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hkaevent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尚有千家未團圓 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香港民主運動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部分。支聯會繼續在香港推動支援中國民運和維權活動,也參與推動香港民主運動。

中共聲稱的「陽光司法」實為迫害異見人士的國家機器,以莫須有控罪配合為黨效力的封閉法院,任意關押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更在獄中對良心犯施以酷刑,殘害他們身心。今天香港逆權運動抗爭者遭受的迫害,皆見到中共黑手的影子。守護香港的人權、法治及司法獨立,香港人與中國內地維權人士站在同一陣線,對抗中共極權政府最前線。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圓
日期: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中秋節)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黃琦——19年前因網絡言論入罪】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者先驅,他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報導「六四」死難者訊息及揭露中國人權受侵害情況。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黃琦最近一次被拘捕是2016年,一直被「未審先押」在看守所,又屢遭當局毆打,導致腎衰竭病情惡化,全身浮腫,隨時有生命危險。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直至宣判前,黃琦的家屬並未獲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律師先後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恐怕黃琦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獄中。

類似黃琦的例子,在中共一黨專制司法制度下暗無天日,無法無天,黨委隻手遮天,這正是港人堅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基本原因。

【劉賢斌——依然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自此沒有退下來。當年21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行動,1992年12月28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2年半,自此進出牢獄3次,被囚超過20年。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從1991年第一次被捕至今28年來,劉賢斌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6年。20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劉賢斌在海內外民運界獲得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的,所以他是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過他走的道路異常艱難和危險。」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着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心。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視劉賢斌為「患難兄弟」,2018年他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的20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準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

【胡石根——教會長老】
胡石根1989年為北京語言學院副教授,1992年「六四」3周年時,他在多個城市派發傳單抗議「六四」鎮壓及紀念「六四」死難者。他準備用遙控模型飛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傳單被捕,重判20年。他始終不低頭,敢於法庭上大喊「打倒共產黨」,服刑期間每年均以絕食紀念「六四」,因而遭到虐待,常被戴上手銬腳鐐,關入「小號」單獨監禁,甚至遭受毆打。

胡石根服刑16年出獄後,信奉基督教,成為中國地下教會「雅和博教會」長老。「709大抓捕」中他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生活最底層人進入教會,在講經之餘討論「推牆」理論,意指通過非暴力運動給政府施壓,促使中國達到和平演變的目的。他因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胡石根身體十分孱弱,冠心病反覆發作,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家人數度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監獄方都以「709案全部結案了再說」為由拒絕,令人擔憂胡石根能否捱過刑期,活著走出監獄。

【周世鋒——支持維權律師的事務所創辦人】
周世鋒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眾多知名維權律師,包括王宇、劉曉原、王全璋皆在旗下工作,「709大抓捕」中至少38人與此事務所有關,這亦是唯一被中國當局吊銷執業證書的律師事務所。

周世鋒因身為「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的關係,他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周律師曾代理過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案、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案件等。由於他經濟比較寛裕,為人仗義疏財,慷慨濟貧。他在2015年曾公開表示願意出資800萬元成立「中國律師維權基金」,以資助中國受迫害律師及其家屬。

外界對周世鋒所知比較少,一方面他本人不常主理人權及弱勢群體的個案,另一方面也因中國政府封鎖信息,還有可能是他的家屬不太願意公開他在獄中的情況。

【朱承志──維權人士】
年屆70歲的朱承志原為錳礦礦主,曾擁有百萬元資產,其後遭陷害失去礦場,當打算上訪維權時卻遭關押40天,令他踏上維權之路。他冒險到醫院探望工運人士李旺陽,並協助香港媒體安排採訪李旺陽,令他受當局嚴厲打壓。2012年他因拍攝李旺陽被當局佈局自殺短片被拘捕,關押大半年才取保候審獲釋。

