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六四周年悼念

透過各項紀念活動,追思曾為爭取民主而犧牲的人們;表達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奮戰不息的決心。

【「六四」二十八周年】平反六四!結束專政! Vindicate June 4th! End Dictatorial Rule! The 28th Anniversary of JUNE 4

內容更新中,敬請留意。

「活動總覽」請按此→ https://hka8964.wordpress.com/6428-2/

English version



【平反六四 結束專政】

/文:何俊仁(支聯會主席)

支聯會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舉行了第二十八屆周年大會,通過第二十七屆常務委員會全年工作報告及財務報告,新一屆二十位常務委員亦順利誕生。

支聯會在香港堅持支援民運踏入第二十八周年,走過了一萬多日。過去一年,支聯會受到最嚴峻的衝擊,包括:

一.本土激進派呼籲杯葛「六四」悼念活動,甚至挑戰支聯會的核心價值──建設民主中國。

二.「六四紀念館」受到維穩力量挑戰,屢遭打壓,無法正常運作。對方更斥資聘請資深大律師與支聯會訴訟。

三.中共愈來愈高壓,手段愈來愈卑劣,年輕人拒絕身分認同,對改變局面無力,更退縮至井水不犯河水,對中國事務漠不關心,甚至置身事外。

中央政府「河水」已經犯「井水」,香港人不能獨善其身,應與內地同胞同氣連枝,一起維權和爭取民主。支聯會面對上述挑戰,沉著應付,堅持和堅守五大綱領,毋忘「六四」,平反「六四」。在這時代,支聯會不會退縮,甚或尋求自保,而向強權屈服。支聯會堅信被壓迫的人民一定會站起來,繼續堅持香港支援民運和維權工作。

為避免長期受到滋擾,「六四紀念館」於今年七月十二日起閉館,館址近月成功售出。「六四紀念館」除有象徵意義,更是一個研討、交流的平台。現時正著手研究擴館的地點。

支聯會在大環境下穩定推動長遠教育工作。除經常性活動,也舉辦講座探討中國時局。未來一年,支聯會繼續開拓新媒體工作,透過互聯網、網台、臉書等推廣民運訊息,壯大青年組應付時代新發展。

踏入「六四」二十八周年,支聯會以「平反六四・結束專政」為主題,制止中共逃責,追究屠殺責任,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建設民主中國。

最後,感謝義工們的努力和支持。我們相信,歷史、公義和時間必在我們的一方。

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六四廿八】2017.4.30-6.15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

艱苦經營了兩年的「六四紀念館」,在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纏擾下,終在去年7月12日閉館。紀念館雖暫時關閉,但支聯會傳承歷史真相的工作並沒中斷,目前正積極推動「眾籌擴館」(恒生銀行帳號:368-286498-001;支票抬頭:「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以物色更大面積的地方重新開館,延續傳遞「六四」真相的使命。

【六四廿八】2017.4.30-6.15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

繼今年初在維園年宵攤位舉辦迷你「六四紀念館」,承蒙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合辦,支聯會將於今年4月30日至6月15日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九龍石硤尾白田街30號)2樓L205-208室舉辦「六四紀念館」專題展,主題為「六四關我?事」,每日由中午12時至晚上7時免費開放給公眾參觀,歡迎捐款支持擴館經費。

專題展以互動形式,向公眾介紹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歷史,並讓參觀者思考「六四」與個人、香港和中國的關係,期盼以史為鑑,共同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

支聯會誠邀全港中學老師安排學生參觀「六四紀念館」專題展,作為國民教育或通識教育的學習活動。參觀時間可因應學校需要安排導賞。有興趣的老師請將覆函電郵64museum@alliance.org.hk或傳真27706083回支聯會。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致電24596489與「六四紀念館」職員聯繫。

下載「六四紀念館」預約參觀報名表格(請傳真至27706083或電郵至64museum@alliance.org.hk)(收集個人資料只用於支聯會會務用途)

六四紀念館敬約
2017年3月


詳情請瀏覽「六四紀念館」網頁

「六四紀念館」

請參加!【六四廿八】2017.4.23「毋忘六四」28周年長跑(截止報名 2017.4.12)

詳情按此→ https://hka8964.wordpress.com/6428-2/#run


支聯會將於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舉辦「毋忘六四」28周年長跑,以長跑運動永不言棄的信念,結合八九民運精神,盡力完成目標。是次活動途經多個香港市民支援八九民運遊行集會的歷史地標。藉此令跑手、市民和遊客重拾那段「不想回憶・未敢忘記」時刻。全程約15公里。

「六四長跑隊」成員會於當日上午6時20分(6點4)從臨時「六四紀念館」岀發,於上午8時45分(8點9)前跑畢13公里到達銅鑼灣時代廣場會合,與長跑大隊一起岀發到西區中聯辦(總計28公里),貫徹28年來堅持支援中國民運、薪火相傳的精神!

