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hkaevent

2017.10.02【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2017.10.04【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中秋節將至,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誠邀出席參與「天安門母親運動」月餅工作坊及「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持天安門母親,爭取釋放所有在囚異見及維權人士,自由和平安地與家人共慶中秋。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日期:2017年10月2日(星期一)
時間 :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外集合,遊行往中聯辦送月餅2017.10.02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 2017.10.04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2017.10.02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 2017.10.04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日期:2017年10月4日(星期三、中秋節)
時間:晚上8時至11時
地點:尖沙咀鐘樓旁
內容:展覽、播錄像、猜燈謎

2017.10.02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 2017.10.04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天安門母親運動」月餅工作坊】
日期:2017年9月26日(二)、29日(五)
時間:晚上7:30 – 9:30
地點:教協總辦事處
費用:$64(送「平反六四」及「自由劉霞」月餅各一個)

2017.10.02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 2017.10.04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廣告

2017.09.03 【曉波徑追思】

(更新27/8/2017 10:00)
 因颱風及天氣轉壞關係,「曉波徑追思」活動順延一星期(9月3日)同時間同地點舉行。誠邀抽空出席。

劉曉波先生自今年6月確診末期肝癌,一直受中國政府嚴密監控,至7月13日逝世,遺體於7月15日迅速火化,骨灰撒入大海,令群眾難以悼念。中國政府同時軟禁其家屬不得與外界聯絡,甚至對悼念他的民眾展開嚴厲打壓。

劉霞自劉曉波海葬後一直無法與外界接觸,家屬也不能直接劉霞聯繫。雖然8月18日和20日,網上流傳劉霞講話視頻,但相信是官方刻意安排,誤導公眾劉霞有人身自由。

中國政府同時對悼念劉曉波的公民加以無理打壓。多個地方陸續有公民被短暫拘留,更甚者,劉曉波「頭七」當晚,十數名公民在廣東新會海邊祭奠悼念,兩日後警方即對參與海祭的人士展開大肆搜捕,部分參與者被抄家。

支聯會於2017年9月3日往曉波徑石灘舉行海祭空櫈和碎石砌「Free Liu Xia」。

誠邀抽空出席。活動詳情如下——

1. 曉波徑追思

日期:2017年9月3日(星期日)
地點:西貢曉波徑
程序:

(a) 集合時間:下午1時正
(b) 集合地點:旺角麥花臣球場外(奶路臣街與洗衣街交界,近中國旅行社),乘旅遊車往西貢曉波徑,步行約20分鐘到石灘
(c) 曉波徑追思行動:下午2時開始
(d) 回程時間:下午3時左右

備註:
(a) 參加者可自行前往西貢曉波徑。
(b) 活動當日如遇風暴或雷雨,活動將會取消,請留意通知。

報名:連同參加表格於8月26日前傳真27706083、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或致電27826111報名留位。

2017.08.30【劉曉波尾七往中聯辦抗議】放下哀傷 繼承遺志 為生者爭自由 為死者討公道

(支聯會劉曉波「尾七」抗議活動)

放下哀傷 繼承遺志 為生者爭自由 為死者討公道

2017年8月30日

今天8月30日是劉曉波逝世第49天,即中國傳統「尾七」,亦即是這天後對逝者的哀悼就要結束。然而,哀傷能放下,對公義的追求卻不能停止。

劉曉波遺孀劉霞自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後,遭當局非法軟禁,至今已近7年,以致她患上抑鬱症。當局對劉霞的嚴密監控在劉曉波身故後並沒有停止;劉霞無法與家人及外界自由聯繫,僅有的訊息也只是一些來歷不明人士發佈的Youtube 片段,其情況與劉曉波臨終前不斷有不明人士上載他於監獄及醫院的錄像片段類似。劉霞一直清楚表示想要離開這個不自由的國度,而劉曉波生前的意願亦是和劉霞一起出國。我們強烈促請中國政府立即停止監控劉霞,並尊重和保障她的行動自由,通訊以及出國的權利。

中國政府同時對劉曉波的支持者展開打壓,以各種名目拘留及處罰悼念劉曉波的群眾。我們特別關注至今仍在押的馬強(西域武僧)及吳明良(浪子)。馬強於劉曉波「頭七」當日參與於廣東新會的海祭行動,過程曾由有線新聞直播。其後馬強離開廣東徒步川藏線,當局竟大費周章往四川丹巴將其抓捕,羈押於新會看守所。這次抓捕亦令參與海祭的10多人人人自危,恐怕當局隨時將其拘捕。

吳明良今年6月下旬在劉曉波病危之際,參加呼籲釋放劉曉波的聯署,並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其後被當局藉故行政拘留10天。劉曉波辭世後,他在《明報》發表紀念劉曉波的詩《我們從來不怕道路黑暗漫長》,並協助編輯紀念劉曉波的詩集,於8月18日被當局以「非法經營」罪拘留並抄家。紀念曉波無罪,我們促請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馬強及吳明良,並停止滋擾劉曉波的支持者及朋友。

