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hkaupdate

2018年1月1日【追思華叔】

日期: 2018年1月1日(星期一)
時間:上午11時至11時30分
地點:柴灣歌連臣角紀念花園

備註:為方便參加者前往,支聯會備有專車接送。上午10時在金鐘海富中心(近麥當勞)集合上車。

報名及查詢,請電27826111或contact@alliance.org.hk 與支聯會秘書處職員聯絡。


司徒華先生(1931-2011)是一位教育家、政治家,更是一位民主鬥士。他曾任教師、小學校長,執教長達40年,1973年出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首任會長,1985年晉身香港立法局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同年獲北京政府委任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

1989年八九民運以至「六四」屠殺,成為司徒華人生的轉折點。司徒華聯同多個民間團體策動香港市民支持學運,並成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支聯會)。「六四」後,因不滿中共血腥鎮壓民運,司徒華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1990年參與成立香港民主同盟 (民主黨前身),推動香港民主政制改革。

「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
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

「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是司徒華為「六四」22周年和辛亥革命100周年紀念活動擬定的主題口號,也成為他的遺願。

 


2018.1.1 【追思華叔】

廣告

2017.09.11 【聯合行動/聲明】廢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釋放甄江華、李明哲、王全璋、唐荊陵、袁新亭、黃琦等人權捍衛者及律師

 

【聯合聲明】

廢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釋放甄江華、李明哲、王全璋、唐荊陵、袁新亭、黃琦等人權捍衛者及律師

中共建政後,聲稱代表人民的政權,對異見人士和民間社會,沒有隨著經濟增長而改善人權狀況,對異議聲音打壓於萌芽狀態。為了加強打壓人權捍衛者和民間社會,中共對異議人士的檢控愈來愈嚴苛,動輒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和判刑。

近年被拘禁的「民生觀察」劉飛躍、「玫瑰團隊」的秦永敏,以及「傘捕者」王默、謝文飛和張聖雨,都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檢控。「中國天網事務中心」的黃琦則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檢控,身患嚴重腎炎、糖尿病、嚴重的腦血栓、心肌炎冠心病、肺氣腫等多種病患。黃琦母親浦文清擔心兒子像劉曉波死在獄中,希望當局能從人道主義出發,釋放黃琦。

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的唐荊陵、袁新亭,去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唐荊陵判處5年徒刑,袁新亭判處3年半。今年7月唐荊陵家屬探望得知唐多次發生心臟赤痛,監獄檢驗有胃炎及便血,家屬要求複製病歷被拒,而唐在獄中病況反映監獄、看守所飲食和居住、管理、人權等多方面出現嚴重問題,一個健康的人被折磨出現多種病。袁新亭現於廣東泗會監獄服刑,患嚴重痔瘡、高血壓及腎結石;關押期間亦受過酷刑,對他的健康有影響。

「權利運動」執行理事甄江華於9月1日晚被警察帶走。午夜12時被警察帶回住所搜查,扣押手機、電腦,並帶走助查。9月2日晚上6時,警察又到甄家搜查,並扣押「權利運動」機構註冊資料、活動貼紙。至今家屬仍未收到有關罪名及正式通知。友人於9月5日到珠海第一看守所試著給甄存錢,並詢問甄涉嫌的罪名,工作人員寫下「甄江華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

今天是民進黨前黨工、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於湖南岳陽中院開庭審理。據悉李明哲已對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供認不諱」,估計能獲輕判。近年公開審訊的個案都是被控人「願意」公開認罪,獲中共寬大處理。我們更應關注的是,仍未安排公開審訊或秘密審訊的個案都是不肯認罪的人權捍衛者和律師。

王全璋是2015年「709案」維權律師大抓捕中,迄今為止唯一沒有任何音訊人士。本周日(9月17日)是他被失蹤800天,他的情況令人擔憂。

支聯會敦促中國政府全面履行國際公約責任,停止殘暴迫害異見及人權捍衛者,釋放所有被無理扣查或強迫失蹤人士,並廢止任何形式的秘密羈押,包括「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

釋放甄江華!釋放李明哲!釋放王全璋!釋放唐荊陵!
釋放黃琦!釋放袁新亭!釋放劉飛躍!釋放秦永敏!
釋放王默!釋放謝文飛!釋放張聖雨!
釋放所有人權捍衛者及律師!廢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社會民主連線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7年9月11日