【六四廿八】請參加2017.4.23「毋忘六四」28周年長跑(截止報名 2017.4.12)

誠邀各位今年繼續參與。長跑活動詳情如下--

日期: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集合時間:上午8時正
起跑時間:上午8時45分(8.9)
起跑地點:香港銅鑼灣時代廣場大鐘下(銅鑼灣港鐵站時代廣場A出口)
終點:中聯辦門前(向民主像獻花)

路線:銅鑼灣時代廣場大鐘下⇨ 前新華社香港分社⇨ 跑馬地快活谷馬場⇨ 羅素街/勿地臣街交界(「體驗段」終點)⇨ 維多利亞公園南亭廣場⇨ 香港中央圖書館 ⇨ 前《大公報》報社外 ⇨ 添馬公園 ⇨ 立法會綜合大樓正門(煲底)⇨ 駐港解放軍中環軍營 ⇨ 遮打花園⇨ 遮打道行人專用區⇨ 舊立法會大樓⇨ 上環文娛中心⇨ 香港大學太古橋⇨ 黃克競樓平台「國殤之柱」⇨ 西區警署⇨ 中聯辦(終點)

路線影片

1. 體驗段 https://goo.gl/m65ued
2. 時代廣場-維園南亭廣場 https://goo.gl/hb3T0y
3. 維園南亭廣場—立法會綜合大樓正門(煲底) https://goo.gl/P4zpnW
4. 第四段《立法會綜合大樓正門(煲底)-上環文娛中心》https://goo.gl/kPt7gA
5. 第五段(上環文娛中心 至 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國殤之柱」) https://goo.gl/AatPdC

備註:
1.長跑活動歡迎全程、接力或分段參與。
2. 詳細路線/地標說明:https://goo.gl/vxUEyq
3. 網上報名:https://goo.gl/qxu6WK
4. 報名表格/詳細路線/地標說明下載:https://goo.gl/jHO3Qc
5. 截止報名: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6. 活動費用全免,本會將提供「平反六四.越走越近」運動T恤給大家穿著參加是次活動。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來信或致電27826111與馮小姐聯絡。

「毋忘六四」長跑籌委會
2017年2月13日

【重溫 Archive】2016.6.4「六四」27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Candlelight Vigil for the 27th Anniversary of June 4

哀悼民運死難同胞,繼承烈士民主遺志
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重溫 archive】→ 連結1連結2連結3 (包含集會前情況)

【場刊下載點 download leaflet】 pdf 1pdf 2jpg 4jpg 5
「六四」27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https://64vigil.wordpress.com

【重溫片段 Archive】「香港人的六四」座談會 片段1 片段2

大會程序: 
1.播放錄像:香港人的「六四」
2.獻花 /支聯會常委
3.燃點火炬 /支聯會常委/年青人
4.致悼辭 Eulogy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
5.默哀一分鐘 /全體會眾
6.播放「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錄像講話 /奚桂茹母親譚淑琴
7.齊唱《血染的風采》 /全體會眾
8.一九八九年「學聯」代表團成員、「六四」屠殺見證者講話 /陳清華
9.與青年對談
10.齊唱《自由花》 /全體會眾
11.播放錄像:中國濫捕無日無之
12.播放錄像:香港言論自由受威脅
13.時事評論員分析及反思講話 /劉銳紹
14.齊唱《民主會戰勝歸來》 /全體會眾
15.誦讀《大會宣言》 Manifesto of Hong Kong Alliance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16.火化弔唁冊 /支聯會常委
17.呼籲參觀及支持「六四紀念館」擴館及其他活動 /蔡耀昌/李卓人
18.喊口號、齊唱《為自由》→ → → 大會結束

