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的歷史發展與香港未來

【支聯會的歷史發展與香港未來】

/文:麥海華(支聯會常委)

(編者按:支聯會常委、前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麥海華先生於本年九月二十九日於香港城市大學演講廳以「支聯會的歷史發展與香港未來」作退休演講題目。麥海華是支聯會創會成員,長期擔任副主席及常委,並為「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主席。演講介紹了支聯會的成立及發展,以及近年面對的挑戰,並引出「雨傘運動」後香港政局生態的轉變和支聯會未來的角色。)

八九北京學運催生了「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六四」屠殺將港人以及國內一代人推向政權的對立面。當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國家因民眾的反抗而解體易權,中共卻更以專制獨裁的手段打壓異己,拒進行政治體制改革,讓人民分享權利,制衡當權者。亦未能有效打擊貪腐,讓人民分享經濟成果。

按圖放大

支聯會的歷史發展與香港未來

支聯會作為一個社會運動組織,產生於一場發生在遙遠北京的學生群眾運動,當時,在香港有廣泛的、跨階層的支持;回歸前後,支聯會是一個有重要影響力的政治組織。至今,每年六月四日,維園的燭光悼念集會仍有數以萬計市民參加,可見其社會影響力。但自二零一零年政改方案通過後,支聯會受到不少衝擊,其作用備受質疑。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議後的「雨傘運動」,成為社會上,尤其是極欲求變的年青人,在本土意識和身份認同等問題,與上一代港人的身份認同出現分歧。支聯會對新形勢要作新的考量。

香港戰後的一代,在爭取民主、參與制定特區《基本法》的過程中,經歷八九民運,被捲入國家前途的廝殺中,在廣大市民支持下成立支聯會。並以「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作為宗旨和階段性的爭取目標。除了反映廣大市民的期望外,部分活躍的參與者如司徒華先生,更以此為其良心事業,終身不悔地走下去。可能這也是一個時代的呼喚吧!

八九民運與支聯會的成立

八九民運始於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至六月四日坦克屠殺結束的不足兩個月內的民主運動。人民是不會忘記的!

港人參與八九民運始於學聯於北京學運初期,曾派員到天安門慰問學生,回港後發動市民捐款支持學運。傳媒對學運的廣泛報導,也觸動市民的關注。在北京宣佈戒嚴當晚,爭取八八直選的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成員,決定翌日在維園集會,遊行到跑馬地新華社抗議李鵬,聲援北京學生。八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八號風球下,百萬人參與大遊行,支聯會亦在遊行中宣佈成立。五月二十七日,演藝界在跑馬地馬場舉行「民主歌聲獻中華」,為北京學運籌款。香港亦響應北京學生呼籲,於二十八日舉行了更大規模,有一百五十萬人參與的全球華人民主大遊行。在多次全社會總動員,全情投入支援北京學運的情況下,「六四」屠殺對港人是何等的悲痛和憤慨!也是運動持續至今的重要因素。

中共於六月四日凌晨血腥鎮壓學運,令世界嘩然,港人齊聲譴責。支聯會於「六四」後,由二百多個成員團體代表選舉產生了由司徒華、李柱銘為正副主席的二十人常委會,每年改選一次,以跟進各項紀念性和行動性的工作。

「六四」屠殺後,中共大舉搜捕學生領袖及民運參與者。為了保護這群被通緝者,國內很多組織和個人幫忙他們逃到香港,而香港亦有有心人以「黃雀行動」名義透過多種渠道偷運他們來港暫避,尋求外國政治庇護及收容,讓他們重獲新生。

支聯會作為一個社會運動組織,源於支持北京學運,本與港人沒有直接關連,為何能够兩次動員過百萬人上街抗議?它的理念為何,怎會有那麼大的動員能力呢?究其原因有四:一·國內於七八年推行改革開放的經濟路線,配合胡耀邦的寬鬆施政,讓人民有較大的自由和言論空間,為港人普遍接受。二·八十年代中《基本法》草擬過程有社會各階層的代表參與,讓民眾對未來有所期盼。三·香港將於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國,因此,港人對日後要面對的政權也十分關注,期望中國政府能善待國民,以和平方式解決社會矛盾,故以積極行動表達民意。四·國際及本地傳媒對整件事件作深入而廣泛報導,牽動社會的討論。在各種因素影響下,港人以主人翁的身份全情投入這場壯烈的民主運動。當「六四」屠殺的消息傳到香港,整個社會都悲憤不已

