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事件關注

【可憐天下父母心 要求人道對待天安門母親 還死難者公道】

可憐天下父母心
要求人道對待天安門母親 還死難者公道

2020年5月10日

母親節是孩子對媽媽獻上感謝與祝福的節日,但作為人母的「天安門母親」,只能孤單地渡過她們的母親節。

在「六四」屠殺中痛失親兒,對於「天安門母親」來說是無法挽回的事實。時間的流逝未能撫平她們的傷痛,中國政府無情的打壓反而不斷提醒她們「六四」屠殺並沒過去。「天安門母親」堅毅不屈尋訪「六四」死難者資料,向中國政府提出「真相、問責、賠償」訴求。可惜,在這個尋求正義的過程中,難屬亦成為受迫害的一群。當中不少成員遭政府監視、跟蹤、騷擾及迫害,更有難屬及傷殘者,因失去家庭支柱或被剝奪社會保障的權利而生活潦倒,苦不堪言;甚至親人忌日,也只能在公安的監視下拜祭。中國政府不但拒絕回應難屬的訴求,更對這群年邁的母親不斷打壓。

不少「天安門母親」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她們根本不會為國家帶來威脅。作為母親的心願,是希望為死去的兒女討回公道,希望可以在清明、「六四」等日子公開拜祭兒女。

31年來,數十位「天安門母親」和父親逐一去世。暫知去世母親包括:

1.金亞喜:「六四」死難者程仁興母親,2019年4月9日去世,終年93歲。金亞喜是湖北農婦,曾抱著亡兒的遺像懸樑自盡,幸獲救。2018年,金亞喜摔了一跤股骨折斷,嚴重骨質疏鬆,不能動手術。

2.高捷:「六四」死難者蘇欣母親,2018年12月突發心臟病去世,終年81歲。高捷是北京橡膠六廠退休幹部。丈夫於1988年病故。短短兩年間,高捷相繼失去兩位摯親,尤其是女兒的死更讓她無法接受,因心情常年壓抑身患直腸癌。

3.李雪文:「六四」死難者袁力母親,2018年2月10日因病醫治無效去世,終年90歲。李雪文年老體衰,但依然坐輪椅參加萬安公墓的祭奠活動。

4.徐玨:「六四」死難者吳向東母親,2017年4月24日上午8時51分去世,經歷8年抗肝癌治療,在家中逝世,終年77歲。徐玨2009年確診患結腸癌,雖成功做了切除手術,其後發現轉移到肝部,曾多次進行肝臟腫瘤切除手術,堅強與癌症抗爭。

5.張桂榮:「六四」死難者劉永良母親,2013年因肺癌病逝。

6.程淑珍:「六四」死難者趙德江母親,首鋼公司勤雜工,2013年去世。

7.劉建蘭:「六四」死難者李浩成母親,2012年7月27日於天津家中去世。劉建蘭是樸實的農村婦女,提起已故的遇難兒子,總是淚流不止,傷心不已。

8.索秀女:「六四」死難者何世泰母親,2012年5月23日發作心梗搶救無效,於北京醫院病逝,終年76歲。兒子遇難後,索秀女一直病魔纏身。索秀女雖屬低收入家庭,當生活還過得去時就表示不再接受人道救助,讓有限的捐款多給些有困難的家庭。

9.李淑娟:「六四」死難者任建民母親,2011年去世。

10.潘木治:「六四」死難者林仁富母親,家庭婦女,2011年去世。

11.王培靖:「六四」死難者張向紅母親,科學院情報所幼稚園老師,2011年去世。

12.孫秀芝:「六四」死難者劉春永母親,2007年3月去世。自從兒子遇難後,孫秀芝靠在街口擺攤賣茶葉蛋維持生計,風雨無阻。她還有一個長子,但因胞弟的死受到強烈刺激導致精神失常,基本上喪失謀生能力。孫秀芝罹患癌症兩年,但一直咬緊牙關忍受,從未向天安門母親透露,每次給她送救助金,她除了表示感謝從不提起家裏的困難。