【行動簡介】

中共建政後,動輒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和判刑。最近「權利運動」執行理事甄江華於9月1日晚被警察從家中帶走,至今家屬仍未收到甄的罪名及正式通知。友人於9月5日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試著給甄江華存錢,並詢問甄涉嫌的罪名,工作人員用便籤紙寫下「甄江華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

明天(9月11日)是民進黨前黨工、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於湖南省岳陽中院開庭審理。據悉李明哲已對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供認不諱」,估計能獲輕判。近年公開審訊的個案都是被控人「願意」公開認罪,獲中共寬大處理。

我們更應關注的是,仍未安排公開審訊或秘密審訊的個案都是不肯認罪的維權人士和律師。本周日(9月17日)是維權律師王全璋被失蹤800天,他的情況令人擔憂。

支聯會和社民連將往中聯辦抗議,促請中國政府廢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立即釋放甄江華、李明哲和王全璋。行動詳情如下——

日期:2017年9月11日(星期一)
時間:下午1時
地點:西區警署集合,遊行往中聯辦

敬請派員採訪,並予以報導。

如有任何查詢,請電27826111與秘書處職員聯絡。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支聯會2017年8月26日「709案」聲明)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2017年8月26日
「709案」發生至今已兩年多,尚有三人在押未判,分別為王全璋、吳淦和江天勇。在過去兩周,當局分別對吳淦和江天勇展開審訊,有消息稱王全璋有可能在同一時段已秘密開庭。
然而,當局對三人庭審的差別處理,可見所謂的依法治國,法治公開乃是笑話。雖然三人案由相同,並同樣牽涉國家安全類別的罪名,然而除非當事人答應當庭認罪及自我譴責,否則當局不應動輒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公開審理。
吳淦一直拒絕官派律師,拒絕拍攝認罪視頻,更透過律師發表《開庭前聲明》,明言公安作出「各種程式違法、酷刑、虐待、侵佔我財物、強迫我採訪、強迫我放棄自己請律師的權利」等行為。面對這種不肯屈服,誓要揭穿當局把戲的被告,當局絕不允許他有公開庭審發言的機會。吳淦案於8月14日秘密開庭,當日下午5時,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發佈新聞稿,指稱「被告人認可其行為觸犯了刑事法律,構成了犯罪」,並重申「被告人的辯護律師向法庭充分發表了辯護意見,案件審理過程中,被告人及其辯護人依法享有的各項訴訟權利得到充分保障」。秘密庭審本就是對被告人的訴訟權利最大的侵害,這種單方面的發佈更是毫無公信力可言。
王全璋的情況更令人擔憂。自2年多前被捕以來一直見不到自己的律師,也不像其他人有過影片流傳出外。除了早前有一官派律師聲稱見過王全璋,外界以及家人均無從得知王全璋的狀況。有活躍人士透過官方維穩措施的突然加強和國保透露的片言隻語推測,王全璋案已在近期秘密開庭,然而該消息一直無法證實。
三人中唯有江天勇得到公開審訊的特殊「優待」,整個庭審過程更即時在網上以視頻直播。然而8月22日長沙中級人民法院的這場庭審,與其說是一場法律意義上的審訊,不如說是江天勇的自我批判大會。官派律師並沒有為江天勇作出任何有意義的辯護,而江天勇更在庭上表示他想「通過炒作這些敏感熱點事件,抹黑、攻擊我國政府和司法機構,達到推翻我國國家政權、改變現行政治體制的目的」,承認自己捏造謝陽被酷刑的故事,並懇求法庭寬恕。我們深信這些說話並不是江天勇的真正意思,而是酷刑和要脅下的結果。江天勇被捕前就曾公開聲明:「能為我擋風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昨天簽授權委託書。聲明如下:1.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2.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3.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我們強烈譴責中國當局將法庭變作批鬥人權捍衛者的場所,以法治之名行抹黑之實。
三人的案子至今仍未宣判。我們強烈要求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王全璋、吳淦和江天勇,停止強逼認罪的荒謬做法,並保障所有被告人公開審訊和自主選擇律師的權利。法庭並非劇場,審訊豈可兒戲,中共當局這種玩弄法律的手段終將摧毀法治,自毀長城。
【709案聲明】戲劇式審判可恥 立即釋放王全璋、吳淦、江天勇
────────────
支聯會 Hong Kong Alliance Aisopdmoc Hong
📰《港支聯通訊》http://hkanews.wordpress.com/
📻 支聯會網台 http://bit.ly/hkanetradio
💪 支持參與 http://bit.ly/hka_support

