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NSL

2021.4.15 【沒有民主人權 沒有國家安全】

【沒有民主人權 沒有國家安全】

自《國安法》在港實施以來,香港已有約100人以此罪名被捕,民主派因參與初選而涉「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更多達47名被告,如今仍有30多人需要還柙。除《國安法》外,政權亦以《刑事罪行條例》中的「煽動罪」以言入罪,拘控網台節目主持,亦有不少民主派因參與和平集會遊行被控《公安條例》中的「未經批准集結罪」,#支聯會 及 #社民連 成員亦牽涉其中。

《 #國安法》在港推行之先,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指該法「只針對少數人」,並「保護香港的營商環境及大多數市民的日常生活」,但眾目所見,跨黨派大肆被捕,民主派年長年青的政治領袖盡數入獄,或因《國安法》的保釋條件而重重設限,即使表達異見亦有可能觸及「危害國家安全」的紅線,動輒得咎,噤若寒蟬,社會大眾敢怒不敢言。而《#基本法》所保障的和平集會遊行權利在警察多次反對遊行集會下,已變成一紙空文,如果人民表達空間嚴重收窄,所謂「人民安全」從何談起?正如去年年初國內新冠肺炎爆發,一早提出警告的李文亮醫生反被指造謠,遭受訓誡,言論受限,真相不明,結果全國肺炎肆虐,至今全球受災,「#人民安全」毀於一旦。

2019年11月24日,民主派獲得約167萬名選民支持,在區議會選舉大勝,奪得17個區議會主導權,反映港人民意大多支持「#五大訴求」。其後,民主派初選亦有60萬人參與,唯最終特區政府以疫情為由押後立法會選舉。如今,人大常委會推翻香港過往政制改革的程序,以《人大決定》大幅修改選舉制度,改制之後,地區直選議席遭大幅削減,新增的選委都非市民直接選出,反而可由市民直接投票的立法會議員則還需要選委提名,加上資格審查委員會,不僅令民主派更難參選,更窒礙市民發聲,所謂「#政治安全」只是確保中共在港實施「全面管治權」,權貴安享其成,而非確保港人能透過選舉表達意見,影響施政。

如今選舉委員會主導行政長官選舉及立法會選舉,當中大多數選委都是界別精英,特權階層既可把持朝政,圍爐自暖,更無須理會百萬貧民,近40萬失業及開工不足者,固此連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教授都明言改制並不能保證出現好的政策。自疫情以來,特區政府防疫措施朝令夕改,令不少行業無所適從,大受打擊,但政府一方面拒絕推行失業援助金,另一方面卻繼續萬億「#明日大嶼」填海計劃。如此,所謂「#經濟安全」到底是確保中資財團或在港權貴能分田分地,還是能給予廣大基層市民得到經濟保障?

總的而言,所謂「國家安全」實乃「中共安全」、「權貴安全」。#中共 以「國家安全」為名鎮壓異見並非新事,在國內如廈門公民聚會卻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公民運動者許志永、丁家喜、常瑋平;在廣州街頭 #悼念六四 並抗議《#港區國安法》而被控「妨礙公務罪」及「尋釁滋事罪」的維權人士張五洲,以及同樣因悼念六四,目前被警察帶走的陳雲飛;在成都舉辦教會卻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非法經營罪」的王怡牧師;在長沙關注殘疾人權利卻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管理端點星網站備份不少已遭刪除的新冠肺炎報導和評論卻因「尋釁滋事罪」及「包庇罪」被要求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志願者陳玫、蔡偉等,都是實在可見,中共難容異議,假藉「國家安全」#肅清改革聲音。

沒有人權,人民失去表達權利,怒不敢言,怨未可吐,固無「人民安全」可言;沒有民主,人民失去監督權力,嚴令苛政,不能約制,亦無「政治安全」可見;#民無自主,#官商勾結,更無「經濟安全」之可能;今日,乃是《#港區國安法》推行以來第一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會展內愛國聲不絕,誇誇其談,教育學子何謂「國家安全」,但回看過去一年新冠肺炎在全國各地爆發,禍及全球,正是中共封鎖資訊,隱瞞疫情,#打壓異見 所致;沒有民主監督,沒有新聞自由,公共衛生持續惡化,人民可會安全?沒有人權保障,吹哨者被訓戒拘禁,以至死於非命,安全何在?以上事實,已是最好的教材。我們在此重申,沒有民主人權,沒有國家安全!

我們要求:
一、 結束一黨專政,全國實行普選;
二、 平反八九民運,停止逼害異見者;
三、 廢除國安惡法,釋放所有政治犯!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社會民主連線
2021年4月15日

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hklsd/videos/319047652904255/


傳媒報導:美國之音 15/4/2021 香港民主派組織遊行抗議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 憂大陸化教材洗腦



#沒有民主人權 #沒有國家安全 #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 #六四屠殺 #人民不會忘記 #平反六四 #6432justice