2018年4月,朱承志因去蘇州拜祭林昭再度被關押,及後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李明哲——台灣政府組織工作者】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2017年他由台北乘搭飛機前往澳門,再去廣州途中,與外界失聯。兩個多月後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李明哲,最終因「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20年來專門出版中國「禁書」,早於銅鑼灣書店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前,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當年已77歲的姚文田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姚文田案件表面上是「走私罪」,其實跟他出版得罪中共的書籍有關,「殺一儆百」以警告香港出版界。他原擬出版的《中國教父習近平》,內容指習近平對內鎮壓、對外擴張,標榜的「中國夢」如納粹「第三帝國夢」翻版,書中將習近平與俄國新沙皇普京、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清朝雍正皇帝等獨裁者作比較。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律師2007年開始在北京執業,代理大量維權案件,包括法輪功案、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等,維護弱勢群體的人權。2015年7月9日起一連多天,中國在多個省份大規模拘捕及關押維權人士,包括多位維權律師,即「709大抓捕事件」,王全璋是「被失蹤」時間最長一人,失聯超過4年,成為「709大抓捕」最後一人。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王全璋於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代表他的律師多年來被拒約見,有的被當局威脅退出,更有被拘捕;妻子李文足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6歲兒子小學開學4天,警察就連續幾次向學校施壓,令兒子再度失學。

今年6月,李文足在王全璋失聯4年後首次獲准探監。會面前監獄門外上百便衣警察拉警戒線,試圖用雨傘擋住攝影記者和她的手機鏡頭,並把一個記者摔倒圍毆。李文足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反映獄中酷刑虐待良心犯極為嚴重。

【余文生——被迫走上抗爭之路的律師】
余文生是「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突顯中國司法濫權正高速惡化。

余文生2002年起於北京執業,早年大多從事商業訴訟,他第一次公開抗議行動在2014年,因監獄官員拒絕讓他會見一名被控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當事人,因而被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虐待。
出獄後他仍堅持在司法制度內抗爭,就他獄中遭遇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北京大興公安分局等部門違法。「709大抓捕」後,他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

即使余文生用最和平方式提出訴求,中共政權卻以拘捕來回應,2018年,余文生在十九大二中全會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卻遭當局拒絕。余文生也「不願意和制度硬踫」,一直希望中國會改變,到後來卻「不相信共產黨能改變」。

【秦永敏——被拘禁45次的抗爭之路】
2018年,秦永敏一頭白髮站在被告席上,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到2028年刑滿出獄時將達75歲高齡。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對於民主的追求,秦永敏的意志十分堅定:「中國一天不民主,我一天不出國!」

秦永敏工人出身,他的抗爭之路始於1978年「民主牆運動」發表大字報,翌年創辦並主編民間刊物《鐘聲》,在各地民刊相繼遭鎮壓下仍堅持出版。1982年第一次被拘捕,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8年。

出獄後,秦永敏仍堅持抗爭,先後發起《和平憲章》、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組織,並推動「和平轉型」公開簽名及網上「玫瑰團隊」群組討論等活動。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左側睾丸被打至碎裂,一隻眼睛幾乎失明。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廣告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尚有千家未團圓 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香港民主運動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部分。支聯會繼續在香港推動支援中國民運和維權活動,也參與推動香港民主運動。

中共聲稱的「陽光司法」實為迫害異見人士的國家機器,以莫須有控罪配合為黨效力的封閉法院,任意關押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更在獄中對良心犯施以酷刑,殘害他們身心。今天香港逆權運動抗爭者遭受的迫害,皆見到中共黑手的影子。守護香港的人權、法治及司法獨立,香港人與中國內地維權人士站在同一陣線,對抗中共極權政府最前線。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圓
日期: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中秋節)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黃琦——19年前因網絡言論入罪】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者先驅,他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報導「六四」死難者訊息及揭露中國人權受侵害情況。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黃琦最近一次被拘捕是2016年,一直被「未審先押」在看守所,又屢遭當局毆打,導致腎衰竭病情惡化,全身浮腫,隨時有生命危險。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直至宣判前,黃琦的家屬並未獲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律師先後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恐怕黃琦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獄中。

類似黃琦的例子,在中共一黨專制司法制度下暗無天日,無法無天,黨委隻手遮天,這正是港人堅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基本原因。

【劉賢斌——依然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自此沒有退下來。當年21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行動,1992年12月28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2年半,自此進出牢獄3次,被囚超過20年。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從1991年第一次被捕至今28年來,劉賢斌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6年。20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劉賢斌在海內外民運界獲得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的,所以他是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過他走的道路異常艱難和危險。」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着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心。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視劉賢斌為「患難兄弟」,2018年他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的20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準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

【胡石根——教會長老】
胡石根1989年為北京語言學院副教授,1992年「六四」3周年時,他在多個城市派發傳單抗議「六四」鎮壓及紀念「六四」死難者。他準備用遙控模型飛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傳單被捕,重判20年。他始終不低頭,敢於法庭上大喊「打倒共產黨」,服刑期間每年均以絕食紀念「六四」,因而遭到虐待,常被戴上手銬腳鐐,關入「小號」單獨監禁,甚至遭受毆打。

