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維權律師

2018年1月30日 支聯會參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抗議迫害律師遊行」

 

(2018 年 1 月 30 日)2015 年的 709 大抓捕讓國際社會認識到中國執法機關對中國 律師的濫權濫捕。兩年多後,中國政府至今仍未停止打壓律師。近期所發生的事件都顯 示中國政府正進行新一波對律師的打壓,而這次的打壓不僅使用了刑事程序,更使用了 不起眼的行政處罰。

除了明顯的違法及暴力之外,中國律師一直也受到當局行政手段的壓迫,當中包括吊銷 執業資格及暫停執業。就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所記錄,由 2017 年到 2018 年 1 月期間, 至少有五位律師受到來自司法行政機關或律師協會的行政處罰,其中三位(祝聖武、王 理乾、王龍得)更被吊銷律師執業證書。廣東省司法局於 2018 年 1 月 22 日通知曾在 709 大抓捕中被酷刑對待的資深維權律師隋牧青,當局將吊銷其律師執業照,原因僅是 他去年一月在看守所會見當事人時攜帶手提電話及拍下當事人照片,以及三年多前在法 庭內「站立、走動、發言及不服從法庭指揮」。除此之外,司法局還針對律師在執業範圍 以外的言論來處罰律師,藉此壓縮律師的言論自由。祝聖武律師去年就被山東省司法廳 以他在微博上發表「否定憲法確立的根本政治制度,基本原則和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 而被吊銷律師執業證,成為第一位因網上言論而被司法行政機關吊銷律師執業證為處罰 的律師。吳有水律師則同樣因在網上發表「危害國家安全言論」而被杭州市司法局處罰 停止執業九個月。

維權律師余文生去年底被迫離開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後,一直在籌組申辦個人律師事务所, 於今年初卻突然被指「多次發表反對黨的領導、攻擊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論」而被禁 止成立個人律師事務所,並因在六個月內沒有律師事務所聘用而遭當局註銷其律師執業 證。1月28日,余文生更被公安局指他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施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自被羈押以來他一直未能會見律師。值得注意的是余文生早前曾公開建議 國家主席差額選舉,取消軍委主席及設立政黨管理制度,亦於去年十月要求罷免習近平。 這次的行政處罰及刑事羈押令人質疑是中國政府對余文生的惡意報復。另一位資深維權 律師李昱函則於去年十一月被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而被逮捕,至今仍未獲釋,李 昱函的律師曾透露她在看守所遭到不人道對待。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指出︰「任何形式的迫害,不論是行政處罰,抑或是刑 事羈押均不能容忍的。中國政府目前所做的是要藉威脅律師的執業資格及人身安全來管 控律師,這表示中國政府仍然視律師為打擊對象。我在此呼籲國際社會不要對這一波的 打壓掉以輕心,並持續關注中國律師的處境。」

就此,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今午聯同多個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團體,包括香港市民支援 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華人民主書院、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法政匯思、郭家麒 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及社會民主連線由西區警署出發,步行前往中聯辦,抗議中國政府迫 害律師及聲援正被羈押的余文生律師及李昱函律師、即將面臨被吊銷執業證的隋牧青律 師、709 大抓捕的受害人王全璋律師,同時要求中國政府「馬上停止以任何方式迫害律 師」

(30, January 2018) The 709 crackdown in 2015 mad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realize the abuses of power and arrest by the Chinese law-enforcement agencies over Chinese lawyers. After more than 2 year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yet ceased their suppression on lawyers. The recent incidents show tha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carrying out a new campaign of suppression on lawyers, and the suppression this time includes not only the use of criminal procedures but also subtle administrative penalties.

Apart from the obvious violations of law and violence, Chinese lawyers have long been oppressed by the authorities through administrative measures including revocation of qualification of law practice and suspension of practicing law. According to the record conducted by the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at least 5 lawyers were given administrative penalties imposed by local judicial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or lawyers associations from 2017 to January 2018, and 3 among them (Zhu Shengwu, Wang Liqian, Wang Longde) were even disbarred. On 22 January 2018, the Guangdong provincial notified Sui Muqing, a veteran human rights lawyers who had been tortured in 709 Crackdown, that they were going to revoke his license. This decision was made merely on the grounds that he had brought a mobile phone and had taken a photo of his client while meeting the client in a detention center in January 2017 and “had been standing, walking around, speaking and disobeying court’s orders” in a hearing about 3 years ago. In addition, the judiciary bureaus have started to punish lawyers with reference to their speeches which are outside the scope of lawyer’s practice, limiting lawyer’s freedom of speech. Lawyer Zhu Shengwu was disbarred last year by the Shandong Province Judicial Bureau as the latter believed that the speeches Zhu had published on Weibo “denies the fundamental political system and basic principles established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endangers state security", and he became the first lawyer who was disbarred as penalty by the judicial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simply for online speech. Similarly, lawyer Wu Youshui was suspended from practicing law for nine months by the Hangzhou Municipal Judicial Bureau because he had published speeches which were considered by the Bureau as “endangering national security."

