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釋放所有異見人士

釋放所有良心犯、抗爭者、維權律師、異見人士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尚有千家未團圓 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香港民主運動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部分。支聯會繼續在香港推動支援中國民運和維權活動,也參與推動香港民主運動。

中共聲稱的「陽光司法」實為迫害異見人士的國家機器,以莫須有控罪配合為黨效力的封閉法院,任意關押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更在獄中對良心犯施以酷刑,殘害他們身心。今天香港逆權運動抗爭者遭受的迫害,皆見到中共黑手的影子。守護香港的人權、法治及司法獨立,香港人與中國內地維權人士站在同一陣線,對抗中共極權政府最前線。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圓
日期: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中秋節)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黃琦——19年前因網絡言論入罪】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者先驅,他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報導「六四」死難者訊息及揭露中國人權受侵害情況。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黃琦最近一次被拘捕是2016年,一直被「未審先押」在看守所,又屢遭當局毆打,導致腎衰竭病情惡化,全身浮腫,隨時有生命危險。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直至宣判前,黃琦的家屬並未獲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律師先後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恐怕黃琦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獄中。

類似黃琦的例子,在中共一黨專制司法制度下暗無天日,無法無天,黨委隻手遮天,這正是港人堅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基本原因。

【劉賢斌——依然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自此沒有退下來。當年21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行動,1992年12月28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2年半,自此進出牢獄3次,被囚超過20年。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從1991年第一次被捕至今28年來,劉賢斌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6年。20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劉賢斌在海內外民運界獲得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的,所以他是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過他走的道路異常艱難和危險。」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着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心。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視劉賢斌為「患難兄弟」,2018年他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的20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準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

【胡石根——教會長老】
胡石根1989年為北京語言學院副教授,1992年「六四」3周年時,他在多個城市派發傳單抗議「六四」鎮壓及紀念「六四」死難者。他準備用遙控模型飛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傳單被捕,重判20年。他始終不低頭,敢於法庭上大喊「打倒共產黨」,服刑期間每年均以絕食紀念「六四」,因而遭到虐待,常被戴上手銬腳鐐,關入「小號」單獨監禁,甚至遭受毆打。

胡石根服刑16年出獄後,信奉基督教,成為中國地下教會「雅和博教會」長老。「709大抓捕」中他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生活最底層人進入教會,在講經之餘討論「推牆」理論,意指通過非暴力運動給政府施壓,促使中國達到和平演變的目的。他因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胡石根身體十分孱弱,冠心病反覆發作,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家人數度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監獄方都以「709案全部結案了再說」為由拒絕,令人擔憂胡石根能否捱過刑期,活著走出監獄。

【周世鋒——支持維權律師的事務所創辦人】
周世鋒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眾多知名維權律師,包括王宇、劉曉原、王全璋皆在旗下工作,「709大抓捕」中至少38人與此事務所有關,這亦是唯一被中國當局吊銷執業證書的律師事務所。

周世鋒因身為「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的關係,他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周律師曾代理過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案、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案件等。由於他經濟比較寛裕,為人仗義疏財,慷慨濟貧。他在2015年曾公開表示願意出資800萬元成立「中國律師維權基金」,以資助中國受迫害律師及其家屬。

外界對周世鋒所知比較少,一方面他本人不常主理人權及弱勢群體的個案,另一方面也因中國政府封鎖信息,還有可能是他的家屬不太願意公開他在獄中的情況。

【朱承志──維權人士】
年屆70歲的朱承志原為錳礦礦主,曾擁有百萬元資產,其後遭陷害失去礦場,當打算上訪維權時卻遭關押40天,令他踏上維權之路。他冒險到醫院探望工運人士李旺陽,並協助香港媒體安排採訪李旺陽,令他受當局嚴厲打壓。2012年他因拍攝李旺陽被當局佈局自殺短片被拘捕,關押大半年才取保候審獲釋。

