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懷念華叔

永遠懷念華叔

「孩子回答說:『我是即將來到的日子。』」
我心目中的「即將來到的日子」,是民主的中國。

─── 司徒華



司徒華先生生平

司徒華,他創立的教協大家庭,稱呼他做司徒先生;他教學四十年,無數莘莘學子稱他做校長;支聯會中人,甚至大眾,都會暱稱他做華叔。這個大家熟悉的稱號,一叫就數十年。數十年來,華叔參與的團體活動和社會運動,正是香港歷史的一部分,也見證著大時代的變遷。

華叔生於一九三一年二月,那是國難深重的日子。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他跟隨家人走難回鄉—廣東開平。數年間,經歷日本侵華戰火洗禮,培養出他濃厚的愛國情懷。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後回港。一九四六年,入讀官立油麻地書院下午班的第七班;四九年,轉到皇仁書院繼續學業。一九五一年中學畢業後,入讀葛量洪教育學院;五二年畢業後,到紅磡街坊公立學校任教。一九六一年,轉到葛師校友會觀塘學校擔任校長,直至一九九二年九月退休,結束四十年教學生涯。

司徒華參與社會運動的序幕,始於一九七三年,他帶領的文憑教師爭取合理薪酬運動。隨後,在這個抗爭勝利的基礎上,於一九七四年創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擔任理事會會長,至一九九○年,一九九○至一九九六年擔任理事會副會長,一九九六年至二○一○年擔任監事會主席。

教協成立後,除了在教師權益及教育事務上的抗爭外,他還帶領教協參與無數社會運動,如七十年代的金禧事件、第二次中文運動;八十年代的「紀念九一八民眾大會」、「遏止加風保障民生民眾大會」、組織「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聯席會議」等。

民主運動上,他於一九八五年,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委任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至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後,他離開草委會。一九八六年,擔任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召集人,爭取香港八八直選及民主回歸。一九九○年,他參與創立「香港民主同盟」,成為中央常務委員;同年亦出任「香港職工會聯盟」秘書長。一九九四年,他參與創立「民主黨」,成為中央常務委員及黨鞭至二○○八年。

一九八九年四月,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病逝,引發一場中國近代史上,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五月二十一日,香港百萬人遊行,支援學運,當天宣佈成立「全港巿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司徒華獲選為主席至二○一一年病逝。他為平反六四、爭取中國民主,走過二十一年。

司徒華於一九八五年開始從政,在一九八五年及九一年,循教學界功能組別身立法局;一九九一至九七年,循地區直選成為立法局議員;九五至九七年,他當選巿政局議員;九七至九九年,擔任臨時巿政局議員;回歸後,他於一九九八年在九龍東當選,重返立法會,直至二○○四年,宣布不再參選。

歷年來,司徒華亦擔任不少公職,亦榮獲不少國際獎項,包括一九八九年獲美國「中國民主教育基金」頒發的「中國民主傑出貢獻獎」;九七年獲捷克「人民需求基金」頒發人權獎;二○○一年,獲國際教育聯會頒發「人權及工運獎」及二○○二年獲美國教師會頒發的「Bayard Rustin人權獎」等。

華叔說過︰「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他一生反映歷史的面貌和歷史的發展,他還有未完的工作,有待大家薪火相傳。

(摘自「永遠懷念司徒華」紀念冊)

永遠懷念華叔
永遠懷念華叔


簡歷

1931年 2月28日於香港出生(原籍廣東開平赤坎)。
2011年 1月2日於香港逝世。

學歷
1946年 入讀官立油麻地書院,下午班第七班。
1948年 在油麻地官立下午校,讀第五班(即今的中二)。
1949年 入讀皇仁書院第三班(即今中四)。
1951年 畢業於皇仁書院。
1952年 畢業於葛量洪教育學院。
1971年 畢業於官立文商夜學院。

職業
1952-1961年 於紅磡街坊公立學校擔任教師及教務主任,學生絕大部分是黃埔船塢的工人子弟。
1961-1992年 於葛師校友會觀塘學校擔任校長。

教育事務
1960-1966年 擔任《兒童報》義務總編輯。
1968-2011年 擔任葛量洪教育學院校友會主席。
1973年 組織文憑教師薪酬運動,發動兩天大罷課。
1974年 參與創立教師工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1974-1990年 擔任教協理事會會長;
—1990-1996年 擔任教協理事會副會長;
—1996-2010年 擔任教協監事會主席;
—2010-2011年 擔任教協監事會監事。
1978年 組識「金禧民眾大會」,反對教育司署封閉金禧中學。
1978年 擔任中文運動聯合委員會主席,發動第二次中文運動。
1979年 響應國際兒童年,組織兒童嘉年華會。
1985-1995年 擔任香港大學校董。
1986-1996年 擔任中文課本委員會主席。
1990-1991年 擔任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
1994-1996年 擔任語文基金諮詢委員會委員。