Human rights lawyer Yu Wensheng had been prepar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an individual law firm since he had been forced to leave his original law firm. However, he was accused of “publishing many speeches which reject the leadership of the Party and attack the socialist system of China”, and for that reason he was prohibited by the Judiciary Bureau from establishing an individual law firm earlier this year. His license was then nullified by the Bureau for not having attached to any law firm for six months.3 Yu Wensheng has been held under 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t a designated location for the alleged crime of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and he has not been allowed to meet his lawyers since he was taken away. It is worth to note that Yu Wensheng openly suggested a competitive election of presidency, abolishment of chairperson of the military commission and establishment of political party management system, and he had urged the removal of Xi Jinping in October 2017. The administrative penalty and criminal detention on Yu have raised strong queries that it was the retaliation imposed by the authorities. Another veteran rights lawyer – Li Yuhan has been put under arrest by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 November 2017 for the alleged crime of “picking up quarrels and stirring up troubles”, and she has yet been released. A defence lawyer of Li Yuhan revealed that Li suffered from inhumane treatments in detention center.4

Albert Ho, chairperson of the CHRLCG, remarked, “Any forms of suppression, no matter administrative penalties or criminal detention, shall not be tolerated.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done by far is to put lawyers under surveillance by threatening their qualification of law practice and their personal safety, and it shows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ill regards lawyers as their target of suppression. I, therefore, urg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not to underestimate the suppression this time, and to continuously stay tuned to the situation of Chinese lawyers.

In view of the above, the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the Justice &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K. Catholic Dioces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the LegCo office of Kwok Ka-ki as well as the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will jointly assemble outside the Western Police Station, march to the China Liaison Office, protest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uppression on lawyers and express support to lawyer Yu Wensheng, lawyer Li Yuhan, lawyer Sui Muqing and lawyer Wang Quanzhang, and dem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immediately stop any forms of suppression on lawyers”.

廣告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支聯會2017年8月26日「709案」聲明)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2017年8月26日
「709案」發生至今已兩年多,尚有三人在押未判,分別為王全璋、吳淦和江天勇。在過去兩周,當局分別對吳淦和江天勇展開審訊,有消息稱王全璋有可能在同一時段已秘密開庭。
然而,當局對三人庭審的差別處理,可見所謂的依法治國,法治公開乃是笑話。雖然三人案由相同,並同樣牽涉國家安全類別的罪名,然而除非當事人答應當庭認罪及自我譴責,否則當局不應動輒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公開審理。
吳淦一直拒絕官派律師,拒絕拍攝認罪視頻,更透過律師發表《開庭前聲明》,明言公安作出「各種程式違法、酷刑、虐待、侵佔我財物、強迫我採訪、強迫我放棄自己請律師的權利」等行為。面對這種不肯屈服,誓要揭穿當局把戲的被告,當局絕不允許他有公開庭審發言的機會。吳淦案於8月14日秘密開庭,當日下午5時,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發佈新聞稿,指稱「被告人認可其行為觸犯了刑事法律,構成了犯罪」,並重申「被告人的辯護律師向法庭充分發表了辯護意見,案件審理過程中,被告人及其辯護人依法享有的各項訴訟權利得到充分保障」。秘密庭審本就是對被告人的訴訟權利最大的侵害,這種單方面的發佈更是毫無公信力可言。
王全璋的情況更令人擔憂。自2年多前被捕以來一直見不到自己的律師,也不像其他人有過影片流傳出外。除了早前有一官派律師聲稱見過王全璋,外界以及家人均無從得知王全璋的狀況。有活躍人士透過官方維穩措施的突然加強和國保透露的片言隻語推測,王全璋案已在近期秘密開庭,然而該消息一直無法證實。
三人中唯有江天勇得到公開審訊的特殊「優待」,整個庭審過程更即時在網上以視頻直播。然而8月22日長沙中級人民法院的這場庭審,與其說是一場法律意義上的審訊,不如說是江天勇的自我批判大會。官派律師並沒有為江天勇作出任何有意義的辯護,而江天勇更在庭上表示他想「通過炒作這些敏感熱點事件,抹黑、攻擊我國政府和司法機構,達到推翻我國國家政權、改變現行政治體制的目的」,承認自己捏造謝陽被酷刑的故事,並懇求法庭寬恕。我們深信這些說話並不是江天勇的真正意思,而是酷刑和要脅下的結果。江天勇被捕前就曾公開聲明:「能為我擋風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昨天簽授權委託書。聲明如下:1.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2.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3.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我們強烈譴責中國當局將法庭變作批鬥人權捍衛者的場所,以法治之名行抹黑之實。
三人的案子至今仍未宣判。我們強烈要求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王全璋、吳淦和江天勇,停止強逼認罪的荒謬做法,並保障所有被告人公開審訊和自主選擇律師的權利。法庭並非劇場,審訊豈可兒戲,中共當局這種玩弄法律的手段終將摧毀法治,自毀長城。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
支聯會 Hong Kong Alliance Aisopdmoc Hong
📰《港支聯通訊》http://hkanews.wordpress.com/
📻 支聯會網台 http://bit.ly/hkanetradio
💪 支持參與 http://bit.ly/hka_support

