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支聯會主辦

由支聯會舉辦有關紀念六四、支援民運、聲援內地維權的行動消息。

2020.1.19-25【自由花圃:「花語」和抗爭者.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開檔日期:2020年1月19日(星期日、年廿五日)至1月25日(星期六、年初一)零晨
攤位位置:維園年宵市場1號和2號攤位 (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

查詢:電話/WhatsApp 2782 6111、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新聞稿

【自由花圃:「花語」和抗爭者】
【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2020年1月19日

雖然今年食環署公布農曆年宵市場不設乾貨攤位,支聯會仍然堅守自1990年慣例,投得維園年宵1號和2號濕貨攤位(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 於1月19日(星期日,年廿五)開檔,至1月25日(星期六,年初一)清晨結束,以「自由花圃」為題,帶出12位中國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呼喊,售賣時花將民主、自由的訊息帶進日常生活。

今年支聯會年宵攤位以「自由花圃——『花語』和抗爭者」為主題,售賣12種鮮花,為12位中國抗爭者配上「花語」,藉著「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鮮花/花語/抗爭者簡介】

➤專頁【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康乃馨:母親的愛】
天安門母親:「天安門母親」群體由「六四」屠殺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組成,他們要求「真相、賠償、問責」,多年來不斷受中共政權打壓。

【滿天星:守望】
姚文田: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

【白玫瑰:甘心付出】
黃雪琴:2019年10月17日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帶走刑事拘留,並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即秘密關押),估計與早前曾發文評論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

【劍蘭:保護之劍】
黃琦:他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共被判刑20多年。2019年12月黃琦因「洩露國家秘密罪」被二審維持原判刑期12年,被送往巴中監獄服刑。

【銀柳:自由】
劉賢斌:劉賢斌1991年第一次被捕,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2010年6月他再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刑10年。

【仙人掌:堅強】
伊力哈木‧土赫提:2014年9月23日, 伊力哈木被新疆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罪」一審判處終身監禁。

【風信子:堅定注視】
王全璋:2015年「709大抓捕」失聯超過4年。2019年1月28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甘菊:苦難中的力量】
王怡:王怡是成都秋雨之福教會創辧人,2018年12月他及百多名教會成員被拘押,王怡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有傳已秘密開庭。

【火鶴:燃燒的心】
危志立(小危):2019年3月20日,關注塵肺病工人權益的自媒體《新生代》編輯危志立,於廣州家中被警察帶走,家人被通知他8月以「尋釁滋事罪」正式批捕。

【桔梗:永恆的愛】
鄧傳彬:鄧傳彬於2019年5月16日晚在推特上傳了一張貼有「銘記八酒六四」貼紙的酒瓶照片,翌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關押至今已超過半年。

【太陽花:信念】
程淵:2019年7月22日,程淵從香港回國後不久遭國家安全部門人員帶走,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羈押於湖南省國家安全廳看守所。

【桂花:清逸高潔】
張賈龍:80後媒體人張賈龍2019年8月被捕,控以「尋釁滋事」,控罪指他自2016以來在推特上「詆毀黨、國家和政府形象」。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今年的年宵主題鮮花產品為以上12款花語鮮花,另設64元一束的「自由之花」,市民可自由組合8枝康乃馨、劍蘭、白玫瑰或銀柳;「民運之花」則售89元,可自由組合上列鮮花10枝。另一主題產品為「民主之花」,用座枱民主女神像創作成手作小花瓶,配襯鮮花出售,用作佈置家居,增添民主氣息。

政治漫畫家尊子亦會到場為市民畫肖像,替支聯會籌募經費,祝願民主中國早日實現。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支聯會「自由花圃」:「花語」無聲中訴說抗爭者的沉冤》——陳國權 https://bit.ly/2FqU1zm

2020.1.19-25【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設「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專頁【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設「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開檔日期:2020年1月19日(星期日、年廿五日)至1月25日(星期六、年初一)零晨
攤位位置:維園年宵市場1號和2號攤位 (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

查詢:電話/WhatsApp 2782 6111、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支聯會「自由花圃」:「花語」無聲中訴說抗爭者的沉冤》——陳國權 https://bit.ly/2FqU1zm