我們亦並未忘記中國政府對劉曉波之死至今仍沒有任何交代。劉曉波之死疑點重重;劉曉波於2017年6月26日被公開確診末期肝癌,僅僅17天後便去世,其病情發展之兇猛急速極不尋常,而當局更急忙將其遺體火化。此外,中國政府從未對外界或劉曉波家人公布劉在押多年的體檢報告,以澄清是否有拖延、忽略或隱瞞病情。更令人起疑的是負責劉曉波醫療事務的錦州監獄副監獄長王洪博於2015年11月6日於家中離奇自縊身亡,而劉曉波哥哥劉曉光曾於2017年2月透露劉曉波在獄中有進行CT檢查,但結果不明。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當局實有拖延劉曉波病情甚至故意讓其惡化之嫌。中國政府必須立即向劉曉波家人公開相關的體檢紀錄;我們並呼籲國際人權機構介入調查劉曉波之死的真正原因。

劉曉波雖已離世,但並未如他意願成為中國最後一個政治犯,而以嚴刑峻法阻嚇推動社會發展的行動者的風潮,更蔓延至香港。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更有必要繼承曉波先生遺志,爭取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讓政治犯真正在我們這一代消失。

 


劉曉波尾七往中聯辦抗議
日期:2017年8月30日(星期三)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外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曉波徑追思

日期:2017年9月3日(星期日)
地點:西貢曉波徑

(更新27/8/2017 10:00)
 因颱風及天氣轉壞關係,「曉波徑追思」活動順延一星期(9月3日)同時間同地點舉行。誠邀抽空出席。請乘搭支聯會專車人士報名預留座位。
(更新26/8/2017 20:56)
各位「曉波徑追思」參加者:

天文台剛發出三號強風訊號。如明早10時仍懸掛三號或更高風球,或者狂風暴雨,「曉波徑追思」活動將順延一星期(即9月3日)同時間和同地點舉行。

敬請留意天氣變化。
保持聯繫。

支聯會謹啟

劉曉波先生自今年6月確診末期肝癌,一直受中國政府嚴密監控,至7月13日逝世,遺體於7月15日迅速火化,骨灰撒入大海,令群眾難以悼念。中國政府同時軟禁其家屬不得與外界聯絡,甚至對悼念他的民眾展開嚴厲打壓。

劉霞自劉曉波海葬後一直無法與外界接觸,家屬也不能直接劉霞聯繫。雖然8月18日和20日,網上流傳劉霞講話視頻,但相信是官方刻意安排,誤導公眾劉霞有人身自由。

中國政府同時對悼念劉曉波的公民加以無理打壓。多個地方陸續有公民被短暫拘留,更甚者,劉曉波「頭七」當晚,十數名公民在廣東新會海邊祭奠悼念,兩日後警方即對參與海祭的人士展開大肆搜捕,部分參與者被抄家。

支聯會將於2017年9月3日往曉波徑石灘舉行海祭空櫈和碎石砌「Free Liu Xia」,以及下周三劉曉波「尾七」往中聯辦抗議,要求還劉霞和相關人士自由,追究當局拖延公布劉曉波病情等消息責任。

曉波徑追思

日期:2017年9月3日(星期日)
地點:西貢曉波徑
程序:

(a) 集合時間:下午1時正
(b) 集合地點:旺角麥花臣球場外(奶路臣街與洗衣街交界,近中國旅行社),乘旅遊車往西貢曉波徑,步行約20分鐘到石灘
(c) 曉波徑追思行動:下午2時開始
(d) 回程時間:下午3時左右

備註:
(a) 參加者可自行前往西貢曉波徑。
(b) 活動當日如遇風暴或雷雨,活動將會取消,請留意通知。

報名:連同參加表格於8月26日前傳真27706083、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或致電27826111報名留位。

 

2017.09.03 曉波徑追思

(更新27/8/2017 10:00)
 因颱風及天氣轉壞關係,「曉波徑追思」活動順延一星期(9月3日)同時間同地點舉行。誠邀抽空出席。請乘搭支聯會專車人士報名預留座位。
(更新26/8/2017 20:56)
各位「曉波徑追思」參加者:

天文台剛發出三號強風訊號。如明早10時仍懸掛三號或更高風球,或者狂風暴雨,「曉波徑追思」活動將順延一星期(即9月3日)同時間和同地點舉行。

敬請留意天氣變化。
保持聯繫。

支聯會謹啟

 

劉曉波先生自今年6月確診末期肝癌,一直受中國政府嚴密監控,至7月13日逝世,遺體於7月15日迅速火化,骨灰撒入大海,令群眾難以悼念。中國政府同時軟禁其家屬不得與外界聯絡,甚至對悼念他的民眾展開嚴厲打壓。