2017.06.26 抗議酷刑對待709律師遊行 反酷刑爭法治 (註:近年被施以酷刑的異見及維權人士簡介)

【支聯會強烈要求中央政府 停止對異見及維權人士實施酷刑】

2017年6月26日(國際反酷刑日)

中共建政後,對異見人士的酷刑,除了肉體上折磨,精神上亦造成極大痛苦、不人道和有辱人格。

異見及維權人士遭到的各種迫害,包括:恐嚇、毆打、綁架、誣告、禁錮、革職和軟禁等。異見及維權人士失去自由期間,更被施以不同程度的酷刑,包括:電擊受訊人生殖器或腳趾;扯掉受訊人陰毛,灌水逼其口服;雙手在背後上下交叉半空懸吊;強力暴打;長時間銬住手腳;被綁於俗稱老虎凳和鐵椅等長時間固定坐姿,不能睡,限制大小便及進食;坐板兒;站軍姿;手銬、腳鐐連一起,身體彎成90度,站數天甚至數星期;雙手抱住小腿並用手銬拷住,用木棍從雙腿中穿過,把木棍橫放在桌上;被用強光燈照射,不准睡眠;活人煙燻;用注射器往鼻腔噴射芥末油;雙手反扣鐵窗吊起,身體前傾,腳尖點地,十多天不讓睡覺;用冷水淋頭,不讓睡覺休息,開冷空調吹;強迫長跑;毛巾蒙眼,雙腕裹毛巾,雙手背身後拷住;吊起身體,讓雙腳剛剛點地;冰凍攻擊;拒絕提供治療;不給充足食物及水;被迫背誦囚規等。還有單獨囚禁、社交孤立、威脅、辱罵及強迫心理輔導等精神傷害。有些更強迫服食精神科藥物,甚至直接送到精神病院服刑。

中國是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締約國,1988年在中國生效。簽署國有義務採取一切行動消除及懲處一切酷刑對待。該《公約》明確規定締約國須履行的責任,包括:「每一締約國應採取有效的立法、行政、司法或其他措施,防止在其管轄的任何領土內出現酷刑的行為。」(第2(1)條),「每一締約國應保證在可能參與拘留、審訊或處理遭到任何形式的逮捕、扣押或監禁的人的民事或軍事執法人員、醫務人員、公職人員及其他人員的訓練中,充分列入關於禁止酷刑的教育和資料。每一締約國應將禁止酷刑列入所發關於此類人員職務的規則或指示之中。」(第10條),「每一締約國應經常有系統地審查對在其管轄的領土內遭到任何形式的逮捕、扣押或監禁的人進行審訊的規則、指示、方法和慣例以及對他們的拘留和待遇的安排,以避免任何酷刑事件」(第11條),「每一締約國應確保有適當理由認為在其管轄的任何領土內已發生酷刑行為時,其主管當局立即進行公正的調查。」(第12條)及「每一締約國應保證防止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的其他人在該國管轄的任何領土內施加、唆使、同意或默許未達酷刑程度的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的行為。」(第16(1)條)。