13.李貞英:「六四」死難者欒沂偉母親,退休會計,2006年3月病故。

14.姚瑞生:「六四」死難者蕭波母親,2005年去世。兒子遇難後因過度悲傷一直臥床不起,受疾病折磨十多年。

15.孟金秀:「六四」死難者劉鳳根母親,2004年初病故。「六四」後,親人不忍把兒子的消息告訴她,只是說他失蹤,孟金秀亦一直盼望著兒子回來。

16.周淑珍:「六四」死難者王爭勝母親,居委會主任,2003年去世。

17.蘇冰嫻:「六四」死難者趙龍母親,2001年1月15日去世。蘇冰嫻是中共中央編譯局退休幹部。蘇冰嫻與丈夫萬萬沒有想到兒子會被解放軍槍殺。此後他們公開站出來為兒子伸張正義,成為「六四」難屬群體積極活動分子。2000年4月1日,蘇冰嫻為接待愛德格•斯諾夫人的來訪,與國安當局奮力抗爭。4月3日,蘇冰嫻被便衣員警強行綁架帶走審訊,更被脫去所有衣服鞋襪搜身,被關押24小時才獲釋。

18.韓淑香:「六四」死難者石岩母親。

19.孫淑芳:「六四」死難者李評母親。

20.楊世玉:「六四」死難者何潔母親。

21.王雙蘭:「六四」死難者包修東母親。

22.田淑玲:「六四」死難者楊振江母親。

23.張振霞:「六四」死難者軋愛國母親。

24.王桂榮:「六四」死難者崔林峰母親。

25.張淑雲:「六四」死難者倪世聯母親。

26.譚淑琴:「六四」死難者奚桂茹母親。

仍然在世的123位「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亦多是年邁老人,部分更體弱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就是在有生之年,中央政府能與難屬公平對話,合理、合法解決「六四」問題。但他們的訴求,中共政權依然不聞不問不回應。不管時間過去多久,一日未能為死難者和難屬尋求正義,我們都與「天安門母親」同行。

在即將到來的「六四」31周年,支聯會敦促中國政府:立即讓為人父母、夫妻、子女的他們都能自由地到墳前拜祭、追悼親人,讓他們不再遭受任何白色恐怖、監視、騷擾、恐嚇、逼迫和懲罰等不人道對待!

支聯會強烈要求中國政府調查並公開「六四」真相,追究屠殺責任,還死難者公道。

備註:
1.去世「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名單:吳學漢、蘇冰嫻、姚瑞生、楊世鈺、袁長錄、周淑珍、王國先、包玉田、林景培、寇玉生、孟金秀、張俊生、吳守琴、周治剛、孫秀芝、羅讓、嚴光漢、李貞英、鄺滌清、段宏炳、劉春林、張耀祖、李淑娟、楊銀山、王培靖、袁可志、潘木治、蕭昌宜、軋偉林、劉建蘭、索秀女、楊子明、程淑珍、杜東旭、張桂榮、趙廷傑、陸馬生、蔣培坤、任金寶、張淑雲、韓淑香、石峰、王桂榮、田淑玲、孫淑芳、陳永朝、孫恆堯、徐玨、王範地、李雪文、王雙蘭、隋立松、張振霞、蕭書蘭、譚淑琴、金亞喜、高捷、周國林、郝義傳等共59人

2.天安門母親網頁: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

2020.5.9 釋放余文生!追究秘審不判責任!就余文生律師遭秘密審訊一週年之聲明 Release Yu Wensheng! Hold the Authorities Accountable for Secret Trial without Any Judgement

釋放余文生!追究秘審不判責任!
就余文生律師遭秘密審訊一週年之聲明

2019年5月9日,因於2018年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被羈押近500天的余文生律師,遭到法院秘密審訊,其妻許艷和她所委任的辯護律師都沒有收到通知。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 及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臺援網)嚴正譴責中國當局對余文生律師進行秘密審訊,以及長達一年至今仍不公佈審判結果。我們要求中國政府:

1. 立即無條件釋放余文生律師;
2. 追究余文生遭剝奪正當程序保障的責任歸屬;
3. 停止阻撓余文生家屬及其委任律師依法維權;
4. 違反公正審判所為之判決應予廢棄。