2016年6月4日 (六) 晚上8時 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

「六四」弔唁冊 Condolence book集會安排


Candlelight Vigil for the 27th Anniversary of June 4

Program:
(1) Video – Hong Kong people’s June 4
(2) Laying of flowers – Standing Committee of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3) Lighting of torch – Standing Committee of Hong Kong Alliance / youth representatives
(4) Eulogy – Albert Ho Chun-yan, Chairman of Hong Kong Alliance
(5) Moment of silence – All
(6) Video – Tiananmen Mothers represented by Tan Shuqin, mother of Xi Guiru
(7) Song – “Blood-stained Glory" – All
(8) Speech – Jonathan Chan Ching-wa, representative of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1989), witness to the June 4 massacre
(9) Dialogue with the youth
(10) Song – “The Flowers of Freedom” – All
(11) Video – Incessant arbitrary arrests in China
(12) Video – Hong Kong’s freedom of expression under threat
(13) Speech – Johnny Lau Yui-siu, political commentator
(14) Song – “Democracy will triumphantly return” – All
(15) Manifesto of Hong Kong Alliance – Chow Hang-tung, vice-chairman of Hong Kong Alliance
(16) Burning of books of condolence – Standing Committee of Hong Kong Alliance
(17) Announcements – Richard Tsoi Yiu-cheong and Lee Cheuk-yan
(18) Chanting of slogans and Song – “For Freedom” – Conclusion of assembly

Saturday, June 4, 2016, 8pm,
Football Pitches, Victoria Park, Hong Kong


Lament the massacred democracy fighters! Carry on the spirit of the martyrs!
Vindicate June 4! Stop arbitrary arrests! End dictatorial rule! Fight for democracy!
Release the dissidents! Rectify the verdict on the ‘89 movement! Demand accountability for massacre! End one-party Dictatorship! Build a democratic China!


4.悼辭

八九民運中犧牲的「六四」英靈們、烈士們: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北京宣布戒嚴,二十一歲年輕工人吳向東送女友回家,然後回到天安門廣場。翌日,吳向東毅然寫下遺書,向家人訣別。向東您說 : 我作好了與學生同在的準備,就是死了也在所不惜,這是為了民主、自由,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做為中華民族的一個子孫,這是我的責任。

二十七年,未出生者已成人、當年學生不再年少、壯年的花髮早生。時代巨輪驅動、白色恐怖包圍、無止境的搜捕。一幕幕淡忘初衷,灰心失落,歧途變臉,本是,人間常情。

只是,你們以青春激昂的志氣與巨人博弈,不要貪腐要公平的訴求,仍然鮮活 ; 滋養著我們,走過漫漫長路,來到今天。

鎮壓的場地,以微妙的路徑,全面滲透。你們當年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雖然換了方式,然而情操未變。

今天,有人排除萬難,走到「六四紀念館」,閱讀、討論、找真相。

有人坐著輪椅,在人潮之中,在鎂光燈之外。

有人扶老攜幼,不怕兒孫此刻的埋怨,終身堅持。

有人獨坐角落,視線模糊了,仍守護著,搖曳的燭海。

有人捍衛你們的家人,一起在監視偷襲的網羅裏,奔走平反與人權之路。

有人將這段歷程送到聯合國,送到無數平台上。就是要,讓世界為你們作見證。

在無盡的苦難之中,我們仍是,同行的戰友。即使,剩下最後的人,我們仍會,薪火相傳,咬緊牙關,面向風雨,追求恆久不變的公義。

這是你們與我們,一同活著的證明。

黎明前的漆黑,我們憂傷,卻又踏實。我們仍然看見彼此,仍然互相愛惜。

此心安處是吾鄉。不管是二十七周年,抑或二零四七年。我們祈願,香港繼續與你們同在。

願你們在天之靈,聽見我們的聲音;願你們在天之靈,安息!↑↑


Eulogy

To the martyrs who sacrificed themselves at the June 4th pro-democracy movement:

On 20th May 1989, Beijing declared martial law. Wu Xiangdong, a 21-year-old young worker, sent his girlfriend home and returned to Tiananmen Square. Xiangdong, you secretly and silently wrote a note and bid farewell to his family. You said: I am prepared to stay with the students at the expense of my life. This is for democracy, freedom and the fate of the country. As an offspring of the Chinese nation, I have the obligation to do this.