2018年4月,朱承志因去蘇州拜祭林昭再度被關押,及後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李明哲——台灣政府組織工作者】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2017年他由台北乘搭飛機前往澳門,再去廣州途中,與外界失聯。兩個多月後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李明哲,最終因「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20年來專門出版中國「禁書」,早於銅鑼灣書店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前,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當年已77歲的姚文田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姚文田案件表面上是「走私罪」,其實跟他出版得罪中共的書籍有關,「殺一儆百」以警告香港出版界。他原擬出版的《中國教父習近平》,內容指習近平對內鎮壓、對外擴張,標榜的「中國夢」如納粹「第三帝國夢」翻版,書中將習近平與俄國新沙皇普京、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清朝雍正皇帝等獨裁者作比較。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律師2007年開始在北京執業,代理大量維權案件,包括法輪功案、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等,維護弱勢群體的人權。2015年7月9日起一連多天,中國在多個省份大規模拘捕及關押維權人士,包括多位維權律師,即「709大抓捕事件」,王全璋是「被失蹤」時間最長一人,失聯超過4年,成為「709大抓捕」最後一人。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王全璋於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代表他的律師多年來被拒約見,有的被當局威脅退出,更有被拘捕;妻子李文足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6歲兒子小學開學4天,警察就連續幾次向學校施壓,令兒子再度失學。

今年6月,李文足在王全璋失聯4年後首次獲准探監。會面前監獄門外上百便衣警察拉警戒線,試圖用雨傘擋住攝影記者和她的手機鏡頭,並把一個記者摔倒圍毆。李文足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反映獄中酷刑虐待良心犯極為嚴重。

【余文生——被迫走上抗爭之路的律師】
余文生是「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突顯中國司法濫權正高速惡化。

余文生2002年起於北京執業,早年大多從事商業訴訟,他第一次公開抗議行動在2014年,因監獄官員拒絕讓他會見一名被控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當事人,因而被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虐待。
出獄後他仍堅持在司法制度內抗爭,就他獄中遭遇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北京大興公安分局等部門違法。「709大抓捕」後,他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

即使余文生用最和平方式提出訴求,中共政權卻以拘捕來回應,2018年,余文生在十九大二中全會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卻遭當局拒絕。余文生也「不願意和制度硬踫」,一直希望中國會改變,到後來卻「不相信共產黨能改變」。

【秦永敏——被拘禁45次的抗爭之路】
2018年,秦永敏一頭白髮站在被告席上,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到2028年刑滿出獄時將達75歲高齡。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對於民主的追求,秦永敏的意志十分堅定:「中國一天不民主,我一天不出國!」

秦永敏工人出身,他的抗爭之路始於1978年「民主牆運動」發表大字報,翌年創辦並主編民間刊物《鐘聲》,在各地民刊相繼遭鎮壓下仍堅持出版。1982年第一次被拘捕,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8年。

出獄後,秦永敏仍堅持抗爭,先後發起《和平憲章》、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組織,並推動「和平轉型」公開簽名及網上「玫瑰團隊」群組討論等活動。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左側睾丸被打至碎裂,一隻眼睛幾乎失明。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8.25【緊急關注:著名反歧視公益人士程淵、劉永澤、吳葛健雄】

案件簡短介紹:

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為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的成員,長期關注殘疾人權利議題。程淵更是資深的公益法律人士,曾推動多宗關於乙肝及艾滋病歧視的影響性訢訟。他們三位於7月22日被國家安全局以顛覆罪抓捕並刑拘,至今已逾一個月,期間未能見到律師。據悉,國安已向檢察院申請逮捕三人。


湖南省長沙市市長胡忠雄先生:

我們撰寫此信,為表達我們對三位著名反歧視公益人士的緊急關注。他們正被長沙市國家安全人員拘留,可能面臨「顛覆國家政權」的指控。為了終結對艾滋病感染者和乙肝患者的歧視、推進健康權和殘障人權利,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的程淵、劉永澤及小吳在中國開展了重要的工作。作為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的上級,閣下應該確保他們沒有侵犯這三位公益人士的合法權益。

