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報導

2016


2016.5.19 美國之音 VOA – 張德江訪港第二天泛民批沒誠意“看講聽”

多個團體於星期三晚上在香港灣仔菲林明道花園繼續集會,“泛民陣型”批評主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沒有誠意聆聽民意。

5月18日晚上6點,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支聯會、社民聯等多個泛民組織在灣仔舉辦集會,希望能把訴求傳達至正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出席歡迎晚宴酒會的張德江。……


2016.5.19 美國之音 VOA – 香港民間團體抗議張德江訪港 要求停止干預香港事務

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星期二抵達香港,展開3日訪港行程。張德江星期三早上出席「一帶一路」論壇,民陣、支聯會等多個民間團體及政黨,發起遊行抗議張德江訪港,要求停止干預香港事務。遊行人士不滿示威區安排,一度與警方對峙。傍晚張德江在酒會與4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見面,泛民提出撤換特首及重啟政改等訴求。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等多個民間團體及泛民政黨,星期三傍晚舉行集會,邀請張德江出席聽取民意,集會最新情況如何﹖


2016.5.18 明報- 【短片+多相:張德江訪港】民陣遊行至會展抗議遭警阻截 舉黃旗警告

正訪港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早上到會展出席「一帶一路」論壇,並發表主題講話。民陣、支聯會及多個泛民政黨近100人發起「停止干預香港事務 我哋唔要一帶一路」遊行,到會展抗議。
不過,參與團體沿通往會展的天橋上遊行到入境事務大樓對開時,被警方要求到劃定示威區,引起不滿。雙方對峙,警方警告他們不要衝擊防線,更一度舉黃旗警告。
民陣指,張德江若想了解香港真實情況,應該走入群眾,聆聽市民訴求。民陣今晚6時至8時於菲林明道花園舉辦集會,並邀請張德江出席集會,期望他確實了解香港情況和市民訴求。


2016.5.18 自由亞洲電台 RFA – 港支聯會致張德江公開信要求平反六四、釋放維權人士

香港支聯會星期三向到訪的中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發出公開信,要求平反六四、釋放維權人士。

支聯會在信中表示,去年9月25日,當時全體立法會議員與時任廣東省委書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張德江會面時,民主派議員一提出平反“六四”、爭取雙普選等議題,即換來張德江的變臉訓斥:“話不投機半句多”。然而,無論內地官員的臉色如何,支聯會也必繼續堅定不移地重申“平反六四”的強烈訴求。

公開信說,今年是“六四”27週年,支聯會呼籲中國當局回應香港市民、內地同胞和全球關注中國民主人權人士的訴求,解除“六四”禁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及公佈“六四”真相,公開審訊並追究所有官員的刑事責任,賠償死傷者家屬和公開道歉。同時容許“六四”受難者家屬自由、公開悼念親人,以期在悼念中舒緩傷痛。去年底,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於召開公聽會審議中國人權報告後,在其《審議結論》中也一再要求中國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及公佈“六四”真相,賠償死傷者家屬和公開道歉。

支聯會指出,1989年“六四”屠殺至今,內地的人權狀況毫無寸進,2015年更可說是中國公民社會寒冬之年。內地各不同領域的民間志願組織和勞工組織遭到打壓;維權律師、異見人士、網絡領袖、弱勢群體等被大規模拘捕,宗教方面也受到打壓;當中,尤其“709大搜捕維權律師及工作人員”打壓事件,更引起國際社會重大關注。此外,去年底也出現銅鑼灣書店五名人員失踪事件,書店負責人李波更突然於香港境內消失,其後證實並非透過正常出入境程序回內地“協助調查”,至今有關事件仍屬懸桉,更令不少香港人擔心是內地“強力部門”越境執法,公然破壞“一國兩制”的嚴重違法行為。

支聯會嚴正要求中國當局尊重及全面保障包括香港人在內所有中國公民的基本人權,立即釋放所有被捕、被囚的維權人士,停止打壓民間維權運動,公佈“銅鑼灣書店人員失踪事件”真相,並重申不會破壞“一國兩制”。


2016.5.18 自由亞洲電台 RFA – 港支聯會舉辦“民主風箏行動” 表達對民主的嚮往

中國“八九六四”27週年紀念日即將到來,香港支聯會定於5月22日(本週日)下午2點在西貢清水灣郊野公園舉辦“民主風箏行動”,彷效六四北京學生放風箏,表達對民主的嚮往。

支聯會5月18日的新聞稿說,八九民運期間,天安門廣場靜坐的學生,即使面對操縱軍隊的中共政權,亦毫不畏懼,並以風箏干擾半空中的直升機,抵抗中共的威嚇。支聯會自1993年開始舉辦“民主風箏行動”,彷效北京學生放風箏,表達對民主的嚮往。今年的活動中,支聯會特別製作了“平反六四”和“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兩隻民運風箏,悼念“六四”二十七週年和表達對建設民主中國的決心。


2016.5.17 香港電台《中國點點點》- 對談中國︰支聯會主席 何俊仁 ; 主題:六四事件27年、文革50年


2016.5.16 美國之音 VOA – 林和立稱習近平力爭做 21世紀毛澤東

在中國文革爆發五十週年之際,香港支聯會舉辦“回顧文革·還看今天”的系列講座。一位香港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場後,逐漸放棄鄧小平的一些政治遺訓,例如集體領導、不搞毛式政治運動、不搞個人崇拜、外交奉行韜光養晦等,展現出左的思想以及做“21世紀毛澤東”的雄心。

去年出版受到西方學術界好評的《習近平時代中國政治》英文版的林和立表示,習近平和紅二代都經歷艱困的文革生活,為延續和 鞏固中共一黨統治,深信權力就是一切,因此上任後逐步獨攬大權,強化黨高層決策領導小組的功能,兼任已存在或新成立的近十個中央領導小組組長,包括傳統上 由總理兼任的財經和深改領導小組,實際上架空了李克強。

林和立表示,習近平上台後,恢復或者容忍個人崇拜,新聞聯播報導習近平的新聞是其他常委總和的一倍還多。此外,習近平在多個內部或後來對外公開的講話中,重提意識形態純正的重要性,與毛澤東一樣強調政治掛帥,並形成黨的核心。

林和立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習近平上台之後,逐步顯露出思想偏左,意識形態濃重。

他說:“習近平在頭一年執政不同場合的講話,已經充分顯示,他的思想非常左、非常保守,接近毛澤東,跟鄧小平80年代初提 出的很多對官僚體系的改革,是格格不入的。很明顯,習近平不太欣賞鄧小平改革的傾向,而他擁護毛澤東極端集權,而且非常重視意識形態,防止知識分子、防止 黨內的自由派隨便講話,要恢復毛澤東的所謂一言堂。”

中共官方刊物《求是》雜誌今年五一最新出版的第9期,全文刊登習近平去年12月11日《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從 十多個方面論述中共當前面臨的問題及其看法,強調堅持黨的領導,要求黨校姓黨,警惕國內外各種敵對勢力企圖令中共“改旗易幟、改名換姓”,呼籲黨校成員要 守住黨的紅色主陣地,對妄議黨和國家大政方針、對黨的負面批評要“敢於亮劍”。

曾擔任CNN中國問題分析員的林和立表示,習近平的黨校講話突顯了他的極左思潮,“一言堂”之勢更加強烈,讓人看不出他會在未來掌權期間推動經濟和社會,尤其是政治領域的改革。林和立表示,習近平上台三年半,外界還看不出他有類似鄧小平、或者胡耀邦和趙紫陽那樣的改革熱情。

林和立說:“在黨校的講話裡面,他強調一般的黨員和乾部要姓黨,要充分表現對黨的最高領袖無條件的忠誠。而且,他也對西方,尤其美國對於中國意識形態的入侵,和平演變,或顏色革命也提出警告。所以,現在非常明顯了,他的最終目的,是要集權,延續他個人的千秋萬世。”

習近平在黨校講話中,批評黨內有人質疑為什麼不能認同西方普世價值或借用相關政治話語,是沒有看清楚“暗藏玄機”,“不知不覺成了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吹鼓手”。林和立表示,習近平的“敢於亮劍”說,意味著未來或對言論控制更加嚴厲。

他說:“從2013年九號文件,言論要設立7個禁區,過去一年對於公民社會,比如說維權律師、大學教授,跟NGO活動分子的打擊,包括對不同宗教緊密地控制來講,在意識形態領域方面,放寬的可能性是越來越小,加緊控制的可能性是越來越大。”

林和立表示,中國的出路在於以制度取代人治,不可幻想習近平擁有絕對權力後會推動政治改革。林和立表示,習近平熱衷的是建立在他個人可以同毛澤東相同的歷史偉人地位。

他說:“習近平對他自己的評價是非常高的,也覺得自己在中共的地位可以跟毛澤東比較。所以,他要樹立自己的個人威信,熱衷 於搞一些毛澤東類型的意識形態、政治運動,來樹立自己作為21世紀的毛澤東、新時期中共偉人的地位。他覺得,所謂這個中國夢成功完成的話,他的地位就可以 等同於毛澤東。”