雖然今年食環署公布維園的農曆年宵市場不設乾貨攤位,支聯會仍然堅守自1990年開始的慣例,投得濕貨攤位,以「自由花圃」為主題,藉售賣時花將民主、自由和相關的抗爭訊息帶進日常生活。

花本不語,古語卻指「花能解語,且善解人意」,據悉「花語」源自古希臘,流行於十九世紀西方社會。「花語」以花喻人,凸顯出花的特徵,賦予人性化意義,述說人的故事。其實,每一種花不管濃豔淡香、妍媚清麗,還是枝茂葉疏、莖堅蕊嫩,抑或耐寒勝雪的堅韌,甚且脫俗污泥的不染,總是各有風姿特色,令人欣賞讚羨。在當前凜風淒雨籠罩下的神州大地,繁花盛卉還是突破堅土硬石,迎向天際陽光,就有如不同背景的堅貞和勇毅抗爭者,毋懼威權專制政府的逼迫,繼續發聲放亮。

「自由花圃」選擇了一些時花,為內地民主鬥士和自由抗爭者配上「花語」,言簡意賅而語重情深,表揚他們斑斑血淚的事跡。他們是天安門母親、「六四」民運人士、維權律師、傳媒記者、民間團體工作者、工運人士、宗教信徒、少數族裔學者和草根基層等。歡迎各位前來「自由花圃」選購時花,傾聽「花語」,以及民主鬥士和自由抗爭者的吶喊訊息。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2020.1.1【追思華叔】

日期:2020年1月1日(三)
時間:上午11時至11時30分
地點:柴灣歌連臣角紀念花園
集合:上午10時在金鐘海富中心(近麥當勞)集合上車

查詢及報名:2782 6111 / contact@alliance.org.hk

2019.12.24(平安夜)郵寄聖誕卡【為中國良心犯、天安門母親說聲加油 聖誕祝福行動】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支聯會每年聖誕節,都記掛著中國在囚的良心犯及天安門母親,呼籲市民為他們送上祝福,讓他們在極權黑獄及打壓中,仍見到人間的關懷,溫暖他們抗爭中的心靈。

今年支聯會重點關注12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黃雪琴、伊力哈木土赫提、李明哲;良心犯家屬:王全璋太太李文足、黃琦媽媽蒲文清;以及「天安門母親」群體:丁子霖、張先玲、尤維潔等。請到以下網址了解他們的背景:https://hka8964.wordpress.com/2019xmas 。

今年支聯會共收集到逾二千張聖誕卡及電子心意卡,今天(12月24日、平安夜)以特快專遞和空郵寄給在囚良心犯、天安門母親及良心犯家屬,讓他們孤單抗爭。

眾多良心犯,為了推動社會的正義、文明和人權,無私地奉獻。他們因為行使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等原因而被監禁,甚至能得到公平審訊的機會,獄中更遭受酷刑,家人亦受到非法監控及滋擾。支聯會寄上聖誕卡,讓他們在困境和折磨中,得到支持和力量,也表達我們對爭取公義、自由、人權、民主的共同心願!

以下是今年重點關注的12位在囚良心犯及天安門母親的簡介:

姚文田--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並以「走私罪」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黃琦--中國網絡異見先驅,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王全璋--王全璋律師2019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多年來被拒約見律師。他的妻子李文足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兒子也因為警察向學校施壓而多次失學。

余文生--「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

秦永敏--他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 。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 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期間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也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胡石根--在「709大抓捕」中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

周世鋒--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王全璋等眾多知名維權律師皆在旗下工作,他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朱承志--他被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黃雪琴--廣州獨立記者,她曾來港參加6月9日反對《逃犯條例》大遊行,發表 〈記錄我的「反送中」〉,及後她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帶走刑事拘留,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人更被騷擾,估計與她早前曾發文評論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

天安門母親--在「六四」中痛失親人的「天安門母親」群體,不少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部份更體弱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是在有生之年為死去的親人討回公道,亦希望其他家庭不會遭遇和他們一樣的苦難。香港人的支持,一直是他們最大的力量。

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維吾爾族學者,2014年9月23日,新疆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罪」一審判處伊力哈木·土赫提終身監禁,沒收所有個人財產。法院認定伊力哈木以「維吾爾在線」網站為平台,「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分裂國家的犯罪活動」。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李明哲,以「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為中國良心犯、天安門母親說聲加油 聖誕祝福行動】

