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hkaevent

2020年 六四31周年「真相.自由.生命─抗爭」31st anni. of June 4, Fight for Truth, Freedom and Life

(23/5/2020) 香港遍地燭光悼「六四」倡議書

過去30年,維園都會亮起燭光悼念「六四」亡魂和控訴中共政權的血腥暴行。2020年,八九民運31周年、「反送中」運動一周年,林鄭政權以限聚令為藉口,禁制「六四」之前的民主大遊行,種種跡象顯示亦會禁制「六四」維園燭光集會,企圖熄滅已有30年的維園燭光,收緊港人自由空間。

支聯會堅持在維園內燃點悼念「六四」的燭光,但同時呼籲香港人遍地開花式悼念,在6月4日(星期四)晚上8時正,無論你身處何地,大家燃點燭光,一起參與網上集會,並在當晚8:09全港默哀1分鐘,集會到當晚8時30分。

支聯會呼籲全球包括香港人都用同一 hashtag #6431truth 將自己的參與放上Facebook、Twitter、IG。我們希望維園的燭光,能擴散到全香港及全世界每一個角落,一起控訴中共「六四」血腥屠殺,以及中共在中國和香港從未停止過對人民抗爭的鎮壓。今年「六四」主題為「真相。自由。生命—抗爭」,大家用真相對抗謊言,為自由、為生命一起抗爭,反抗暴政。

6431candle :網頁版 online下載 download

支聯會正呼籲團體於5月31日擺設街站及於6月4日派發蠟燭給市民,詳情將稍後公佈。


🔍 【真相.自由.生命——抗爭】
2020年支聯會「六四」三十一周年悼念活動

今年是「六四」31周年,血腥足印從長安大街延伸向彌敦道,硝煙火屑從木樨地飄浮到銅鑼灣,吶喊聲浪從天安門廣場迴盪至旺角街頭,都是一卷待續未竟的篇章。

中國專制政權除了鎮壓民主運動,打壓公民社會,更企圖以經濟威脅世界,由一帶一路至操控世衛組織隱瞞疫情,不負責任地擴散中共病毒。

.6431專頁 Page https://bit.ly/6431event
悼念活動一覽
.支持 六四紀念館支聯會
🅴 English version


✍️ 請聯署 Sign Now , Statement on the 31st anniversary of June 4, 1989: Fight for Truth, Freedom and Life https://bit.ly/6431sign

聯署將於 網上發佈,及在2020年6月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設定為選項,截止日期:5月31日) * 資料僅供支聯會會務用途


繼續閱讀 2020年 六四31周年「真相.自由.生命─抗爭」31st anni. of June 4, Fight for Truth, Freedom and Life

2020.4.17 團體聯署:讓王全璋與家人團聚! 強烈譴責中國政府藉疫情限制王全璋律師出獄後的人身自由

2020 年 4 月 17 日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在遭受當局1200天的任意拘留後,在沒有任何正當法律程序下,被當局羅織罪名判刑四年半,已於2020年4月5日刑滿獲釋,但仍未恢復人身自由。中國當局以疫情為由,阻止王全璋出獄後返回北京與家人團聚,反而把他直接送到戶籍所在地山東濟南作14天「檢疫隔離」。

在隔離期間,王全璋與外界的通訊遭受無理及非法的限制,自費購買的電話其後更被社區管理人員沒收走,隔離住所亦遭派員看守。登門的親友、送貨員竟被帶到派出所盤問及恐嚇拘留。顯見王全璋出獄至今,依然活在當局的箝制監視之下,恐將和先前刑滿出獄後續遭軟禁的江天勇律師同樣遭受實質軟禁。

我們就此予以強烈譴責,並要求中國政府:

保障王全璋出獄後之人身自由,包括與外界通訊權利及返回北京與家人團聚的權利;
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二及十三條,確保王全璋的私隱權、住房權、家庭團聚權利,以及在國內的居住和行動自由得到保障; 及
確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再被騷擾、長期監視或逼害。

防疫為名 踐踏人權自由為實

中國人權紀錄早已劣跡斑斑。新冠肺炎之所以席捲中國、禍及全球,奪走世界各國數以萬計人命,就是因為中國長期肆無忌憚以控制疫情作為幌子,限制公民基本權利與自由。疫情的消息一直被壓下來,不僅李文亮醫師等眾多醫護人員含寃殉職,還有許多個「吹哨人」和「問責者」,包括法律學者許志永、如公民記者陳秋實律師、及武漢居民方斌,均被打壓、強迫被失蹤;王全璋及其家人遭受的各種騷擾和打壓,正正揭露中國以防疫之名,延續對王的實際拘禁,違反中國及國際法。