程淵十多年來辦理了多宗關於健康權的影響性公益訴訟——

首先在南京天下公機構,其後作為長沙富能的共同創辦人。其中兩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發生於2013年和2016年,為失去工作的艾滋感染者爭取到了賠償。程淵還參與反乙肝歧視的訴訟工作,積極倡導殘障人權利和倡導取消獨生子女政策,並致力促進信息公開和促進法治。

7月22日星期一,程淵和兩位同事劉永澤和小吳失蹤。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與程淵的機構沒有任何關係,但她竟也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監視居住。程淵的哥哥也因在網上談論該案而被警方傳喚。到目前為止,三位公益人士中的任何一位都沒能見到他們的律師。

作為聯合國成員國,中國於2015年承諾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這包括於2030年前結束艾滋病、抗擊肝炎、為可持續發展促進和平和包容的社會、及達成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零歧視」。為實現這些目標,聯合國建議各國資助和支持與艾滋病相關的法律服務,以減少偏見和歧視,全球基金並承諾在多個國家擴展這些工作——這些工作正正是長沙富能的專長。

中國已經批准保障健康權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禁止酷刑公約》、《殘障人權利公約》,並承諾遵守許多其他人權標準。中國已經簽署並有待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中國不僅應該捍衛聯合國關於結束艾滋病和終止艾滋歧視、殘障歧視的承諾以及國際人權法,更應在世界上樹立一個積極的榜樣。長沙公益仨在長沙居住和工作。我們敦促長沙市市長對長沙公益仨進行表彰,而不是將其扣留。我們並敦促閣下停止長沙市國家安全人員對程淵家人的騷擾行為。

此致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9年8月25日

Freechangsha3


其他國家的朋友已經出了的信:

https://mtaagplusmalaysia.wordpress.com/2019/08/22/letter-to-mayor-changsha-hunan-china/

http://www.aidslaw.ca/site/letter-to-the-chinese-delegation-unaids-3-hiv-advocates-wrongfully-detained/?lang=en

2019.07.30【聯署聲明:欲加之罪,重判黃琦 專制政權,何來法治? 中共與民為敵,停止威嚇港人】

7月29日,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由四川省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宣判,以洩露國家秘密罪,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併判處刑期共12年。宣判前,黃琦家屬未獲得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律師都先後被中共吊銷了律師執照。

黃琦在2016年11月28日被捕後,一直零口供,因為拒絕認罪,案件多番延期開審,至今年1月才開庭,卻沒有對外發布審訊消息,審訊當日美國等西方外交官員嘗試到法院旁聽亦被阻攔。根據其年邁母親透露,黃琦在四川綿陽看守所被超期羈押期間,受毆打虐待,導致腎臟病惡化,全身浮腫,申請保外就醫,多次被拒。

類似黃琦的例子,在中共一黨專制的司法制度下層出不窮,中共司法暗無天日,黨委隻手遮天,這正是港人堅決反送中的基本原因。

可笑是,踐踏公平審訊權,摧毀法治的中共政權,在黃琦判刑當日,竟然大放厥辭,向港人奢談維護法治。國務院港澳辦在同日舉行記者招待會,主任張曉明沒有出現,由辦公室新聞發言人楊光主持,短短不足一小時的記招,楊光除了重覆過去港澳辦就反送中事件的觀點外,更著意是撐警撐林鄭,要全港愛國人士支持政府和警方執法,嚴懲違法者。換言之,就是表明誓作林鄭和黑警的後盾,「俾個胆」讓兩者放手與港人對著幹,最後又企圖以發展經濟來緩衝香港人,特別是年青人的怨氣。一句話:就是大棒子加胡蘿蔔,希望香港人像驢子一樣,為了眼前的胡蘿蔔,忍受當權者不斷的棒打。