據報導,習近平在黨校的講話獲得中國毛左派的歡呼和讚賞。林和立表示,這並不奇怪,但是,這種壓制自由派,寬容左派的一言堂作風,會讓知識分子不敢再講話,當局偏聽而造成政策出錯的機會大增,這對中國的發展是十分危險的。林和立借用中國搖滾樂歌手崔健的話說,“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像不除下,文革不會有結束的一日”。


2016.5.8 香港電台 – 支聯會及民陣要求內地釋放維權人士郭飛雄

支聯會和民陣等10個團體,要求內地當局釋放在獄中病重的內地維權人士郭飛雄,或讓他保外就醫。

團體指出,去年因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和尋釁滋事,被判囚6年的郭飛雄,在關押期間已遭受酷刑對待,他的姐姐早前表示,郭飛雄大便有血,咽喉和口腔都出血,但監獄醫院拒絕為他做身體檢查。

團體亦促請內地政府要確保所有在囚人士都獲得適切的醫療服務,羈留場所要接受國際機場監督查訪,杜絕酷刑及所有不人道的情況。


2016.5.3 立場新聞 – 各自做該做的事好了:對學聯退出支聯會的幾點意見

(文:陳國權)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簡稱「學聯」)日前終於正式退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 事到如今已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無可挽回現實。  雖然二十七年的關係最終分手難免令人感到欷歔和惋惜,可是無論如何,這是多元價值互相衝擊,以至彼此制衡的年代,有謂是年輕人與年長者的「世代之爭」,其實也並不盡言,事關在後現代社會中一元價值的思維已破產,各自表述取態,以至彼此不能說服對方早已是常態現象。 所以學聯和支聯會同樣必須接受時移勢易的事實,大家還是豁達的往前看,各自繼續做該做的事好了。

不少人指出:「民主回歸」的路線已走到盡頭死巷,再也沒有出路,必須另闢蹊徑。 此外回歸後這些年來,香港人已看透中國執政共產黨極權專制的醜惡嘴臉,「中國」這個命題已成為香港政治上的禁忌詞,年青一代視之為污名,更鄙而惡之或畏而遠之。  再者「本土主義」的論述近年來沸沸揚揚,不同形式的本土團派亦風起雲湧。 暫且不論「民主回歸」的政治抗爭原則是否經已壽終正寢,也不爭辯「本土主義」的分離態度是否必然的政治出路,事實上就算本來並不難辯解的「愛國不愛黨」說法也變得含混不清,因為不少年輕人根本已徹底否定「國」的意義,更不屑談論醜陋不堪的「黨」,「中國」這個詞成為政治的咒詛。

支聯會全名清晰的標明「愛國」兩字,肯定是以中國為本位而認同八九六四這一場愛國性質的政治運動,不少年輕人對此大表質疑。 支聯會一直堅持的五個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六四民運‧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嚴格來說根本談不上是甚麼工作方針的信條,充其量只是支聯會對中國政治發展的主觀期盼和訴求,或是鼓舞民心的政治口號而已。 可是,學聯卻煞有介事的指稱並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並表示香港現時已陷入水深火熱當中,必須立足香港奮力自救,根本無暇理會中國的民主發展云云,把一個實質上的偽命題說成是一個必然認真處理的政治課題,不曉得是有意還是無心,筆者總覺得是為了製造一個脫離支聯會的下台階。

八九民運時十二三歲的中學生如今已是不惑之年,對於當年的事相信從電視熒光幕的血與火映象中仍有一定的模糊記憶,或多或少總有心繫情牽的關連,可是八十後和九十後的年輕人在認識上總有陌生的阻障,在感受上更有嚴重疏離的隔閡,要做到薪火相傳的延續發展總不是支聯會一廂情願的事。 也有不少年輕人苛責支聯會只著重祭祀式的活動,每年因循的「行禮如儀」。 不過,筆者必須指出六四事件並不單是中國官方所謂的一次政治風波。 這是一次民主抗爭運動,其影響力已超越地域性的特質和局限,事實上已曾掀起「蘇東波」,撼動多個共產黨政權最終逐一瓦解。 而且,這是大學生和知識分子敢於面對極權政府的一次和平鬥爭,最後是強權專制者對手無寸鐵的人民血腥殘暴鎮壓,造成慘痛的歷史悲劇。 因此,這不只是政治上的事件,更是人類良知光輝與殘暴惡行陰暗的對照和對立。 年輕人儘管在心態上否定中國政權,可是請不要因此而忘記甚或輕藐這個曾經在中國大地發生過的一場波瀾壯闊民間政治運動。 而且,對於為民主運動犧牲的人,悼念緬懷是凝聚道德力量的基礎,從而深化認識以至堅持初衷信念,守護這一束必須繼續燃亮照耀人心良知的六四火苗。

筆者一直以為,如果說「民主回歸」已是蓋棺論定,難道從「分離主義」發展的「香港本土自主」便是必然可行的政治抗爭方案嗎?  平情而論,探索不同的政治出路是必須而理所當然的,而且事非經過不知難,面對強權專制的勢力,我們總要不斷努力的嘗試和調整抗爭策略。 那麼,不同取態的政治團體就算未能團結起來凝聚力量,也請勿互相攻擊而抵消彼此的影響,製造分裂,因為這正是當權者所樂見的政治局面。

在六四的問題上,學聯已有所決定走自己的路,對於支聯會而言,筆者以為不管陽關大道好走還是獨木小橋難行,仍然必須毋忘初衷和堅持下去!


2016.5.2 香港01 – 支聯會洗刷國殤之柱  何俊仁稱不會受本土思潮影響

今年是六四27周年,9名支聯會常委到港大洗刷「國殤之柱」,並向六四死難者鞠躬及獻花。

支聯會面對學聯退出,以及多間院校學生會計劃在中大舉行六四集會,與維園燭光晚會分道揚鑣。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不會因為本土思潮冒起而改變「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他說:「你覺得身分認同有問題唔緊要,但你不要否定當年中國市民爭取正義運動的意義,更不要否定香港市民支援的意義。」

反駁行禮如儀 何俊仁:悼念應莊重簡樸

對於於近年六四晚會被部分人批評行禮如儀,何俊仁堅持,六四晚會應該採取莊重、嚴肅、簡樸的形式,表達對受難者哀思,而不是嘉年華會,不宜把晚會變做論壇。他歡迎學生以其他形式悼念六四,吸引不同的群體參與。

港大學生會長遠觀速閃:我路過

自國殤之柱在1997年放置在港大以來,支聯會每年都與港大學生會一起洗擦國殤之柱,但去年起沒有再聯合行動,今年再邀請學生會亦遭婉拒。支聯會洗刷國殤之柱期間,記者發現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十多米外遠觀,她聲稱是放假回來,路過看看,強調「無必要一齊洗」,隨即調頭離開。


2016.5.2 明報- 支聯會洗刷國殤之柱 何俊仁:不因本土思潮改變「建設民主中國」綱領

支聯會成員按傳統到香港大學,洗刷「國殤之柱」及獻花。

學聯早前宣布退出支聯會,多間院校亦計劃另外在中大舉行六四集會。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不會因本土思潮興起改變「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他指不論什麼身分認同,亦不能否定當年中國人民爭取正義的運動,以及港人對運動的支援。

對於六四集會形式,何俊仁說,集會須莊嚴地讓參與者表達哀思,並非嘉年華或表演晚會,亦不宜在集會進行公開論壇。

1997年以來,支聯會均會聯同港大學生會,共同洗刷「國殤之柱」,但自去年開始再沒有共同行動,港大學生會今年首次自行洗刷「國殤之柱」。何俊仁指,若年輕人認為活動能鼓勵更多人參與,是一件好事。


2016.5.2 香港電台 – 支聯會成員到港大洗刷國殤之柱並獻花

支聯會數名成員到香港大學,洗刷國殤之柱。他們先向國殤之柱獻花,之後拭刷雕像下的紀念碑。

對於港大學生會今年首次自行洗刷國殤之柱,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說,若年輕人認為活動能鼓勵更多人參與,是一件好事。

被問到港獨思潮會否影響參與六四紀念活動,何俊仁說,只要有正義感,不論身分認同,均應反對當年鎮壓,為中國人民的基本尊嚴、發聲權利、言論和集會自由發聲。


2016.5.2 now 新聞 – 支聯會洗刷國殤之柱

【now新聞台】支聯會到港大洗刷國殤之柱。

約十名支聯會成員先向國殤之柱獻白花,記念六四事件死難者,然後戴起膠手套,以清潔劑由地台開始清潔雕塑。

學聯早前宣布退出支聯會,港大學生會表示,今年將再次不會出席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不變,認為學生不會忘記六四歷史。


2016.5.1 香港01 –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嘆本土衝擊:就算華叔在世 六四晚會仍分裂

//魯迅曾說:「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過去27年,支聯會走過的路始終如一,但伴行者近年不增反減,甚至有人另闢蹊徑尋新路。

面對本土思潮冒起,以及學聯退出的雙重夾擊,支聯會似乎已走到改變的十字路口。外界對支聯會以至「六四晚會」的求變聲音,愈來愈響亮,到底今年維園能否依舊遍地燭光呢?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香港01》專訪時說,絕不為迎合本土派而更改任何綱領,坦言早料與學聯分道揚鑣。他又認為,即使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仍然在世,亦難阻今天的分裂局面。//