余文生律師於2018年1月19日在北京被抓,其後關押於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被秘密審訊,直到審訊一年後的今天,余文生的家人及辯護律師始終沒有機會跟他會面,法院也超過法定期限沒有宣判,亦不釋放余文生。徐州法院對余案的審訊既未保障余文生家屬委任律師的辯護權利,又刻意阻止家屬及公眾得知開庭訊息,剥奪出席旁聽權利,嚴重違反中國憲法、法律以至國際人權標準,其審訊及判決(若有)顯失公正。

余文生與家人長年定居北京,卻被關在八百公里外的徐州看守所。兩年多來,其妻許艷多次在北京及徐州之間奔波尋夫,更曾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傳喚審訊三次,最長被羈押19小時,並不斷受到當局騷擾、監控及限制行動自由。余文生失去人身自由已達842天,期間亦有傳出其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的消息,各界十分擔憂余文生的人身安危。

謹此呼籲國際社會、公眾和媒體,持續密切關注余文生案發展。

Release Yu Wensheng! Hold the Authorities Accountable for Secret Trial without Any Judgement

A Statement Regarding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Lawyer Yu Wensheng’s Secret Trial

On 9 May 2019, Lawyer Yu Wensheng was secretly tried after a detention for nearly 500 days due to publishing an open letter with recommended amendments to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to enable fairer elections and better oversight fo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is wife Xu Yan and the family-appointed defence lawyers were not informed prior to the trial.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the Concern Group),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 (HK Alliance) and Taiwan Support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Network (the Network)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for Lawyer Yu’s secret trial, and their inability to pass down a judgement a year after the said trial. We hereby demand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1. Immediately and unconditionally release Lawyer Yu Wensheng;
2. Hold those who deprived Yu Wensheng of due process accountable;
3. Stop obstructing Yu Wensheng’s family and lawyers’ lawful means of rights defence;
4. Abolish all judgments passed down against the principle of a fair trial.

Lawyer Yu Wensheng was seized in Beijing on 19 January 2018, and was later put under detention at the police station of Xuzhou City. Lawyer Yu was secretly tried in May 2019, and his family and defence lawyers have not had the chance to meet him since his detention. The Court has not passed down a judgment, despite already far exceeding the legal limitation, and yet still refuse to release Yu Wensheng. The Court failed to guarantee the right to defense exercised by Yu’s family-appointed lawyer, and even deliberately tried to stop his family and the public from knowing about the trial, depriving them of their right to attend the trial as an audience. Such practices deeply violate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Chinese law, as well as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putting into question how fair would the trial and judgment (if any) be for Yu Wensheng’s case.

Yu Wensheng and his family have always lived in Beijing, yet Yu was detained in Xuzhou, which is 800km away from Beijing. In the past two years, his wife Xu Yan has had to travel between Beijing and Xuzhou in her fight for her husband’s freedom and rights, and was even summoned three times by the police on suspicion of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for which her longest detention was 19 hours. Xu has also been constantly harassed, surveilled and occasionally stripped of freedom of movement by the authorities. Yu Wensheng has already lost his freedom for 842 days, during which there have been news of ill treatment and torture being imposed on Lawyer Yu.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has expressed worries over Yu’s state of being.

We continue to ask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he public and the media to continue to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latest developments of Yu Wensheng’s case.

**2020.5.11 余文生律師被密審一周年無消息 多方關注其處境

【只求「死也瞑目」的黃琦母親】

【只求「死也瞑目」的黃琦母親】

陳國權(支聯會常委)

中國的母親從來都是飽受逼迫的女人。封建年代社會中父權專制,家庭內夫權專橫,身為女人的母親承受著無比的屈辱和莫大的傷痛。可是,無論周遭環境如何惡劣,母親與子女的親暱關係牢不可破,既是人性,也是天道。

胚胎的子女在母體內帶來懷胎十月的苦惱;襁褓的子女在母親懷抱中孕育著經年的含辛茹苦;舉步蹣跚的子女扶持著母親的關顧呵護;走出家門的子女牽連著母親揪心的懷想惦念。事實上,從來沒有一個子女真正離開過母親的關懷和祝福,無論阻隔天涯還是分離海角,不管是四十歲還是六十歲,子女的你永遠是你母親眼裡的孩子、心中的至愛。