專制者最痛是尊嚴受損,港澳辦認為衝擊中聯辦嚴重觸碰了「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絕對不能容忍;又再提習近平版的「一國兩制」,所謂三條紅線論,一國為根論,要香港人不得質疑中共政權的權威,將反送中運動推至國家主權問題,又誣衊反送中運動有外國勢力滲透。換言之,當初鄧小平口中的「一國兩制」早已變質,過去提出的是香港擁有除國防外交之外的高度自治權,已在西環插手香港下蕩然無存,今天更進一步,將習近平管治中國人的所謂以「法」治國,以「法」打擊異己的一套移入香港,不用「送中」,中共一套已送港,嚴刑峻法、黑警暴力,中共向林鄭政府開綠燈﹗

中共口中的暴力行為,是林鄭政府漠視廣大民意,拒絕回應五大要求的結果,特區政府甘於與民為敵,完全是因為香港政治體制下,小圈子選出的特首和立法會,可以任意妄為,強行推過不得民心的法案。制度性的暴力,才是造成香港社會嚴重撕裂,經濟受損的真正原因。

港澳辦遠在北京,卻對香港內部事務指手劃腳,記者會上只講自己的意見,拒絕回應問題,左閃右避,反指記者不守規矩,威權氣燄,正是中共君臨香港的最佳註腳。

欲加之罪,重判黃琦,專制政權,何來法治?中共與民為敵,停止威嚇港人

我們要求:

1. 釋放黃琦及一切政治犯,停止打壓異己
2. 停止插手香港內部事務,嚴守一國兩制
3. 停止干擾特區政府實行普選特首及立法會

聯署: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社會民主連線、支聯會


【要求立即釋放黃琦 讓黃琦接受治療】

中國民間維權網站「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控涉嫌「故意洩露國家秘密」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案件,被重判有期徒刑12年。

黃琦被中共羈押至今已經近三年,在獄中曾遭酷刑虐待,罹患腎炎、腎功能衰竭、腦積水、心肺等多種嚴重疾病,其母親蒲文清更一直被監視及軟禁在家,當局至今一直不允許家人會見。就此,公民黨及社民連將於明天遊行到中聯辦,要求立即釋放黃琦,並讓身患重病的黃琦接受治療,詳情如下:

日期:2019年7月30日(星期二)
時間:下午2時
地點:西區警署門外,遊行至中聯辦
出席:公民黨立法會郭家麒議員;社民連成員;支聯會

#釋放黃琦

【709大抓捕四周年】聯署行動 | 2019.7.9 早上11點 往中聯辦抗議、晚上6點 終審法院外 律師默站 | 2019.7.12 講座 – 免於恐懼的自由: 從反送中看中國司法制度的缺失

【「709大抓捕」四周年聯署聲明】
【維權無罪,立即釋放被拘禁的人權律師!】

請加入「709大抓捕」四周年聯署! PLEASE SIGN THE PETITION!
http://bit.ly/709petition2019

**Please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2019年7月9日

「709大抓捕」四周年聯署聲明

「709大抓捕」今年已經踏入第四周年。最後一位被秘密關押的王全璋律師於今年1月經秘密審訊被判刑四年半。其家屬直到6月28日才首次獲准探監,妻子李文足非常擔心王全璋疑因酷刑虐待損及身心健全。王全璋的辯護律師余文生至今已被拘押逾500天,5月9日秘密審訊後正等候判決;王宇的辯護律師李昱函仍處於審前羈押,其庭審被多次延後。

「709大抓捕」有超過321名受害者,其中部份遭酷刑逼迫「認罪」,因此健康及精神狀況受到嚴重傷害。他們的家人亦不斷被騷擾、迫遷、監控,甚至孩子上學的權利都被剝奪。