1989年5月21日,8號風球高懸,百萬市民冒雨參加大遊行,支聯會順勢成立。近27個寒暑過去,支聯會歷盡風雨,成功頂住內地政權打壓,卻敵不過本土思潮冒起。與支聯會並肩作戰27載的專上學生聯會(學聯)近日決定正式退會,外界不免擔心支聯會後繼無人,平反六四等目標再難薪火相傳。

支聯會外的人求變心切,但身處漩渦中的何俊仁,對此不以為然:「學聯並不代表所有年輕人,我們即管看看,今年六四晚會還有多少年輕人會來。」他透露,自3月底有傳媒報道指,學聯打算另起爐灶舉辦六四晚會時,就預料雙方可能有分道揚鑣的一天,雖然他樂意與學生代表溝通,商討未來會否合辦晚會,但相信作用不大,「有些人不是在講道理,有些事情需要他們慢慢覺悟。」

本土派非傳承六四精神

需覺悟的是哪一方,當下未能揭盅。何俊仁多番強調,六四晚會遍地開花,並不會令支聯會支持者流失,因為無論是學聯還是本土派,他們舉辦晚會的初衷,都與支聯會不同。何俊仁深信,他們只借六四議題探討本土問題,並非真正關心六四或哀悼六四死難者,更遑論承傳六四精神。

何俊仁不擔心集會人數下跌,支聯會五大綱領亦會「企硬」堅守,即使綱領之一的「建設民主中國」近年屢遭抨擊,惟何俊仁再三強調,支聯會絕不為迎合任何人而更改綱領,又形容要求支聯會更改綱領的人士根本是「走董建華路線」,因擔心得罪權貴而找藉口避談「中國」。

他激動地反問,「你們不敢做都算了,為何還要反對甚至批評我們去做?」

談到支聯會,不得不提創會主席司徒華。華叔生前出席最後一場六四晚會,曾經在台上道:「只要活着一天,我都會和大家手牽手、肩並肩,走到目的地。」這段發言曾經撼動人心,但人心會變,距今五年,我城光景不再。

晚會人數非控制範圍

「這肯定不是華叔所樂見的,但我相信,就算是華叔在世,也難以避免,只能順其自然地任其發展。」何俊仁語帶無奈,又帶點憤慨道:「由本土思潮而引發的分裂和爭議,歸根究底是被共產黨逼到萌芽,隨後又在梁振英製造的土壤中滋長。」

儘管如此,何俊仁仍對支聯會前景感到樂觀,「在這種情況下,支聯會每年仍可凝聚一股不小的力量,這本身就是人類的歷史紀錄,如果今年六四晚會可以有10多萬人出席,我都不知道會有多開心。」然而,近年維園燭光減少是不爭事實,何俊仁惟有拋下一句補充:「人數歷年來有高有低,不在我們的控制範圍」。

晚會出席人數高低,何俊仁無法控制,但六四晚會形式,以至支聯會的風格,難道沒半點改變空間?綽號「鐵頭仁」的他斬釘截鐵表示,支聯會只會沿用自己的方法,去延續舊有的傳統活動,如每年六四前夕的放風箏、長跑和大遊行等。他堅信,這才是傳承。


2016.4.25 明報 – 學聯退出支聯會民陣

【明報專訊】學聯常委兩周前開會決定退出支聯會和民間人權陣線,近日陸續向相關團體遞交退會信。學聯常委會主席陳瑞玲表示,由於學聯是大專院校聯會的平台,常委認為不應該以聯會身分再加入其他組織「接上接」。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對學聯退出支聯會感到「惋惜,但無辦法」,指已去信學聯,感謝對方20多年來參與支聯會工作。他相信學聯的退出不會影響支聯會工作,「幾十年都係咁,會頂住各方壓力」,又期望青年繼續參與六四活動,不擔心會影響年輕一代對悼念六四、支援內地民主運動的參與。

何俊仁:不影響工作 盼青年繼續參與

陳瑞玲說近年學聯已無派人出席支聯會會議,今年不會以學聯名義出席支聯六四晚會,但未有討論會否以學聯名義出席其他學生組織舉辦的悼念活動。至於退出支聯會是否因為本土思潮,她說常委作決定時沒在理念上詳細討論,「但不多不少都有關」,指有常委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理念。

學聯:本土思潮「不多不少有關」

至於退出民陣,陳瑞玲說學聯未來會按不同議題獨立跟民間組織合作,強調退出民陣不等於無民間社會行動。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對學聯退出感可惜,但感謝學聯過去多年幫助,特別是兩年前學聯在民陣七一遊行結束後舉行的預演佔中。他認為學聯退出民陣不代表斷絕合作,因學聯仍然願意借場予民陣舉行會議討論七一遊行事宜,他歡迎日後各大專學生會以獨立身分加入民陣。

蔡子強:退出理由牽強 學聯須連結社會

本身是學聯「老鬼」的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稱,學聯多年來都是公民社會一員,對學聯退出支聯會及民陣感到很可惜,他直言學聯退出的理由牽強、滑稽,「學生會留在學聯都是自相矛盾,學生會是否又是被學聯領導?既然如此為何不接受留在支聯會?」

蔡子強認為學生運動必須與公民社會連結,否則成功機會渺茫,而支聯會、民陣正是給予學聯與社會連結的平台,「去年六四晚會上,學生會代表上台向在場逾10萬群眾解釋理念」,認為若學聯自絕於公民社會,令支持者只是校園內的人,並不足以改變公民社會。而學聯、支聯會亦互相失去平台、傳達理念。

去年各大學學生會先後議決退出學聯,港大、浸大等先後投票通過退聯,令學聯內的大專學生會成員只餘下中大、樹仁、科大及嶺大學生會。今次學聯退出支聯會、民陣的決定,則是由學聯屬下成員一致通過。


2016.4.24 明報-退出支聯會、民間人權陣線 學聯:不多不少與本土思潮有關

學聯常委兩星期前開會決定退出支聯會和民間人權陣線,近日陸續向相關團體遞交退會信件。學聯常委會主席陳瑞玲表示,由於學聯是大專院校聯會的平台,常委認為不應該以聯會身份再加入其他組織「接上接」。她表示退出支聯會,「不多不少」都與本土思潮有關。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對學聯退出支持會感到「惋惜,但無辦法」,指已去信學聯,感謝對方20多年來參與支聯會工作,他說1989年時學聯最早發起支持內地學運,「仲早過支聯會成立」、是支援學運的先鋒。

學聯陳瑞玲表示,近幾年學聯已經無派人出席支聯會會議,今年不會以學聯名義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但會內未有討論會否以聯會二身分參加其他學生組織舉辦的六四悼念活動。

至於退出支聯會是否因為本土思潮,陳瑞玲表示,常委作出決定時,沒有在理念上詳細討論,「但不多不少都有關」,指有常委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理念。

何俊仁相信學聯的退出不會影響支聯會工作,「幾十年都係咁,會頂住各方壓力」,又期望青年會繼續參與六四活動,不擔心會影響年輕一代對悼念六四、支援內地民主運動的參與。

學聯也是民陣一員,退出民陣對學聯與民間可組織互動連結有否影響?陳瑞玲說,學聯未來會按不同議題,獨立跟民間組織合作,強調退出民陣不等於無民間社會行動。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亦對學聯退出感可惜,但感謝學聯過去多年的幫助,特別是兩年前學聯在民陣七一遊行結束後,舉行的預演佔中。

至於會否影響今年的七一遊行,岑子杰說,學聯仍然願意借場予民陣舉行會議討論遊行,因此退出民陣不代表斷絕合作。岑子杰表示,歡迎日後各大專學生會以獨立身分加入民陣。


2016.4.18 Fox News – Hong Kong’s Tiananmen Museum faces closure over legal dispute

The world’s only museum chronicl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brutal 1989 crackdown on student protesters in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say it faces closure because of a legal dispute, its Hong Kong operators said Friday.

The pro-democracy group behind the tiny Hong Kong museum said it has decided to look for another space rather than fight a costly lawsuit launched by other owners of the building where the museum is located.


2016.4. 18 Hong Kong Free Press – ‘Never forget’: 27km run marks 27 years of fighting for 1989 Tiananmen Massacre vindication

Around 30 people took part in a “Never Forget June 4th" long-distance running event held by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 on Sunday. The event marked 27-years since the movement began fighting for the vindication of the 1989 Tiananmen Massacre – an inciden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s yet to take acknowledge or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runners set off at around 9am from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ran to Tsim Sha Tsui before taking the Star Ferry over to Central. The run ended at the Chinese Liaison Office in Sai Wan, where they laid wreaths before the People’s Heroes Monument.