27 years on, the unborn have grown up, the students are no longer young, the adults are now white-headed. As the wheel of time turns, white terror and endless raids continue to threaten us. We have seen the loss of purpose, we have felt discouraged, we have been betrayed and we know, this is human nature.

However, your youthful and passionate ambition to struggle with the giants and your demands of a clean and fair government are still fresh in our minds, nourishing us to walk long way until today.

The venue of repression has spread and penetrated through subtle paths. Your bravery to fight for life has enlightened us. Though the paths may have changed, the sentiment stays the same.

Today, some went against all odds to pay visits to the June 4th Museum, to read, to discuss and to find out about the truth.

Some came on their wheelchairs, buried in the crowd, out of the spotlight.

Some brought the elderly and the young ones, although their lifelong determinations are sometimes misunderstood and criticized by their descendants.

Some sat in the corner with blurred vision, guarding the flickering sea of candles.

Some defended your families and have lived under the network of surveillance on their paths of vindication and their pursuits of human rights.

Some sent their experience to the United Nations and countless of other platforms, asking the world to be your witness.

In the endless misery, we are still fellow comrades. Even when there are only a few of us remain, we will continue to pass the torch, clench our teeth against the wind, for the pursuit of righteousness.

This is a testament of how you and we have lived together.

In the darkness before the dawn, we are sad but pragmatic. We still see each other, and cherish each other.

Home is where you find peace of mind.

Regardless of whether it is the 27th anniversary or 2047. We pray with Hong Kong will continue to be with you.

May your soul in heaven, hear our voices; may your soul in heaven, rest in peace!↑↑


6.「六四」」遇難者奚桂茹母親譚淑琴錄像講話

尊敬的香港市民們,參加與會的朋友們:

我是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今天受難屬們的委託向大會做發言。

我的名字叫譚淑琴,是北京展覽館的一名職工,有兩個孩子,一兒一女,今年 七十七歲,一九九一年退休。

我的女兒奚桂茹是北京展覽館勞動服務公司的職工,已婚,當年她才二十五歲。婚後住在北京展覽館宿舍,我的女婿是北京展覽館三產的會計,因工傷左手殘疾,有一個一歲八個月大的男孩。女兒、女婿的感情很好,帶著孩子一家三口生活很安逸、幸福。

萬萬沒有想到八九年「六四」屠城慘案,徹底改變了這個一家三口的命運,丈夫失去了妻子,幼小的孩子失去了他的媽媽!而我一個母親也永遠失去了我百般疼愛的女兒,我的心好痛啊!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上,我的女兒去復興門附近送朋友回家,與她同行的還有她的弟弟奚桂君。當時,都在傳言戒嚴部隊要對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採取行動,那天晚上,北京的市民都很關心天安門廣場上學生的命運,大街小巷、馬路上聚集了很多的市民。她的弟弟不放心她一個人去送朋友,因此陪同她去。在返回家的路上,走到月壇南街二七劇場路離二七劇場不遠的地方,遭遇到戒嚴部隊的軍車開往天安門廣場,奚桂茹和她的弟弟在馬路邊上停下來,等待軍車開過去。

當軍車開過去後,我的女兒奚桂茹和她的弟弟準備穿過馬路往家走,沒有想到的是,最後一輛軍車上持槍的士兵沒有任何理由和徵兆突然端起槍向車後馬路上的人群開槍,我的女兒奚桂茹肩上中槍倒在她弟弟的懷裏。她的弟弟奚桂君被這突發事情嚇懵了,他抱著姐姐不知所措,眼見周邊同時倒下好幾個人。在大家的幫助下,奚桂茹被送到附近的人民醫院,最終因為失血過多,在六月四日凌晨搶救無效死亡。我的女兒就這樣被戒嚴部隊無辜地殺害了!

