心臟病去世,終年81歲。高捷是北京橡膠六廠退休幹部。丈夫於1988年病故。短短兩年間,高捷相繼失去兩位摯親,尤其是女兒的死更讓她無法接受,因心情常年壓抑身患直腸癌。

3.李雪文:「六四」死難者袁力母親,2018年2月10日因病醫治無效去世,終年90歲。李雪文年老體衰,但依然坐輪椅參加萬安公墓的祭奠活動。

4.徐玨:「六四」死難者吳向東母親,2017年4月24日上午8時51分去世,經歷8年抗肝癌治療,在家中逝世,終年77歲。徐玨2009年確診患結腸癌,雖成功做了切除手術,其後發現轉移到肝部,曾多次進行肝臟腫瘤切除手術,堅強與癌症抗爭。

5.張桂榮:「六四」死難者劉永良母親,2013年因肺癌病逝。

6.程淑珍:「六四」死難者趙德江母親,首鋼公司勤雜工,2013年去世。

7.劉建蘭:「六四」死難者李浩成母親,2012年7月27日於天津家中去世。劉建蘭是樸實的農村婦女,提起已故的遇難兒子,總是淚流不止,傷心不已。

8.索秀女:「六四」死難者何世泰母親,2012年5月23日發作心梗搶救無效,於北京醫院病逝,終年76歲。兒子遇難後,索秀女一直病魔纏身。索秀女雖屬低收入家庭,當生活還過得去時就表示不再接受人道救助,讓有限的捐款多給些有困難的家庭。

9.李淑娟:「六四」死難者任建民母親,2011年去世。

10.潘木治:「六四」死難者林仁富母親,家庭婦女,2011年去世。

11.王培靖:「六四」死難者張向紅母親,科學院情報所幼稚園老師,2011年去世。

12.孫秀芝:「六四」死難者劉春永母親,2007年3月去世。自從兒子遇難後,孫秀芝靠在街口擺攤賣茶葉蛋維持生計,風雨無阻。她還有一個長子,但因胞弟的死受到強烈刺激導致精神失常,基本上喪失謀生能力。孫秀芝罹患癌症兩年,但一直咬緊牙關忍受,從未向天安門母親透露,每次給她送救助金,她除了表示感謝從不提起家裏的困難。

13.李貞英:「六四」死難者欒沂偉母親,退休會計,2006年3月病故。

14.姚瑞生:「六四」死難者蕭波母親,2005年去世。兒子遇難後因過度悲傷一直臥床不起,受疾病折磨十多年。

15.孟金秀:「六四」死難者劉鳳根母親,2004年初病故。「六四」後,親人不忍把兒子的消息告訴她,只是說他失蹤,孟金秀亦一直盼望著兒子回來。

16.周淑珍:「六四」死難者王爭勝母親,居委會主任,2003年去世。

17.蘇冰嫻:「六四」死難者趙龍母親,2001年1月15日去世。蘇冰嫻是中共中央編譯局退休幹部。蘇冰嫻與丈夫萬萬沒有想到兒子會被解放軍槍殺。此後他們公開站出來為兒子伸張正義,成為「六四」難屬群體積極活動分子。2000年4月1日,蘇冰嫻為接待愛德格•斯諾夫人的來訪,與國安當局奮力抗爭。4月3日,蘇冰嫻被便衣員警強行綁架帶走審訊,更被脫去所有衣服鞋襪搜身,被關押24小時才獲釋。

18.韓淑香:「六四」死難者石岩母親。

19.孫淑芳:「六四」死難者李評母親。

20.楊世玉:「六四」死難者何潔母親。

21.王雙蘭:「六四」死難者包修東母親。

22.田淑玲:「六四」死難者楊振江母親。

23.張振霞:「六四」死難者軋愛國母親。

24.王桂榮:「六四」死難者崔林峰母親。

25.張淑雲:「六四」死難者倪世聯母親。

26.譚淑琴:「六四」死難者奚桂茹母親。

仍然在世的123位「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亦多是年邁老人,部分更體弱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就是在有生之年,中央政府能與難屬公平對話,合理、合法解決「六四」問題。但他們的訴求,中共政權依然不聞不問不回應。不管時間過去多久,一日未能為死難者和難屬尋求正義,我們都與「天安門母親」同行。

在即將到來的「六四」31周年,支聯會敦促中國政府:立即讓為人父母、夫妻、子女的他們都能自由地到墳前拜祭、追悼親人,讓他們不再遭受任何白色恐怖、監視、騷擾、恐嚇、逼迫和懲罰等不人道對待!

支聯會強烈要求中國政府調查並公開「六四」真相,追究屠殺責任,還死難者公道。

備註:
1.去世「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名單:吳學漢、蘇冰嫻、姚瑞生、楊世鈺、袁長錄、周淑珍、王國先、包玉田、林景培、寇玉生、孟金秀、張俊生、吳守琴、周治剛、孫秀芝、羅讓、嚴光漢、李貞英、鄺滌清、段宏炳、劉春林、張耀祖、李淑娟、楊銀山、王培靖、袁可志、潘木治、蕭昌宜、軋偉林、劉建蘭、索秀女、楊子明、程淑珍、杜東旭、張桂榮、趙廷傑、陸馬生、蔣培坤、任金寶、張淑雲、韓淑香、石峰、王桂榮、田淑玲、孫淑芳、陳永朝、孫恆堯、徐玨、王範地、李雪文、王雙蘭、隋立松、張振霞、蕭書蘭、譚淑琴、金亞喜、高捷、周國林、郝義傳等共59人

2.天安門母親網頁: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