2016.4.17 NOW 新聞 – 支聯會舉辦長跑悼念六四27周年

支聯會舉辦毋忘六四長跑,悼念六四事件27周年。支聯會表示今年六四燭光晚會籌得的款項會用於購置六四紀念館的永久館址,預計涉及過千萬元。

支聯會約三十人在城市大學集合,包括副主席蔡耀昌和秘書李卓人,展開毋忘六四長跑。來到27周年,今年會跑27公里,途經山東街、廣東道等,多條以中國省市命名的街道,再到尖沙咀鐘樓,之後乘坐天星小輪過海,經添馬公園跑往政府總部,再到豎立國殤之柱的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終點是中聯辦,在門外向民主女神像獻花。他們的訴求不變,仍是要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

六四紀念館搬遷在即,支聯會希望於九龍物色永久館址,預計涉及1500至2000萬元。支聯會計劃今年於維園燭光集會中的籌款,扣除行政開支後,會用於購置新紀念館。


2016.4.16 有線新聞 – 支聯會申請將64列世界記憶名錄

支聯會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把六四事件的記錄檔案,列入世界記憶名錄。

支聯會指,中國去年成功申請把南京大屠殺列入世界記憶名錄,決定在上月三十一日,把收集到的六四事件記錄檔案和資料,交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希望可以列入名錄,更有效保存相關歷史。

支聯會亦表示,計劃興建的新六四紀念館,面積預計會較現時大接近一倍,估計賣出現有紀念館物業後,仍需籌集多四百萬元,但新館選址仍在物色。


2016.4.16 無線電視 –被指違反大廈公契 六四紀念館將另覓新地

尖沙咀的「六四紀念館」休館維修兩個月後重開。

支聯會表示,「六四紀念館」最遲會開放至今年年底,因為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指紀念館違反大廈公契提出訴訟,加上現時紀念館面積較細,決定另覓地方搬館。

現時紀念館的實用面積大約八百平方呎,支聯會說約四、五十人到來已很擠迫,他們希望新館可擴大至少三百平方呎,以提供更多互動展覽空間。支聯會希望將出售單位後所得款項,加上再籌款,購買更大面積的單位,但暫時未有合適選址。

另外,今年是「六四事件」二十七周年。支聯會上月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六四事件」和相關資料列入《世界記憶名錄》。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中國政府一定反對,雖然中國政府雙重標準,南京大屠殺會支持放進去,但『八九』就不想人提,但在香港,我們利用到這自由空間,我們應該盡努力做自己能做的事。」

預料要一年多後才知道結果。創建於1997年的《世界記憶名錄》希望保留人類記錄的文件檔案遺產,入選標準包括真實性、重要性等。


2016.4.15 Time – The World’s Only Tiananmen Massacre Museum Is Being Forced to Close

The operators of the facility, located in Hong Kong, say political pressure is being brought to bear on them

More often than not, monuments to tragedy are epic structures — consider the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stretching out over a quarter million square feet, or the stark, sprawling Sept. 11 memorial in New York City — but the world’s only museum dedicated to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of 1989 is the size of a small apartment. It is tucked into the fifth floor of an older building deep in the neon chaos of Hong Kong’s Tsim Sha Tsui district.


2016.4.15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HK$3 million crowdfunding campaign for June 4 memorial museum

A pro-democracy group has launched a crowdfunding campaign to relocate the June 4 memorial museum.

The campaign, by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 came as the alliance decided to close the museum at its current site by the end of the year.


2016.4.15 紐約時報 – 香港六四紀念館將被迫關閉遷址

香港——紀念1989年天安門抗議運動的唯一一家博物館在香港一座辦公樓五層開館兩年後,預計將於今年閉館。六四紀念館的組織者說,他們正在努力尋找新館址。

這個面積為800平方英呎(約合74平方米)的紀念館位於擁擠的尖沙咀購物旅遊區,其中的展品包括照片、對一些死於軍事鎮壓的抗議者的介紹,以及學生在佔領北京天安門廣場期間豎起的民主女神像的複製品。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以下簡稱「港支聯」)主席何俊仁說,該樓的業主立案法團一直反對這個紀念館,紀念館的組織者面臨官司,但已經決定不再繼續花錢打官司抗衡。港支聯建立了這家紀念館。

何俊仁說,他認為針對紀念館的官司背後是政治。「不是業主立案法團在出錢與我們打官司。出錢的只有一個人,」何俊仁週四在接受採訪時說。他指的是法團主席巢國超(Stanley Chau Kwok-chiu),他在中國大陸擁有一家服裝廠。

未能聯繫到巢國超對此事發表評論。在接受當地新聞媒體採訪時,他曾否認起訴紀念館是出於政治動機。

何俊仁說,紀念館將在8月或9月閉館。

「我們正在籌集資金,希望能夠搬到面積更大的首層空間,或搬到一個購物中心,」他說。

何俊仁說,除了打官司,該樓的管理層一直在用行政手段騷擾前來參觀的人。

「他們檢查參觀者的身份證,嚇跑不少內地參觀者,」他說。

當年,在北京和中國其他城市,抗議者要求結束腐敗、對政府事務有更大的發言權。發生在1989年6月3日至4日的鎮壓,導致數以百計的人死亡,六四在中國大陸是大體上被禁的話題,網上或其他媒體上的有關討論遭到審查。香港雖然在1997年回到大陸統治之下,但仍維持著自己的法律制度和半自治的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唯一能公開紀念那次抗議活動的地方。

在紀念鎮壓25週年的2014年,紀念館的參觀人數激增,其中包括許多內地人。據港支聯在網站上發表的一份聲明,從2014年4月開館到今年1月,紀念館的參觀者累計達2萬多人次,其中三分之一來自中國大陸。港支聯成立於1989年5月,當時是為了支援北京的抗議活動,後來繼續支持大陸的民主倡導者。


2016.4.15 蘋果日報 – 八方人物:遷館反思 六四館長︰新館可加傘運元素

位於尖沙嘴一商廈的六四紀念館遭大廈法團滋擾並以法律問題挑戰被迫遷館。創館館長林漢堅批評是政治打壓,但樂觀認為,今次未必是壞事,建議支聯會趁機尋找更大地方,甚至可以將紀念館變成不局限於六四事件,擴大展覽規定,包括雨傘運動在內、以學運為主題的紀念館,以免只觸及六四予人「離地」感覺。


2016.4.15 蘋果日報 – 朱耀明獲德教區人權獎 表揚爭民主貢獻 首位華人奪殊榮

…朱牧領獎時會發表題為《敲鐘者言》的主題演講,內容除觸及香港民主發展,六四事件及佔領運動,亦特別提及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蹤案,強調越境擄人的非法行為,令一國兩制及《中英聯合聲明》保障港人的言論及出版自由甚至人身安全,受到侵蝕。…


2016.4.15 Radio Free Asia – Closure of Hong Kong’s Tiananmen Massacre Museum ‘Only Temporary’: Organizers

The organizers of a Hong Kong museum commemorating the 1989 student-led democracy movement in China, and the military crackdown on unarmed civilians that ended weeks of protest on the night of June 3, say it is being forced to close amid growing political pressure.


2016.4.15 Associated Press – Hong Kong’s Tiananmen Museum faces closure threat

HONG KONG (AP) — The world’s only museum chronicl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brutal 1989 crackdown on student protesters in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say it faces closure because of a legal dispute, its Hong Kong operators said Friday.

The pro-democracy group behind the tiny Hong Kong museum said it has decided to look for another space rather than fight a costly lawsuit launched by other owners of the building where the museum is located.

The June 4th Museum, which opened two years ago, is dedicated to preserving the memory of one of the darkest chapters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through photos, videos, artifacts and written histories. Its exhibits include a replica of the Goddess of Democracy statue famously erected by protesters in Tiananmen Square.


2016.4.14 The New York Times – Tiananmen Protest Museum Says It’s Being Forced Out of Hong Kong Location

HONG KONG – After two years on the fifth floor of a Hong Kong office building, the only museum dedicated to the 1989 Tiananmen protest movement is expected to close this year. The organizers of the June 4th Museum say they are scrambling to find a new location.

The 800-square-foot museum in the packed Tsim Sha Tsui shopping and tourism district includes photographs, descriptions of some of the protesters killed in the military crackdown and a replica of the Goddess of Democracy, a statue erected by students during their occupation of Tiananmen Square in Beijing.

The museum has been opposed by the building’s owners corporation, and the organizers faced a lawsuit that they have decided they do not want to continue spending money to fight, said Albert Ho,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 which established the museum.


2016.4.14 BBC 中文網 – 香港六四紀念館將於今年九月前被迫關閉

全世界首座以1989年北京天安門事件為主題的「六四紀念館」將於今年9月前關閉。運營單位認為,閉館是受到政治及資金因素影響。

「六四紀念館」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於2014年成立,以展出「六四」時期的錄像和照片為主。地址在尖沙咀一處商業大廈五樓,佔地約800平方英尺(74平方米)。自開館以來累積的2萬名遊客中, 超過半數來自中國大陸。

「我們決定另覓新址……我們的對手有穩定的資金支持。」由於與大廈法團持續的官司訴訟太過昂貴,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周四(4月14日)對BBC新聞網透露,紀念館將於今年6月4日後關閉,但閉館日也可能在8月或9月。

紀念館從成立以來就一直和大廈法團打官司,有其他租戶基於安全顧慮希望紀念館能關閉。而根據法新社取得的一份法律文件,紀念館違反規定,文件上指出該單位應該做為辦公室使用。

何俊仁則認為來自租戶的抱怨和打壓其實有政治目的。他告訴BBC,大廈管理單位堅持要對到訪紀念館的遊客進行檢查並留下紀錄,這使一些中國大陸遊客卻步。

支聯會正在物色新的展覽空間,希望能超過一千平方英尺,也希望能避免再遇上法律問題。但紀念館目前還沒有找到新的落腳處。法新社報道,如果紀念館來不及在關閉前找到新址,展品將會先寄存倉庫。

支聯會也是每年香港「六四」紀念燭光晚會的主辦單位。在「六四」屆滿27週年的2016年,在中國這依然是一個禁忌議題。

根據法新社報道,中國政府至今沒有公布在「六四」鎮壓中確切的死亡人數而遭到世界譴責。獨立觀察員估計超過一千人死亡。


2016.4.14 BBC News – Hong Kong Tiananmen museum to close after legal dispute

A museum in Hong Kong dedicated to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will close by September because of a legal dispute.