社運/工運/民運/政制
1982年 組織「紀念九一八民眾大會」,反對日本篡改侵華歷史。
1982-1985年 擔任勞工顧問委員會委員。
1983年 組織「遏止加風保障民生民眾大會」。
1985-1989年 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委任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六四」事件後辭任。
1986年 參與組織「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聯席會議」,發起簽名運動及舉辦摩士公園民眾集會。
1986年 組織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成為香港民主運動核心力量。
1987年 組織爭取八八直選「民主政制維園大會」。
1987年 組織「爭取民主基本法維園大會」。
1989-2011年 1989年5月21日,組織香港市民百萬人大遊行聲援北京學運,宣布成立「全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擔任主席至2011年。
1990-1992年 擔任香港職工會聯盟秘書長。
1990-1994年 擔任香港民主同盟中央常務委員。
1994年 參與創立民主黨。
1994-2008年 擔任民主黨中央常務委員、黨鞭。

議會政制
1985-1991年 擔任立法局議員(教學界功能組別)。
1991-1997年 擔任立法局議員(九龍東地區直選)。
1995-1997年 擔任巿政局議員(觀塘北直選)。
1997-1999年 擔任臨時巿政局議員(觀塘北委任)。
1998-2004年 擔任立法會議員(九龍東地區直選)。

獎項
1989年 獲美國「中國民主教育基金」頒發「中國民主傑出貢獻獎」。
1997年 獲捷克「人民需求基金」頒發人權獎。
2001年 獲國際教育聯會頒發「人權及工運獎」。
2002年 獲美國教師會頒發「Bayard Rustin人權獎」。

著作
兒童文學作品(以筆名「向天海」發表):《兒童文藝故事》、《妹妹》、《父慈子孝》、《父親的秘密》

《十年風雨聲:司徒華一九八五至九五年立法局言論集》

1998年起,將《明報‧三言堂》專欄結集,至2011年,共出版結集20本(《捨命陪君子》、《猶吐青絲》、《胸中海嶽》、《去尚纏綿》、《悲欣交集》、《望斷天涯》、《夜聽春雨》、《滄浪之水》、《江山無限》、《化作春泥》、《山鳥山花》、《塵土雲月》、《橙黃橘綠》、《弦斷誰聽》、《煙雨平生》、《青山不老》、《一寸春心》、《欄干拍遍》、《起看星斗》、《竦聽荒雞》)及選輯6本(《回眸時看》、《隨風潛入夜》、《滋蘭又樹蕙》、《一枝清采》、《俯首甘為》、《又綠江南》)。

(摘自「永遠懷念司徒華」紀念冊)

永遠懷念華叔
永遠懷念華叔


「永遠懷念司徒華」紀念冊 In memory of Szeto Wah

下載 pdf


司徒華教育基金

詳情請瀏覽以下網址 http://www.hkptu.org/szetowahedufund

司徒華教育基金司徒華教育基金


華叔,我們永遠懷念您!


 


 

下載 – 「懷念司徒華先生公眾追思會」場刊  (27/02/2011)

永遠懷念華叔
永遠懷念華叔

華叔生平的一些軼事/文:何俊仁(支聯會主席)

港支聯通訊 第107期 2015/12

華叔轉眼間離開我們快五年了。雖然一切好像如常,支聯會仍是高舉著以往的旗幟,勇往直前。過去幾年維園依然「六四」燭光如海,顯示人心不死!但我們總是感到有一種無法彌補的失落;而華叔的人格、風貌、言行都不時在我們的回憶中浮現,使我們要反思和振作!

華叔逝世時不少悼念文章都記載他的崇高廉潔品格,堅定剛毅的個性和做人處世,重誠信有情義的原則,以至他作為政治人的領導能力,包括凝聚力、組織力、判斷力和堅持力。當然華叔總是有一種孤寡傲骨,不屑同流合污的個性。與他認識不深的人對他總有點肅然起敬,亦有無法接近的感覺。我們很多與華叔相交四十年的戰友都時常接觸到生活上另一面的華叔:活潑、風趣、和藹、可親,我這篇短文就是要描述這一面的華叔。

華叔在民主黨中一些軼事

在民主黨華叔被推舉為「黨鞭」,不但因為他自己守信用、有紀律,而且他有氣罵人,我們個個對他都有點敬畏之心。所以開重要會議時遲到時總是有人先自責說,這回又被華叔罵了。有一次開會,華叔竟然遲到半小時,因為我們開會提早了半小時,而他只是依著原定的時間赴會。他到後來才知道改了時間,便問為何不通知他。我們的總幹事說:「我打你手機,你沒聽。故我只留言,以為你知道了。」華叔說:「你這些後生仔怎樣辦事的,你知道我有聽留言的習慣嗎!」小伙子又捱罵了!雖然華叔表面勞氣,但我們都笑了!其實華叔所謂罵人,只是基於他對自己人關心而有所要求,但他從來以事論事、用心良苦,從不尖酸刻薄!