當局聲稱山東省指令要求所有釋囚出獄後須返回戶籍所在地隔離14天,在王出獄當天(4月5日)把他押送到其在濟南的住宅物業。然而當局從未向王的家屬出示相關指令文件,同時北京市政府亦未有禁止山東人入境。根據《監獄法》第38條,出獄人士享有與其他公民平等的權利,包括行動和通訊自由。即使王全璋獲釋後要馬上開始居家隔離,但他理應有權選擇回北京接受隔離。而且王在濟南的住所本已出租,不過租戶在王出獄前不久就被警方強行趕走,可見當局為阻止王全璋回京,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而不論王全璋在何處接受隔離,他都有權在任何時候行使與任何人通訊聯絡的自由。王獲釋當日本已自費透過濟南住所的社區主任購置了新手機,與家人及朋友聯絡。翌日(4月6日)傍晚,王全璋致電妻子李文足,指社區主任藉詞收走他的手機。王其後只能他每天借電話跟家人通電早、午各通電一次。除此以外,當局還阻撓王接收親友寄送的物資快遞,商戶速遞員更被帶到派出所問話。而當王全璋的堂弟抵達王的小區入口,被多人攔著及帶到派出所作筆錄,期間被恐嚇不能找王全璋。

健康狀況不明

王獲釋後翌日曾與「709」律師李和平通話。言談之間,王全璋透露出獄前已接受過五次的核酸檢測,又表示自己的耳膜破了洞,手機要貼近耳朵才聽到聲音。當李和平問及王全璋的體重時,王支吾以對,含糊其辭帶過話題。王的手機同日亦被沒收。

李文足在王全璋獲釋前曾數次探視,其時已發現他面容消瘦、記憶力衰退,甚至還掉了數顆牙齒。亦有消息指王於獄中曾遭受酷刑折磨,強迫服用不知名的藥物。當局以上各種禁止和妨礙王全璋與外界溝通交流的舉動,更令人懷疑是否為掩飾對王曾施以不人道對待的罪證。

騷擾、阻撓家屬接出獄

王全璋獲釋前兩天(4月3日),他的姐姐王全秀被員警約談,被告知不許到山東臨沂監獄接王出獄。翌日(4月4日),多名便衣公安到王全秀的工作地點,阻止她前往臨沂監獄接王全璋。王全秀拍下公安無理要脅的錄像後,便遭公安搶去電話及拖上轎車,更幾乎被帶走。其後經工作單位經理與公安交涉後,王全秀被帶回辦公室監視拘留。

我們再次促請中國政府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七條,以及《世界人權宣言》第三條、第十二條和第十三條,在王全璋獲釋後尊重他的人身自由,不再軟禁、監視或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及到北京與家人團聚的自由。

聯署團體: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Christian Social Workers
基督徒社工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民間人權陣線

Committee to Support Chinese Lawyers
聲援中國律師委員會

Community March
社區前進

Democratic Party
民主黨

Friends of Conscience
良心之友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Hong Kong Civil Hub
香港公民連繫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f Taipei Bar Association
台北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

Human Rights Now

Humanitarian China
人道中國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eople’s Lawyers
國際人民律師協會

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s Human Rights Institute (IBAHRI)
國際律師協會人權研究所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Human Rights (FIDH),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國際人權聯盟

International Observatory for Lawyers in Danger
處境危險律師國際觀察站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國際人權服務社

Judicial Reform Foundation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Justice and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e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Labour Party
工黨

Lawyers for Lawyers
律師助律師基金會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加拿大律師權利觀察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社會民主連線

Leitner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w and Justice
萊特納國際法暨正義中心

Neighbourhood and Worker’s Service Centre
街坊工友服務處

Office of District Councillor Sin Chung-kai, Hong Kong
單仲偕區議員辦事處

Office of the Hon. Kwok Ka-ki, Hong Kong
立法會郭家麒議員辦事處

Paris Bar Association
巴黎律師公會

Safeguard Defenders
保護衛士

Taiwan Support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Network
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

World Organisaiton Against Torture (OMCT),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世界禁止酷刑組織

個人聯署:

Jean-Pierre Cabestan, Professor,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Yu-Jie Chen, Global Academic Fellow, Hong Kong University’s Faculty of Law
Jerome A. Cohen, New York University Law School
Dr Colin Hawe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
James D. Seymour,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Dorothy J. Solinger, Professor, Emerit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Andrea Worden, Human Rights Advocate