對羈留場所的獨立監管、檢查制度,同時確保被羈留人士能與外界及律師溝通 ,是杜絕酷刑最有效的辦法之一。然而,近年修訂的《刑事訴訟法》竟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制度將秘密羈押合法化,以致上述保障完全失效。雖然「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只能在影響到國家安全的情況下才能適用,然而近年來,我們見到尤其是政治類案件中,「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盛行,近期則大量應用在各地被捕的維權公民身上,不管案件本身與國家安全能否沾上任何關係。「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作為酷刑滋生的溫床,必須廢除。

支聯會敦促中國政府全面履行國際公約責任,停止殘暴迫害異見及維權人士,釋放所有被無理扣查或強迫失蹤人士,並廢止任何形式的秘密羈押包括「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中國政府應盡快簽署並批准《禁止酷刑公約任擇議定書》,切實推行及參與防止酷刑的國際監管制度。

(註)近年被施以酷刑的異見及維權人士簡介:

香港公民個案

林榮基: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2015年底,林榮基在內地被囚,之後被迫認罪和在有導演有台詞下,上電視台坦白招供。林榮基表示被獨立囚禁8個月,24小時被監視,不斷被提審,「自願」簽署放棄通知家人和聘請律師的聲明。他想過自殺,但沒有做成,因為對方做足防禦措施。例如連牙刷也綁繩,防止犯人吞下。這個內地依法實行的「監視居住」是精神酷刑。

程翔:被單獨囚禁在國家安全局招待所中,整整105天,不能接觸資料、不能與人說話,甚至不見日夜,與外間隔絕,令精神上走向死亡邊緣,「好幾次想撞牆(自殺)」,身體亦出現後遺症,包括心律不齊。

因「八九六四」被捕者

陳雲飛:維權人士。2015年3月25日,陳雲飛與其他20多人在四川新津縣為在「六四」屠殺中死難學生肖傑、吳國峰掃墓後被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17年3月31日陳雲飛被判刑4年。5月7日,陳雲飛因在看守所所長巡視時,拒絕喊「首長好」而遭酷刑處罰, 14天不間斷戴手銬腳鐐,並把手與腿銬在一起(俗稱「龍抱柱」),吃喝靠餵食,躺臥時腰腿疼痛致徹夜難眠。雖然「龍抱柱」非常殘忍,但比起上次遭受「雞啄米」酷刑(把手與腳銬在一起),上銬部位沒有潰爛,勉強可走路。陳雲飛目前仍睡地上,地面潮濕,每次睡醒都腰酸背痛。

李旺陽: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因聲援八九民運兩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刑期長達22年。在獄中,李旺陽被虐打至殘,雙目失明、雙耳失聰、雙腿癱瘓。即使如此,李旺陽對支持八九民運無怨無悔,更表示:「爲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2012年6月6日上午,李旺陽在醫院「被自殺」。

苗德順:因反抗「六四」屠殺被捕的最後一名政治犯。2016年12月15日,經過27年牢獄刑滿獲釋,但下落不明。據美國人權組織「對話基金會」及曾與苗一同關押的北京畫家武文建稱,早年由於苗拒不認罪,天天寫申訴,被獄方歸類為「反改造」,承受更重的刑罰,曾單獨關押,也屢遭酷刑。武文建稱:「他精神也狀況不好,獄警幾根電棍電他都不求饒,正常人條件反射他都沒有。反正他能活著出來就是萬幸。」苗德順1990年於獄中確診乙型肝炎,2003年起被轉監到主要收容年老及患病男囚犯的北京延慶監獄,已有近十年沒有親友見過他,據說是苗本人拒絕探視。苗是至今外界所知關押最久的「六四」囚徒。1989年6月3日晚,北京大批市民湧上街頭試圖阻止軍隊進城,有裝甲運兵車和客車被焚燒。24歲的北京工人苗德順被指與另外4人一同向一輛起火坦克投擲一隻籮筐,同年8月7日被以「縱火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1992年改為無期徒刑。苗因拒不認罪1998年才被減至20年徒刑,又有傳他再獲減刑11個月。苗現年51歲,人生過半時間在獄中渡過。

傘捕者

葉曉錚:因轉發《蘋果日報》「雨傘運動」報導,和舉牌拍照支持香港,被控「煽動顛覆國家」。警方將他銬在老虎凳上,進行12小時審訊。老虎凳是中國看守所常見刑具,受刑者被長期綑綁在椅子上,不讓睡覺,在椅子上解決大小二便。

謝文飛:因在廣州街頭拉橫幅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被控「煽動顛覆國家」。他進入看守所後一直喊聲援佔中的口號,被認為不服管教。管教幹警對其實施「定鐐」(將四肢固定在一個直徑為8釐米左右的鐵環內)的體罰,時間長達104個小時。後又實施「八字鐐」(將手銬與腳銬連在一起,人行走時只能靠蹦、跳)。