第二天,我們親屬到我所在的單位北京展覽館,要求北京展覽館出面去人民醫院更正死亡原因,(因為人民醫院給開的是因流血過多的死亡證明)。北京展覽館三產的領導陪同我們到人民醫院,人民醫院的院長接待了我們,院長說:「這個人我知道,是被槍打的」重新開了一張死於槍傷的死亡證明。同時還知道了不光是死了我的女兒奚桂茹,還有一名司機叫路建國。

事後我慢慢地知道,當天死去的人太多了!從此,我和我的全家以及親朋好友都處於不可思議和無奈之中,不知道這樣的屠城事件應當怎樣理解和如何處理。真的是問天無路!問地無門!當時,強硬的政府過了多日也沒有做出任何的表示,還把動亂的罪名強加在所有死者的頭上,不可以有任何的不滿,小小老百姓只能忍氣吞聲地把屍體火化了。

我的女兒死了,我內心裏非常痛苦,每天以淚洗面,生不如死,一肚子冤情不知道可以向誰述說。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鄰村的難屬何鳳婷大姐找到了我的聯繫電話,才知道受害的難屬們已經有了天安門母親這個群體,使我覺得這回總算有了為女兒伸冤的希望了!

誰知一屆又一屆的領導人,不但不承認他們殺害的是愛國學生和無辜的百姓,還對死難者的親屬橫加看管。二零零九年我就被看管了十天,每年兩會期間、清明、「六四」慘案紀念日都是被關注和監控的對象,無端地剝奪了作為一個普通公民的自由、平等的權利。

今年是八九年「六四」慘案二十七周年,作為一個死難者的母親,一個年近八十歲的老人,我堅定地相信公道自在人間,「六四」慘案最終能夠得到公平、公正的解決!我的要求:說明當年開槍真相!追究當年決策者的法律責任!要向我們道歉,賠償!

在此,我感謝香港市民、感謝前來參加紀念「六四」慘案香港維園燭光晚會熱愛和平的朋友們!感謝你們!

你們年復一年的堅持,勿忘「六四」!尋求正義!為「六四」慘案昭雪的信念支持著我們天安門母親群體的所有成員。有你們的支持我們會充滿信心,無論前面的道路有多長,我都會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如果有一天我不在,還有後來人代我申訴!

(「天安門母親」網頁: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
↑↑


8.一九八九年「學聯」代表團成員、「六四」屠殺見證者講話 /陳清華

社工復興運動 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今晚我來到這裡
內心除了眼涙
還有禱告

陳清華/ 89學聯成員 / 社工

眼涙,是為了當年在天安門廣場,那位血流如泉踴、被血塞住呼吸道而犠牲的十五歲同學而流……

禱告,是為了那群面對強權倍感無力、誤以為放棄中國民主運動、放下悼念六四,便可以安於本土、甚至可令香港獨立的人,希望他們能早日敞開心懷、掙開眼睛……

因為我二十七年前也是懷著敞開嘅心懷、掙開的眼睛,帶著香港人的祝願、物資與實質的支持,到天安門支援北京學生的民主運動。還記得在北京學運最後一星期,我目睹香港的學生如何支援北京的同學,大家為訂定未來民主運動的方向提出意見。正當民主女神像聳立在天安門、第一隊打算將民主訊息廣傳到全國的學生隊伍正要出發時,迎來的竟然是解放軍最血腥最無情的鎮壓….

當晚我跟另一位香港同學李蘭菊,一直留守在天安門廣場歷史博物館前的救傷站。在救傷車的響號、傷者哀鳴與延綿不斷的鎗聲交織下,我們目睹一個又一個無辜的市民和學生倒在血泊之中,他們躺在木頭車、單車、與自製的擔架從天安門外圍被運送到我們身處的臨時救傷站。

那晚,天安門的夜空特別黑暗,只看見解放軍機槍射出的曳光彈劃破夜空,在我面前淌血的是一位不足十五歲的年青人,30分鐘之前還見到他拉著救傷車門嚎哭、不想他剛剛中槍死亡的哥哥遺體離去;沒想到就在那刻換了是他中槍,喉嚨血流如泉踴的他已經無法再呼喊…..我隨即按住他抽搐中的大腿,而他則嚥下最後一口氣,身體再沒動彈⋯⋯

然而,人民希冀自由的呼喊聲從沒停止!無論是被坦克車擮斷小腿仍倖存的學生、在街頭冒死當面怒罵軍隊殺人的市民、甚至那些明知我們是目睹六四屠殺的香港學生和記者而不加搜查、直接放行的北京機場的海關人員,他們都懷有相同的希冀:將我們目睹北京政權的殘暴、學生和市民為爭取自由的持守和犠牲告訴全世界,等他們的血不會白流!