民主黨的單仲偕好像天生有點「過度活躍症」,在立法會開會時總是行出行入坐不定。因為會議廳通道很窄,他不時碰撞桌椅製造噪音,滋擾別人。華叔終於忍不住說:「亞單,你屁股是否生了瘡,要我動手替你割去嗎?」亞單以後便安靜了一點。這只是宗大家一笑置之的小事,但華叔經常說做議員要盡心盡責,更要以平實嚴肅的態度去待人處事。所以他常囑咐議員不能中「議會毒」,這反而是大家要謹記的。

華叔是著名的「王老五」,平時無人敢就他的姻緣找他開玩笑,但民主黨的前總幹事夏詠援卻為了民主黨的籌款晚宴,要他上演一幕「華叔迎親」喜劇。華叔當晚真的穿上長衫馬褂去迎親。為何可以搞掂華叔?原來當晚援姊請來美艷女星王小鳳客串做新娘。華叔當晚真是有點想成親的樣子,大家都捧腹大笑。華叔雖是單身,但見到義工中有姻緣他卻是十分鼓舞的,並會加以促成。支聯會的幹事馮愛玲一開始便全身投入工作,後來她和梁國華結識相好,華叔十分開心,更經常請他們吃飯催婚,終於促成他們的好事!

又有一次黨內的活動中,有人出鬼主意提出要大家猜猜是「高達」高還是「高仁」高,估中有獎,估錯要罰。但達、仁兩位高人真是高矮難分,結果華叔自願以「黨鞭」身份親自度高,作出有公信力的裁決!華叔最後拍板,黨內的爭論也平息了。華叔玩起來也可以十分幽默搞笑,更完全可以和我們打成一片!

華叔在支聯會中的親和力無人能及

在支聯會中,華叔的親和力凝聚了不少義工。他每個活動大都親身參與,與義工和支持者打成一片,從沒有架子。每年在農曆新年前一個月,華叔都親自走訪各區,在街頭為市民寫揮春,為支聯會籌款,多年來甚受市民歡迎。到了除夕前兩三天,他更坐陣維園支聯會攤位,繼續大筆揮毫,每天十幾小時毫無倦意。他離世至今,真是無人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此外,華叔對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以至移居海外的華僑都很有感召力。民運學生領袖王丹在華叔逝世後,極力爭取來港送華叔最後一程,可惜未能如願,相信他心中十分難過。過去,華叔曾多次往美、加籌款,都得到香港一些有情義的影藝人士隨行表演,其中一位是梅艷芳。她對華叔十分尊敬,而我們當然對亞梅那不懼權勢、不求功利的人格亦肅然起敬。華叔多年來亦和「美港聯」和「港加聯」的成員及義工建立深厚感情。他溫情和藹的一面亦廣為大家所知!

其實華叔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他熱愛詩詞文學,自己亦不時寫一些古典詩詞以抒情懷。他確有鐵漢柔情之風,他在個人感情上有含蓄的浪漫瀟灑一面。我實在看不出他的孤傲性格使他注定終身未婚。他常說姻緣要看人生際遇,不可強求!看來他對未能遇上心上人,始終有點遺憾!

有些年青人說:華叔雖然是有性格的政治人,但畢竟他是過氣人物。但我不禁要問,如果一位有民族國家感情,有歷史文化意識,做事有誠信守原則,待人處世講信用重情義的人,是不合新時代,那麼這個時代的所謂「新」便很有問題!我相信華叔的品格風範正好彰顯一些傳統的道德和價值觀。這都是歷久常新,不為時代或時間所淘汰的!


懷念華叔: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文:李卓人(支聯會秘書)

>>司徒華先生逝世五周年追思特刊

香港的政治生態吹起歪風,甚麼歪風?急於求成,為名抽水,走捷徑上位,但理念丶內涵欠奉。在此歪風下,更懷念華叔的堅定和謙厚。華叔名言: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正正說出華叔在大江東去浪淘盡的歷史洪流中,不計較得失,只求可以實現理想。如此胸襟,在現今政壇中,誰又能及?誰又願以此為楷模?

有些人說華叔指定我為接班人或華叔不想我接棒做支聯會主席,其實大家忘記了華叔認為共產黨才搞接班人,民主的不搞這一套。我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事,而我當然不能亦不想與華叔比較。但肯定的是我定會盡力延續運動,堅守大家共同的理想,做好支聯會的工作。

2010年初,華叔確診患癌,但他仍堅持繼續支聯會主席的工作,推動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支聯會在華叔領導下,方向一直都清楚不過,堅持五大綱領,支持維權,做好薪火相傳。方向清晰,最重要是落實和堅持。