張聖雨:因在廣州舉牌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被控「煽動顛覆國家」。他被捕後在所內喊「打倒共產黨,消滅獨裁政權,建立民主中國」的口號,後被戴腳鐐手銬,用鐵鏈釘在床上,還被管教用手銬砸頭。他被鎖在鐵床上15天,吃喝和大小二便都得在床上解決,結果他半個月無法大便。

王藏:王藏因在Twitter上發佈撐傘照,被控「尋釁滋事」。他在囚期間受到酷刑逼供,5天4夜不能睡覺,4個通宵被迫站著。他被關在一個充满泡沫的白色房間內,為的是防止他自殺。同室的囚犯並威脅他要對其妻和孩子不利。

異見人士及人權捍衛者

曹順利:北京維權人士。2013年9月14日,曹順利應邀前往日內瓦參加人權培訓和觀摩聯合國人權機制運作,在北京機場被攔截後強迫失蹤一個月後,外界才得知她已於9月14日當天被關進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被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10月21日被變更罪名為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曹順利被關押看守所期間得了雙肺結核、肝腹水、子宮肌瘤及囊腫等多種疾病卻得不到治療,直到2014年2月19日,曹順利病危入急救中心搶救,當夜轉入北京309醫院重症監護室,昏迷24天後,3月14日下午含冤離世,終年52歲。

彭明:民運人士。據稱曾任北京《企業之友》雜誌社長、北京建城集團董事長等職,1998年組建「中國發展聯合會」在香港註冊,不久被查抄,彭被指企圖嫖娼判勞教18個月。獲釋後他逃離中國,在美召集「中國聯邦臨時政府籌委會」。2004年彭在緬甸「持有假幣」被捕交中方。翌年,武漢法院以「組織和領導恐怖組織罪」判彭無期徒刑,指他撰寫《民主工程》鼓動暴力推翻中共。彭繫獄12年,曾遭酷刑毆打,患有心臟病卻未獲適當治療。2016年11月29日上午8時,彭明於湖北獄中看電視時倒地,送院無效,被指死於心臟病,終年60歲。

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網絡異見人士。2015年5月20日,吳淦因抗議江西高院不讓參與「樂平冤案」律師閱卷而被行政拘留10天。5月27日,又因涉嫌「尋釁滋事罪」和「誹謗罪」遭刑事拘留。7月3日,燕文薪律師被告知吳淦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兩罪批准逮捕。吳淦羈押期間遭受酷刑。吳淦表示,關押期間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極其疲倦睜不開眼,武警強行撐開眼睛接受審訊。不堪忍受,以頭撞牆。睡覺時劃個線,被子稍微出線就被弄醒。夏天將空調調到最冷。吳淦也被毆打和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

赤壁三君子:2013年5月25日因在湖北赤壁宣傳民主理念合影留念的「赤壁三君子」黃文勛、袁奉初(袁兵)、袁小華,拘押期間備受虐待。

黃文勛:廣東維權人士,街頭民主運動發起人和宣導者。2013年2月1日, 曾因在深圳市中級法院外舉牌聲援王登朝被重判14年6個月一案,而被當地警方帶走並遭毆打。2013年5月25日,因開展《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到達湖北赤壁市站,宣傳民主理念,並與前來支持的袁小華、袁奉初等多名民主人士、維權公民合影留念,引起社會民眾的關注熱議。2013年6月19日,被赤壁市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7月13日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正式逮捕。2016年9月,黃文勛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5年。

袁奉初(袁兵):湖北維權人士,南方街頭運動宣導者。2013年5月25日,因與黃文勛等街頭運動者在湖北赤壁共同參與《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被當地警方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處行政拘留15日;6月19日,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7月17日被以同罪名正式逮捕;2013年9月24日,其案件被移送湖北赤壁市檢察院審查起訴,罪名變更為「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其在獄中曾遭受嚴重毆打虐待,致其面部縫合多針。2016年5月9日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袁小華:湖南維權人士,廣州和深圳街頭運動發起人之一。2013 年 5 月 25 日,與黃文勛等共同參與《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同年6 月 19 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 7 月 17 日正式逮捕;2013年8月,變更罪名為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據悉,拘押期間備受虐待,遭警方酷刑毒打,且嚴重超期羈押。2016年5月9日被以「擾亂秩序罪」判刑3年零6個月。