於是我們回港後,與千萬的香港市民一起舉起我地手中的燭光,用齊心的歌聲、建立六四紀念館等等的方法,展示鎮壓的真相與對民主的渴求與堅持,並且持續向不斷被滅聲的天安門母親、其他無懼恐嚇、監禁,甚至喪命的維權人士伸出援手。

我們從未愚蠢得以為每年來維園六四,六四民運便能得以自動平反,更不會奢望萬千燭光會感動中共。然而我們倒堅信公開的悼念、將六四的真相向世人展現,除了傳承民主精神及對當年犠牲者的敬意外,更是對北京政權合法性的正面挑戰和抗爭!

大家放眼北京政權在世界各地處處風光霸氣,以國家的財富、銀彈令各國俯首跟前。現在唯一可以令他詞窮不語、閃縮廻避的就只有六四!因為這場是北京政權面向世界以來最大的血債!讓世人看見中國光鮮的外表其實是踩在人民血泊之上而來!

而我們點起燭光的同時是象徵持守香港的民主。當我們每天面對香港種種的不公義,想起維園的千萬燭光,就讓我們感受到社運抗爭的路上並不孤單!這些都是支持我們繼續對抗不公義的力量!

在政制問題上,香港政府實際已成為北京政權的延伸和代言人,雨傘運動正正告訴我們:沒有北京的應許,香港政府根本無法作出任何推動真正民主的讓步。希望那些自以為不理中國就可以偏安爭取民主的香港人,早日擦亮他們的眼睛!

因為我們堅信只有無懼打壓、堅持到底,方能爭取得到希望的明天。讓我們同心同行,將維園的燭光帶到香港每一個角落,持守真相、不畏強權,繼續為社會公義而發聲!

願天祐中華…..
願天祐香港!

04-06-206
六四晚會



11.播放錄像:中國濫捕無日無之



12.播放錄像:香港言論自由受威脅


15.大會宣言

二十七年。

對苗德順來說,是因為抵抗屠城而被困牢獄的二十七年。

對丁子霖來說,是因為痛失愛兒而日夜煎熬的二十七年。

對浦志強來說,是因為僥倖生還而背負重責的二十七年。

對於在場不少朋友來說,是因為堅守公義而不離不棄的二十七年。

二十七年。

面對暴行,有人反抗,有人逃避;

面對冤魂,有人悼念,有人遺忘;

作為生者,有人選擇繼承死者遺志,有人說與我何干;

作為港人,我們是選擇背負責任還是背轉身走?

責任無法強加,選擇自有難易。這些年來,平反六四、結束專政、建設民主,不只是支聯會的口號,更是國內不少仁人志士身體力行的追求。為此,他們被囚禁,被驅逐,被酷刑,妻離子散,被社會孤立,卻仍未有放下這副他們自願挑起的擔子。

「六四」毀了一代人,也造就了一代人。經歷當年血淚洗禮的懵懂少年,現已成長為獨當一面的人權律師、非政府組織工作者、異議作家、調查記者、家庭教會牧師,以及街頭行動者等。當年的參與,造就他們一輩子的堅持。八九一代,成為當今推動中國民主化最堅實的力量。

在香港,「六四」同樣是一代人的啟蒙。每年的「六四」紀念活動,成為不少人參與社會運動的初體驗,傳遞香港人對公義的堅持、對真相的執着、對強權的無畏以及對人的關懷。從維園走出來的年輕人,帶着這些價值和觸動,參與各種各樣的社會運動,成為守護香港最重要的力量。

打壓激發反抗,反抗招致打壓,這看似是一個惡性循環。但只要反抗的記憶不滅,經驗不被遺忘,每次的打壓,就是民間力量的累積。守護記憶,就是守護前人撒下的火種;只要火種不滅,終有一天,星星之火必將燎原。

當然,這些都不是我們今天來到這裏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對的事情,就值得去做,值得去堅持。是因為我們確信,追究屠城無罪、紀念亡者無罪、建設民主無罪。對於二十七年來對真相的歪曲、對受害者的逼害,我們無法漠然視之。對於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濫捕濫判,對於同路人的苦難,我們無法置之不理。

是的,在國內爭取民主的朋友,難道不是我們的同路人?在對抗中共專政的路上,他們走在最前線,為我們擋下最暴烈的風雨。在中共對香港圖窮匕現一刻,難道我們奢望獨善其身?這刻,正正是我們該和國內無數反抗者站在一起的時刻,結束一黨專政,不僅為了中國的民主,也是為了香港的自由。