中國人權律師不斷受到不同形式的非法打壓。致力民主運動的唐荊陵律師及積極推動709家屬維權的江天勇律師雖然名義上已刑滿釋放,但仍被國保24小時監視,剝奪行動自由及自主就醫權利。王宇律師年初參與北京美國大使館的活動,在門外被公安強行帶走。高智晟律師再度被失蹤已達兩年。

四年來,被「709大抓捕」影響的律師亦遭受各種行政打壓。中國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每一年都要通過年檢才能更新執照,而曾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律師及律所往往會被吊銷或註銷牌照,因此被剝奪執業權者包括劉正清律師和程海律師。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悟天律師事務所和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被註銷解散。由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超過26名維權律師及律師事務所因行使集會、結社、言論自由及履行律師職責而被吊銷、註銷或暫停執業證。

由此可見,「709大抓捕」雖過去四年,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的打壓並沒有停止,只是換了方式。

這是最黑暗的時刻,但我們已找到希望:人權律師是在黑暗中點亮光明的鬥士。2019年是中國人權律師節三周年,此時刻用以表揚在中共打壓之下依然無懼地堅持捍衛人權的律師。縱使中國政府能將人權律師一時關入牢籠,但他們的家人和支持者已經接下火炬,繼續堅持追求公義的抗爭。今年,香港政府不顧中國法治缺失,企圖修訂《逃犯條例》,容許任何人從香港被移交中國受審,身陷任意拘押、不公正審訊及不人道待遇之危險。這種倒行逆施,也面臨港人堅決抵制。

我們強烈譴責中國政府以「依法治國」以名,實際上以法律作為打壓而非保護人民的工具,無情打壓爭取自由、公義及法治的人士。我們要求:

1. 立即釋放被拘禁的人權律師;
2. 保障所有刑滿出獄的律師得到真正自由;
3. 撤銷所有因政治因素吊銷及註銷律師和律所牌照的決定;
4. 立即停止對人權律師的一切騷擾、恐嚇和暴力攻擊;
5. 停止對人權律師家屬的一切騷擾及打壓。

聯署團體: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社會民主連線、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華人民主書院、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香港職工會聯盟、郭家麒議員辦事處等團體及個人

4th Anniversary of the 709 Crackdown

This year marks the fourth year since the 709 Crackdown, during which Lawyer Wang Quanzhang, who has been secretly detained and tried, has been sentenced to four and a half years in jail this January. It was not until 28th June 2019 did his family manage to visit him for the first time with permission, his wife Li Wenzu has since expressed serious concern for his health and well-being as a result of ill-treatment; Lawyer Yu Wensheng, the defence lawyer of Wang Quanzhang, has been under arbitrary detention for more than 500 days, and is awaiting sentencing after being secretly tried on 9th May 2019; Lawyer Li Yuhan – the defence lawyer of Wang Yu – is currently still in custody awaiting trial, which has been delayed multiple times.

No less than 321 persons have fallen victim to the 709 Crackdown, some of which have been subjected to torture and suffer from deteriorating health in the process of being forced to confess to their “crimes”. Their families have been harassed, being evicted from their homes, surveilled and their children deprived of their right to education.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have experienced diverse forms of illegal suppression. Lawyer Tang Jingling – who has long supported pro-democracy movements – and Lawyer Jiang Tianyong – who has actively protected the rights of 709 lawyers’ families – have technically already finished their time in prison; however, they are still under the surveillance of public security agents 24 hours a day, being deprived of their right of autonomy in terms of healthcare and their mobility rights; Lawyer Wang Yu has been forcefully removed by police while on her way to attend an activity at the American Embassy in Beijing; Lawyer Gao Zhisheng has already been subjected to two years of enforced disappearance.