可是中共建政後,一波又一波的翻天覆地政治運動衝擊傳統價值,家庭倫理分崩離析,文革浩劫觸發的狠批惡鬥尤為激烈,父母子女關係受到嚴重侵蝕破壞。 八九六四屠殺後,死難者母親成立「天安門母親」群體,呼籲平反六四,為死去的子女尋查真相,要求賠償和追究問責,鍥而不捨逾三十年為沉冤待雪的子女奔走,彰顯出中國母親的負辱和愛心。

母親節是世界性的紀念節日,為子女對母親表達感恩之情而訂定。今年母親節前夕,在中國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的一位耋耄母親,給中國中央領導們寫了一封公開信,請求他們敦促四川省主事官員,讓身染重病的她能夠與罹患絕症而身陷牢獄的兒子見上一面,便「死也瞑目」。那位八十七歲的蒲文清女士是黃琦的母親,由於長期被國保監控,甚至無法寄出這封信,只能請求朋友幫忙用網絡傳遞訊息。

黃琦是令人肅然起敬的一個名字、鐵打鋼煉的硬漢。多年以來,黃琦善用其電子工程專業知識,為社會公義和弱勢族群抗衡中共國家機器,創辦「六四天網」網站,突破屏蔽封鎖,讓民眾享有資訊知情權。他至今先後三次入獄:第一次在六四11周年紀念前被捕,2003年被判刑五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第二次由於揭發汶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於2009年被判囚三載,罪名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第三次2019年更被重判12年,兩罪是「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這些被羅織的「莫須有」罪名直接與資訊流通自由和網絡訊息的人民知情權有關,令人髮指。

黃琦被誣陷入獄,中共卻株連其無辜的母親,被軟禁在家,更阻撓其探望在囚的兒子,既嚴重破壞中國現行法律,更有悖倫常和違反基本人權原則,必須予以強烈譴責。如今蒲文清女士與黃琦母子倆的健康狀況同樣每況愈下,命繫一線,「死也瞑目」的訴求恐怕是母子兩人相聚的最後機會,是生離也是死別。每念及此,令人深感傷痛。

對於一向只圖謀鞏固管治權力而視人命如草芥的中共政權,我們從來不存奢望和幻想,不過基於人道精神和捍衛法律的原則,我們必須嚴正促請中央正視蒲文清女士的訴求,批准黃琦保外就醫,讓中國和全世界的母親和子女,見證著走到生命盡頭的一對母子,在當下母親節將屆時,得以安然釋懷閉目。說到底,這只不過是黃琦母親蒲文清女士「死也瞑目」的卑微要求。

【別讓天安門母親孤單抗爭 追思離世「六四」受難者家屬徐珏】

【別讓天安門母親孤單抗爭 追思離世「六四」受難者家屬徐珏】

「六四」死難者家屬組成「天安門母親」群體,31年來堅毅不屈尋訪「六四」死難者資料,向中國政府提出「真相、問責、賠償」訴求。可惜,在這個尋求正義的過程中,難屬亦成為受迫害的一群。當中不少成員遭政府監視、跟蹤、騷擾及迫害,更有難屬及傷殘者,因失去家庭支柱或被剝奪社會保障的權利而生活潦倒,苦不堪言;甚至親人忌日,也只能在公安的監視下拜祭。至今,只找到204名真名實姓「六四」死難者資料,卻有59名難屬含恨而終。不少成員亦已年邁古稀,頑疾纏身。

離世難屬中,包括「六四」死難者吳向東的父親吳學漢和母親徐珏。兩人未能在有生之年見證平反「六四」,為孩子、親人討回公道。他們未竟的遺願,有賴我們一起奮鬥完成。

痛失愛兒 痛楚與歉疚
今天(4月24日)是「六四」受難者家屬徐珏死忌。徐珏1939出生,祖籍浙江紹興。1956年,徐珏隨父母遷居北京;1959年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地質學院。畢業後,她一直從事於中國的地質勘探與稀有金屬研究的工作,這是她終身熱愛的事業,她把自己的畢生精力投入到該事業中。即使在生命垂危、疼痛難熬、極度虛弱的情況下,她依然在修改有關地質研究的文稿。

徐珏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常年跋山涉水、奔忙於野外考察,甚至無法抽身照顧大兒子吳向東。徐珏生下向東一個月,就到南方工作,孩子是丈夫養大的。吳向東去世後,這成為她無法釋懷的苦痛記憶,陷入難以自拔的痛楚與歉疚。