The other tenants of the building it occupies have long wanted it shut down because of safety concerns.

The chairman of the group behind the museum, Albert Ho, told the BBC that protracted litigation was proving too expensive

China bans all reference to the military crackdown on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on 4 June, 1989.

It comes as there is growing concern among some in Hong Kong that the freedoms given to the territory when it was handed back to China in 1997 by the British are being eroded.


2016.4.14 Revista Digital Nueva Museología – El Museo de Tiananmen de Hong Kong a punto del cierre por presión política y vecinal


2016.4.12 美國之音 – 港人聯署譴責重判支持佔中廣州三君子

中國廣州中級法院4月8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三名支持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的廣州南方街頭運動參與者,引發強烈反彈。香港多個團體隨後發起強烈譴責的聯署信,呼籲港人和支持民主自由人士聯署,聲援被當局嚴判的活動人士,延續雨傘運動的精神。

由香港“傘捕者”、“六四行動”和“六四新生代”4月9日發起的聯署信表示,對廣州市中院以4至4年半監禁、剝奪政治權利3年,重判雨傘運動支持者王默、謝文飛和張聖雨感到震驚、不解和憤怒。


2016.4.9 香港電台《香港家書》-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內地聲援佔領人士被判囚是滅聲之舉

//Anna, Gloria,

你們好!我相信你們和美加的朋友,都已從新聞中得到消息,年半前在內地支援香港雨傘運動的朋友,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重判入獄。王默、謝文飛、張聖雨,前兩位被判囚四年半,第三位被判囚四年,梁勤輝純粹因在網上發表言論,亦被判囚年半。我相信你跟在香港的我們一樣,心情沉重。

2014年,人大8.31決定剝奪了香港人期望擁有的普選權,引發了香港有使以來一場最大規模、最感人的佔領公眾地方、以公民抗命形式爭取民主的運動。大家都清楚記得,七十九日當中,雖然我們佔領了銅鑼灣、旺角、金鐘部分公眾街道,令很多車輛要改道,構成不便,但大體上我們並沒有對香港的公眾秩序造成很大的破壞,市民更加沒有擔憂過我們會有大規模暴力行動,危害市民生命及財產安全,亦從來沒有人憂慮我們會推翻政府,顛覆政權。年多以後,雖然很多組織者和參與者曾被逮捕,我自己亦被捕過兩、三次,也到過警署落口供,但絕大部分人至今都未被起訴,更遑論被判入獄。縱使有十數人因清場時與警方有肢體衝突和碰撞而被檢控,但大體而言,香港仍然未進行大規模打壓,我亦相信,如果政府這樣做的話,會引起群情洶湧。

香港和內地一河之隔,內地這幾位朋友並沒有任何如佔領、阻礙交通甚或挑戰中央政權等具體行動,他們只是以和平方法聲援香港,只是在街頭舉牌舉橫額,支持雨傘運動,或者是在網上留言寫短文,但竟然有兩位被判囚四年半!我們真的很難過。純粹因聲援香港的和平運動,用的亦是和平宣示方法,竟然指他們顛覆政權?何謂顛覆?顛覆即是推翻一個政權,包括用組織、用策劃、用行動推翻政權,難道這是簡單事?如果沒有武力或者用武力威脅,又怎能推翻政權?純粹舉橫額聲援香港這個邊陲地方,而香港只有一千平方里,全國九百六十萬平方里;香港只有七百萬人,全國有十三億人,聲援香港人爭取民主,怎能顛覆到整個中國政權?他們的行為又怎會煽動到其他人以武力顛覆政權?

其實這些都是欲加之罪,令內地的人民連微小的言論自由也沒有,倘若這些自由是被用作表示不完全屈服於政權的政治決定。而他們的被打壓更是有着示範作用,使全國人都鴉雀無聲,更要讓他們知道,絕對不能學習香港的公民抗命行動,更不要讓香港人知道,內地人是被容許聲援香港。這些就是中央政府、中共政權要打壓這幾位和平宣示者的動機。作為香港人,我們覺得完全不能接受,我們更加有理由擔憂,倘若中央政府如此對待內地人民,她對香港能有多大的容忍?在她心目中,是否整個香港或香港很多人都是在顛覆政府?舉橫額已經是煽動顛覆政權罪,香港數以萬計的人曾經上街,支持平反六四,爭取中國民主、香港民主,那又是否全香港的人都在顛覆中國的政權?

Anna, Gloria, 今年已經是六四二十七周年,我希望你們能一如以往,和美加的朋友一起關注香港和大陸的人權狀況,我亦希望香港朋友知道,香港和內地的政治息息相關,中國的民主開放對香港來說是非常重要,會消除香港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礙和阻力。香港人繼續享有民主,象徵了在整個中國仍然有這一股生氣。

今年六四,我們一樣用燭光,表達希望,表達對民主的遠景。繼續努力,為了爭取香港和國家實現民主,我們絕對不能放棄。

何俊仁
2016年4月9日 //

** 標題由編輯所加


2016.4.8 美國之音 – 香港支聯會抗議中國嚴判政治犯

香港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約20名代表,4月8日下午從港島西區警署遊行至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中聯辦,抗議廣州中院星期五上午嚴判因聲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而被以“煽顛罪”起訴的王默、謝文飛、張聖雨、梁勤輝四人,以及武漢中院以“煽顛罪”判處聖觀法師和信友黃靜怡。


2016.4.5 蘋果日報 – 支聯會獻花悼六四

今年是六四事件27周年,支聯會昨趁清明節在尖沙嘴鐘樓旁的「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烈士紀念碑,獻花悼念六四死難者。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秘書李卓人等身穿印有平反六四字樣的T恤、手持寫有「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的花牌,分批向紀念碑鞠躬獻花(圖)。附近設有多塊展板講解六四事件始末,不少市民及遊客駐足細閱。

支聯會指今年除了是六四事件27周年,亦是四五天安門事件40周年及文革50周年,故此定出「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為今年紀念主題。


2016.4.5 明報 – 支聯清明悼六四

噚日清明節,支聯會舉辦一年一度嘅獻花活動,悼念27年前嘅六四死難者,主席何俊仁(左二)、秘書李卓人等成員身穿「平反六四」嘅T恤,輪流喺尖沙嘴鐘樓附近,向搭建嘅「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獻上花圈同鮮花致意,附近亦擺有展板,向市民講解六四事件。


2016.4.5 無線新聞 – 支聯會尖沙咀鐘樓獻花 悼念六四死難者

支聯會在清明節到尖沙咀鐘樓,悼念六四事件遇難者。

支聯會在鐘樓前放置寫上民主烈士紀念碑的模型。蔡耀昌等成員拿著「平反六四」的花牌,向紀念碑鞠躬同獻花,悼念六四事件死難者。

支聯會指中國人權狀況未有隨經濟發展而有所改善,期望透過追思,表達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決心。


2016.3.31 -自由亞洲電台【中國與世界】香港六四紀念館遇阻力要“關閉”

開辦近兩年的香港“六四紀念館”縱使受到許多的關注與認同,但是同時也在運作上不斷遇­上困難與阻力,因此即將要關閉了。究竟它遇上怎樣的阻力呢?是否會於合適的時機“捲土­重來”呢?