華叔一直以來都非常關心薪火相傳,要為長期抗爭做好傳承的準備。令人鼓舞的是出席「六四」燭光集會的年輕人不斷增多,但如何維持及深化,是未來最大的挑戰。為了做好教育工作,支聯會着手籌劃「六四紀念館」的工作。在2012年4月,支聯會的臨時紀念館開放給市民參觀,萬人空巷,在汝州街排隊參觀,成為重溫歷史,燃起平反「六四」怒火,教育新生代的有效平台。臨時紀念館的成功,令支聯會更有決心籌辦永久「六四紀念館」,開始為計劃籌款。經過兩年籌款,在「六四」25周年前,落腳尖沙咀近歷史博物館。除了教育香港新生代外,更是面向被強迫遺忘「六四」的內地遊客。內地遊客如何知道有「六四紀念館」,除了到港後收到宣傳外,原來也有人在微博擴散此消息,將「六四紀念館」改為「五三五」紀念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人民求真相的精神禁不了。整個籌辦過程,我們謹記華叔對捐款的謹慎,確定捐款額達到六百萬才購入館址,確保能持久營運。不過,紀念館亦難逃政治打壓,即時被業主立案法團控告違反大廈公契。「六四紀念館」開放至今,總算做到薪火相傳的效果。

華叔做支聯會主席時,一直都做好受政治打壓的準備,亦預計了不斷會有支持中共的爪牙攻擊支聯會。現時每年「六四」前都有「愛字派」到「六四紀念館」抗議。想不到的是有人假反共本土之名,攻擊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此後左右夾攻將會是新常態,但撇開這些抹黑丶攻擊,不得不承認現今新世代與中國切割的情緒。我記得支聯會提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口號的一年,引發社會大辯論。我們如何在堅持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下,爭取新生代的支持。在過程中,我不禁想起華叔,華叔會如何應對?肯定的是我沒有華叔那種堅定、一錘定音的氣勢,但我可以做的是堅守立場,愈戰愈勇。

華叔是魅力領袖,但我看他更是最優秀的組織者。他強調香港要有獨立工運,繼而籌組成立職工盟,擔任職工盟第一屆秘書長。作為組織者,他親和,以身作則,吸納意見,感染周圍的人,凝聚力量,朝向目標。我不想學他做領袖,我要學的是做組織者,建立有力量的抗爭陣地。在一片拆大台,解散糾察隊聲中,我們更要堅守陣地。

華叔彌留時,寄語眾義工:我愛你們。義工們在弔唁聚會中,向華叔說我們愛你。一生奉獻民主的華叔,鏡頭前嚴肅雄辯,但展現人前是和藹可親的長者,深受愛戴。我心中的華叔更多是這一面。


 

27/02/2011 懷念司徒華先生追思會

各位華叔所愛的戰友們︰

今晚維園又亮起萬千點燭光,為華叔而燃點的燭光。

請大家凝望自己手上的燭光,大家是否看到華叔每年朗讀六四燭光晚會悼詞的悲憤,看到華叔將火炬交給年青人的期盼,看到華叔振臂高呼支聯會的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從燭光中,我們會好好反思,學習華叔的堅持、勇氣和政治智慧。六四槍聲一響,推動華叔和眾多戰友走上追求民主自由的抗爭路,支聯會在他的帶領下,堅持了21年。華叔是絕對做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堅持抗爭。到他臨終一刻,他記掛住的仍然是如何做好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的工作,如何與六四22週年結合去推動港人繼承孫中山及眾多先烈的遺志,為中國的民主抗爭到底,直到成功。

各位戰友,華叔的堅持絕不是一口號,而是生命的奮鬥,透過他的「無私奉獻」、「嚴謹紀律」、「博愛精神」,彰顯出來。今日我們痛失一位良師益友,我們只有以同樣無私、堅毅不屈的精神將支援愛國民主運動繼續堅持下去,讓他在天之靈得到安慰。我們更是會在平反六四的那一天,去到你和支聯會的離逝戰友︰吳明欽、張偉文、劉常佳、吳恭劭、關敬慈、羅平、楊子江、鄺錦波、梁鳳群的墳前,獻上一朶勝利的苿莉花,輕聲告訴你︰人民終於勝利了。

華叔,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是苿莉花呢﹖突尼西亞的失業青年被逼做小販售賣苿莉花,但被警方逼害而結業,憤而自焚,引發了一場民眾革命,席捲整個中東及北非,一個又一個頑固的獨裁政權倒台,証明了民主潮流不可抗拒,順者昌,逆者亡!無獨有偶,苿莉花不正是中國的民歌,不正是劉曉波獲頒和平奬的其中一首演奏歌曲!華叔!中共政權已到了聞花色變的地方,大舉搜捕維權人士、異見人士,反映了政權的恐懼。活在恐懼的政權,只懂得以恐懼去維持統治,國內的民主自由只見倒退,不見進步。

華叔,我們支聯會一定會作好的準備,迎接新的苿莉花挑戰和機會。挑戰是支聯會在中共制造白色恐佈下,如何發動更多行動,凝聚更強力量,要求中共政權釋放民人士和進行民主改革。同時,掌握機會,好好配合國內可能一觸即發的人民運動,與國內人民團結起來,爭取民主自由。願苿莉花遍野開花,人民力量勝利。