1989年6月3日晚,徐珏和丈夫吳學漢等待兒子久不歸家,來回於長安大街尋找,並在一家商店門口焦急等候。直到4日凌晨5時左右,仍未見兒子歸來。夫婦倆決定騎自行車去天安門廣場尋找。6月4日下午5點多,他們見復興醫院的自行車棚外排著長長隊伍的市民正在圍觀著死難遺體。他們看到了一份名單,排在第一個的就是「吳向東」。解放軍為了毀滅罪證,到各間醫院搶屍體。6月7日,在30萬戒嚴部隊駐守北京城的夜晚,在眾多單位、朋友們的幫助下,為吳向東開了病死假證明,冒著生命危險把吳向東遺體悄悄地送到東郊火化場急速火化。當時在吉普車內,家人為吳向東換衣服時,徐珏看見兒子連血跡也未擦掉,在換衣服時,見到槍口是從左邊鎖骨之上脖子射進,從後邊近脊椎處穿出,子彈進口為1-2厘米,射出口為2-3厘米,傷口四周被灼燒成一個圓洞。

為了彌補她作為一個母親的愛,吳向東去世後的一段時間裏,她都以一種獨特的方式悼念亡兒。「六四」屠殺後,徐珏經常穿上白色衣裙,騎上一輛黑色自行車,來回穿梭於東單至木樨地的長安大街。在吳向東離世後的49日裏,徐珏每隔七日就會騎車在長安大街來回一次,自行車車筐里還裝著一隻貓。當時極度痛苦的徐珏正用此法為兒子「招魂」,小貓是吳向東在世時養的,徐珏相信這隻貓能通靈,能助她排解對亡兒的思念。

尋求公義 加入群體工作
自從兒子死後,吳學漢一心想著為兒子平反。當時「六四」屠殺剛過不久,有一次他上街正遇見律師們擺攤,他走上前對一位律師表示,他要為無辜被殺的兒子告狀,並詢問律師具體步驟。律師聽後,慌張地把他拉到一邊,對他說:「快回去吧!這是不可能的,再別提這事了。」受挫後的吳學漢求助無門,律師的一番話將他對中國法律抱有的最後希望擊碎,但幾乎同時,他加入「天安門母親」群體。

「六四」後的肅殺氣氛仍在北京上空飄蕩,當局對「六四」難屬處處戒備,雖然被便衣警察監控,但他仍為難屬的事四出奔走。吳學漢常常騎車往返於各家難友之間,每當丁子霖與丈夫蔣培坤遭遇當局軟禁時,吳學漢亦是第一個來到他們面前伸出援手的那位。1995年8月,丁子霖與蔣培坤被當局秘密關押在老家無錫的一個地方時,身在北京的吳學漢得此消息,即刻與妻子徐珏頂著烈日,騎車穿行於北京的大街小巷,在難屬之間奔走呼號。最終,由他們發出了16位難屬給當局的聯名抗議信。

但那時的吳學漢已罹患血液病,身體狀況令人堪憂。徐珏記得,當時吳學漢重病期間,依然掙扎著要去大街上貼小字報,他希望自己能通過此法將兒子的死、難友的不幸以及自己多年來內心的積鬱都公之於眾。吳學漢離世前一年,他曾走進律師樓說要控告國家總理,律師嚇死了,連忙趕他出去。

1995年11月,積鬱過度的吳學漢在病榻上高燒不退,無法進食,此前方正的臉龐已消瘦變形,但不忘訂囑徐珏:「妳一定要替向東申冤。」。11月29日,無法見證「六四」平反的吳學漢離世,終年55歲。當時身在北京的「六四」難屬向吳學漢作了最後的告別,告別儀式上,他們為吳學漢獻上了一首前四句以八九六四開頭的藏頭小詩:「這是最後的告別/但只是單方面的話訣/我們凝視著您/您已雙目緊閉/讓我們/獻上一束鮮花/八枝馬蹄蓮/九朵黃菊花/六枝白鬱金香/四朵紅玫瑰……」,悼念含恨而終的吳學漢。吳學漢安葬在八寶山人民公墓,與其兒子吳向東之墓相距不遠。徐珏衝破重重阻力,將此詩刻在了吳學漢的墓碑上。