In the past four years, lawyers implicated by the 709 Crackdown have also faced administrative penalties as a form of suppression. Lawyers and law firms in China are subjected to annual “inspections”, and lawyers who have worked on politically sensitive cases tend to have their licenses revoked or suspended, victims include Lawyers Liu Zhengqing and Chenghai. Law firms which accepted to represent in such cases, such as Beijing’s Fengrui Law Firm, Wutian Law Firm, and Guangxi’s Baijuming Law Firm, had their licenses revoked and were forced to disband. From September 2017 to January 2019, more than 26 human rights lawyers and law firms have had their licenses revoked, invalidated or suspended due to them exercising their rights to freedom of assembly, of association, and of speech.

Evidently, despite the Crackdown having taken place four years ago,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uppression against human rights lawyers has not stopped, but has instead evolved to another form.

Even in this darkest of times, we still manage to find hope – and human rights lawyers are the brave souls carrying the torches of light. In 2019, we also witness the third anniversary of the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Day. The courage and persistence of these lawyers who are facing challenges and suppressions imposed by the State in order to silence them are recognized and celebrat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ay temporarily lock these brave lawyers behind bars, but their families and supporters keep the torch burning as they persist in their fight for justice. This year,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disregarded China’s lack of rule of law, as it proposed amendments to Hong Kong’s extradition law, which would allow any individual to be extradited from Hong Kong to Mainland China for trial, rendering anyone vulnerable to arbitrary detention, unfair trial and inhumane treatment. Hong Kong people have been firmly resisting the draconian Bill.

We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 relentless and ruthless suppression against people in pursuit of freedom of speech, justice and rule of law in the name of “ruling the country according to law.” We demand:

1.That human rights lawyers who are still incarcerated to be released immediately;
2. That genuine freedom be guaranteed for lawyers who have already completed their time in prison;
3. That decisions to revoke and invalidate lawyers’ licenses on the basis of state retaliation be withdrawn;
4. That all methods to intimidate and repress human rights lawyers be stopped, be it outright violence or discrete coercion;
5. That all forms of harassment and suppression against families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be stopped.


【停止打壓維權律師 要求釋放王全璋、余文生、李昱函】

「709大抓捕」今年已經踏入第四周年。中國維權律師繼續不斷受到不同形式的非法打壓,包括被失蹤、酷刑逼迫「認罪」、國保24小時監視、面對行政打壓、家人被騷擾等。今年香港政府更無視中國司法制度缺失,企圖修訂《逃犯條例》。

支聯會明天(7月9日)上午11時,聯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和社會民主連線等團體,在西區警署集合,到中聯辦要求停止打壓維權律師,釋放王全璋、余文生及李昱函等維權律師。行動詳情如下——

日期:2019年7月9日(星期二)
時間:上午11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支聯會、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社會民主連線敬約
2019年7月8日


【709大抓捕四周年】2019年7月9日 早上11點 往中聯辦抗議、晚上6點 終審法院外 律師默站 | 7月12日 講座 - 免於恐懼的自由: 從反送中看中國司法制度的缺失

【律師默站行動】
2019年7月9日,「709大抓捕」四周年,我們邀請所有關心人權的朋友,一同以行動表達對維權律師的支持,以及對中國政府持續打壓的控訴。以下是行動詳情:
日期:2019年7月9日(星期二)
時間:下午6時至6時半
地點:終審法院外(近皇后像廣場通道)
衣著:黑衣

【Lawyers Silent Standing Protest】
9th July 2019 marks the 4th anniversary of 709 Crackdown. We cordially invite you to join our action in solidarity with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and protest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continued suppression. The details are as follows:

Date: 9 July 2019 (TUE)
Time: 18:00-18:30
Venue: Outside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near Statue Square
Dress code: Black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主辦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015976188417116/


【709大抓捕四周年】2019年7月9日 早上11點 往中聯辦抗議、晚上6點 終審法院外 律師默站 | 7月12日 講座 - 免於恐懼的自由: 從反送中看中國司法制度的缺失