胡石根服刑16年出獄後,信奉基督教,成為中國地下教會「雅和博教會」長老。「709大抓捕」中他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生活最底層人進入教會,在講經之餘討論「推牆」理論,意指通過非暴力運動給政府施壓,促使中國達到和平演變的目的。他因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胡石根身體十分孱弱,冠心病反覆發作,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家人數度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監獄方都以「709案全部結案了再說」為由拒絕,令人擔憂胡石根能否捱過刑期,活著走出監獄。

【周世鋒——支持維權律師的事務所創辦人】
周世鋒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眾多知名維權律師,包括王宇、劉曉原、王全璋皆在旗下工作,「709大抓捕」中至少38人與此事務所有關,這亦是唯一被中國當局吊銷執業證書的律師事務所。

周世鋒因身為「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的關係,他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周律師曾代理過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案、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案件等。由於他經濟比較寛裕,為人仗義疏財,慷慨濟貧。他在2015年曾公開表示願意出資800萬元成立「中國律師維權基金」,以資助中國受迫害律師及其家屬。

外界對周世鋒所知比較少,一方面他本人不常主理人權及弱勢群體的個案,另一方面也因中國政府封鎖信息,還有可能是他的家屬不太願意公開他在獄中的情況。

【朱承志──維權人士】
年屆70歲的朱承志原為錳礦礦主,曾擁有百萬元資產,其後遭陷害失去礦場,當打算上訪維權時卻遭關押40天,令他踏上維權之路。他冒險到醫院探望工運人士李旺陽,並協助香港媒體安排採訪李旺陽,令他受當局嚴厲打壓。2012年他因拍攝李旺陽被當局佈局自殺短片被拘捕,關押大半年才取保候審獲釋。

2018年4月,朱承志因去蘇州拜祭林昭再度被關押,及後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李明哲——台灣政府組織工作者】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2017年他由台北乘搭飛機前往澳門,再去廣州途中,與外界失聯。兩個多月後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李明哲,最終因「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20年來專門出版中國「禁書」,早於銅鑼灣書店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前,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當年已77歲的姚文田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姚文田案件表面上是「走私罪」,其實跟他出版得罪中共的書籍有關,「殺一儆百」以警告香港出版界。他原擬出版的《中國教父習近平》,內容指習近平對內鎮壓、對外擴張,標榜的「中國夢」如納粹「第三帝國夢」翻版,書中將習近平與俄國新沙皇普京、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清朝雍正皇帝等獨裁者作比較。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律師2007年開始在北京執業,代理大量維權案件,包括法輪功案、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等,維護弱勢群體的人權。2015年7月9日起一連多天,中國在多個省份大規模拘捕及關押維權人士,包括多位維權律師,即「709大抓捕事件」,王全璋是「被失蹤」時間最長一人,失聯超過4年,成為「709大抓捕」最後一人。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王全璋於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代表他的律師多年來被拒約見,有的被當局威脅退出,更有被拘捕;妻子李文足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6歲兒子小學開學4天,警察就連續幾次向學校施壓,令兒子再度失學。

今年6月,李文足在王全璋失聯4年後首次獲准探監。會面前監獄門外上百便衣警察拉警戒線,試圖用雨傘擋住攝影記者和她的手機鏡頭,並把一個記者摔倒圍毆。李文足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反映獄中酷刑虐待良心犯極為嚴重。

【余文生——被迫走上抗爭之路的律師】
余文生是「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突顯中國司法濫權正高速惡化。

余文生2002年起於北京執業,早年大多從事商業訴訟,他第一次公開抗議行動在2014年,因監獄官員拒絕讓他會見一名被控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當事人,因而被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虐待。
出獄後他仍堅持在司法制度內抗爭,就他獄中遭遇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北京大興公安分局等部門違法。「709大抓捕」後,他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

即使余文生用最和平方式提出訴求,中共政權卻以拘捕來回應,2018年,余文生在十九大二中全會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卻遭當局拒絕。余文生也「不願意和制度硬踫」,一直希望中國會改變,到後來卻「不相信共產黨能改變」。

【秦永敏——被拘禁45次的抗爭之路】
2018年,秦永敏一頭白髮站在被告席上,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到2028年刑滿出獄時將達75歲高齡。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對於民主的追求,秦永敏的意志十分堅定:「中國一天不民主,我一天不出國!」