患癌8年 未竟的遺願
吳學漢離世後,徐珏繼續參與「天安門母親」群體工作。每年「六四」前後,均受到當局監控。2008年,徐珏代表「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在支聯會「六四」19周年燭光集會發表錄像講話。

2009年,徐珏確診患結腸癌,成功做了切除手術,其後發現轉移到肝部,幾年間曾多次進行肝臟腫瘤切除手術,堅強地與癌症抗爭。即使身體狀態不佳,仍長時間伏案工作,十分熱愛自己的事
業。

2014年,徐珏託人把裝滿吳向東遺物的行李箱送來支聯會,部分安排在「六四紀念館」展示,作為歷史見證。

與癌魔搏鬥8年,終於在2017年4月24日上午8時51分離世,終年77歲。徐珏是天安門母親群體中第48位去世的難屬,走完了她慈愛、勤勉、勇敢的一生。

在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看來,徐珏的一生「太不幸了」。但在「不幸」的另一面,徐珏「沒有被接踵而至的厄運所擊倒,更沒有因此而放棄了為尋求正義所進行的抗爭」。

吳學漢和徐珏雖先後離去,吳向東弟弟吳衛東加入「天安門母親」群體,延續父母未完的工作,為親人和死難者討回公道。

備註:
1. 吳向東簡介:

吳向東,男,1968年8月13日出生,遇難時21歲。吳向東生前為北京東風電視機廠四車間工人、北京儀器儀表職工大學企業管理專業三年級學生。
1989年學運期間,吳向東下班後,常去廣場幫助維持秩序、保護學生。不少人在他衣服、帽子、鞋上簽名留念。
4月16日,吳向東給工廠工友寫了聲援學生的大字報。他曾跟弟弟衛東說,當大字報在工廠門口貼出後,下班的工人打著廠旗,往天安門廣場聲援大學生。
北京戒嚴後,吳向東於1989年5月21日寫下遺書,提到「我作好了與學生同在的準備,就是死了也在所不惜。這是為了民主和自由。」
6月3日晚11時左右,吳向東於木樨地橋頭附近和在場年輕人手拉著手在擋坦克。但是坦克太大,他那麼渺小,結果頸部中彈,4日晨死於復興醫院;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八寶山人民公墓。

2. 父母眼中的吳向東:

父親吳學漢:「熱愛生活,興趣廣泛,愛好集郵、圍棋、游泳、音樂、國畫、書法和篆刻。他待人誠懇,樂於助人,因而交了不少知心朋友。」
母親徐珏:我兒子曾在5月的天安門廣場寫過一份遺書「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為了打倒官倒,打倒貪官污吏,爭取民主自由,就是死了,也在所不惜!……」他以自己的生命實現了生前的諾言。

3. 2008年「六四」19周年燭光集會:「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徐珏(「六四」死難者吳向東母親)錄像講話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MVzXz6RPgXaszEteEZ6hpIhr4r6Q48mN

親愛的香港同胞們、朋友們:
值此「六四」慘案十九周年之際 ,我受天安門母親群體之托,衷心感謝你們年復一年聚集在這裏舉行燭光晚會,悼念十九年前那場大屠殺中的死難者。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集會越來越顯示其重要的意義。這不僅是對死者的一種敬重,也是對未來的一種憧憬;這既是一份道義的擔當,又是一份信念的堅持。我在這裏代表天安門母親的每一個成員謝謝大家了。

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舉國同悲的特大地震災難,這場災難再一次在我們這塊浸染著斑斑血跡的土地上留下了數以萬計的死難者。讓我們無法面對的是,在這些死難者之中,竟有那麼多尚未成年的孩子。那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頃刻間被埋葬在瓦礫堆下,那一個個抱著孩子生前照片的母親們跪倒在地上呼天搶地,這一切令每一位善良的人們肝腸寸斷。

作為十九年前失去了兒女的母親們,我們都曾經歷過死亡,也曾經受過災難降臨時的痛不欲生。我們的心已經變得非常脆弱,再也經受不住一起又一起新的死亡接踵而至。昨天,中國大地上出了個「天安門母親」群體;今天,這同一片大地上又多了個「四川母親」群體。這難道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宿命!?