甚麼是「八九六四」What is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

  • 甚麼是「八九民運」?
  • 那時有多少學生在天安門廣場?
  • 學生在天安門絕食了幾多天?
  • 為甚麼要鎮壓八九民運的學生?
  • 「六四」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 「六四」鎮壓死了多少人?
  • 「黃雀行動」是甚麼?
  • 民主女神像有甚麼意義?
  • 香港人1989年做過甚麼?
  • 首次「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於何時舉行?
  • What is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
  • How many students were in the Tiananmen Square ?
  • For how many days did the students go on hunger strike in the Tiananmen ?
  • Why were the students in the 1989 pro-demodcracy movenment suppressed ?
  • What happened on “June 4th" ?
  • How many people were killed by the “June 4th" crackdown ?
  • You many not know the Operation Yellowbird.
  • 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e Goddess of Democracy ?
  • What had Hong Kong people done in 1989 ?
  • When was the first “June 4th" candlelight vigil ?

2017.06.07 支聯會就「無國界社運關於支聯會義工粗暴對待之聲明」回應

就「無國界社運」於6月5日發表關於支聯會義工粗暴對待之聲明,經了解後,回應如下:

根據在維園6號足球場糾察稱,「無國界社運」義工初期進入足球場內派傳單,被糾察勸喻離開到會場外。之後「無國界社運」義工轉到會場入口處繼續派傳單,但因「無國界社運」義工站在通道中間派傳單造成阻塞,使進入會場的市民開始不滿,糾察發現後介入調停,再次勸喻「無國界社運」義工返回路旁卻未得到理會,其間糾察向「無國界社運」義工索取一張單張存檔。當會場差不多坐滿時,「無國界社運」義工曾多次進入會場最後位置向坐在球場上的市民派傳單,糾察發現後多次要求「無國界社運」義工離開。煩請「無國界社運」再向你們的義工瞭解,免生誤會。

(「無國界社運」聲明原文:在昨日六四28週年燭光晚會上,幾位支聯會義工,在銅鑼灣入口、足球場外(地下白線之外),不只阻止我們的義工派發單張,態度囂張粗暴,更繼而以身體撞擊他,再搶去一張單張。六月三日,支聯會的蔡耀昌先生,尚在一個六四論壇上,說支聯會尊重多元主義,尊重不同意見,不會阻礙政見不同者發表主張。言猶在耳,第二天晚上即發生此等事故,令人極度遺憾!我們當晚的義工,並無進入足球場,只是在外圍派發單張。其次,他亦沒有妨礙人群進場,而當晚人數亦不多,且支聯會義工亦無指控他妨礙,只是大聲呼喊「這是支聯會的地方,你無權入內派野」。如果有人派發和促進中國民主的立場根本相反的傳單,支聯會加以干涉也許尚可理解;對待立場相同的傳單,也粗暴干涉,這便是濫權,有霸權主義之嫌了。我們明白支聯會義工也非常辛苦,如果個別人做得不好,責在支聯會領導,不在義工。我們希望這只是個別事件。但為了保護真正的民主多元,為了保護所有其他參加者的應有權利,我們向支聯會提出以下疑問和要求:)

每年在維園足球場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旨在悼念「六四」犧牲的死難烈士。近年有民間團體在燭光集會場外設置攤位,向出席市民推介團體訴求及籌款,支聯會基於不妨礙市民進場和干擾集會進行的前提,一直採取包容態度,並呼籲團體自律。支聯會義工也會在需要時協調各團體攤位位置,讓不同團體可推介訊息。為了方便管理,支聯會要求民間團體在足球場範圍外宣傳活動,讓市民能在莊嚴和寧靜的環境下追思民主烈士。

(「無國界社運」聲明原文:1. 請問支聯會在培訓義工的時候,是否只培訓他們如何控制,還是也培訓他們尊重別人言論自由和多元主義?如果有,如何解釋昨晚之粗暴干涉?如果沒有,又是否應該從此急起直追,趕快惡補?如果惡補,支聯會能否公開其培訓內容,民主諮詢大眾?)

根據了解,6月4日晚工作人員沒有粗暴干涉派單張人士,只是勸喻他離開足球場範圍。希望有關團體能事前告訴現場工作人員注意事項,避免日後再發生誤會。我們正約晤「無國界社運」以釐清當中可能出現的誤會。

(「無國界社運」聲明原文:2. 要求支聯會公開就粗暴干涉道歉。)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7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