郭飛雄:廣東法律工作者。因多次援助被官商搶地的太石村村民,多次被公安非法禁錮。2006年,郭飛雄被廣州公安暴力毆打。2007年2月12日再次被捕,並被公安實施酷刑。首先是坐老虎凳4個小時,手被反綁背後成360度吊起。公安還用高壓電警棍2次電擊他的生殖器。因參與《南方週末》抗議事件,2013年8月8日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2015年11月27日被判刑6年。

王清營:大學教師。2014年5月16日被捕,廣州「唐袁王三君子」案其中一人。王清營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坐牢2.5年,2016年11月出獄。被拘押時警察要他像狗一樣蹲着。王清營不服從,沒有蹲,遭酷刑對待。最嚴重一次連續8天腳釘在地上,手捆著,動彈不得,每天只喝一口水,吃一口飯,拉屎拉尿在褲子上。8天釘後雙眼模糊,站不起來,3個月手腳無力。另一次警察指使囚犯打他,打暈之後送院,王還是不蹲,又被打暈後再被十字形定在病床上,直至他屈服。剛出獄時連窗外樹響聲都嚇得被子蒙頭,至今情緒才慢慢平伏。他曾到香港看心理醫生,醫治牢獄給他造成的驚恐症。

張昆:徐州新公民運動參與者。主張民主憲政,曾積極參與新公民運動,曾聲援《南方週末》「新年獻辭事件」、聲援營救維權律師唐吉田、聲援南樂教案的張少傑牧師家屬及律師等,被當局多次打壓和威脅。2013年1月,因與作家阮雲華等人發起「呼籲官員財產公示公民之旅」行動,被當局秘密關押2個月,其間遭多次毆打和酷刑虐待。2014年2月24日,因繼續街頭民主活動,被關進精神病院,至同年3月中旬才被取保候審,監視居住1年。2014年5月24日,因其在「六四」前夕參與街頭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 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2015年4月7日,徐州中級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2年。2016年4月8日刑滿釋放。2016年冬天,張昆對心理醫生表示他在獄中被毆致鼻樑、面頰骨折,呼吸不暢,獄方拒絕治療還羞辱他人格。目前除了被打殘手指沒有錢再做手術外,他還嚴重失眠、恐懼、強迫思維等心理障礙和嚴重的消化系統紊亂。

高智晟:人權律師。因多次辦理維權案件,為民請命,其律師事務所被停業一年。2006年8月16日被以「涉嫌違法犯罪活動」拘留審查,一家人被跟蹤、騷擾。2007年9月21日,高智晟被中共當局秘密綁架50多天。2010年4月,高智晟第二度失去聯絡,失蹤逾16個月。2010年4月短暫獲釋期間,曾向媒體披露於2009年2月至2010年3月失蹤期間,被國保不人道對待:曾被4、5名大漢剝光衣服躺在地上13晝夜;被連續狠毆48小時;被用4根電警棍反覆電擊全身及生殖器、用牙籤刺篤;又被按低頭,點香煙焗他的眼鼻;也曾被戴上頭套不能動彈16小時,亦被以濕毛巾蒙面造成逐漸窒息的感覺;看守所人員更曾將他強行按下,姿勢猶如90度鞠躬,致其極度痛楚。除肉體折磨,高指每天當他餓至眼冒金星時,對方會拿出饅頭,要他自己罵自己是「畜牲、豬狗」;每唱一遍《共產黨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即可得一個饅頭。高智晟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3年,2014年刑滿出獄,一直在陝北老家佳縣遭軟禁。年僅55歲的高智晟牙齒已基本脫落,吃飯困難,講話吐字不清。曾多次要求看牙,但遭當局拒絕。高智晟之所以牙齒在壯年脫落,完全是遭受長期殘暴酷刑所致。

陳光誠:山東失明維權「赤腳律師」。陳光誠因揭露山東臨沂市暴力執行計劃生育,被誣告多項罪名,判處4年3個月監禁。2010年9月9日,陳光誠刑滿出獄後,一直和家人被軟禁在家,不得與外界接觸,令患有腸出血的陳光誠得不到適切治療。2011年2月,5段有關陳光誠與家人被軟禁的視頻曝光後,陳光誠一家遭報復,陳光誠被十多名國保圍毆,胳膊被用力向後擰,頭被用力按下,持續兩個多小時直至昏迷;陳光誠妻子袁偉靜亦被暴打至短暫失明(持續數天),左眼眉骨及左下肋骨懷疑骨折。兩人事後皆得不到治療,用鐵皮把家中的窗戶封上,3月6日起停電,3月7日半夜,看守人員爬進家中把電視天線拆壞、剪斷。自2月24日起,他們5歲多女兒被限制在家,她的書和一些玩具也被拿走。陳光誠母親終日被3人貼身跟蹤。