無情的天災是可怕的,因為我們尚難以預測;但人為的災禍更可怕,因為本該防止卻未能防止。十九年前的那場大屠殺,成百上千的男女青年和無辜平民死在了「共和國」軍隊的槍彈和坦克履帶之下,那純粹是一場人禍。今天的那些孩子們,本來是可以不死的,但他們死了。他們死於天災,更死於人禍——是喪盡天良的豆腐渣工程最終奪去了他們年幼的生命。

中國無以數計的非正常死亡,多半是死於一種制度,一種觀念。

中國的政治制度,它所極力維護的,一個是權力,一個是金錢;除了權力和金錢,不存在更需要維護的東西。中國人的觀念中,最缺少的,一個是對生命的尊重與關愛,一個是對死亡的敬畏與戒懼。千百年來,尤其是半個多世紀以來,上至達官貴人,下至草民百姓,或者視人命如草芥,或者視生死為天命,都不把生命和人的價值當回事。人們不會忘記十九年前鄧

小平「死二十萬,保二十年穩定」的狠話,人們也不會不記住十九年後今天地震死了那麼多人竟還有人冷血地發話,要媒體堅持所謂的「正面報導」。這不禁讓人們不寒而慄!

制度、觀念都是很難改變的,但不改不行。「六四」帶來的禍患已經說明非改不可,這次地震帶來的災難再一次說明非改不可。

今天,我們紀念「六四」十九周年,就是要喚起國人對於生命的尊重與關愛,喚起對於死亡的敬畏與戒懼;就是要盡我們的一切努力,促使我們的制度按照人類的普世價值實現和平轉型。惟有如此,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才能得到最基本的保障,我們才不再感到死神會隨時降臨到自己身邊。

謝謝大家!
徐珏
2008年5月30日
>>這年發生汶川大地震。徐珏譴責這些豆腐渣工程帶來人禍,並指出與「六四」一樣,是由於當權者對權力金錢的崇拜和缺少對生命的尊重。

4. 天安門母親網頁: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

5. 天安門母親運動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iananmen.mothers/

6. 「天安門母親」——生者與死者(《港支聯通訊」第115期)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hka115201711/#11503

【抗議大抓捕清算異己 政治檢控可恥 Protest against shameful political arrests of Hong Kong pro-democracy leaders 】(支聯會2020年4月19日聲明)

(支聯會2020年4月19日聲明)
抗議大抓捕清算異己
政治檢控可恥

支聯會強烈譴責特區政府縱容警方肆意拘捕和政治打壓異己,於昨天(4月18日)拘捕15名民主派人士,包括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秘書蔡耀昌及常委梁耀忠。

15名民主派人士被指涉嫌於去年8月18日、10月1日及10月20日在港島區及九龍區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違反《公安條例》。但此條例是違反國際人權準則,聯合國一直建議廢除和修訂的惡法。

警方淪為政治工具,出動超過200警力,一改以往預約拘捕方式,採取強硬策略,包括上門拘捕、搜屋、要求收走被捕人士去年8至10月三個遊行集會中曾經穿過的衫褲鞋襪及當場沒收手機、延長錄影口供及保釋時間等招數,是政治秋後算賬,遏制言論自由,製造寒蟬效應,以政治行為分化社會,為社會添煩添亂,令人聯想到中聯辦及港澳辦早前欲將民主派議員以刑事罪名作為政治檢控的聲明。這也是自去年6月「反送中」運動以來,近8,000名年輕人被打壓的新一波政治檢控。

根據《基本法》第三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香港市民的言論、新聞、出版、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均受保障,不容侵犯。警方大抓捕的意圖是製造恐慌,營造白色恐怖,破壞香港公民社會和香港民眾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及表達意見權利。支聯會認為,警方剝奪人民遊行權利,應接受人民審判。

支聯會指出,是次檢控是剝奪市民在憲法保障下集會權和遊行權,支聯會呼籲市民繼續上街,繼續關注政治權利。從港澳辦及中聯辦早前的聲明可見,中央試圖威嚇香港人不要上街爭取民主,並打壓立法會議員議政權利,相信未來會用更強硬手段,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或用附件三形式將《國家安全法》引入香港。

支聯會不排除警察會以此為藉口,再打壓支聯會「六四」悼念遊行及集會,但支聯會會繼續組織,繼續參與,絕不退縮。支聯會呼籲市民毋忘中國人民爭取民主的犧牲,捍衛香港遊行、集會權利,各盡所能,爭取平反「六四」,繼續爭取人權及自由!