【六四31周年】取消「清明節獻花」活動 (附文章:【魂兮歸來 哀中華】)

【魂兮歸來 哀中華】

https://wp.me/p6O4zG-a1

「六四」屠殺即將31年,我們沒有忘記當年學生和市民的付出和犧牲。

毋忘初心,當年學生向政府明志——

「我宣誓,為了促進祖國的民主化進程,為了國家的繁榮,我自願絕食,堅決服從絕食團紀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當我們挨著餓時,我們告別生命時,請不要傷心,我們有一個請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絕不是死亡!因為民主不是幾個人的事情,民主的事業也絕不是一代人能夠完成的。……媽媽我餓,但我吃不下。」(《絕食宣言》)

6月2日,劉曉波聯同周舵、高新和侯德健發表《六・二絕食宣言》——

「在此次運動中,政府和學生都有失誤。政府的失誤主要是在舊的階級鬥爭式政治思維的支配下,站在廣大學生和市民的對立面,致使衝突不斷加劇;學生的失誤主要是自身組織的建設太不完善,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出現了大量非民主的因素。因此,我們呼籲,政府和學生雙方都要進行冷靜的自我反省。」

4人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下開始絕食行動,呼籲政府和學生雙方冷靜,重新談判,以和平方式推進民主。更提出成立合法民間組織,形成制衡力量。

中國政府不但沒有回應,反而血腥鎮壓學運,製造白色恐怖,打壓民間改革呼聲。

「六四」屠殺前任總書記的趙紫陽 ,因同情學生被免去黨內外一切職務,軟禁16年後於2005年1月17日病逝,家人稱他從此獲得自由。

「六四」死難者家屬組成「天安門母親 」群體,31年來堅毅不屈尋訪「六四」死難者資料,並提出「真相、問責、賠償」。可惜,至今只找到204名真名實姓「六四」死難者資料,卻有59名難屬含恨而終。不少成員亦已年邁古稀,頑疾纏身。他們最大的心願,就是在有生之年,能為孩子、親人討回公道。然而在這個尋求正義的過程中,他們亦成為受迫害的一群。當中不少成員遭政府監視、跟蹤、騷擾及迫害,更有難屬及傷殘者,因失去家庭支柱或被剝奪社會保障的權利而生活潦倒,苦不堪言;甚至親人忌日,也只能在公安的監視下拜祭。

「六四」後被中共點名批判的23名知識分子,部分流亡海外、陷獄或遭監控,其中10人相繼離世,包括:包遵信 (2007年10月28日北京病逝)、戈陽 (2009年1月18日美國紐約病逝)、方勵之 (2012年4月6日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寓所猝逝)、 張顯陽 (2013年9月18日北京病逝)、陳子明 (2014年10月21日北京病逝)、曹思源 (2014年11月28日北京病逝)、于浩成 (2015年11月14日北京病逝)、李洪林 (2016年6月1日北京病逝)、 劉曉波 (2017年7月13日瀋陽病逝)、 蘇紹智 (2019年5月27日北京病逝)。

2012年6月6日,湖南工運領袖 李旺陽 在醫院「被自殺」。李旺陽因聲援八九民運兩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坐牢共計22年。李旺陽獄中被虐打至殘,但對支持八九民運無怨無悔,更表示:「爲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2008年,劉曉波 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第四次陷獄,2009年12月25日被重判11年。他在庭上發表《我沒有敵人》,拒絕讓仇恨腐蝕良知,將矛頭直指中國的文字獄和不容異見者的專制制度。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病逝,永別摯愛的妻子劉霞,民主烈士又添新魂。

2019年2月16日,中國著名黨史專家、毛澤東兼職秘書李銳 逝世,享年102歲。李銳主張中共應推動真正的政治體制改革,被視為「中共自由派元老」。晚年以敢言著稱,呼籲民主憲政,支持杜導正創辦的《炎黃春秋》,批評毛澤東執政時期的錯誤,曾直言毛澤東在「文革」中搞的那一套就是邪教。李銳曾說過,推動憲政民主是他一生不懈的追求。他不但在八九民運中,支持前總書記趙紫陽,對要求民主的青年學生表示同情,還曾猛烈抨擊江澤民「老人干政」。

李銳女兒李南央稱父親生前表示離世後,不召開追悼會,遺體不進八寶山,棺木不蓋黨旗。李南央表示:「我不能接受那沾滿了人民鮮血的旗蓋在我父親的遺體上。那是對他的最後侮辱」。