至於每年由香港支聯會在維園舉辦的“六四燭光晚會”今年還是會如期舉行,不過今年就多­了一些學生組織和其他人士持與支聯會不同的想法,計劃另起爐灶去悼念“六四”,因此引­起了不少議論,值得好好去思考。那麼,究竟對於悼念“六四”這個使命要怎樣去堅持下去­?大家要如何去承擔呢?主持與嘉賓會在節目中,討論一下有關的問題。

主持:劉銳紹
嘉賓:蔡耀昌(香港支聯會副主席)


2016.3.30 蘋果日報 – 六四紀念館物色商廈搬遷

今年六四27周年紀念過後,遭大廈法團主席以官司和行政手段滋擾的六四紀念館將要休館,直至覓得新館址。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指支聯會已啟動和解程序,但未磋商出協議;雖然至今未覓得新館址,但預計今年六四過後就要閉館,正物色商廈搬遷。

避開工廈公契問題

李卓人昨於電台訪問稱,有關官司難料何時完結,而對方聘請資深大律師馮華健作代表,料律師費高昂。更甚是紀念館經常被法團滋擾,如透過管理處要求所有訪客登記身份證,支聯會成員因而要花不少時間與管理處爭拗,而法團的要求時鬆時緊,如近日傳媒報道後,管理處又要求嚴格遵守登記訪客身份證。

他提到目前的館址地方小,很多活動都未能在現館址進行,所以正物色更大的地方遷館,相信新館址會座落商廈,因為工廈或村屋都有公契問題。

目前休館中的紀念館將於下月15日重開至六四事件27周年紀念,然後視乎情況決定何時閉館,李卓人指今年的六四燭光集會亦需籌款,作為購買新館址的首期之用。


2016.3.30 明報 – 六四展館4‧15重開 將搬遷擴館

位於尖沙嘴的「六四紀念館」計劃搬遷,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昨在港台節目上表示,支聯會將出售現時用作館址的物業,並物色位於商業樓宇、地方更大的物業作新館址。

六四紀念館自今年2月初休館,李卓人說,紀念館將在4月15日、即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27周年當日重開,直至6月4日正式閉館,其後將展開搬遷工作。

望晚會籌首期資金

李卓人稱,紀念館自開館以來,一直受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控告支聯會違反公契的官司困擾,現正與對方商討和解,但相信若要和解就必須搬遷,而大廈要求抄下訪客身分證的做法,亦滋擾訪客。他表示,由時現時館址地方較小,故搬遷同時是擴館行動,支聯會希望在今年六四晚會上籌得首期資金,以搬遷至較大地方。

據六四紀念館網頁,支聯會於2013年底以逾970萬元購得相關物業作紀念館之用,並於2014年4月正式對外開放,至今接待超過2萬名參觀者。李卓人承認紀念館現時人流較初期少,期望新館址和新設計能吸引更多人參觀。


2016.3.30 明報 – 六四27年 六大學生會擬另合辦晚會 支聯何俊仁:自發籌辦總好過忘記

六四事件27周年在即,支聯會晚會「薪火相傳」目標或再受考驗。繼香港大學學生會去年另起爐灶辦六四晚會,今年多間大學學生會亦決定與支聯會分道揚鑣;據了解,除現時「缺莊」的浸大和城大外,港大、中大、科大、理大、嶺大和樹仁大學6個學生會,已初步探討合辦六四晚會,若最終落實,主題和形式將在4月有定案。面對各走各路「潮流不可擋」,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雖希望學生出席支聯會晚會,但對學生自發籌辦晚會仍感高興,「好過忘記件事」。


2016.3.27 now 新聞 – 六四紀念館面對訴訟擬閉館

前年開館的六四紀念館遭大廈法團入稟,指紀念館違反物業公契。支聯會指,無法應付訴訟的沉重法律開支,決定在今年六四後閉館,直至物色新地點才重開。

開辦一年多的六四紀念館現正休館,直至下月15日即中共已故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27周年才再開,不過沒多久後就會閉館。

支聯會表示,大廈的法團一直質疑紀念館違反物業公契,並入稟控告支聯會的官司仍未解決,前後已花費數以十萬元,加上法團要求訪客登記,造成不少爭拗。


2016.3.27 有線新聞 – 支聯會六四後暫關紀念館覓地重置

開幕近兩年的支聯會「六四紀念館」,被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指違反大廈公契,一直官司纏身。支聯會決定今年六四之後暫時關閉,放售尖沙咀現址單位,另覓地方重置。

二十七年前學生中過的子彈,最後留給家人的文字,這些六四印記在這裡展出近兩年,超過二萬人次來參觀,包括林先生和女兒。


2016.3.26 無線新聞 – 支聯會將關閉六四紀念館 或另覓地點開設

支聯會開設的六四紀念館會在今年六四紀念日後關閉。

位於尖沙咀一幢商廈的六四紀念館,原本進行資料整理要休館,不過有工作人員開門讓前來的市民參觀。李先生說:「下一代或我女完全不知道(六四)是甚麼事,就讓她自己上來去看,我認為應該要保留。」

紀念館自2014年開館以來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一直反對,並於2014年入稟法庭,指紀念館違反大廈公契。支聯會認為打官司費時亦花錢,決定今年六月的六四紀念日後閉館,另覓地點得開新館。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說:「對方似乎是很大決心,亦願意花很多錢。一方面想免除麻煩,免除滋擾,亦不想費太多錢去打官司,而到現在我們都不敢肯定結果一定是有利抑或是不利。」

紀念館位於大廈這個約八百平方呎的單位,由支聯會於2013年斥資976萬元購入,支聯會計劃年底放售單位。館內現在展出的六四資料則會租倉暫放。紀念館休館至下月十五日重開,距離閉館這幾個月時間支聯會希望有更多市民及學生參觀。


2016.3.26 蘋果日報 –六四事件擬申聯合國記憶名錄

六四事件將度過第27個寒暑,北京至今仍然拒絕為六四真相進行正式調查,更在內地禁絕相關資料,企圖將六四事件在歷史中除去。支聯會為了不讓六四事件遭遺忘,決定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申請,將六四事件列入聯合國世界記憶名錄。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圖)稱,今次決定是希望重新喚醒世人對六四事件記憶,通過維護歷史真相的行動,讓聯合國重新鑑定相關資料。

京倘反對須提出證據

何俊仁表示,支聯會本月底會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六四事件列入世界記憶名錄。他認為,名錄是記載人類史上值得牢記的事件,例如南京大屠殺、南韓光州事件等,以免相關史實被執政者透過宣傳機器抹煞。

此外,何稱支聯會希望透過今次申請,重新喚醒世人對六四的記憶,因為不單止內地,連香港的青年人亦漸對六四不感興趣,希望聯合國重新鑑定六四的資料,將六四事件相關資料存檔。

何俊仁又批評,北京對文革尚且有反省,但對於六四事件,不單止不敢提起,就連民間調查、研究以至悼念都禁止,故相信北京會對今次申請有所反應。不過何俊仁強調:「當北京歡迎南京大屠殺呢個事實進入世界記憶名冊,你憑乜話反對八九民運、六四屠殺進入名冊。」他又指北京要求日本正視歷史、毋忘歷史教訓的同時,更不應掩飾六四屠城這罪過,並指若北京提出反對就須拿出證據。


2016.3.26 蘋果日報 –大廈法團打壓 六四館6.4後關閉

今年是六四事件27周年,不過開館不足2年的六四紀念館,一直遭大廈法團以法律及行政方式打壓,雖然支聯會早前決定另覓館址,但面對無了期訴訟及沉重法律開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昨於訪問中透露,他們正與大廈法團尋求和解,一旦落實,紀念館可能於今年六四後閉館,待覓得新館址後重開。何坦言感到難過,但表明會在餘下數月做好六四紀念館,冀更多市民於今年六四前到來參觀。


2016.3.26 香港電台視像新聞 – 支聯會計劃今年六四之後,暫時關閉設於尖沙咀的六四紀念館,另覓新址重開。


2016.3.13 東方日報 – 支聯會促內地放異見者

支聯會、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及天安門母親等近十人,連同多名泛民主派議員,昨手持貼有二千個「福」字的展板遊行至中聯辦,促北京釋放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及書店其他四人、劉曉波、蘇志民主教、律師王宇、王默等,以及仍被囚禁的勞工維權人士。


2016.3.13 蘋果日報 – 趁京開會 團體促放異見者

內地近年打壓異己越來越嚴厲,維權律師、宗教人士、異見人士等受到大規模拘捕。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天安門母親運動等6個團體,昨日趁北京正召開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期間,帶同早前收集的2,000個福字到中聯辦請願,抗議內地當局侵犯人權,要求釋放所有在囚良心犯。


2016.3.11 The New York Times – 聯合國12成員國譴責中國鎮壓活動人士

內瓦——周四,美國和其他11個國家譴責中國打壓律師和人權活動人士,稱中國違反了其本國法律和國際承諾。

美國駐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大使基思·M·哈珀(Keith M. Harper)遞交了一份聯合聲明,指責中國大範圍逮捕活動人士和律師。這些活動人士和律師的家人及支持者表示,很多情況下,他們無法獲得法律服務,也不允許家人探視。這違反了中國的法律。


2016.3.3 TVB NEWS – 多個團體添馬公園集會 促內地釋放異見人士

多個團體在添馬公園集會,要求內地當局釋放異見人士。

法政匯思、天安門母親、支聯會等團體早前向市民收集得到的二千張「福」字貼在橫額,祝福被捕的內地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可以早日獲釋回家。

批評內地過去一年加強打壓異見人士包括民間勞工組織,認為無助解決勞資糾紛,又認為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是被「綁架」回內地,要求內地當局釋放李波及書店其他員工。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每個人聽到都會忍不住笑,(李波)竟然為了自己的安全去配合國家的調查,擔心被人謀害,所以要非法偷渡回去,這些簡直是笑話來。內地的執法部門仍然沒有依從我們兩地通報機制的要求,就是說究竟其他三位香港人、受到刑事強制措施的人究竟何時開始受到這些強制措施所規限,不讓離境。是因為涉嫌犯了甚麼罪,在甚麼地方現在接受這些措施,這個很清楚,規定要求說出這些細節,但到現在仍然欠奉。」


2016.3.3 蘋果日報 – 2,000福字贈在囚良心犯

一張張「福」字揮春,是祝福也是盼望。內地大舉搜捕維權律師、勞權及宗教人士等,打壓越見嚴峻。由本港多個團體發起的「萬家祝福,棗棗茴香」行動,在農曆新年前於各區設街站,共收集逾2,000名市民撰寫的福字揮春。