秦永敏工人出身,他的抗爭之路始於1978年「民主牆運動」發表大字報,翌年創辦並主編民間刊物《鐘聲》,在各地民刊相繼遭鎮壓下仍堅持出版。1982年第一次被拘捕,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8年。

出獄後,秦永敏仍堅持抗爭,先後發起《和平憲章》、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組織,並推動「和平轉型」公開簽名及網上「玫瑰團隊」群組討論等活動。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左側睾丸被打至碎裂,一隻眼睛幾乎失明。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尚有千家未團圓 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香港民主運動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部分。支聯會繼續在香港推動支援中國民運和維權活動,也參與推動香港民主運動。

中共聲稱的「陽光司法」實為迫害異見人士的國家機器,以莫須有控罪配合為黨效力的封閉法院,任意關押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更在獄中對良心犯施以酷刑,殘害他們身心。今天香港逆權運動抗爭者遭受的迫害,皆見到中共黑手的影子。守護香港的人權、法治及司法獨立,香港人與中國內地維權人士站在同一陣線,對抗中共極權政府最前線。


中秋節本是一家共聚天倫的日子,「六四」受難者家屬逾30年無法與至親過節,內地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未能與家人團聚,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20年!他們長時間與家人分離,而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今年支聯重點關注10位在囚良心犯:姚文田、黃琦、王全璋、余文生、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周世鋒、朱承志和李明哲。

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圓
日期: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中秋節)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黃琦——19年前因網絡言論入罪】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者先驅,他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報導「六四」死難者訊息及揭露中國人權受侵害情況。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黃琦最近一次被拘捕是2016年,一直被「未審先押」在看守所,又屢遭當局毆打,導致腎衰竭病情惡化,全身浮腫,隨時有生命危險。2019年7月,黃琦被控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共判刑12年。直至宣判前,黃琦的家屬並未獲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律師先後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亦日益惡化,他媽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恐怕黃琦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獄中。

類似黃琦的例子,在中共一黨專制司法制度下暗無天日,無法無天,黨委隻手遮天,這正是港人堅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基本原因。

【劉賢斌——依然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自此沒有退下來。當年21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行動,1992年12月28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2年半,自此進出牢獄3次,被囚超過20年。2018年已屆50歲的劉賢斌,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從1991年第一次被捕至今28年來,劉賢斌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6年。20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劉賢斌在海內外民運界獲得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的,所以他是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過他走的道路異常艱難和危險。」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着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心。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視劉賢斌為「患難兄弟」,2018年他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的20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準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

【胡石根——教會長老】
胡石根1989年為北京語言學院副教授,1992年「六四」3周年時,他在多個城市派發傳單抗議「六四」鎮壓及紀念「六四」死難者。他準備用遙控模型飛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傳單被捕,重判20年。他始終不低頭,敢於法庭上大喊「打倒共產黨」,服刑期間每年均以絕食紀念「六四」,因而遭到虐待,常被戴上手銬腳鐐,關入「小號」單獨監禁,甚至遭受毆打。

胡石根服刑16年出獄後,信奉基督教,成為中國地下教會「雅和博教會」長老。「709大抓捕」中他被指以「非法」宗教平台散佈顛覆國家的思想,以地下教會為平台,聚集訪民、生活最底層人進入教會,在講經之餘討論「推牆」理論,意指通過非暴力運動給政府施壓,促使中國達到和平演變的目的。他因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胡石根身體十分孱弱,冠心病反覆發作,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家人數度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監獄方都以「709案全部結案了再說」為由拒絕,令人擔憂胡石根能否捱過刑期,活著走出監獄。

【周世鋒——支持維權律師的事務所創辦人】
周世鋒於2007年個人獨資成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眾多知名維權律師,包括王宇、劉曉原、王全璋皆在旗下工作,「709大抓捕」中至少38人與此事務所有關,這亦是唯一被中國當局吊銷執業證書的律師事務所。

周世鋒因身為「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的關係,他被視為「709大抓捕」中最核心人物之一,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
周律師曾代理過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案、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案件等。由於他經濟比較寛裕,為人仗義疏財,慷慨濟貧。他在2015年曾公開表示願意出資800萬元成立「中國律師維權基金」,以資助中國受迫害律師及其家屬。