其他與「六四」相關離世異見人士:作家王若望 (2001年12月19日因肺癌於美國紐約醫院逝世)、《人民日報》副總編輯王若水 (2002年1月9日於美國波士頓去世)、工運人士趙品潞 (2004年3月9日因肺癌於紐約病逝)、報告文學作家劉賓雁 (2005年12月5日於美國新澤西州去世)、科學史家許良英 (2013年1月28日因腦溢血於北京去世)、天安門潑墨三君子之一余志堅 (2017年3月30日於美國印第安納州去世)、六四鎮壓被解放軍槍擊致腿部受傷的張健(2019年4月17日於德國慕尼黑去世)、西單民主牆骨幹、「六四」專輯《非官方史料》製作人劉士賢(2020年1月14日於美國洛杉磯病逝)。他們都是曾參與八九民運,但不容中共政權老病客死異鄉。

還有:維權人士 曹順利 於2014年3月14日去世;湖南民運人士佟適冬 於2017年3月4日在湖南逝世;因政治信仰遭囚禁共22年的楊天水 ,在獲保外就醫不到3個月(2017年11月5日)因腦癌於南京逝世。詩人孟浪 亦於2018 年 12 月 12 日,因肺癌於香港沙田醫院逝世。人權律師紀斯尊 於2019年7月10日因癌病於福建離世。

「六四」雖過去近31年,血腥足印從長安大街延伸向彌敦道,硝煙火屑從木樨地飄浮到銅鑼灣,吶喊聲浪從天安門廣場迴盪至旺角街頭,都是一卷待續未竟的篇章。

「六四」屠殺仍是懸案,沉冤未雪,作惡者未伏法,當刻香港的抗暴逆權怒火依然在燃燒,彌漫綿綿不絕的傷痛和悲情。

支聯會呼籲關注中國和香港人權狀況人士,延續八九民運精神,毋負民主先烈的犧牲,一起守護記憶,拒絕遺忘,繼續尋求真相,繼續為自由而戮力奮戰,繼續用生命譜寫亮麗的意義,繼續堅持在抗爭路上向前邁進!


【2020年4月4日「清明節獻花」活動取消通告 】

今年是「六四」屠殺 31 周年和「四五天安門事件」44周年。支聯會定出 「真相。自由。生命—抗爭」為今年的紀念主題。

過去30年,支聯會在清明節均舉行「清明節獻花」活動,透過獻花追思曾為爭取民主而犧牲的烈士,表達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奮戰不息的決心。

今年香港面對新型肺炎肆虐,支聯會無奈決定取消 4月4日「清明節獻花」活動。凡訂製了花牌和已付款的團體,稍後將安排退款。

「六四」雖過去近31年,血腥足印從長安大街延伸向彌敦道,硝煙火屑從 木樨地飄浮到銅鑼灣,吶喊聲浪從天安門廣場迴盪至旺角街頭,都是一卷待續未竟的篇章。

「六四」屠殺仍是懸案,沉冤未雪,作惡者未伏法,當刻香港的抗暴逆權怒火依然在燃燒,彌漫綿綿不絕的傷痛和悲情。

支聯會誠邀貴團體 / 閣下參與即將舉行的「 六四 」31周年活動( https://bit.ly/3aKEsjW ) , 一起守護記憶,拒絕遺忘,將繼續尋求真相,繼續為自由而戮力奮戰,繼續用生命譜寫亮麗的意 義,繼續堅持在抗爭路上向前邁進!

如有查詢,請 WhatsApp 或致電 27826111 與秘書處聯絡。

支聯會謹啟
2020年4月1日

────────────
#六四31 #真相自由生命抗爭 #June4 #june4th #Tiananmen‬ #china #hongkongpeople #六四 #we8964 #全球六四紀念 #支聯會

2020.1.19-25【自由花圃:「花語」和抗爭者.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開檔日期:2020年1月19日(星期日、年廿五日)至1月25日(星期六、年初一)零晨
攤位位置:維園年宵市場1號和2號攤位 (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

查詢:電話/WhatsApp 2782 6111、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新聞稿

【自由花圃:「花語」和抗爭者】
【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2020年1月19日

雖然今年食環署公布農曆年宵市場不設乾貨攤位,支聯會仍然堅守自1990年慣例,投得維園年宵1號和2號濕貨攤位(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 於1月19日(星期日,年廿五)開檔,至1月25日(星期六,年初一)清晨結束,以「自由花圃」為題,帶出12位中國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呼喊,售賣時花將民主、自由的訊息帶進日常生活。

今年支聯會年宵攤位以「自由花圃——『花語』和抗爭者」為主題,售賣12種鮮花,為12位中國抗爭者配上「花語」,藉著「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鮮花/花語/抗爭者簡介】