華叔的追思會上,牧師讀了一段經文,讓我以此經文作結。「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民主運動就像一場跑不完的馬拉松,我們高舉燭光,向華叔及眾多民主先烈承諾,我們一定會跑下去,跑到天安門廣場,獻上勝利的茉莉花。

支聯會主席
李卓人
2011年2月27日


02/01/2012 懷念司徒華先生安息一周年追思「華叔:我們愛您」/文:支聯會常委

李卓人(支聯會主席/2012)
親愛的華叔︰
我開始學寫揮春了,但寫得不好,未敢在支聯會攤位寫揮春。在學習時翻看你寫的揮春,見到「我愛大家」那一張,勾起我無限回憶。這是你對義工們的心底說話我亦緊記並提醒自己作為支聯會主席,應要做到「愛大家」,以內部最大的團結去堅持支聯會的使命和目標。

支聯會最新的發展是籌備「六四紀念館」,希望在二十多年後今天,我們可以有永久紀念館,令港人及內地同胞可以透過參觀,堅定大家對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理想。華叔,我知道你會要求我們常委會謹慎運用資源,細心策劃,確保紀念館能持續發展。我們會先推出試驗計下年籌辦為期兩個月的臨時紀念館。掌握了經驗後,再永久紀念館。

現時城中最熱鬧的話題是雙英爭特首,泛民搞初選,而雙英都在迴避平反「六四」議題正如你說「六四」是照妖鏡,一照就照出是豬是狼還是人。近日,中國對維權運動的打壓更重手但壓逼愈大反抗愈大,人民抗爭行動此起彼落,近期烏坎村居民更打出「打倒獨裁」的旗號。支聯會如何在國內最新抗爭形勢,作出最有力的聲援是常委會經常討論的議題。

華叔,我們很希望你能在我們中間一起討論,但我明白這已不可能,只希望你在天之靈祝福中國人民,民主中國早日實現。


麥海華(支聯會副主席/2012)
華叔二零一年初去世,李卓人接手支聯會主席一職進行「遠交近攻」的戰略,以面對新的挑戰。

「六四」燭光集會後,因應警方的不合理干預集會進場安排,而向監警會正式投訴。支聯會也同時要面對部分人士的惡言責難,包括華叔在黃雀行動的角色、反對五區公投的立場及支持民主黨的政改方案,不能不作出必要反駁。

暑假期間李卓人及部分常委亦前赴北美走訪八大城市,與美加各民運團體組織代表分析形勢、交流經驗、計劃前路。會議增進相互的了解及加強日後的溝通和合作常委會亦於二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順利通過改選換屆,增加了新的青常委。未來一年除了籌辦紀念活動外,更計劃為成立「六四紀念館」作前期資料展覽安排。在華叔逝世一周年的日子,我們將參與追思及致祭,以緬懷他對民運終身付出,並堅持平反「六四」的道路。


沒有華叔的日子/蔡耀昌(支聯會副主席/2012)
沒有華叔的日子,支聯會總好像欠缺了些甚麼!

記得那些年,華叔領導支聯會的歲月他所貢獻的,不僅是「一言九鼎」的權威話語,倒反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組織內華叔雖然在很多事情上有自己一套分析與看法,但他都願意聽取其他人意見和鼓勵組織內的辯論也十分尊重組織內的民主決策。

還記得那些年,華叔所給予我等後輩的教誨,更多的不是言教而是身教。他忠於自己工作崗位,在領導支聯會的工作上無時無刻不是努力深思組織方向和策略,因而他的想法往也是最有深度的;同時,他以身作則,支聯會的行動他例必出席,也例必早到。這樣的身教,是最具感染力的!

歷史潮流總是向前的任何一個組織也沒有人是不可替代的;然而,那些年,仍舊令人回憶不斷……


何俊仁(支聯會秘書/2012)
華叔:

眼轉間,您離別我們已一年了。

在過去一年中,您雖然沒有如以往一樣,以您洪量的聲音帶領著我們喊「平反六四」的口號,沒有以您富有感情的言詞激勵我們,繼續為民主抗爭到底……但我們始終感受到您仍在我們中間,扶持著、引領著我前進。我從不知道人逝世後靈魂是否存在然而一位志士仁人,為理想奮鬥的不滅精神,卻呈顯在我們的眼前。

過去一年,有些人不懷好意到對您人格進行污蔑,暗示甚至明指您已早投共產黨,故死前反對「五區公投」的決定,是身不由己對此種無稽之談,您若在天有靈可能一笑置之。然而,我卻認真寫文批判這些卑鄙的人身攻擊這不單基於對您的信任、尊敬和愛護,而更要表示對扭曲是非、顛倒黑白的謊言,絕不容忍,誓不兩立!

香港市民對您的懷念和愛戴,從您的《大江東去》的銷售量顯示出來。您的高尚品德為香港留下一份寶貴的精神遺產,我們永遠忘不了您!