✍️詳情 :https://hka8964.wordpress.com/2019xmas/

支聯會每年聖誕都記掛著中國在囚的良心犯及天安門母親,呼籲市民為他們送上一句祝福,讓他們在極權黑獄及打壓中,仍見到人間的關懷,溫暖他們抗爭中的心靈。

今年支聯會重點關注12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李明哲、伊力哈木、黃雪琴;良心犯家屬:王全璋太太李文足、黃琦媽媽蒲文清;以及「天安門母親」群體:丁子霖、張先玲、尤維潔等。
📑 他們的背景

支聯會收集市民的祝福後,將郵寄給在囚的良心犯及家屬與天安門母親。

支聯會呼籲校長及老師鼓勵學生撰寫聖誕卡,建議方法包括:

一.到支聯會網站 ✍️ https://forms.gle/1Zj4CBEx5gYuSYfp6  撰寫電子賀卡。
二.到「教協」銅鑼灣服務中心及「六四紀念館」的簽名攤位,即場在聖誕卡簽名並寫上慰問及支持字句,然後投入收集箱。
三.到支聯會舉辦簽聖誕卡行動攤位,即場在聖誕卡上簽名並寫上慰問及支持字句,歡迎到場支持:

日期:2019年12月10日﹙星期二、國際人權日﹚
時間:中午12時至下午2時半
地點:灣仔港鐡站A3岀口

所有收集到的聖誕卡及電子賀卡,支聯會將於12月24日(星期二)以特快專遞寄給良心犯、「天安門母親」群體和在囚異見及維權人士,表達市民對他們的支持和祝福。

如欲訂購支聯會聖誕卡或查詢活動詳情,請致電27826111與支聯會秘書處職員聯絡。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尚有千家未團圓 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香港民主運動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部分。支聯會繼續在香港推動支援中國民運和維權活動,也參與推動香港民主運動。

中共聲稱的「陽光司法」實為迫害異見人士的國家機器,以莫須有控罪配合為黨效力的封閉法院,任意關押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更在獄中對良心犯施以酷刑,殘害他們身心。今天香港逆權運動抗爭者遭受的迫害,皆見到中共黑手的影子。守護香港的人權、法治及司法獨立,香港人與中國內地維權人士站在同一陣線,對抗中共極權政府最前線。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圓
日期: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中秋節)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黃琦——19年前因網絡言論入罪】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者先驅,他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報導「六四」死難者訊息及揭露中國人權受侵害情況。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黃琦最近一次被拘捕是2016年,一直被「未審先押」在看守所,又屢遭當局毆打,導致腎衰竭病情惡化,全身浮腫,隨時有生命危險。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直至宣判前,黃琦的家屬並未獲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律師先後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恐怕黃琦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獄中。

類似黃琦的例子,在中共一黨專制司法制度下暗無天日,無法無天,黨委隻手遮天,這正是港人堅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基本原因。

【劉賢斌——依然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自此沒有退下來。當年21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行動,1992年12月28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2年半,自此進出牢獄3次,被囚超過20年。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從1991年第一次被捕至今28年來,劉賢斌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6年。20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劉賢斌在海內外民運界獲得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的,所以他是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過他走的道路異常艱難和危險。」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着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心。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視劉賢斌為「患難兄弟」,2018年他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的20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準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

【胡石根——教會長老】
胡石根1989年為北京語言學院副教授,1992年「六四」3周年時,他在多個城市派發傳單抗議「六四」鎮壓及紀念「六四」死難者。他準備用遙控模型飛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傳單被捕,重判20年。他始終不低頭,敢於法庭上大喊「打倒共產黨」,服刑期間每年均以絕食紀念「六四」,因而遭到虐待,常被戴上手銬腳鐐,關入「小號」單獨監禁,甚至遭受毆打。

胡石根服刑16年出獄後,信奉基督教,成為中國地下教會「雅和博教會」長老。「709大抓捕」中他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生活最底層人進入教會,在講經之餘討論「推牆」理論,意指通過非暴力運動給政府施壓,促使中國達到和平演變的目的。他因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胡石根身體十分孱弱,冠心病反覆發作,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家人數度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監獄方都以「709案全部結案了再說」為由拒絕,令人擔憂胡石根能否捱過刑期,活著走出監獄。