【講座 – 免於恐懼的自由: 從反送中看中國司法制度的缺失】

日期時間:7月12日 晚上7點
地點:教協銅鑼灣服務中心

過往一個月,香港人就反送中運動到全港各處示威,遍地開花,期間於6月9日及6月16日更有兩次大型遊行,分別有1,030,000及2,000,001人參與。港人反對修例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正是中國內地司法制度的不建全。

這次我們邀請了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副主席 張耀良先生 以及法政匯思的 李安然先生 為大家講解《逃犯條例》修訂與中國司法制度問題的關連,以及中國維權運動、「709大抓捕」帶給我們的啟示。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44565989553294/

 

2019.4.4【悼念「六四」無罪 支持酒案四君子】

【聲明】

銘記八九六四 與酒案四君子同罪

2019年4月4日

過去一連4日,拖了3年之久的六四酒案終於開庭,符海陸被判刑3年,緩刑5年,羅富譽、張雋勇被判刑3年,緩刑4年,而最後受審的陳兵,目前仍未有消息 **

這所謂的緩刑,是虛偽的寬大為懷;他們4人本就已經坐了近3年的牢,刑期都快坐完了才說不判實刑判緩刑,說白了即是要在已實際執行的3年實刑之上再加5年的軟禁。結果,因為一枝紀念「六四」的白酒,他們幾人便要付上7至8年不得自由的代價。

整個案件的處理,亦反映出中國特色司法的荒謬:3年的羈押,從不允許親人探望,以致符海陸出獄後,孩子已經認不得他;家屬聘請的律師當局說炒就炒,律師完全無法和當事人溝通確認,庭審結束後才得知,獄中的他們其實拒絕委任官派律師,卻遭當局強行指派律師;辯方想要傳召自己的證人證據,全部被拒;4人明明牽涉同一事件,卻強行分案審理,讓不同當事人的家屬無法去聽其他人的審判,無法互相支持,削弱她們反抗的能力;所謂公開庭審,也全是做做樣子,不僅支持4君子的朋友無法進庭,連英、美、加拿大、瑞士等國的外交官到場後,都被攔在門外。所謂「陽光司法」,事實是見不得陽光的司法!

羅富譽的妻子高燕於開庭前發文說:「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我們的家是破碎的,父母找不到兒子,女兒找不到父親,我也找不到丈夫。一萬多個日日夜夜,我們的國也是破碎的。在政府找不到公義,在民間找不到良心,在學校找不到師道,在醫院找不到憐憫。掩蓋了那段歷史,我們的國就破了三十年;為了紀念那份情結,我們的家就亡了三年。」

是的,「六四」的真相一日被隱瞞,屠殺的青任一日未追究,國家永遠都是破碎的。不管當權者怎麼強調團結一統也沒有用,沒有公義的國度,無法阻止人心的離散。但相對地,當政府倒行逆施,就只能靠每一個普通人,用我們的良知和勇氣,去守護真相,捍衛公義。銘記八九六四,不應也不會只是酒案四君子的呼聲,而是靠每一個有良知的人。若然銘記是罪,就讓我們共同承擔這罪責,將「六四」的真相繼續傳承下去。

我們並要求:
1. 立即解除四君子的所有刑罰,停止以緩刑之名行軟禁之實;
2. 對四君子的3年寃獄作出賠償;
3. 允許家屬探望待審政治犯;
4. 開放禁區,讓民眾自由討論及悼念「六四」;
5. 徹查「六四」真相,追究屠殺責任。

**更新:陳兵被判刑3年半,不獲緩刑。

 


【行動簡介】

因參與製作及推廣「銘記八酒六四」白酒,被囚近3年的四川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於4月1日至4日開始連續4天,在成都中級人民法院分案開庭審訊。悼念「六四」無罪,支聯會將於開庭最後一天到中聯辦聲援「酒案」4君子及其他因紀念「六四」被捕人士,詳情如下:

日期:2019年4月4日(星期四)
時間:中午12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到中聯辦