外界對周世鋒所知比較少,一方面他本人不常主理人權及弱勢群體的個案,另一方面也因中國政府封鎖信息,還有可能是他的家屬不太願意公開他在獄中的情況。

【朱承志──維權人士】
年屆70歲的朱承志原為錳礦礦主,曾擁有百萬元資產,其後遭陷害失去礦場,當打算上訪維權時卻遭關押40天,令他踏上維權之路。他冒險到醫院探望工運人士李旺陽,並協助香港媒體安排採訪李旺陽,令他受當局嚴厲打壓。2012年他因拍攝李旺陽被當局佈局自殺短片被拘捕,關押大半年才取保候審獲釋。

2018年4月,朱承志因去蘇州拜祭林昭再度被關押,及後中國當局指他「通過境外網絡平台Twitter和Facebook,大量散佈嚴重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訊息」,內容包括「權利依冠楚楚,而法律衣不遮體,這就是中國人權的現狀」等,被控「尋釁滋事罪」。他被關押一年多於今年7月被正式起訴。

【李明哲——台灣政府組織工作者】
台灣居民李明哲是中國實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後,第一位被捕入獄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2017年他由台北乘搭飛機前往澳門,再去廣州途中,與外界失聯。兩個多月後中國當局公佈已正式拘捕李明哲,最終因「顛覆國家政權」被判5年徒刑。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20年來專門出版中國「禁書」,早於銅鑼灣書店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前,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當年已77歲的姚文田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姚文田案件表面上是「走私罪」,其實跟他出版得罪中共的書籍有關,「殺一儆百」以警告香港出版界。他原擬出版的《中國教父習近平》,內容指習近平對內鎮壓、對外擴張,標榜的「中國夢」如納粹「第三帝國夢」翻版,書中將習近平與俄國新沙皇普京、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清朝雍正皇帝等獨裁者作比較。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律師2007年開始在北京執業,代理大量維權案件,包括法輪功案、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等,維護弱勢群體的人權。2015年7月9日起一連多天,中國在多個省份大規模拘捕及關押維權人士,包括多位維權律師,即「709大抓捕事件」,王全璋是「被失蹤」時間最長一人,失聯超過4年,成為「709大抓捕」最後一人。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王全璋於關押期間遭受電擊等酷刑,被迫服藥引致思維混亂;代表他的律師多年來被拒約見,有的被當局威脅退出,更有被拘捕;妻子李文足持續發聲,被公安威脅、騷擾、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6歲兒子小學開學4天,警察就連續幾次向學校施壓,令兒子再度失學。

今年6月,李文足在王全璋失聯4年後首次獲准探監。會面前監獄門外上百便衣警察拉警戒線,試圖用雨傘擋住攝影記者和她的手機鏡頭,並把一個記者摔倒圍毆。李文足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反映獄中酷刑虐待良心犯極為嚴重。

【余文生——被迫走上抗爭之路的律師】
余文生是「709大抓捕」王全璋的代表律師,卻先被撤銷律師證,再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拘捕,突顯中國司法濫權正高速惡化。

余文生2002年起於北京執業,早年大多從事商業訴訟,他第一次公開抗議行動在2014年,因監獄官員拒絕讓他會見一名被控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當事人,因而被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虐待。
出獄後他仍堅持在司法制度內抗爭,就他獄中遭遇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北京大興公安分局等部門違法。「709大抓捕」後,他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

即使余文生用最和平方式提出訴求,中共政權卻以拘捕來回應,2018年,余文生在十九大二中全會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卻遭當局拒絕。余文生也「不願意和制度硬踫」,一直希望中國會改變,到後來卻「不相信共產黨能改變」。

【秦永敏——被拘禁45次的抗爭之路】
2018年,秦永敏一頭白髮站在被告席上,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到2028年刑滿出獄時將達75歲高齡。由70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45次,在監獄度過逾25年。對於民主的追求,秦永敏的意志十分堅定:「中國一天不民主,我一天不出國!」

秦永敏工人出身,他的抗爭之路始於1978年「民主牆運動」發表大字報,翌年創辦並主編民間刊物《鐘聲》,在各地民刊相繼遭鎮壓下仍堅持出版。1982年第一次被拘捕,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8年。

出獄後,秦永敏仍堅持抗爭,先後發起《和平憲章》、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組織,並推動「和平轉型」公開簽名及網上「玫瑰團隊」群組討論等活動。他主張以和平轉型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卻多番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獄中更不斷被施以酷刑,左側睾丸被打至碎裂,一隻眼睛幾乎失明。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9.13【要求釋放良心犯回家團聚,往中聯辦送月餅】

 

 

2019.8.25【緊急關注:著名反歧視公益人士程淵、劉永澤、吳葛健雄】

案件簡短介紹:

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為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的成員,長期關注殘疾人權利議題。程淵更是資深的公益法律人士,曾推動多宗關於乙肝及艾滋病歧視的影響性訢訟。他們三位於7月22日被國家安全局以顛覆罪抓捕並刑拘,至今已逾一個月,期間未能見到律師。據悉,國安已向檢察院申請逮捕三人。


湖南省長沙市市長胡忠雄先生:

我們撰寫此信,為表達我們對三位著名反歧視公益人士的緊急關注。他們正被長沙市國家安全人員拘留,可能面臨「顛覆國家政權」的指控。為了終結對艾滋病感染者和乙肝患者的歧視、推進健康權和殘障人權利,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的程淵、劉永澤及小吳在中國開展了重要的工作。作為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的上級,閣下應該確保他們沒有侵犯這三位公益人士的合法權益。

程淵十多年來辦理了多宗關於健康權的影響性公益訴訟——

首先在南京天下公機構,其後作為長沙富能的共同創辦人。其中兩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發生於2013年和2016年,為失去工作的艾滋感染者爭取到了賠償。程淵還參與反乙肝歧視的訴訟工作,積極倡導殘障人權利和倡導取消獨生子女政策,並致力促進信息公開和促進法治。

7月22日星期一,程淵和兩位同事劉永澤和小吳失蹤。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與程淵的機構沒有任何關係,但她竟也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監視居住。程淵的哥哥也因在網上談論該案而被警方傳喚。到目前為止,三位公益人士中的任何一位都沒能見到他們的律師。

作為聯合國成員國,中國於2015年承諾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這包括於2030年前結束艾滋病、抗擊肝炎、為可持續發展促進和平和包容的社會、及達成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零歧視」。為實現這些目標,聯合國建議各國資助和支持與艾滋病相關的法律服務,以減少偏見和歧視,全球基金並承諾在多個國家擴展這些工作——這些工作正正是長沙富能的專長。

中國已經批准保障健康權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禁止酷刑公約》、《殘障人權利公約》,並承諾遵守許多其他人權標準。中國已經簽署並有待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中國不僅應該捍衛聯合國關於結束艾滋病和終止艾滋歧視、殘障歧視的承諾以及國際人權法,更應在世界上樹立一個積極的榜樣。長沙公益仨在長沙居住和工作。我們敦促長沙市市長對長沙公益仨進行表彰,而不是將其扣留。我們並敦促閣下停止長沙市國家安全人員對程淵家人的騷擾行為。

此致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9年8月25日

Freechangsha3


其他國家的朋友已經出了的信:

https://mtaagplusmalaysia.wordpress.com/2019/08/22/letter-to-mayor-changsha-hunan-china/

http://www.aidslaw.ca/site/letter-to-the-chinese-delegation-unaids-3-hiv-advocates-wrongfully-detained/?lang=en

2019.7.13【劉曉波逝世兩周年追思會】、7月「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及書展

【悼念劉曉波逝世二周年追思會】

2019年7月13日(星期六)晚上7-8時尖沙咀鐘樓旁

直播 LIVE Stream

如直播期間中斷,請到此繼續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hkalliance/

📑 場刊 Leaflet

程序:
1. 播放劉曉波生平簡介短片
2.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發言
3. 默哀一分鐘,之後向劉曉波銅像三鞠躬
4. 誦詩《孩子•母親•春天──為「天安門母親」網站開通而作》/支聯會常委黃雅文
5. 獻唱《誰的憲章——劉曉波哀歌》/Stanley Ho/創作:309鬼(Stanley,Scott,Ricky,FatWing)
6. 嘉賓分享/劉銳紹先生(資深評論員)
7. 誦詩《貪婪的囚犯——給被剝奪的妻子》/支聯會常委朱耀明牧師
8. 播放中國人權律師唐荊陵先生錄像講話
9. 嘉賓分享/楊政賢先生(香港大學人權法碩士)
10. 獻唱《大海》/演唱:頭盔樂隊;詞:張文光改寫
11. 活動預告「六四紀念館」劉曉波專題展及書展
12. 獻花:三鞠躬和常委獻花後,市民輪流獻花

2019.7.13 悼念劉曉波逝世二周年追思會 Remembering Liu Xiaobo – 2nd anniversary


【劉曉波逝世兩周年】「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及書展

日期:2019年7月
時間:中午12時至下午6時
地點:六四紀念館(九龍旺角道11號藝旺商業大廈10樓)
https://64museum.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