➤專頁【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康乃馨:母親的愛】
天安門母親:「天安門母親」群體由「六四」屠殺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組成,他們要求「真相、賠償、問責」,多年來不斷受中共政權打壓。

【滿天星:守望】
姚文田: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

【白玫瑰:甘心付出】
黃雪琴:2019年10月17日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帶走刑事拘留,並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即秘密關押),估計與早前曾發文評論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

【劍蘭:保護之劍】
黃琦:他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共被判刑20多年。2019年12月黃琦因「洩露國家秘密罪」被二審維持原判刑期12年,被送往巴中監獄服刑。

【銀柳:自由】
劉賢斌:劉賢斌1991年第一次被捕,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2010年6月他再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刑10年。

【仙人掌:堅強】
伊力哈木‧土赫提:2014年9月23日, 伊力哈木被新疆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罪」一審判處終身監禁。

【風信子:堅定注視】
王全璋:2015年「709大抓捕」失聯超過4年。2019年1月28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甘菊:苦難中的力量】
王怡:王怡是成都秋雨之福教會創辧人,2018年12月他及百多名教會成員被拘押,王怡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有傳已秘密開庭。

【火鶴:燃燒的心】
危志立(小危):2019年3月20日,關注塵肺病工人權益的自媒體《新生代》編輯危志立,於廣州家中被警察帶走,家人被通知他8月以「尋釁滋事罪」正式批捕。

【桔梗:永恆的愛】
鄧傳彬:鄧傳彬於2019年5月16日晚在推特上傳了一張貼有「銘記八酒六四」貼紙的酒瓶照片,翌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關押至今已超過半年。

【太陽花:信念】
程淵:2019年7月22日,程淵從香港回國後不久遭國家安全部門人員帶走,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羈押於湖南省國家安全廳看守所。

【桂花:清逸高潔】
張賈龍:80後媒體人張賈龍2019年8月被捕,控以「尋釁滋事」,控罪指他自2016以來在推特上「詆毀黨、國家和政府形象」。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今年的年宵主題鮮花產品為以上12款花語鮮花,另設64元一束的「自由之花」,市民可自由組合8枝康乃馨、劍蘭、白玫瑰或銀柳;「民運之花」則售89元,可自由組合上列鮮花10枝。另一主題產品為「民主之花」,用座枱民主女神像創作成手作小花瓶,配襯鮮花出售,用作佈置家居,增添民主氣息。

政治漫畫家尊子亦會到場為市民畫肖像,替支聯會籌募經費,祝願民主中國早日實現。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支聯會「自由花圃」:「花語」無聲中訴說抗爭者的沉冤》——陳國權 https://bit.ly/2FqU1zm

2020.1.19-25【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設「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專頁【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設「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開檔日期:2020年1月19日(星期日、年廿五日)至1月25日(星期六、年初一)零晨
攤位位置:維園年宵市場1號和2號攤位 (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

查詢:電話/WhatsApp 2782 6111、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支聯會「自由花圃」:「花語」無聲中訴說抗爭者的沉冤》——陳國權 https://bit.ly/2FqU1zm


雖然今年食環署公布維園的農曆年宵市場不設乾貨攤位,支聯會仍然堅守自1990年開始的慣例,投得濕貨攤位,以「自由花圃」為主題,藉售賣時花將民主、自由和相關的抗爭訊息帶進日常生活。

花本不語,古語卻指「花能解語,且善解人意」,據悉「花語」源自古希臘,流行於十九世紀西方社會。「花語」以花喻人,凸顯出花的特徵,賦予人性化意義,述說人的故事。其實,每一種花不管濃豔淡香、妍媚清麗,還是枝茂葉疏、莖堅蕊嫩,抑或耐寒勝雪的堅韌,甚且脫俗污泥的不染,總是各有風姿特色,令人欣賞讚羨。在當前凜風淒雨籠罩下的神州大地,繁花盛卉還是突破堅土硬石,迎向天際陽光,就有如不同背景的堅貞和勇毅抗爭者,毋懼威權專制政府的逼迫,繼續發聲放亮。

「自由花圃」選擇了一些時花,為內地民主鬥士和自由抗爭者配上「花語」,言簡意賅而語重情深,表揚他們斑斑血淚的事跡。他們是天安門母親、「六四」民運人士、維權律師、傳媒記者、民間團體工作者、工運人士、宗教信徒、少數族裔學者和草根基層等。歡迎各位前來「自由花圃」選購時花,傾聽「花語」,以及民主鬥士和自由抗爭者的吶喊訊息。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