俊仁


關振邦(支聯會組織部常委/2012)

再沒法收到華叔給我的聖誕卡,感覺欠缺了點甚麽!已記不起從何時開始收華叔的聖誕卡,就在我當上支聯會義工不久吧!但多年來一直沒有向華叔面說句感謝,從華叔對堅持平反「六四」的態度,影響了包括我在內不少人。對他的離去,我們失去的並不單是一位領袖,更是失去了一個與並肩多年的戰友!


黃志強(支聯會組織部常委/2012)

華叔離開差不多一年了,回想和相識的廿年裏,最難忘的是九十代初,華叔患上腰病的時候每次見到他總是帶著「腰封」,走起來舉步維艱,但是都會堅持出席議和活動,就算每年「六四」大遊行,華叔都會帶領一眾出發直至到不能再走了,才會聽大家勸告乘車到目的地,幾年後華叔腰病痊癒,其後十多年,他為了強健體魄,仍然風雨不改每天游泳。

看到華叔對民主的堅持和執著,以無比毅力做每一件事情,我不期然衷心說一句「佩服」。


劉榮輝(支聯會教育及推廣部常委/2012)

時間真的過快,華叔離開我們已一年了,心情仍然覺得很沉重。

說起要寫一些紀念華叔的說話,真的不知從何說起。

記得第一次去醫院探望華叔的時候,剛好掛了黃色領帶,他說:「幾醒神,黃色很搶眼,以後記得多點帶。」

我說:「是的。」

之後他說要好做好支聯會的工作,要團結一致,辦好「六四」二十二周年活動等……

回想起來,認識華叔是從電視機開始,八十年代已經看見他坐在起草基本法的議上。

八九民運時,每逢維園有集會,我一定坐在最前排(下午四左右到達),見到華叔等人忙著預備集會。當我媽說:「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敢向中共說不……」

自此以後,我更多留意新聞,有甚麼集遊行一定參加。往後的日子亦有參與其他社會活動。

二零零四年,在一次活動中,近距離跟華叔交流,令我知道「堅持」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但他可以。他說:你們也能夠做到……

在此,希望我們每一位都繼續堅持直到平反「六四」的一刻,以告「六四」死難者及華叔在天之靈。


葉楚茵(支聯會教育及推廣部常委/2012)

翻閱舊照片就可以看到華叔了。

科技先進,我們現在抓住回憶的片段容易多了,沖曬出來的照片縱然怕舊、怕發黃、怕水,我們就把照片儲存中。有趣的是,照片是的「回憶」,在電腦裏,它們也佔據著「記憶體」。我對時間先後次序十分善忘,故此時間好像流逝得更快。也因為如此,所以我特別珍惜照片。華叔在我分門別類的照片檔案中,常和我們一眾戰友滿地佔據我電腦的熒幕看上去真是聲勢浩大呀!笑著、他說著、他站著、他走著、他坐著,他低頭全神貫注地寫揮春……許多不同的神態我卻看到,他的眼神始終如一,都是堅定不屈的。

從二零零八年開始,入讀大學後我便開始參與支聯會的工作,成為二十位常委的一分子。第一張和華叔合照是我還未參選常委的一次活動那是二零零七年的「愛心寄天安門母親」行動,支聯會寄聖誕卡予天安門母親。我清楚記得那天帶著寒意的平安夜前夕,華叔和我們一樣,戴上經典紅色聖誕帽。我們一行十多人,徐徐由中環匯豐銀行遊行至中環郵政總局郵寄市民簽寫的聖誕卡,在每步、每一刻都親力親為。

這張我和華叔的第一張合照,我依然放在案頭還有許多照片有著華叔的身影。每一張,只要我看到,都能清楚記得背後故事今年初華叔離開了我們,雖然再也不能和他合照,不能再在每次會議之間為他買兩個漢堡包,我們也淘氣地爭吃朱古力,但華叔已經活在當中,我們一直走下去的民主路上,他也和並肩作戰。

華叔,你相信「整定」這回事嗎?在我就讀的中學保良局李城璧中學,你的墨寶「擇善固執」每一刻都在提醒我們全校師生。其實在當我還未和你合照、還是中學生時,原來,你已經開始播下同為中國民主自由努力的種子。


那些年,我們一起「平反六四」!/盧偉明(支聯會教育及推廣部常委/2012)

司徒先生: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你已主懷安息近一年了。

過去一年,是我首次以支聯會常委的身份,參與「平反六四」的工作。我們各人都緊守崗位做好八九民運二十二周年及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各項活動。當中,支聯會首次舉辦「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吸引不少中學生參加,印證支聯會薪火相傳的工作已初見成效。

在學生營中,我想起了我首次在支聯會燭光悼念集上發言的情景。二零零年,時任嶺大學生會長的我,與各大專院校同學組織大專學界的「六四」悼念活動。「六四」當晚,我更以學聯代表身份,在支聯會的燭光悼念集會上,發出大專生要求「平反六四」聲音。當晚亦是我首次在最近距離細聽你在台上講話,年你已提出支聯會薪火相傳的方向,言猶在耳銘記至今。

在未來的日子,支聯將會繼續做好「平反六四」的工作,我們將會以我們的工作,作為我們對你追思。

那天晚上滿地燭光,我們與你作維園的約定,直至「平反六四」的一天到臨!「六四」晚,維園見!