「六四」屠殺後,國內緝捕運動領袖,並大舉鎮壓反對聲音。因此,支聯會以爭取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作為最初階段的工作目標和重點。支聯會成立中國民主運動資料中心、整理及出版八九民運報章頭版專輯、八九民運報章廣告專輯,以及民運事件的分析和報導,以作歷史的記錄。在運動初期,無論在組織行動,宣傳出版,以至具體實務工作,都有龐大的義工無償但熱情地投入工作,參與和支持各項行動。支聯會在各項社會抗爭行動上,有活躍的政治組織、地區團體、工會組織、新興專業團體和民選議員辦事處等的支持。在宣傳及組織行動上一呼百應,而且能動員組織以外的群眾參與,成為九七前後十分有號召力的政治團體。與其他政黨及政治團體不同,支聯會主要集中關注國內的異見人士的處境,和政府對人權民主及言論自由的壓制等問題上。

支聯會政治影響

支聯會在港成為抵抗中共極權統治的民間力量,成為關注國內民主人權發展及政府施政的批評者。在九十年代初,「六四」死難者家屬在丁子霖教授等的召集下,成立了「天安門母親」群體,搜尋死難者資料,駁斥政府的謊言,去信人大,要求徹查「六四」屠殺真相,並追究責任,道歉賠償。至今已訪查了二百多名死難者資料,但政府對家屬諸多刁難,不准公開悼念,甚至在「六四」期間不准留在北京,反映政府不敢面對歷史錯誤,迴避鎮壓責任。支聯會在聲援劉曉波和《零八憲章》運動及抗議中共重判爭取憲政民主的劉曉波,軟禁其妻劉霞的行動上亦起帶頭作用。在李旺陽被自殺事件中更窮追不捨,近年的維權律師被判刑,更突顯中共專制的本色不變,於今為烈。

支聯會在港亦作為爭取民主人權的同路人,成為民間人權陣線的核心成員,參與爭取各項民主的訴求。回歸以來,每年「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成為中共的眼中釘,更有特首為了討好北京而要求司徒華主席解散支聯會,當然遭到當面拒絕。而每年「六四」的維園燭光,是在中國大地上唯一仍有數以十萬計市民聚在一起,燃點手上蠟燭,要求平反「六四」。

支聯會除了成立支青組、在活動中吸納年青成員、在學校推廣話劇、講座及交流討論外,更成立了「六四紀念館」,展覽有關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以至香港和海外的持續抗爭和紀念活動。同時,也將歷年蒐集和整理出的歷史紀錄及影音資料、以至當事人及採訪記者捐出的文物檔案,作為庫存,並整理展出。為了讓世界人民不會忘記這場悲壯的民主運動,並以此為鑑,支聯會本年三月已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六四」屠殺事件列為一項世界記憶。工作人員將整理有關文獻、歷史資料檔案及影音紀錄,作為憑據,這方面的工作有賴各方面人士,尤其是參與行動的學生及群眾的參與和捐贈,以成其事。

近年,社會對主流民主派的不滿及新生力量的興起,連支聯會亦被攻擊為爭取民主不力及「六四」悼念集會行禮如儀。各院校學生會及激進民主派,要求各自發展,遍地開花,不讓支聯會獨佔。事實上,二零一四年政改爭論,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企圖凝聚社會共識,爭取港人對未來政制的話事權,但遭人大八三一保守方案落閘否決,嚴重打擊社會大多數人的民主訴求,令社會上温和中間的政治力量受到質疑,激進勇武派的衝擊和港獨本土思潮的湧現,成為不可忽視的新興力量。隨之而來的「雨傘運動」亦成為港人爭取政制改革的全民運動。這次群眾運動將成為未來本土派,尤以年青人的抗爭新起點。由於以和平「佔中」、「雨傘運動」作為新的運動起點的議員及群眾會將抗爭的焦點放在香港政制和社會事務,因此支聯會的未來支持度及運作模式將要重新探索,亦會面臨更大的挑戰。

結語

香港支聯會是一個因八九民運而產生的社會運動團體,堅持每年籌辦各種形式的悼念及抗爭行動,以至成立「六四紀念館」,繼續深化民主教育,成績得來不易,對社會亦有多方面影響。筆者希望透過個人長時間近距離的觀察,揭示其發展過程及努力方向,並提出當前的挑戰。支聯會已故主席司徒華先生經常勸勉我們:「堅持到底、就是勝利」!任何理想,也需和衷共濟,堅定地走下去,才能見到出路。他亦以「功成不必在我、成功必有我在!」提醒我們不要計較成敗得失,只要真正付出,已無愧於心。謹以此自勉!

廣告

香港支聯會 –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Release the dissidents. Rehabilitate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Demand accountability of the June 4th massacre. End one-party dictatorship. Build a democratic Chin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