嚴正學:藝術家。1993年,嚴正學遭警察電棍電擊,30多個警察用電棍抽打他。1994年,他被關在北京雙河監獄時,遭10幾名警察用6根電棍電刑3個多小時,直至他昏死,大小便失禁。

清水君:異見人士。清水君被江蘇高院宣判後,獄方竟直接將他強行送進精神病院!因精神病院拒收,他才倖免於難。隨後被江蘇省監獄關入嚴管隊,強迫每日長跑近3萬米致雙腳潰爛血肉模糊,並唆使重刑犯人暴力毆打他。

朱虞夫:中國民主黨成員。服刑期間,晚上不准睡覺,常年被特別嚴管,曬不到太陽,不能和別人講話,關在牛棚裏,叫幾個犯人對他拳打腳踢。上廁所必順經犯人同意。

維權人士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於2013年,12位曾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勞教女士的曝光了勞教所內的酷刑,間接導致了勞教制度的廢除。12位女士中包括用陰道將證據帶出勞教所的村婦王桂蘭;在所裏每天都被女獄警毆打的上訪人員梅秋玉;被綁在死人床三個月、拉屎拉尿和吃東西都不讓下來的蓋鳳珍;被獄警用三把牙刷並起、刷毛向外插入陰道不停旋轉的年已60歲的信淑華;四肢被綁吊在兩張鐵架床上接受「懸空掛」酷刑的趙敏等。其中,因上訪被關進去勞教的村婦劉華被迫在車間做工時來月經,但不能去廁所,經血順大腿流下,褲都濕了,下班時其他女犯擋住她的後身,怕被其他男人看到。而40多歲的趙敏則遭受「懸空掛」酷刑,被吊在兩張鐵架床之間。根據她們的供述,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對被囚人員的酷刑,包括強迫體力勞動、關小號、抻刑、十字吊、懸空掛、坐老虎凳、綁死人床、電擊乳房和生殖器官、牙刷插陰道等等。

 李小玲:廣東維權人士。2017年5月17日,李小玲按約前往珠海中級法院辦理材料遞交手續。準備離開時,法院工作人員想把材料退回給李小玲並要求收回回執單,李小玲不同意,被五、六個法警圍困法院,限制人身自由。其後,李小玲出現頭暈、眼痛症狀,要求警方速送院治療,但警方故意拖延,並把疼痛至半昏迷的李小玲強行做筆錄,直到約凌晨3時把李小玲送院,隨即離開。

韓素芳:上海反強拆維權人士。韓素芳家於2015年6月15日被強拆,祖孫三代5口人得不到安置補償無家可歸。汽車修理營業執照及貴重物品未獲分文補償。2014年3月8日,韓素芳被強制遣送回上海,關黑監獄6小時後扔在路邊。2017年3月6日, 韓素芳關押在上海黑監獄數小時後被5、6個不明身份的人士群毆,韓當揚被打昏。再被送到一間房子繼續毆打。韓素芳被關10天內天天嘔吐,吃不下飯,喝水也嘔吐。3月15日,遭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的韓素芳被扔在浦東新區惠南鎮,,被帶去派出所,送韓素芳去醫院搶救。

邢望力:河南維權人士。2016年8月26日,邢望力因在網上公開聲援徹查當地民眾馮國輝死亡事件,被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囚4年6個月,翌日疑在看守所企圖自殺。警方事發10小時後通知家人,並指邢在囚室窗口用紙繩試圖自殺,被救下時頭先落地,導致左顱骨粉碎性骨折。邢望力兒子邢鑑則認為,父親是在囚室內抗議時,被警察等相關人員毆至重傷,又指父親在法庭上提出將會上訴,因此不會自殺。他質疑案發14個小時才被送到手術室進行手術「這是百分之一百看守所對他酷刑虐待,逼他認罪」。


【抗議酷刑對待709律師遊行 反酷刑爭法治】
日期: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
時間:下午3時集合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至中聯辦
主辦: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華人民主書院、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社會民主連線

 

201706.26 【抗議酷刑對待709律師遊行 反酷刑爭法治】

 