盧偉明


李耀基(支聯會教育及推廣部常委/2012)

老人家,相信當你榮歸國的時候,你必定感受到時代巨輪的力量。天在變香港剛經歷區議會選舉、選舉委員會選舉,面對建制派的狙擊,民主派力保不失,穩守陣地而踏入二零一二年中國大陸、台灣及香港的領導層即將更替;地在變,香港這片「自由樂土」受到震盪,獨裁之爪伸向新聞自由、高度自治,昔日的地利面對著挑戰;人在變這一年隨著你離去,有周錫輝師兄等戰友,還有其他同路人相繼離世民主路上的新血前仆後繼。

時間,的確是真相最大的敵人,時間的流逝讓不少人淡忘「六四」的慘痛也讓人忘記昔日的理想;惟有良知可以抗衡,讓真相存留在時代巨輪之中,也讓真相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徐百弟(支聯會資料及出版部常委/2012)

這是一顆良心,存在這軀殼內八十年。

這是一部活字典甚麼文字都在他的解說下得到正確的答案。

這是一面旗幟,只要在哪裏樹立,哪裏就有戰鬥力,凝聚力量引領向前。

這是大義所在,對義工們的友義國家和人民的忠義、對強權打壓的大義凜然、對理想的堅持更可捨生取義,將「義」字如是解。

這是一部永動機從不休止地工作,為教協、為支聯會、為民主黨、為社運、為香港、中國,直到生命的完結,就算生命完結,精神還在做還在動。

這是社會實業家,不是做生意謀利潤的企業家,是社會工程,是社會改造。不尚空談,重視成效和成效的累積將階段目標與最終目標連接的最好操作人。

這是國魂集古代的俠客義士的氣節、仁者情懷於一身,是中國華麗文化的再現,是對中國污穢現狀的最好洗滌。

是您,司徒華先生,華叔,您開拓的大道我們怎能不爭氣地繼續拓展呢?我們懷念您,您還在指揮著我們向前跑呢!


《港支聯通訊》第96期 2013年1月

華叔:我們懷念您!──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先生安息兩周年

文:葉偉強(支青組組員/2013)

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元旦日,新的一年新的開始。這一天對筆者來說倍添意義,因獲本《通訊》委派參與華叔追思紀念,並於旅遊巴上採訪義工們對華叔的點滴印象。當日先到金鐘海富中心外集合,一行六十多人一起乘旅遊車到達柴灣歌連臣角紀念花園。一時正,華叔的追思儀式正式開始,在朱耀明牧師帶領下,開始莊嚴的禱告、追思、唱詩歌,最後逐一到華叔的碑誌前獻花。

筆者本來對華叔印象不深,只知道他是一位民主鬥士。輪到我獻花時,立於碑誌下,仰望華叔的照片,那本來不太熟悉的容貌卻叫我肅然起敬。低頭、默念、鞠躬、獻花,短短十數秒的儀式已思緒起伏。這使我決心要好好訪問曾與華叔接觸的義工們,記錄他們對華叔的印象,與華叔一起爭取民主的經歷,以及想對華叔說的話。

HEYSON,朝氣勃勃的小伙子。他從報章或別人口中知道華叔積極堅定為民主的事跡。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從一篇報導得知華叔原來不善於交際,但卻善於思考。這使他感悟到「思考的最高境界,是可以發展成為一種精神。」

CALLY,四十歲。每逢有關民主、支聯會的活動,總會見到華叔。十數秒的寒暄問候,已能感受到華叔的和藹可親。感受特別深刻的是華叔患病期間,仍然堅持身體力行,出席爭取民主的活動。最後,想跟華叔說句,一路好走。

阿智,一位就讀港大的年青人。覺得華叔有勇有謀,早年能策略性地發動罷課,晚年能策略性地爭取民主。他很慶幸自己曾與華叔合照。如果能跟華叔說一席話,他希望向華叔表達敬仰之情,不獨是教學成就,不獨是民運地位,更要讚賞華叔始終如一的簡樸生活。

范老伯,行動不便沒有阻礙他參與追思活動,原來晚輩們特地到老人院接他出來,好讓他能坐著輪椅追思華叔。老伯與華叔年紀相差不遠,是多年好友。他們一起參與支聯會活動,一起遊行,最深刻便是華叔每年新春,都從不間斷寫揮春。總覺得華叔是一個和順的老好人,希望日後可以在天家見面。老伯與我告別時,握著我的手,我湊上耳朵,原來是要告訴我今天除了是華叔的追思日,也是他的生日。祝賀過後,我想:老伯對於今天應該倍感安慰。

楊女士,六十多歲,清楚記得一九七九年二月到華叔的學校任教。與華叔共事的歲月,真真切切感受到華叔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人。他言行一致!他公正!他開明!在學校裏,不論書記、工友、學生、教師,他都用心對待。即使是小朋友,他也用心聆聽;即使學生已經畢業,他也會關心記掛。最讓她難忘的是有一次華叔委託她作為「代言人」,好讓記者採訪有關華叔的事跡。從楊女士的笑意裏,我感受到她是以此為榮的。