對於前線的抗爭者,民主路上的先行者,我們不能讓他們孤單抗爭。

這裏面有我們個人的選擇。像苗德順、像丁子霖、像浦志強、像我們這裏每一個人,我們都能隨時選擇放下,不再觸動強權的神經,然後安然地過自己的日子。這是選擇,無關身份,亦非必然。但大家卻選擇了來到這裏。感謝大家,在看不到盡頭的長夜仍選擇堅持。感謝大家,在面對自身困境時仍選擇關懷。感謝大家,在利益和權力面前選擇良知。

我們無法承諾天明,卻能承諾同行。直到「六四」真相大白、劊子手面對審判的那天;直到一黨專政終結、政治濫捕止息的那天,我們會一直堅持:

䆁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Manifesto of Hong Kong Alliance

It’s been 27 years. In the face of violence, some have fought back, others have turned away. Some have mourned the lost souls, some have forgotten them. As the living, some have inherited the burdens of the dead, some have become apathetic. As Hong Kong people, do we bear this responsibility or do we walk away?

It is a choice. Over the years, vindicating June Fourth and ending one-party dictatorship have not just been the slogans of the Hong Kong Alliance, but also the calling of the Chinese activists who have been imprisoned, exiled, tortured in their fight for democracy–and who have not, in their agony, surrendered.

June Fourth destroyed but also inspired a generation. Many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movement in 1989 have become today’s most powerful fighters for democracy.

This is no less true in Hong Kong. The youth who began their march in Victoria Park have since taken part in various social movements and become the bulwark of Hong Kong’s freedom.

We may seem trapped in a vicious cycle where activism propels only suppression. But as long as we remember our experiences every act of suppression only strengthens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The seeds we have sown for 27 years will be a forest for our progeny.

We are because we believe justice is worth our time and determination. We are here because we cannot turn a blind eye to the distortion of the truth, to Xi Jinping’s arbitrary arrests of activists.

Are we not allies of those who fight for democracy in China? They stand at the forefront of the battle against the Chinese dictatorship, shielding us from the most violent storms. Do we have the luxury of standing aside as the Communist Party reveals its menacing agenda to the Hong Kong people? At this juncture we should be standing with the fighters in China to end one-party rule — not just for democracy in China but also for freedom in Hong Kong. We cannot let our friends at the frontier fight alone.

We do not know when dawn will come but we can promise solidarity. Until the truth is restored and the killers meet their judgment, until one-party dictatorship ends and arbitrary arrests stop, we will stand firm with our demands:

Vindicate June 4! Stop arbitrary arrests! End dictatorial rule! Fight for democracy!
Release the dissidents! Rectify the verdict on the ’89 movement! Demand accountability for massacre! End one-party Dictatorship! Build a democratic China!↑↑


【重溫 Archive】2016.6.4「六四」27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Candlelight Vigil for the 27th Anniversary of June 4


歌曲

祭英烈

淚眼或已在凝望,或已沒有人願講。
不意如今,一起相對,
獻花祭英烈,再思念中國。
齊共記起血淚情,待昭雪;
眾多烈士,有請到現場,
願你能認出,六四時淚光。
*願君知我共你是同路,
我當天當夕,像你一般痛苦,
身,困於此處,沒法與君一起並肩上,
我亦無詞說斷腸。
還願各位不必悲憤,莫悲憤,
六四那一夜,目睹君去後,
令我獨含恨,就算未如願,
大志仍在心!
就算是無奈,就算未如願,
大志仍在心!↑↑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
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
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民主會戰勝歸來

白頭浪,默含淚光衝往世外。
黑眼睛,觀看歷史哀怨跌宕。
紅日降,正義藏在星宿背後。
誰在笑,長夜伴著罪惡放蕩。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
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哪怕像螳螂橫著臂,
對坦克猶如煉鋼。
為國家,我捨身去擋。
天有光,夕陽在催促要靠岸。
風有聲,傾聽默想怎去破浪。
明或暗,信念如舊清澈恬靜。
寒或暖,赤了丹心流過血汗。
萬勸不改的國邦,
拿著鐵腕與慾望。
磨了最惡的刀對望,
你已在悠悠長夜裏,
習慣宰殺如暴漢。
忘掉地獄的火,有多燙。
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會戰勝歸來,
白髮斑斑情意深似海,
若化石仍殘存著愛,
一刻霸佔的青苔,
鋪天蓋,蓋不住世代。
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會戰勝歸來,
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若世上仍留存著愛,
即使軟禁斗室內,
我自由,與天地 同在。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
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我插下和平旗幟,
我指尖成為號角,
浪與花,護擁於四方。
民主會戰勝歸來……
我自由,與生命 同在。↑↑