如有任何查詢,請電27826111與秘書處職員聯絡。

2019.4.4【悼念「六四」無罪 支持酒案四君子】


 

(更新3/4/2019)

2016年5月,四川4位朋友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製作了一款白酒,取名「銘記八酒六四」,在網上以每兩瓶89.64元人民幣售賣。

4位朋友為了製作這瓶酒失去自由,於同年5月至6月間相繼被捕。4人被違法超期羈押在看守所近3年,一直不審不判,也不能見家人一面。

直至2019年4月1日才開庭,但共同案件,不知何故被分開4日審理,每日審一位。

  • 符海陸:4月1日開庭,判刑3年,緩刑5年。除了其妻和姐姐被允許聽審外,父親和其他親人均不獲准入庭。
  • 張雋勇:4月2日開庭,判刑3年,緩刑4年。
  • 羅富譽:4月3日開庭,判刑3年,緩刑4年。
  • 陳兵:4月4日開庭,判刑3年半,不獲緩刑。

當局原起訴4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沒開庭的情況下,檢方變更為「尋釁滋事罪」。除陳兵能自己聘請律師外,其餘3人的律師均不明不白地被解聘。

符海陸妻子劉天艷在開庭前表示,4人被捕已一千多天。這段日子,妻子、孩子和父母一直無法與4人見面,飽受無理延期煎熬:「我們的親人,因為一瓶酒,一聲道別也沒來得及和我們說,就不明不白地從我們的身邊消失了近3年,就平白無故的得受牢獄之災。但歷史不能永遠被掩蓋,真相和正義終會得勝。」

* * *
在他們被捕一周年,羅富譽妻子高燕及符海陸妻子劉天艷發出公開聲明,質問當局:「難道那段歷史是虛構的嗎?請當局出來澄清!到底那段歷史發生了甚麼,難道不應該讓後人記住?中國法律哪條規定不能記住歷史?請當局給出解釋!他們四人手無寸鐵,就因為自己設計和包裝了幾瓶酒就能把這個政權顛覆嗎?」
* * *

酒案4君子介紹:

符海陸:
四川省宣漢縣清溪鎮白鶴村人。1986年生。在深圳打工時看見諸多不公,並通過微博認識一些追求自由的人,開始參與同城活動,舉牌抗議等。後被當局遣返四川,但他仍積極參與各種維權活動,協助毒疫苗家長維權,成了國保監控對象。與劉天豔育有一子。

張雋勇:
四川成都市錦江區人,1970年生。職業司機,從四川德陽「什邡維權事件開始,走進了維權領域,在四川乃至全國維權事發地都曾留下蹤影。現有三個兒子。

羅富譽:
四川省瀘州市人,1974年生,大學畢業後一直從事廣告工作。在網上認識同道之人後,就積極地參與到維權運動中。成都鐵流先生被軟禁,他冒著風險前往尋找鐵流的下落;成都讀書會準備用朗誦詩歌方式紀念「八九六四」被警方破壞,他冒著被警察發現的風險留在附近以便截住不知情的朋友。與妻子高燕育有一女。

陳兵:
四川遂寧人,1969年生,八九學運領袖,《零八憲章》簽署者,獄中異見人士陳衛的孿生弟弟。1989年學運伊始,陳兵是南充地區學運領䄂,後受身為北京高自聯領䄂的哥哥囑託照顧家庭,轉而沉潛。自1989年至2011年陳衛三次入獄,陳兵一直承擔照顧家庭責任,讓陳衛無後顧之憂。

1995年,陳兵創辦成都創能機電研究所。至2003年,因陳衛、劉賢斌等從事民運的原因,陳兵被當局盯防,業務受阻,關閉研究所到越南經商。2006年回國,從事商業保險業務,因國保阻撓,業務被阻絕。2011年陳衛第三次入獄後,陳兵接手陳衛的工作,成為西南地區民主異議群體重要協調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