陳女士,在溫哥華支聯會活動認識華叔,每次民主歌聲獻中華時都會見面。陳女士回港後任職浸大,獲華叔邀請進教協任監事。很多人覺得華叔很「惡」,但她認為這只是誤解。華叔做事認真、守時、堅持原則,會議內每一項議案均要經過反覆討論,以求達至共識。華叔這是真真正正的以身作則,把民主精神體現在日常生活中!不論是中文運動、金禧事件,還是民主運動,華叔都從不動搖。華叔「偉大」,當之無愧。

HELENA,三十多歲。華叔亦有溫柔的一面,特別是對小朋友。每次活動,華叔都親力親為,甚至每一個小朋友,華叔都清楚記得。最深刻的是某一年年宵攤位活動中,華叔竟「落手落腳」跟她們一起編織冷頸巾送給「六四」受難者家屬。一幕一幕的片段,令她意外,教她難忘。華叔,您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裏。

林紹輝,四十多歲,認識華叔始於八九年「六四」事件,華叔對爭取民主的執著,令人敬佩!讓他至今難以忘懷的是華叔曾提點他從政必須「堅定不移,以民為本」。這八個字至今仍永誌心中。華叔,我們懷念您!

林榮江,五十歲,認為華叔是一個對信念堅持,從不放棄、從不動搖的人。華叔外表看來很硬朗,絕不妥協,但另一方面,只要不違原則,均可包容別人,做事不一定去到盡,可以靈活變通去成事。正是可剛可柔,值得尊重的同行者。

Eva,留美大學生,去年暑假回港參與支聯會義務工作,今年聖誕假期回來再積極參與。她表示對華叔的印象不深,但認為他對爭取民主的熱誠,值得年青人欣賞及尊重,因為華叔生前未能看見中國取得真正的民主,實是一個遺憾,所以要將這種爭取民主的精神薪火相傳下去,才可以使中國更加自由開放。她也相信只要我們繼續堅持下去,必定會成功的。

憑弔及採訪過後,本來打算只為本《通訊》出一點力,做一點事,想不到竟有如此豐富收穫!華叔,多謝您!您永遠活在我們心裏,祝願我們繼續努力不懈爭取民主!


我對華叔的印象

文:蘇雅德(支聯會義工/2013)

  我從來沒有近距離接觸司徒華先生──華叔,所有他的資料都是來自電視、報紙、雜誌和他的回憶錄《大江東去》。

  第一次跟他「面對面」是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他的喪禮。在一九九一年六月四日維園燭光集會後,決定暫時不參加支聯會活動,因為支聯會的口號是「釋放民運人士」,如果所有支持的人都倒下了,那薪火如何相傳?當時我也問自己這是否藉口,我給自己的答案是:「如果不用我參與就平反『六四』,那是好事。如果華叔不能再帶領時,我一定會站出來。」所以,在華叔喪禮當天,我雖因當通宵更,感到很疲倦,經過多番掙扎後,仍然從床上爬起來,飛奔到聖安德烈堂。由於教堂已滿座,只能坐在教堂外的地上。進入會場時,經過華叔的遺像,我看到他微笑的臉上發光,像是對我呼喚。就在這一刻,我決定之後高舉的中國民主火把,其中一枝必須由我高舉。就這樣,我走上民主、自由抗爭之路,正如華叔所說:「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尤其我們這些清楚了解八九民運、「六四」事件的中年人,實在有不可推諉的歷史責任。因此,二零一一年的「六四」燭光集會後,我加入了支聯會義工組。

  第二次見華叔,是在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他安息一周年的追思會,到柴灣歌連臣角紀念花園緬懷他,獨自下山時,我決定放棄愛情,跟隨他的腳步,縱然落淚,絕不後悔,我一定會昂首挺胸走下去。

  兩年過去,我覺得沒有愧對他,也希望沒有令他失望。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

 

永遠懷念華叔
永遠懷念華叔


追思華叔

每年1月,教協、支聯會會為司徒華先生舉行紀念活動。

追思華叔


媒體報導略選

16/11/2014 蘋果日報 – 克服殘障兩人獲好學生獎 (第三屆司徒華教育基金)
04/01/2012 香港大學 – 「司徒華書房」移交典禮暨展覽
2011 明報新聞網 – 「懷念司徒華」專輯
29/01/2011-02/01/2011香港電台新聞 新聞專題 – 司徒華喪禮
02/01/2011 美國之音 –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逝世享年79歲
02/01/2011 New York Times – Szeto Wah, Political Activist in Hong Kong, Dies at 79
影片 香港電台 【鏗鏘集:別矣,華叔。】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Release the dissidents. Rehabilitate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Demand accountability of the June 4th massacre. End one-party dictatorship. Build a democratic Chin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