最後,支聯會敦促香港特區政府:
一. 修訂違反人權《公安條例》;
二. 撤回無理檢控;
三. 回應香港市民五大訴求及警方濫捕、濫暴問題;
四. 落實憲法賦予市民遊行、集會權利,保障言論自由!

 

備註:
1. 15名被捕人士:吳靄儀、何秀蘭、李柱銘、楊森、單仲偕、區諾軒、梁國雄、吳文遠、黃浩銘、陳皓桓、李卓人、何俊仁、蔡耀昌、梁耀忠、黎智英
2. 支聯會「六四」31周年悼念活動:https://hka8964.wordpress.com/6431-2


Protest against shameful political arrests of Hong Kong pro-democracy leaders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the Alliance) strongly condemns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for condoning the politically-motivated arbitrary arrests of 15 pro-democracy leaders by the police yesterday (18 April), including the Alliance Chairman Lee Cheuk-yan, Vice-Chairman Albert Ho, Secretary Richard Tsoi and Standing Committee Member Leung Yiu-chung.

The fifteen are accused of organizing and participating in unauthorized assemblies on Hong Kong Island and Kowloon on August 18, October 1 and October 20 last year, in violation of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However, this ordinance does not meet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and the United Nations has recommended its abolition and/or substantial revision.

Used as a political tool, the police dispatched more than 200 officers to make the arrests. The arrest methods employed were harsher than in some previous cases. Many of the leaders were arrested at home, house searches were conducted, clothes worn during the protests in August and October last year were demanded, mobile phones were confiscated, and the taking of statements and the bail process were delayed.

These political arrests aim at curbing freedom of expression, creating a chilling effect, splitting society politically, and making it more turbulent. They took place only days after statements by the Liaison Office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 the Hong Kong SAR region and the Hong Kong and Macau Affairs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demanded that more protesters be prosecuted. This wave comes after already nearly 8,000 previous arrests for participation in protests since June last year.

According to Chapter 3 of the Basic Law, the 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Ordinance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Hong Kong people are guaranteed the rights to freedom of speech, the press, association and assembly. These rights are inviolable. The intention of the police mass arrest is to create panic and white terror to undermine Hong Kong civil society and Hong Kong people’s rights to freedom of thought and expression.

The arrests are intended to deprive the people of their constitutional right to freedom of assembly. The Alliance called on the public to continue to take to the streets and continue to fight for their political rights. As shown in the recent statements of the Liaison Office and the Hong Kong and Macau Affairs Office,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s trying to frighten Hong Kong people from going to the streets to fight for democracy and suppress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s’ right to discuss politics. We believe they will in the future take additional steps to proceed with legislation related to Article 23 of the Basic Law or to introduce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into Hong Kong through Annex III of the Basic Law.

The Alliance does not rule out that the police will attempt to suppress the June 4 commemorative rally and assembly, but the Alliance will continue to organize and never back down. The Alliance urges the public not to forget the sacrifice of the Chinese people for democracy, to defend the right of Hong Kong people to freedom of assembly, to fight for the vindication of June 4, and to continue the fight for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

Finally, the Alliance urges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to:
1. Amend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which is being used to violate human rights;
2. Cease unreasonable prosecutions;
3. Respond to the five demands of Hong Kong people and investigate problems of indiscriminate arrest and violence by the police; and
4. Respect the Basic Law that grants people the rights to freedom of assembly and of speech.

Remarks:
1. 15 arrested persons: Margaret Ng, Cyd Ho, Martin Lee, Yeung Sum, Sin Chung-kai, Au Nok-hin, Leung Kwok-hung, Avery Ng, Raphael Wong, Figo Chan, Lee Cheuk-yan, Albert Ho, Richard Tsoi, Leung Yiu-chung, Jimmy Lai
2. The Alliance’s commemoration events for the 31st Anniversary of June 4: https://hka8964.wordpress.com/6431-2

 

圖片:Badiucao https://twitter.com/badiu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