劉霞自劉曉波海葬後一直無法與外界接觸,家屬也不能直接劉霞聯繫。雖然8月18日和20日,網上流傳劉霞講話視頻,但相信是官方刻意安排,誤導公眾劉霞有人身自由。

中國政府同時對悼念劉曉波的公民加以無理打壓。多個地方陸續有公民被短暫拘留,更甚者,劉曉波「頭七」當晚,十數名公民在廣東新會海邊祭奠悼念,兩日後警方即對參與海祭的人士展開大肆搜捕,部分參與者被抄家。

支聯會將於2017年9月3日往曉波徑石灘舉行海祭空櫈和碎石砌「Free Liu Xia」,以及下周三劉曉波「尾七」往中聯辦抗議,要求還劉霞和相關人士自由,追究當局拖延公布劉曉波病情等消息責任。

誠邀抽空出席。活動詳情如下——

1. 曉波徑追思

日期:2017年9月3日(星期日)
地點:西貢曉波徑
程序:

(a) 集合時間:下午1時正
(b) 集合地點:旺角麥花臣球場外(奶路臣街與洗衣街交界,近中國旅行社),乘旅遊車往西貢曉波徑,步行約20分鐘到石灘
(c) 曉波徑追思行動:下午2時開始
(d) 回程時間:下午3時左右

備註:
(a) 參加者可自行前往西貢曉波徑。
(b) 活動當日如遇風暴或雷雨,活動將會取消,請留意通知。

報名:連同參加表格於8月26日前傳真27706083、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或致電27826111報名留位。

 

2. 劉曉波尾七往中聯辦抗議
日期:2017年8月30日(星期三)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外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支聯會2017年8月26日「709案」聲明)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2017年8月26日
「709案」發生至今已兩年多,尚有三人在押未判,分別為王全璋、吳淦和江天勇。在過去兩周,當局分別對吳淦和江天勇展開審訊,有消息稱王全璋有可能在同一時段已秘密開庭。
然而,當局對三人庭審的差別處理,可見所謂的依法治國,法治公開乃是笑話。雖然三人案由相同,並同樣牽涉國家安全類別的罪名,然而除非當事人答應當庭認罪及自我譴責,否則當局不應動輒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公開審理。
吳淦一直拒絕官派律師,拒絕拍攝認罪視頻,更透過律師發表《開庭前聲明》,明言公安作出「各種程式違法、酷刑、虐待、侵佔我財物、強迫我採訪、強迫我放棄自己請律師的權利」等行為。面對這種不肯屈服,誓要揭穿當局把戲的被告,當局絕不允許他有公開庭審發言的機會。吳淦案於8月14日秘密開庭,當日下午5時,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發佈新聞稿,指稱「被告人認可其行為觸犯了刑事法律,構成了犯罪」,並重申「被告人的辯護律師向法庭充分發表了辯護意見,案件審理過程中,被告人及其辯護人依法享有的各項訴訟權利得到充分保障」。秘密庭審本就是對被告人的訴訟權利最大的侵害,這種單方面的發佈更是毫無公信力可言。
王全璋的情況更令人擔憂。自2年多前被捕以來一直見不到自己的律師,也不像其他人有過影片流傳出外。除了早前有一官派律師聲稱見過王全璋,外界以及家人均無從得知王全璋的狀況。有活躍人士透過官方維穩措施的突然加強和國保透露的片言隻語推測,王全璋案已在近期秘密開庭,然而該消息一直無法證實。
三人中唯有江天勇得到公開審訊的特殊「優待」,整個庭審過程更即時在網上以視頻直播。然而8月22日長沙中級人民法院的這場庭審,與其說是一場法律意義上的審訊,不如說是江天勇的自我批判大會。官派律師並沒有為江天勇作出任何有意義的辯護,而江天勇更在庭上表示他想「通過炒作這些敏感熱點事件,抹黑、攻擊我國政府和司法機構,達到推翻我國國家政權、改變現行政治體制的目的」,承認自己捏造謝陽被酷刑的故事,並懇求法庭寬恕。我們深信這些說話並不是江天勇的真正意思,而是酷刑和要脅下的結果。江天勇被捕前就曾公開聲明:「能為我擋風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昨天簽授權委託書。聲明如下:1.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2.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3.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我們強烈譴責中國當局將法庭變作批鬥人權捍衛者的場所,以法治之名行抹黑之實。
三人的案子至今仍未宣判。我們強烈要求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王全璋、吳淦和江天勇,停止強逼認罪的荒謬做法,並保障所有被告人公開審訊和自主選擇律師的權利。法庭並非劇場,審訊豈可兒戲,中共當局這種玩弄法律的手段終將摧毀法治,自毀長城。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
支聯會 Hong Kong Alliance Aisopdmoc Hong
📰《港支聯通訊》http://hkanews.wordpress.com/
📻 支聯會網台 http://bit.ly/hkanetradio
💪 支持參與 http://bit.ly/hka_sup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