法政匯思及多個泛民政黨代表,包括工黨、公民黨、街工及民主黨等,昨把逾2,000個福字,合併成巨型揮春(圖),祝願在內地被拘押和囚禁的維權人士能盡快獲釋,早早回鄉。團體將於本月12日即中共兩會閉幕當日,把福字揮春送交中聯辦,促釋放內地在囚的良心犯。


2016.2.16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office of the hugh commissioner
UN Human Rights Chief deeply concerned by China clampdown on lawyers and activists


2016.2.12 BBC 中文網 – 英外交部:李波失蹤「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

英國外交部周五發表最新一份的香港報告,指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破壞「一國兩制」原則。

英國外交部發言人對BBC確認,這是首次指出「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不過,發言人指出,假如中英聯合聲明被破壞,未有法律條文規定如何處理。

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大臣菲利普·哈蒙德報告中說,雖然李波失蹤全部事實尚未厘清,但現有資料指李波在非自願情況下被帶到中國大陸,並未經過香港法律程序。

英國方面向中國政府要求,即時讓李波回到香港。另外,英國亦呼籲中國及香港政府向港人保證,香港境內只由香港人員執法,及香港人享有的權利及自由將受到保護。


2016.2.10 香港01 – 支聯會:將向聯合國工作組申訴

銅鑼灣書5名負責人及職員仍未返港,支聯會將正式向聯合國工作組提出申訴,要求工作組向中國政府索取5人的具體身處地點及境況,並調查相關部門是否涉違反人權。


2016.2.5 香港01 – 六四紀念館需搬屋 支聯會望年宵籌500萬

支聯會一如往年在維園年宵市場設攤檔,除出版銅鑼灣書店的「禁書」,亦發售六四相關產品籌款。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指,六四紀念館開業兩年來,被大廈法團指用途違反公契,雙方捲入民事訴訟,至今尚未結案,恐訟費不菲,加上現址空間不足,故計劃另覓新址。年宵至今籌款情況未算理想,支聯會仍期望可籌得500萬元助紀念館轉新址。


2016.2.3 蘋果日報 – 維園年宵支聯會賣「禁書」 創意攤檔推「坐洗頭艇」布袋

政治與生活從不分家。眼見銅鑼灣書店重開無期,旗下巨流傳媒貨倉又被逼遷,支聯會昨趁維園年宵開鑼,將1,000本「禁書」帶到攤位發售,以行動捍衞訊息流通自由及為六四紀念館籌募經費。有人則藉自家設計諷刺「洗頭艇論」,籲市民不要對香港失去信心。


2016.2.3 明報 – 支聯會代銅鑼灣書店賣「禁書」

銅鑼灣書店5人至今依然失蹤,書店亦未如預期重開。支聯會今年維園年宵攤檔,特別寄賣銅鑼灣書店出售的內地「政治禁書」,以助解決書籍積壓貨倉問題。


2016.2.1 蘋果日報 – 傳今重開 培僑生憂銅鑼灣書店抽「禁書」

銅鑼灣書店股東等5人神秘失蹤,疑被內地「強力部門」跨境押返內地調查。近日網傳停業休息的書店,據稱今日會重開營業。有親共背景的培僑中學有學生昨日到書店探訪,表示擔心書店自我審查,抽起有關習近平敏感書籍。支聯會昨日到中聯辦,抗議中共政治綁架。


2016.1.31 NOW 新聞 – 支聯會請願要求釋放李波

支聯會遊行到中聯辦要求內地盡快釋放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

有示威人士戴着李波的面具遊行。支聯會認為李波被內地當局綁架,促請盡快釋放李波。示威者同時要求釋放因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監的內地維權律師唐荊陵、大學教師王清營及自由撰稿人袁新亭。

遊行人士到達中聯辦,其中有「女長毛」之稱的雷玉蓮越過鐵馬將一盒湯圓及示威標語貼在中聯辦外,遭警方勸阻。示威人士其後和平散去。


2016.1.31 無線新聞 – 支聯會中聯辦請願 稱李波被非法送往內地

就銅鑼灣書店負責人及職員失蹤事件,支聯會遊行到中聯辦請願。

支聯會約二十名成員由西區警署遊行到中聯辦,他們認為李波是被非法送往內地,指事件打擊一國兩制,亦對出版界製造白色恐怖。支聯會要求內地當局立即釋放李波等五名書店負責人及職員。


2016.1.30 香港電台《我係乜乜乜》
不用分那麼細,青年民建聯副主席話Chinese 就係 Chinese.
愛國愛港係咪唔可以反對共產黨?領導人講嘅就係真理?
關心平反六四,是大中華膠、是消費,抑或政治啟蒙?


2016.1.17 蘋果日報 –【桂民海自首?】李卓人質疑:沒理由從泰國返內地

中央電視台及新華社晚上稱,去年在泰國失蹤的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2003年醉酒駕駛撞死人後,緩刑期間因畏罪潛逃海外11年,去年10月回國自首。桂民海更在訪問中,強調回國自首是他個人自願選擇,不希望任何人介入或干預他回國,甚至惡意炒作。身兼支聯會秘書長的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接受傳媒查詢時,認為桂自首的說法不合邏輯,令人難以置信,亦無法釋除港人的疑慮。

李卓人又指,桂民海即使要為12年前的案件自首,亦沒有理由繞道泰國返回內地,又質疑桂民海有可能在壓力下「被自首」和「被認罪」。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亦認為,中央的解釋充滿矛盾,令人覺得官方不盡不實,有「作故仔」之嫌。


2016.1.11 蘋果日報 – 李波失蹤十二日 梁振英未交代 六千人尋人

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下落不明近兩星期,6,000港人昨冒雨上街遊行,抗議疑有內地人員跨境執法破壞一國兩制,促中共釋放失蹤多時的書店股東等5人。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遊行人士均要求特首梁振英盡快交代,惟梁振英昨日主持公益金百萬行起步禮後,未有回應記者有關提問。


2016.1.11 美國之音VOA – 香港六千人遊行 促北京公佈失蹤禁書商下落

有售賣及出版中國政治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5名股東及店員兩個月多月內相繼失蹤事件,持續引起香港各界甚至國際關注。香港支聯會星期日發起「抗議政治綁架、捍衛一國兩制」遊行,有6千人參與,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要求港府全面跟進事件,促請北京盡快公佈銅鑼灣書店失蹤各人的處境,釋除港人及國際社會,對中國公安涉嫌非法越境帶走書店股東李波,破壞一國兩制的疑慮。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為我們報道支聯會「抗議政治綁架」遊行的最新情況。


2016.1.11 now 新聞 – 支聯會將要求聯合國介入調查李波失蹤


2016.1.11 有線新聞 – 支聯會促內地公布失蹤人士情況


2016.1.11 無線新聞 – 支聯會稱約六千人就李波事件遊行 警指3500人


2016.1.10 Time – Marchers in Hong Kong Demand Answers From Beijing Over Missing Publishers

“I don’t want to be the next to disappear,” one marcher said

Hundreds if not thousands of people marched in Hong Kong on Sunday to express their concern over the fate of five missing individuals connected to a local publishing company that specializes in printing works highly critical of top communist Chinese leaders.

The disappearances of the owners and employees of Mighty Current Media have sparked concern from Washington and the E.U., and caused widespread alarm in Hong Kong, where it is widely speculated that the missing men have been extrajudicially detained by Chinese authorities because of the nature of the works they published.


2016.1.10 香港電台視像新聞 – 支聯會及多個泛民黨派下午發起遊行,由政府總部遊行至中聯辦,要求有關當局釋放懷疑在港失蹤的銅鑼灣書店東主李波和書店其餘4人。


2016.1.7 南華早報 – 港支聯會擬就書店5人失踪案 向聯合國委員會投訴

何俊仁說:“從環境證據來看……李波很可能是’政治綁架’的受害者,被人以非法方式強行帶離香港。”

香港支聯會主席、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表示,支聯會計劃就銅鑼灣書店相關5人失踪事件,向聯合國強迫失踪問題委員會投訴。

12月30日,銅鑼灣書店店主李波失踪,此前,已有4名與銅鑼灣書店及其母公司巨流傳媒相關的人士在去年10月相繼失踪。

何俊仁說:“從環境證據來看……李波很可能是’政治綁架’的受害者,被人以非法方式強行帶離香港。”

香港入境處此前表示沒有李波的出入境記錄。

支聯會另一名前主席李卓人相信,李波的情況符合聯合國一份公約中規定的“被迫失踪”,支聯會將請聯合國強迫失踪問題委員會呼籲內地政府就此事作答。

李卓人說:“如果委員會跟進……就會報告給聯合國大會。”

本週日,支聯會將發起遊行,從位於添馬的港府總部走到位於西環的中聯辦。

何俊仁說,這次遊行將呼籲北京解釋銅鑼灣書店5人的下落,如果5人被內地拘留,也呼籲內地釋放5人。

銅鑼灣書店失踪5人中還有書店總經理呂波。

呂波的一名鄰居表示,最近沒看到呂波,但並不覺得奇怪。

這名陳姓鄰居稱:“我已經幾個月沒見過他和他太太了。”

“這沒什麼不尋常的,他只是租客,人們總是搬來搬去。”

香港本地媒體曾有報導指,呂波在去年10月失踪,據報他是在深圳一處寓所被內地當局人員帶走的。

較早前,李波在接受傳媒採訪的時候曾表示,書店電腦顯示,呂波最後一次使用是在去年10月中。

呂波的其他鄰居表示,呂波的房子已經空了一段時間了。

其兄弟與呂波同住一幢五層樓中的一名老人向本報表示:“上個月有警察來過,也是找他。”


2016.1.7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Hong Kong activists vow to lodge complaint with UN over missing booksellers

Meanwhile, Albert Ho Chun-yan, chairman of the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said the group is planning to report the case to the United Nation’s Committee on Enforced Disappearances to urge Beijing for an answer.