自由花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
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年月裏轉化為力,
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悠悠長長繼續前航不懂去驚怕,
荊荊棘棘通通斬去不必多看它,
浮浮沉沉昨日人群雖不說一話,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
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
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忘不了的,留下了不死意識,
深深相信始終會變真某年某夕;
如此訊息,仍賴你跟我全力,
加一把勁,將這理想繼續在尋覓。↑↑

為自由

騰騰昂懷存大志,凜凜正氣滿心間,
奮勇創出新領域,拼命踏前路。
茫茫長途憑浩氣,你我永遠兩手牽,
去向縱荊棘滿路,濺熱汗,卻未累,
濺熱血,卻未懼。
愛自由,為自由,你我齊奮鬥進取,
手牽手。揮不去,擋不了,
壯志澎湃滿世間,繞千山。↑↑

「六四」二十七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六四」二十七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


【重溫片段 Archive】

「香港人的六四」座談會
片段1 片段2

2016.6.4.星期六.下午4時.維園5號足球場
講者:林耀強先生(89年「學聯」代表會主席)、莫乃光先生(前美國香港華人聯會副主席)、張銳輝老師(「教協會」副會長)、麥海華先生(「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主席)
↑↑


2016.5.29 (大會宣言) 紀念「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 暨「中國濫捕無日無之」座談會

按此 → 活動總覽
click here → The event list

【「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宣言】

「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宣言
「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宣言

各位在民主公義道路上的戰友:

如果問,在我們香港社會運動的紀錄中,至今最大規模的遊行是哪一個?答案都很清楚,就是27年前的5月28日,150萬香港人參與的、響應北京大學生號召發起的「全球華人民主大遊行」。如果問,香港社會運動紀錄中最持久的遊行是哪一個?答案就是今日大家正在參與的「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的大遊行,至今已27年。

這就是我們香港人創造出來的紀錄,是我們「對得住」自己良心、「對得住」天地公義的印記!

路,已經走了超過四分一個世紀。如果問,我們成功了嗎?當然未竟全功。而如果問,既然廿多年仍然未成功,是不是要放棄?我們的答案是:「只要公義一日未伸張,我們必會堅持到底、絕不放棄!」

「六四」屠殺,多少受害者和死難者家屬要求真相與公道,仍舊只能默默地等待,難道我們可以就此抽身而退?絕不!「六四」一日未平反,我們就沒有放棄的權利!

中共政權對人民自由、權利的打壓,近年變本加厲,去年7月更出現關於維權律師的大搜捕事件;此外,包括工運、宗教人士等亦屢屢受到拘禁和各種形式的打壓。侵犯人權的情況更蔓延到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尤其是李波的所謂「以自己的方式回內地」協助調查的懸案,更突顯內地「強力部門」的魔爪已直接伸到香港,嚴重衝撃「一國兩制」底線。我們已經沒有獨善其身的空間,更沒有任何退縮的權利!

過去,我們經常聽到華叔說「堅持到底,就是勝利」;近年不少香港人亦經常說著相同意思的另一句說話,就是:「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去堅持,只是我們堅持才能真正看到希望」。我們就以這幾句說話互勉,繼續奮進!

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六四晚,維園見!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6年5月29日


【活動簡介】

主題: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日期: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3時集合
地點:灣仔修頓籃球場至西區中聯辦

「中國濫捕無日無之」座談會

講者:陳潔文小姐(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代表)、柯欣欣小姐(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蒙兆達先生(香港職工會聯盟總幹事)、鄒幸彤小姐(香港支聯會副主席)

日期: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1時
地點:灣仔修頓足球場

 

2016愛國民主大遊行及「中國濫捕無日無之」座談會
2016愛國民主大遊行及「中國濫捕無日無之」座談會
【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支聯會「六四」27周年悼念活動
【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支聯會「六四」27周年悼念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