2016.12.23【聲援江天勇律師遊行】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江天勇曾代理多宗維權案件,如陳光誠案、太石村案。2011年,被秘密逮捕,失蹤2個月期間遭受酷刑。2012年因陳光誠案被國保毆打,致鼓膜穿孔。2014年,因建三江事件被公安打斷8根肋骨。江天勇因其維權工作於2009年被吊銷律師執照,但多年來仍然堅持為弱勢社群提供法律輔導及援助,其工作備受國內外人士尊重,一直繼續以其律師身份尊稱。

江天勇於今年11月21日開始失蹤。這一個月來,其律師及家屬多番要求公安立案調查,但被一直拖延。至12月16日,才有大陸網媒指稱江天勇已被施以強制刑事措施。但所公佈內容有多項不盡實之處,而公佈手法亦有抹黑誹謗之嫌。

就此,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華人民主書院及社會民主連線,將於明日12月23日下午舉行「聲援江天勇律師遊行」,要求中國政府「公平對待江天勇律師」、「停止媒體審訊」、「停止造謠抹黑」、「確保會見律師的權利」、「確保免受酷刑對待的權利」。

我們強烈要求中國執法當局正式交待事件,包括但不限於清晰說明江天勇律師目前所在,身心安全狀況,其辦案單位及人員所屬,並立即依法安排律師會見,保障江天勇的人身安全及及其獲取律師辯護的基本權利。

誠邀貴機構派員採訪有關活動,詳情如下︰

【日期】: 2016年12月23日(星期五)
【時間】: 下午二時半
【地點】: 西區警署集合,遊行至中聯辦
【主辦】: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華人民主書院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社會民主連線

【嘉賓】: 何俊仁(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梁國雄(立法會議員,社民連)

【查詢】: Alan Wong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手提: +852 9430 1379)

****************************************************************

Press Invitation

Protest in Support of Human Rights Lawyer Jiang Tianyong

You are cordially invited to cover the following event.

Prominent human rights lawyer in China Jiang Tianyong has taken a number of human rights cases including the Taishi Village recall incident and the case of Chen Guangcheng. In 2011, Jiang was abducted by police, disappeared for two months during which he suffered brutal torture. In 2012, he was beaten by public security officers in the Chen Guangcheng case, resulting in the perforation of his left ear drum. In 2014, he was detained and beaten by police in the Jiansajiang case, getting 8 ribs broken. Jiang was disbarred in 2009 as a result of his human rights work. However, his persistence in providing legal assistance and counseling to the underprivileged has gained him the respect as a rights lawyer both in and out of the country.

Jiang was reported missing since 21 November 2016. The endless efforts of his lawyers and family to file the case and seek help from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had been futile. It was until 16 December that the news of Jiang being given compulsory criminal measures was disclosed by an online media in the mainland. The information released therein was however incomplete, unsupported or simply untrue. The way the coverage was made comes close to smearing.

In view of the above, the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CHRLCG),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the Justice &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K. Catholic Diocese as well as the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will jointly hold a protest tomorrow 23 December in support of lawyer Jiang Tianyo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called upon to “treat Jiang with justice and fairness”, to “stop the smearing campaign with media trials”, “ensure the basic rights of Jiang on access to lawyers” and “the freedom from torture and cruel treatments”.

We strongly demand for the respective Chinese law enforcing organs to step forth and clarify Jiang’s statu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ing to his whereabouts, his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The authorities should also clarify in particular unit and personnel involved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Jiang’s case. Jiang’s basic rights to meet with his lawyers and that to have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protected should also be heeded to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Date: 23 December 2016 (Friday)

Time: 14:30pm

Venue: Assemble outside the Western Police Station and march to the China Liaison Office

Organisers: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CHRLCG),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Justice &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K. Catholic Diocese and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Speakers: Albert Ho (Chairperson of the CHRLCG), Leung Kwok-hung (Member of the LegCO,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Enquires: Alan Wong – CHRLCG (mobile: +852 9430 1379)

事件關注:內地維權律師煽動顛覆罪成 家屬指政治審判 2016.1.29

http://news.tvb.com/greaterchina/56aaf2536db28cde4d000004/

內地維權律師唐荊陵和另外兩名維權人士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早上在廣州宣判。其中唐荊陵被判監五年,家屬指是政治審判。

廣州中級人民法院早上有大批公安駐守,十多名市民來聲援唐荊陵被帶上公安車送走。德國及美國的使領館人員打算入庭旁聽但遭拒絕,公安就以黑傘遮擋記者拍攝。 繼續閱讀 事件關注:內地維權律師煽動顛覆罪成 家屬指政治審判 2016.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