The committee will report to the UN’s General Assembly on its observations if it follows up on the case, as Ho said Lee was likely to have fallen victim to a “political kidnap”.

The alliance will also organise a march on Sunday, from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headquarters in Admiralty to Beijing’s liaison office in Western District.


2016.1.7 有線新聞 – 支聯會擬投訴內地違強迫失蹤公約

支聯會計劃就銅鑼灣書店事件,向聯合國投訴內地違反強迫失蹤國際公約。

支聯會指,香港執法部門就書店多名股東先後失蹤的事件,向內地機關查詢多日,仍未有回覆,明顯是通報機制失效,他們正草擬文件,準備向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投訴內地違反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的國際公約。

另外,他們發起星期日遊行到中聯辦抗議,預計有五千人參與。他們當天下午二時會先在政府總部集合出發。


2016.1.7 無線新聞 – 支聯會促交代書店員工失蹤 擬赴中聯辦請願

支聯會將於星期日發起遊行,就銅鑼灣書店五人懷疑失蹤事件到中聯辦請願。

支聯會表示,銅鑼灣書店五人至今仍然下落不明,懷疑五人仍然身在內地,要求內地當局盡快交代事件。並發起星期日下午遊行,由政府總部出發,前往中聯辦。


2016.1.5 香港電台《千禧年代》

李波妻昨銷案 台灣中央社刊李波署名傳真
訪問: 李卓人(支聯會秘書)


2016.1.4 雷霆881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嘉賓:支聯會秘書 李卓人
電話訪問:時事評論員 程翔

銅鑼灣書店老闆李波失蹤一事,令人懷疑有人違反一國兩制,暗中在港執法甚至把人偷運回內地。今晨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出席商業電台雷霆881《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節目時指,以往港人以為在一國兩制下很安全,起碼有言論自由,不怕得罪中共,但如今卻很難說,因為「我們都可以是李波」。

節目亦訪問了時事評論員程翔,他透露當年在《文匯報》工作時,曾聽過有內地人員來港強行把人帶回內地,所以今次事件並不新鮮,不是第一次發生。他續稱,其中一個個案是有內地人員在香港以普通私家車把人帶至三角碼頭,再挾上內地貨船,偷偷帶返大陸,形容被挾上船後將「天不知地不應」。


2016.1.4 明報 – 支聯會周日遊行促「放人」

銅鑼灣書店股東及職員失蹤,支聯會主席、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引述書店熟客,稱書店原擬出版有關國家主席習近平年輕時一名情人的書,亦有人勸喻書店不要出版,故認為5人失蹤有政治因素。支聯會發起周日(10日)遊行,當日下午2時由金鐘政府總部遊行至中聯辦,要求中國政府回應事件、立即「放人」及承諾港人的自由及人權得到保障。

憂一地兩檢引狼入室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補充,今次事件前車可鑑,「一國兩制」原來無法保障港人的人身安全,令人心寒及憤怒,若通過高鐵「一地兩檢」,等同「引狼入室」,公安或明目張膽在港執法。

李卓人說,特區政府有責任跟進事件及要求內地「放人」,「淨係查證唔夠,要救人」。他透露將在本周三立法會大會提緊急口頭質詢,要求保安局長黎棟國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交代與內地政府交涉成果,以及李波是否有出境紀錄等。

何俊仁則稱,李波很大可能在港被「政治綁架」,再非法運到內地,此舉違法違憲、破壞一國兩制,如果是公安明目張膽來港拉人,是「恐怖的開始」。他批評每當處理有關中央政府的事,特區政府官員就會「腳軟」,他前日致電副保安局長李家超,對方說「查緊,無咩證據」。

有指書店將出版習近平情史

何俊仁相信書店籌備有關習近平情人的書觸動中共神經,不過銅鑼灣書店出版「禁書」已久,今次只是「駱駝背上最後一條毛」,非只針對一兩本書。他指唇亡齒寒,難保下一步就是整頓零售書店,甚至將來連批評共產黨都不可以,故「底線不能不守」。


2016.1.3 有線新聞 – 支聯會指一地兩檢破壞一國兩制

有團體遊行到中聯辦,要求中央政府交代李波失蹤一事。支聯會指,有理由相信李波是被內地「政治綁架」,又指事件更加證明一地兩檢,會破壞一國兩制。

社民連大約五十人,由西區警署遊行至中聯辦,他們認為如果李波是像其太太所懷疑,被公安押返內地協助調查,涉及內地部門跨境執法,嚴重踐踏一國兩制。

他們將李波同另外四名書店失蹤人士的「尋人啟示」,拋入中聯辦,同時貼在閘外面。他們將聲明燒毀,之後和平散去。

民主黨約十人亦遊行到中聯辦,指在香港是有出版及言論自由,如果李波不是自願離港,特區政府要跟進。

支聯會亦就事件召開記者會指,有理由相信李波是被內地部門「政治綁架」,又把事件引申到一地兩檢帶來的問題。他們指立法會議員星期一會參觀警察總部,到時再追問警方跟進工作。


2016.1.3 香港電台 – 李卓人認為李波失蹤令港人更擔心一地兩檢

銅鑼灣書店有股東及員工失蹤事件,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認為,特區政府有責任維護人身安全,但每當處理有關中央的事時,特區政府就會「腳軟」。他相信平日作風強硬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不會據理力爭。

何俊仁擔心,當中央整頓出版商後,就會對付零售商,同時逐步收緊批評北京的空間。他認為這些底線不可以不守。他得悉傳聞指,有人曾勸喻書店不要出版一本有關國家主席習近平年輕時一位情人的書。他認為5人失蹤是有政治因素。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指,此事會令港人對在高鐵西九龍站實施一地兩檢更加擔心。他說,若內地公安真可以暗地裏將港人抓回內地,落實一地兩檢只會令公安公開在香港境內執法,無疑是引狼入室,破壞「一國兩制」及基本法。


2016.1.3 香港電台 – 銅鑼灣書店負責人失蹤 支聯會斥對出版界製造白色恐怖

對於銅鑼灣書店包括職員、股東及老闆在內5人懷疑被內地人員帶走,支聯會表達強烈譴責,認為書店負責人李波是非法被送往內地,直指這是政治綁架。主席何俊仁說,事件嚴重打擊香港的人權、出版及言論自由,並對出版界製造新一輪的白色恐怖。

秘書李卓人表示,會在明日參觀警察總部時,追問警務處處長有關警察的跟進工作。他同時將在立法會會議上,向保安局局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提出緊急口頭質詢,要求政府交代調查進展。

副主席蔡耀昌表示,支聯會將在下星期日發起遊行到中聯辦抗議。他呼籲市民參與,捍衛「一國兩制」、港人的人權及自由,支聯會亦會向聯合國投訴。


2016.1.3 2016 蘋果日報 – 教協、支聯會 悼念司徒華

教協昨為2011年逝世的司徒華舉行5周年追思會,多位民主派人士包括何俊仁、劉慧卿、朱耀明牧師等出席。禮堂內有司徒華遺照,掛上「主賜我以力量戰友我愛你們」白底黑字對聯,約50個座位幾近滿座,以司徒華昔日在教協、支聯會及民主黨戰友為主,但未見民主黨年輕一代身影。

「香港撕裂非華叔樂見」

會上播放1992年的《星期五檔案》,其時司徒華由教職退休,有在席者看得雙眼通紅及流淚。其後多人發言,分享與華叔軼事。1990年接華叔棒任教協會長的張文光稱,華叔畢生投入民主運動,最重視組織的獨立自主,以及團結志同道合者,認為現時香港之撕裂非華叔樂見。他又指,華叔臨終前提醒他要「睇住教協」,但非「管住」,認為年長一輩應放手讓新生代接棒,讚揚民主黨有換代的決心。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提及華叔的堅定,認為隨時代變化,支聯會的策略或有調整,但不會放棄信念。他又指華叔懷有民族感情,相信共產黨即使不同意華叔,也會尊敬他。

民主黨劉慧卿則稱,華叔在議會中每年都會提出平反六四動議,近年民主黨因拉布等各種因素,幾年未能提出動議,但也會堅持在六四當天在立會外悼念。她指民主黨即使由新一代接棒,也會延伸做法,形容平反六四動議是面照妖鏡,可讓選民看清從政者的取態。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Release the dissidents. Rehabilitate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Demand accountability of the June 4th massacre. End one-party dictatorship. Build a democratic Chin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