【周世鋒——支持維權律師的事務所創辦人】
周世鋒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眾多知名維權律師,包括王宇、劉曉原、王全璋皆在旗下工作,「709大抓捕」中至少38人與此事務所有關,這亦是唯一被中國當局吊銷執業證書的律師事務所。

周世鋒因身為「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的關係,他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周律師曾代理過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案、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案件等。由於他經濟比較寛裕,為人仗義疏財,慷慨濟貧。他在2015年曾公開表示願意出資800萬元成立「中國律師維權基金」,以資助中國受迫害律師及其家屬。

外界對周世鋒所知比較少,一方面他本人不常主理人權及弱勢群體的個案,另一方面也因中國政府封鎖信息,還有可能是他的家屬不太願意公開他在獄中的情況。

【朱承志──維權人士】
年屆70歲的朱承志原為錳礦礦主,曾擁有百萬元資產,其後遭陷害失去礦場,當打算上訪維權時卻遭關押40天,令他踏上維權之路。他冒險到醫院探望工運人士李旺陽,並協助香港媒體安排採訪李旺陽,令他受當局嚴厲打壓。2012年他因拍攝李旺陽被當局佈局自殺短片被拘捕,關押大半年才取保候審獲釋。

2018年4月,朱承志因去蘇州拜祭林昭再度被關押,及後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李明哲——台灣政府組織工作者】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2017年他由台北乘搭飛機前往澳門,再去廣州途中,與外界失聯。兩個多月後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李明哲,最終因「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20年來專門出版中國「禁書」,早於銅鑼灣書店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前,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當年已77歲的姚文田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姚文田案件表面上是「走私罪」,其實跟他出版得罪中共的書籍有關,「殺一儆百」以警告香港出版界。他原擬出版的《中國教父習近平》,內容指習近平對內鎮壓、對外擴張,標榜的「中國夢」如納粹「第三帝國夢」翻版,書中將習近平與俄國新沙皇普京、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清朝雍正皇帝等獨裁者作比較。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律師2007年開始在北京執業,代理大量維權案件,包括法輪功案、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等,維護弱勢群體的人權。2015年7月9日起一連多天,中國在多個省份大規模拘捕及關押維權人士,包括多位維權律師,即「709大抓捕事件」,王全璋是「被失蹤」時間最長一人,失聯超過4年,成為「709大抓捕」最後一人。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王全璋於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代表他的律師多年來被拒約見,有的被當局威脅退出,更有被拘捕;妻子李文足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6歲兒子小學開學4天,警察就連續幾次向學校施壓,令兒子再度失學。

今年6月,李文足在王全璋失聯4年後首次獲准探監。會面前監獄門外上百便衣警察拉警戒線,試圖用雨傘擋住攝影記者和她的手機鏡頭,並把一個記者摔倒圍毆。李文足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反映獄中酷刑虐待良心犯極為嚴重。

【余文生——被迫走上抗爭之路的律師】
余文生是「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突顯中國司法濫權正高速惡化。

余文生2002年起於北京執業,早年大多從事商業訴訟,他第一次公開抗議行動在2014年,因監獄官員拒絕讓他會見一名被控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當事人,因而被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虐待。
出獄後他仍堅持在司法制度內抗爭,就他獄中遭遇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北京大興公安分局等部門違法。「709大抓捕」後,他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

即使余文生用最和平方式提出訴求,中共政權卻以拘捕來回應,2018年,余文生在十九大二中全會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卻遭當局拒絕。余文生也「不願意和制度硬踫」,一直希望中國會改變,到後來卻「不相信共產黨能改變」。

【秦永敏——被拘禁45次的抗爭之路】
2018年,秦永敏一頭白髮站在被告席上,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到2028年刑滿出獄時將達75歲高齡。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對於民主的追求,秦永敏的意志十分堅定:「中國一天不民主,我一天不出國!」

秦永敏工人出身,他的抗爭之路始於1978年「民主牆運動」發表大字報,翌年創辦並主編民間刊物《鐘聲》,在各地民刊相繼遭鎮壓下仍堅持出版。1982年第一次被拘捕,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8年。

出獄後,秦永敏仍堅持抗爭,先後發起《和平憲章》、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組織,並推動「和平轉型」公開簽名及網上「玫瑰團隊」群組討論等活動。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左側睾丸被打至碎裂,一隻眼睛幾乎失明。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